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國運:龍國戰神從零崛起
國運:龍國戰神從零崛起 連載中

國運:龍國戰神從零崛起

來源:google 作者:東園小浚河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楚韻 洪帥 都市小說

【國運+反套路戰神文+狗糧文】開局被錯認成龍國戰神,為了愛情,只好將錯就錯,卻驚奇地發現竟然還有意外不對呀!身份竟然是真的……右手江山,左手美人,真香……逍遙小日子就要來臨了……什麼?有異族入侵……什麼?有異世界來犯……什麼?西方禿驢也來湊熱鬧……有請戰神,啊哇哈,噼里啪啦,完事收工回家守護龍國是戰神的天職有戰神在的一天,龍國大門永遠固若金湯展開

《國運:龍國戰神從零崛起》章節試讀:

段烈傻眼了,怎麼也沒有想到跌飛出去的竟然戰神大人。

發生了什麼?

這怎麼會發生呢?

他沒看錯,的確是洪帥跌落下了木樁,重重的摔了一個狗啃屎。

怎麼也理解不了目前所發生的一切。

楚子秋就是世俗中一名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拳館小學員。

他根本進不了他段烈半寸之地,更何況此次面對的戰神大人。

雲海大酒樓的一幕幕如在眼前晃過。

要不是他有錄製的視頻,都懷疑這是一場假賭博。

可是,現場就他一個觀眾,根本沒有任何利益可圖。

難道是戰神大人故意輸的?

對了,肯定是這樣子,只有光明正大地輸給不如自己那弱雞般的小舅子。

才可以更好地隱藏他龍國戰神的真實身份。

戰神大哥,你變了,越來越沒有節操可言了。

想到了這裡段烈更加肯定內心中的想法了。

洪帥還在癱坐地上,任由塵埃拂面而過。

剛才那一剎那的悸動,就是他想要的感覺,卻又瞬間消失不見了。

正在鬱悶之時,被楚子秋一拳轟下了木樁。

楚子秋欣喜若狂,他不但給自己爭了一口氣,還為正氣拳館爭了一口氣。

那種驕傲自豪感盡情地寫在臉上。

看老子牛不牛……

從此以後,請叫我秋哥,啊哈哈!

這時,楚韻過來叫他們去吃早飯。

看到了癱坐在地上的洪帥,又瞪了一眼楚子秋,那相當不善的眼神都可以殺人。

微張開櫻桃紅唇,惡狠狠道:「子秋,你又欺負你大姐夫了?」

楚子秋翻了一個白眼,嘴角勾出一道驕傲的弧度,露出篤定自信的神態。

「啥叫又欺負他了!」

「這叫願賭服輸。」

「從叢林法則的角度來講,叫那個來着…」

「優勝劣汰,適者生存。」

隨後,又噌一下從木樁上跳了下來,穩穩落地。

順便瞪了一眼洪帥,忍不住又揶揄一句。

「洪帥,記住了,以後見了我,請叫我秋哥。」

啊哈哈!仰天長嘯,拂袖而去。

打贏了,太特么的爽了。

楚韻被這一席話噎住了。

無話可說道:「小秋,你變了。」

段烈還處於懵圈狀態,猛然間清醒了,趕緊上前扶起了狼狽不堪的洪帥。

楚韻看到如此不堪的洪帥,眉黛低垂,很是失望。

好想過去打他兩巴掌,怎麼呢?

假冒戰神大人,她可以理解。

畢竟嘛,是個男人,誰還不要點臉面。

可是,你幹嘛非要跟楚子秋置氣。

小秋才十七歲,還是個孩子呢!

又怕話語過重,打擊到洪帥的自尊心。

怕他從一蹶不振,萬一人廢了,怎麼辦?

女人呀!有時候就是想得太多了。

洪帥根本就沒有在意剛才的輸贏,而是那一剎那稍縱即逝的感覺。

一旦他找准了規律,就可以隨意調用潛藏在他身上的秘密了。

至於身上腦海里的秘密,他也不知道是咋回事。

可能是天生的吧!

也可能是心有靈犀……

就差一點點可惜了。

楚韻看他不爭氣的樣子,欲哭無淚,這種男人真的可以託付終身嗎?

嘆息一聲,開口道:「洪帥,該吃早飯了。」

「段將軍,一起吧!」

見楚韻沒有責備的意思,洪帥很是感激,這個溫柔如水的女人是真的好。

全世界都快將他拋棄了,可只有她依然不離不棄。

從沒想過放棄過他,即便同在一屋檐下已經三年了,卻一直沒有發生點什麼故事。

雖有遺憾,卻也是滿足了。

有飯吃有衣穿有床睡,此生足矣!

洪帥被感動了,情不自禁地順其自然道:

「謝謝你,老婆!」

楚韻怔愣了一下,惡瞪了他一眼。

這還是洪帥第一次這麼有愛意地稱呼她老婆呢!

