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寒門科舉
寒門科舉 連載中

寒門科舉

來源:google 作者:絲絲貓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絲絲貓 軍事歷史 趙德柱

【無系統+發家致富+科舉】趙信穿越到陌生的大乾王朝!家人為了救他四處舉債,醒來時卻遇到債主上門逼債且看趙信,如何挽救這個家看趙信怎麼靠着白面饅頭,帶着村民發家致富展開

《寒門科舉》章節試讀:

劍南道,臨川府,趙家村。

趙信醒來之後,沒有第一時間起身,反而再次打量起了屋子。

土胚牆,茅草頂,簡易木製傢具。

『看來是真穿越了啊。』

前世的趙信,大專畢業後,迫於生存壓力,直接提桶進廠了。

流水線上三班倒,空閑還要刷斗音。

五天前,趙信在飲水間打了個盹,然後就魂穿了。

結果穿越之後,口不能言,身不能動,趙信一度以為自己變成了植物人。

結合這幾天聽到的內容,原趙信是失足落水,家有五兄弟,父母為了趙信,到處求仙問佛,天天往趙信嘴裏,灌苦了吧唧的不知名湯藥。

還有,這裡叫做大乾王朝,已經承平三百多年,感覺和唐宋差不多,但華夏歷史根本就沒有這個王朝。

不過黃河、泰山之類的地名,來家裡驅邪的道士,無意間講過。

那說起來這應該是另一個時空。

趙信活動了一下手臂,躺在床上五天,人都差點廢了,耳中聽得旁邊堂屋的討論聲。

「當家的,家裡還有多少錢?我今天打算去青山觀,請那裡的道士來給五郎驅邪。」

老娘趙錢氏滿臉愁容,喝粥的手有些無力,「附近觀里的菩薩,求他們那麼多次,一點用沒有。」

「還剩一貫三百一十五文。」老趙一臉憂愁,放下手中的筷子,「去青山觀請道士的話,恐怕還得去借點印子錢。」

「不能再去借印子錢了啊~」趙錢氏一臉的痛惜,不是她不在乎五郎的生死。

而是已經借了五貫的印子錢,九出十三歸,利滾利,實在是太高了,債台高築是會壓死人的。

「不借印子錢,能怎麼辦?」老趙面容凄慘,村裡以及親戚家,凡是能借的,都已經借過了,再也薅不出來了。

「老趙,你老實交代,你藏的私房錢都拿出來了嗎?」趙錢氏雙眼如刀,盯得老趙渾身不自在。

「說什麼胡話呢?」老趙臉一紅,好不容易藏的十幾文錢,都被老婆子翻出來,哪裡還能有漏網之魚啊,「都這時候了,我還能藏私房錢嗎?」

趙大郎的媳婦趙孫氏,環視一圈,咬咬牙,「爹娘,我再回娘家想想辦法。」

趙家除了趙孫氏嫁給大郎,二郎和三郎已經成丁,但是家底薄,沒結婚,所以也沒有親家能借錢。

四郎五郎年紀小,更不可能有錢。

「大媳,你~」老娘趙錢氏拒絕的話在嘴邊,可是不敢吐出來。

大媳婦已經回娘家借了三次錢,又回去借,即便關係再好,也會生出嫌隙。

但是,目前除了印子錢,只有在大媳婦娘家想辦法了。

老趙手中碗一摔,「大媳,親家也不容易,別去了,我今天就去把地賣了。」

上次大媳回娘家借的錢,都是親家厚着臉皮,找鄉親們借來的,這要是再去,親家從什麼地方借?

在場幾人,轟然驚覺,地絕對不能賣啊!

借的錢,靠什麼還?地的糧食!

幾個沒結婚的光棍,靠什麼娶媳婦?還是地里產的糧食!

這要是把根子掘了,全家都完了!

趙信邁着小短腿,八歲的年紀身量不高,童音有些生澀,「爹,不要賣地,我已經好了。」

幾人回過頭來,看向門口的趙信,一臉的驚喜。

「五郎,醒過來了?感謝菩薩,謝謝,謝謝~」

「五郎剛醒來,怎麼就起來了呢,喊一聲爹就聽見了呀~」

「老五好了,太好了~」

「五叔又可以帶我去捉螃蟹了~」

幾人還在興奮中,,院子外響起嘈雜的喧鬧聲。

「趙鐵柱,出來~」

「還錢,趙鐵柱,今天就把錢還了!」

七八個流里流氣的青年,吵鬧着闖進院子里。

老趙興奮的臉上,透着不解,客氣地拱手,「幾位,我借的印子錢,還沒到期呢,為何今天就上門來要?」

放印子錢領頭的壯漢,嘿嘿一笑,

「老趙啊,聽說你小兒子五天都沒活過來,快不行了,等你兒子死了,你家又得到處借錢埋人。

不趁現在你家還有點地,這印子錢可就要壞賬了啊?」

「混蛋,你他娘的狗眼瞎了,我五弟已經醒過來了!」趙二郎氣憤不已,哪有這樣詛咒人的?

光頭壯漢笑臉一收,回頭看了一眼身後的兄弟,「趙二狗,你他娘的啥過時消息?」

尖嘴猴腮的趙二狗一臉懵,不是說要斷氣了嗎?怎麼又活過來了?「大哥,也許迴光返照呢?要不,也別跑第二趟了,就今天收錢吧。」

老趙手指顫抖地指着趙二狗,口唇哆嗦,「趙二狗,論輩分,你還是五郎的叔叔輩,你就這樣咒你侄兒?」

「老趙啊,你也別那麼大氣性,誰叫我吃的這碗飯呢?」趙二狗完全不顧老趙的情緒,轉頭對領頭壯漢說道,

「大哥,他們家可不僅借了咱的印子錢,附近五里八村的,但凡能借的,都被他們借了,咱要是今天收不回來錢,恐怕不知道得拖到什麼時候啊!」

光頭壯漢環手抱胸,「趙鐵柱家裡地還在吧?這次可別又說什麼過時消息!」

趙二狗拍拍胸脯,保證道,「絕對沒有賣出去,昨天還在地里拔草呢。」

壯漢點點頭,「老趙,拿錢吧,沒錢就跟我去縣裡,把地契過給我。」

趙鐵柱擼起袖子和他們爭論着。

趙家四個壯丁,面對七八個二流子,嘴上也不帶慫的。

趙信慢慢理清了重要信息,老爹五天前,為了給自己治病,借了五貫的印子錢,約定的是十天歸還,九出十三歸。

實際得到的是四貫五,十天之後,就要還六貫五!

十天就是兩貫的利息,比他娘的搶錢都來得快!

趙信看着壯漢,稚嫩的童音響起,

「老叔,您幹着放印子錢的行當,應該知道人無信不立,業無信不興,國無信則衰吧?

現在時間還沒有到,就來我家收錢,這恐怕不合規矩吧?」

壯漢和小弟們對視了一眼,懵逼樹上懵逼果,懵逼樹下你和我!

小弟們眼神中透露着:這小崽子講的啥?

費了老半天勁,壯漢稍稍想明白,這小子應該講的是信用吧?應該是!

趙家人也是一臉懵比得相互看着,五郎的肚子里啥時候有墨水了?

嘶~

這肚子里裝着墨水,那四捨五入老五也是個讀書人了?

《寒門科舉》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