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國術無雙
國術無雙 連載中

國術無雙

來源:google 作者:我愛西瓜大又圓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我愛西瓜大又圓 都市小說 陳立青

傳承千年的醫術只剩皮毛?武術成了花拳繡腿?占卜算卦周易風水,這些都是古人信口開河而來?不為人知的深山老林,是否隱藏着世外高人?他們保留着火種,等待時機將世間照亮土木系大學生陳立青,因為一次意外,不慎跌落谷底,因禍得福學成了絕世醫術他的人生也將重新開始展開

《國術無雙》章節試讀:

終於來了,陳立青心中暗喜。

門外開過來一輛黑色奔馳,車門打開走出來一個身披風衣戴着大檐帽的中年人,這個人四十左右,三角眼酒糟鼻,一說話露出幾顆大金牙。

「鄉親們都在呢?」

眾人訥訥道;「嗯,二龍回來了啊!」

張二虎能在鄉里橫行霸道,最大的原因就是他有這麼一個哥哥,張二龍在市裡開遊戲廳開**,手底下還養着好些個打手,村民們對他是又懼又怕。

今天張二龍來這裡,還是陳立青使得手段,他打聽到張二龍這些天正在送禮,什麼禮會比靈芝更有誘惑呢?恰好妹妹和張二龍兒子是同學,傳傳消息輕而易舉。

張二龍冷聲道;「這塊靈芝我要了?」

陳立青故作謙卑道;「不好意思,龍哥這塊靈芝,張二虎已經訂下了。」

張二龍聞聲大笑,「二虎?二虎是我弟弟,我讓他往東他不敢向西。」

「這……這……」

張二龍拿出手提包從裏面掏出五萬塊錢,拍在了桌子上,「錢少不了你的,張二虎來了告訴他,靈芝我拿了,他不敢拿你怎麼樣!」

陳立青無奈道;「好,好吧!」

兩個人簽過買賣合同。

張二龍拿着靈芝揚長而去,過了約十幾分鐘張二虎這才開着拖拉機,突突突的疾駛而來。

看着眾人的面色奇怪,張二虎疑惑道;「發生什麼事了?」

陳立青故作委屈,「虎哥,你不是去取糧食去了嗎?你哥哥來了,拿了五萬塊錢非要買,我說你訂下了,他說不怕,他讓你往東你不敢往西,然後拿着靈芝就出了門了。」

「別往心裏去啊虎哥,說著陳立青順手在張二虎肩膀上輕拍了兩下。」

張二虎好像聞到了一股香味,香味轉瞬即逝又好像什麼也沒聞到,他覺得心中升起一團怒火,他覺得眾人看他的目光里也帶着嘲諷。

張二龍大我五歲,小時候仗着發育的比較早,經常打我,長大了有錢了也不接濟一下我,他開奔馳我開拖拉機,原本雞毛蒜皮的小事,如今在張二虎心裏,也成了難以承受的痛苦,他的眼睛變得通紅,惡狠狠地問眾人,「張二龍去往哪兒去了?」

眾人指了指方向,張二虎把拖拉機油門開到最大,突突突追了過去,只留下一股黑煙和一群看熱鬧的人。

陳立青冷眼旁觀,等待着看一出好戲,靈芝是他做的,不過以他的手段,不吃的話根本發現不了,而他剛才只不過在拍張二虎的時候,向他灑了一點自己配置的五色利氣散,在靈芝上也灑了一些,張二龍估計也已中招。

這種藥粉會放大人的情緒,如果能做到定心守性這葯根本沒用,可如果心有怨氣,稍一動怒就會被情緒所控,惡人還得惡人磨啊!

「大家快來啊!二龍二虎在村口打起來了,也不知道誰傳的消息,大伙兒一窩蜂的奔向了村口。」

張二龍本來早都離開了,誰知道剛巧遇到個熟人聊了幾句,耽擱了一下,被張二虎把車子攔住了,張二虎怒氣沖沖地下了車,二話不說朝着他哥就是一拳。

張二龍怒道;「你瘋了!二虎。」

「你明知道我已經訂下了靈芝,為什麼還要橫叉一腳?從小到大,無論什麼東西都是你玩完了才給我。」

「那塊地又不只是你一個人的,那是爸媽留給我們兩個的,這些年我在市裡,打得糧食不都歸你了嗎?我就拿塊靈芝怎麼了?」

張二虎猛啐一口,「你真以為就你見過世面?那靈芝什麼價錢你心裏有數!還有!當初分家的時候,咱爸媽可是我照料的,你去看過幾次?現在還說地有你一份,你要不要臉?」

張二龍此刻也是火往上涌,他覺得自己的情緒不受控制,「爸媽死的時候喪葬費是我拿的大頭,憑什麼沒我份?不光地就連房子也有我一份,當初是覺得你混的差,就沒和你計較,既然你要撕破臉皮,那我也就不讓着你了!」

「你…你…」

張二虎咬牙切齒,話以至此他覺得多說無益,伸手就要搶靈芝,張二龍一把推開,兩個人打在了一團。

「你們不要打了,你們不要打了。」

由於兄弟二人魚肉鄉里惡名昭彰,周圍人圍成一圈,嘴上勸着但沒一個人上來拉架,都抱着看熱鬧的態度。

張二龍不愧是專業打手出身,不多時就把張二虎壓在身下,拳頭像雨點般朝着張二虎的臉上打去,看到張二虎失去了反抗能力,才停下手。

張二龍站起來拍了拍土,吐了口唾沫,嗤笑道;「廢物就是廢物,你真以為你能在村裡橫行霸道靠的是自己?沒有我你屁都不是!」

說罷轉過身朝汽車走去。

張二虎一瞬間覺得屈辱,憤怒,佔據了自己的身心,他覺得腦子一片空白,爬起身從拖拉機車廂里拿出一把鋤頭,疾走兩步,朝着張二龍的後腦砸了過去……

……

「啊,最後呢?陳立秋眨巴着眼問道。」

陳立青面色平靜看不出喜怒,「最後**把張二虎帶走了,張二龍也被人抬走了。」

「這個就叫龍爭虎鬥魚死網破。」

陳立青錘了下妹妹的頭,「好好讀書,別亂用成語。」

陳立青踱步出來到了院子里,望着璀璨星河陷入了沉思,師父常說醫者仁心,告誡我慎行慎用,不可仗着醫術胡作非為,我這樣不知師父會不會怪我?

片刻後他低聲自語,「為民除害,我問心無愧。」

吃飯時父母還在議論今天的事,沈月蓮後怕道;「啥靈芝啊?我看那就是個勾魂草,幸虧被張二龍拿走了,不然這災怕要砸到我們頭上了。」

陳強跟着說;「也是那兩兄弟跋扈慣了,兩個人打架,村上那麼多人就干看着,心裏怕都樂開了花,想着打死一個少一個。」

陳立青看着父母,感慨道;「一芝殺二賊,這是老天對他們兄弟的懲罰。爸,你把張二龍那五萬塊拿出來,我打算給村上唱幾天大戲。」

陳強點了點頭,「我還想問你這錢怎麼處理呢!你這想法不錯,剛好快過年了,村裡人多,熱鬧熱鬧也好。」

陳立秋想到過會時的熱鬧場景,以及各種各樣好吃的東西,她興奮地點頭符合,「我也同意,我也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