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顧遠夏婉
顧遠夏婉 連載中

顧遠夏婉

來源:外網 作者:全文免費閱讀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全文免費閱讀 玄幻魔法

「顧遠這小子還沒醒么,都在醫院躺了兩天,每天得花咱家多少錢啊!」 在南港市市立第三醫院的病房裡,有一個青年頭上纏着紗布,昏迷在病床上。 他的頭被包裹得如木乃伊一般,從紗布里還能透出一些殷紅的血跡。 病床旁的登記牌上,寫着病人的名字,顧遠。 「夠了!夏傑!不管怎麼著他也是你姐夫,你這次下手太重了!」 一個女人呵斥了剛才說話的夏傑。 那夏傑說:「切,什麼姐夫不姐夫的,我可沒覺得我需要這種廢物當姐夫,姐,你說呢?」 面對反問,這個女人也是情緒複雜。 展開

《顧遠夏婉》章節試讀:

來的時候,王耀非常威猛。

他領着人好像是要把這裡拆了似的。

可他哪裡想到自己要面對的人是顧遠呢。

隨着顧遠那一聲滾。

王耀直接點頭哈腰:「是,這就滾,這就滾。」

如此舉動,倒是把夏宏舟嚇到了。

夏宏舟平時就在光輝車行上班,他印象當中的王耀可是隨隨便便就辱罵別人的一位高管。

哪怕是夏宏舟本人也被他公開辱罵過好幾次。

現在倒好。

王耀見到顧遠的時候就像是耗子見了貓。

哪裡還有平時的威風呢。

那是因為王耀親眼見過顧遠心狠手辣的一面。

對於一個敢於隨隨便便殺人的人,王耀不覺得自己能對付。

不管有什麼矛盾都放下吧,王家也不過就是李家的一個小跟班而已,連李家都沒能收拾得了顧遠,他王耀又憑什麼呢。

很快,王耀便把王輝拉走。

即便王輝非常不情願,他也不可能再留下。

一場風波就這樣平定了。

玫瑰喂野貓回來,看到顧遠還在沙發上坐着。

尹若寒已經被剛才的場景嚇得癱軟在地上,面色慘白。

姑媽急忙拉着尹若寒離開。

「那個,舟哥……你們家太亂,我先走……先走。」

臨走的時候,尹若寒時不時回頭看顧遠一眼,也不知道為什麼,她就是想要多看幾眼這個男人。

此刻,房子里只剩下五個人了。

夏宏舟絕望地蹲在地上捂着自己的臉。

「我這可如何……向老闆交待啊。」

夏婉的臉色也沒好到哪裡去。

雖然他們還沒弄明白顧遠到底是如何平息這場風波的,但是他們覺得,夏家可能要完了。

昏倒的夏傑突然醒來。

他還在納悶怎麼人都走了。

大家相互都沉默了好久。

顧遠終於開口。

「我要跟夏婉離婚。」

這番話,簡直是迎頭棒喝。

夏宏舟一臉複雜的情緒看着顧遠。

「你……你又開始犯渾了么?」

夏傑反倒哈哈大笑:「哈哈,就你這個臭傻子也敢提出跟我姐離婚?要不是我們夏家……」

嘭!

顧遠一腳就把夏傑踹飛。

夏傑以一道優美弧線飛向了自家客廳擺放的電視機,漆黑的屏幕頓時被砸出一個洞。

「聽清楚了么?我要離婚。」

夏婉抹了一下眼淚。

「我就知道,當你完全恢復的時候,肯定是會做出這個選擇。」

其實剛才夏婉就想到了。

顧遠此番的各種行為實在是有些詭異,但是,若是與之前那個健康的顧遠聯繫起來的話,一切又順理成章了。

這才是夏婉當初認識的那個顧遠。

「之前的我父母給了你們五百萬,你們用三百萬買了這套別墅,我不要了,財產分割什麼的,也不要了。」

當初顧遠父母給他們五百萬就是希望夏家能夠在南港市安頓好一切。

可是這夏宏舟先緊着自己享受,直接買了一套別墅。

還好夏宏舟並不知道顧遠所在的顧家在東溪市有多麼強大,否則借給他一萬個膽子他也不敢如此對待顧遠。

回想起自己這一年來在夏家受到的屈辱,顧遠便忍不住弄死夏家父子倆。

但畢竟夏婉人不錯,所以還是給她留點親人吧。

夏宏舟問:「為何……要離婚?」

「你覺得,這個問題用我自己來回答么?」

確實啊,把人都欺負到那個樣子了,還有什麼好說的呢。

但是夏宏舟知道,一旦顧遠恢復了健康,那麼一定還會弄出很多錢來的。

雖然他不知道顧氏家族有多麼強大,但是總歸知道他們是一家有錢人。

一個能拿出五百萬讓兒子當上門女婿的家,怎麼可能會窮呢。

「那個……遠兒,以前是我和小傑不對,但小婉對你總歸是好的吧……您看……」

「爸!你夠了!」夏婉為數不多地呵斥了自己的父親。

夏婉又何嘗不知道自己這個父親在想些什麼問題呢,他無非就是想要繼續搞錢。

同時,這一年來夏婉自己也覺得愧疚顧遠。

所以離婚的話,對於夏婉來說也算是一種解脫吧。

夏宏舟依舊不依不饒。

「不行不行,我家小婉長得亭亭玉立,如果成了離異婦女以後還怎麼嫁人!我們就算是倒貼嫁妝也不好嫁啊!」

服了。

夏婉早就知道自己的父親是這樣的人,但是此刻卻也真的傷感。

顧遠非常淡漠地說:「我說離婚的意思並非是商量,而是通知。」

顧遠一句話便把夏宏舟堵住了。

並非商量,而是通知!

此話彰顯了顧遠的氣勢。

這個婚,他離定了!

「可是,可是……」夏宏舟還想再說什麼。

「不用可是,我同意!」

夏婉直接打斷了父親,她直接同意了。

她摸乾眼淚,又對顧遠說:「我同意,不論你說什麼我都同意,這一年下來,夏家對不起你。」

顧遠點點頭。

「明早九點,民政局見。」

「好,不過我有一個請求。」

「你說。」

「以後我不會再嫁,希望五天後的高中同學聚會,我們還能維持這種關係,我不想被同學們當成離異婦女。」

顧遠想了想,覺得可以。

辦了離婚證之後再找個時間演一天的戲,沒什麼大不了的。

「沒問題。」

說完這話,顧遠便離開了夏家。

他離開之後,則是聽到了身後房子里夏宏舟的怒吼。

「你傻啊小婉!這麼好的女婿和丈夫,你以後去哪找!」

「既然你知道他這麼好,為何這一年你們要那麼對他呢!」

「廢話,我怎麼知道他的傻病有康復的一天,我還以為他父母就是嫌棄他傻才拋棄他的!」

「夠了爸爸!如果不是因為你如此貪財的話,想必媽媽當初也不會離開這個家了!」

逐漸,這些爭吵聲越來越小,因為顧遠已經走了很遠。

走到小區門口的時候,顧遠回頭看了一眼。

「或許,我的生命就應該在23歲這年重新綻放。」

玫瑰對顧遠敬禮:「先生,無論如何,屬下都會追隨您左右!請問您是要回到東溪市的家嗎?」

「暫時不,東溪市好多人都想要讓我死,我需要練功。」

「是!」

《顧遠夏婉》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