當他們仨走到牡丹亭時,楚雲天夫婦及楚子秋恭候多時了。

牡丹亭,其實就是楚家用膳的地方。

段烈抬眼望過去,裝修的豈止是氣派倆個可以形容的。

蘇曉嫻十分鄙視地看了洪帥一眼,這個上門女婿真是越看越不順眼。

尤其是聽到楚子秋將洪帥痛扁了一頓的消息,簡直是大快人心。

雖然他兒子有些添油加醋,還私自加點佐料之外,基本上還是屬於屬實的。

要不是看到段烈還在場的話,早就開始大罵起來了。

特么的,還真沒有看出來,洪帥這小子翅膀硬了,竟然有膽子假冒戰神大人了。

也不知道是誰給他的勇氣。

不給他點顏色看看,他不知道這個家是誰在做主。

反正你也不是什麼狗屁戰神。

又仔細端詳了段烈一番,心裏忍不住感嘆,嫁女當嫁段將軍。

要是段烈知道蘇曉嫻會有如此齷齪的想法,估計打死他也不敢待在楚家了。

楚雲天依舊是風輕雲淡,一直以來看起來都很豁達。

與段烈的眼神不自主的意外相遇,眼裡直冒金光,好像是在說,我的這個眼神你懂得。

段烈也一不小心對峙了一下,渾身上下打了一個莫名的激靈。

這楚家主是啥意思呢?

那眼神含情帶着脈,充斥着你儂我儂的噁心畫面。

乾等着也不是個事,楚雲天率先發話了。

「都坐下來吃飯吧!」

「段將軍,粗茶淡飯,還請諒解。」

他不說段烈還真沒注意到餐桌上的粗茶淡飯。

尼妹的,這也叫粗茶淡飯。

楚家主真會說笑,天生的凡爾賽傳人。

「哪裡哪裡!」

「這幾天打擾了,勞煩楚家主費神了。」

楚雲天捻着鬍鬚輕輕一笑。

「都是我夫人的功勞,段將軍,軍區沒事的話,就多住幾天。」

「我們楚家和將軍挺投緣的。」

各自絮叨了幾句。

不多時,風捲殘雲般將餐桌上的食物掃蕩一空。

早飯結束。

楚家人就開始張羅着今晚去參加葉家晚宴的事宜了。

與此同時,皇庭酒店。

葉少奎如一名身經百戰的將軍一樣不停地指揮着。

他很享受這種睥睨天下藐視天下蒼生感覺。

唯一的失落就是追求楚韻多年未果。

這簡直成了他二十多年來的污點。

就彷彿有一把尖刀懸在頭頂,隨時都可能掉落,插入他的心窩。

自從在薊城論壇,看到洪帥狂扁柳昊天的消息後,整個人都不好了。

誰都知道柳昊天可是不好惹的主。

竟然被洪帥那個名不轉經轉的廢物上門女婿給削了。

削了也就算了,特么的,還削鐵如泥般,被揍成了豬頭。

看到薊城論壇上柳昊天那一張張真實的寫照。

隔着屏幕都感覺到了一口涼氣倒吸。

要是洪帥真如傳說中的那樣子,是龍國戰神,那也太可怕了。

不但沉下心去甘願做一個懦弱的上門女婿,還一做就是三年。

這份心氣是他比不了的,也側面證明洪帥的心機之深,十足的心機表。

轉念一想,這根本不可能,今晚一定要旁敲側擊打聽清楚。

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

今晚葉家老爺子的生日宴。

可謂是一念天堂一念地獄。

一不小心,站錯了陣營,葉家這個百年豪門大廈就會頃刻間倒塌。

古語說得好:小心駛得萬年船。

夜幕不知不覺間降臨了。

黑夜揮舞着無情的大棒槌將白晝趕跑了。

薊城的夜生活即將開始了。

皇庭酒店的燈光五彩繽紛交錯閃耀着。

楚家車隊已經到了。

最後一輛車裡,段烈和楚雲天並排坐,還談笑風生,搞得蘇曉嫻都有點醋意大發。

來參加葉家老爺子生日宴,是段烈厚着臉皮求來的機會。

正常情況下,段將軍臉皮是想當薄的。

如不是為了完成部長大人吩咐下來的任務,讓他盯着戰神大人,千萬別讓這小子再次跑路了。

打死他,也不摻和這些破事。

剎車聲響了起來,宛若寂靜夜中划過一道意外的驚雷。

楚家人陸續下車了。

楚韻輕挽着洪帥的手臂,這一行為讓洪帥渾身上下都很難受。

那種可遠觀不可褻玩焉的痛楚,你們幾人能懂?

剛要邁步進入皇庭酒店,身後突然響一道炸耳的聲音響起。

「哎吆嗨!這不是楚家那位廢物上門女婿嗎?」

洪帥聞言,一股熱血充斥着全身,恨不得發泄出去。

讓口出狂言者體會一下,什麼叫既可觀又可褻玩焉的絕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