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豪門溺寵:陸少的千億嬌妻
豪門溺寵:陸少的千億嬌妻 連載中

豪門溺寵:陸少的千億嬌妻

來源:google 作者:御妖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林詩瑤 沈墨 現代言情

她以為她在復仇路上撿到的是個軟柿子,誰知竟然是只小狼狗!這隻小狼狗不但有權有勢!黑夜裡更是大野狼!展開

《豪門溺寵:陸少的千億嬌妻》章節試讀:

沿海法式西餐廳。

華麗的水晶燈投下淡淡的光,使整個餐廳顯得優雅而又靜謐。柔和的薩克斯曲充溢着整個餐廳,如一股無形的煙霧在蔓延着,慢慢地,慢慢地佔據讓你的心靈。

「陸先生,我們又見面了。腳還疼嗎?」

林詩瑤身着白色簡單襯衫,下配豎條紋半身裙,坐在他的對面。

裙子腰際的收緊越發地凸顯她纖細的腰肢。這身打扮讓她看起來更加淑女又添加了不少的活力。

「吃點什麼。」陸嶼將菜單很紳士的放在她面前。「這家餐廳的味道不錯,強烈推薦奧爾良牛排。」

「好的,那就聽你的,我要一份奧爾良牛排,再來一份蔬菜沙拉。」

陸嶼補充:「八二年拉菲一瓶,謝謝。」

「好的先生女士請稍等。」

林詩瑤美眸流轉,帶着絲絲的笑意看着對面的男人。

「我還以為今天你恐怕要爽約。」

「為什麼。」

「因為你今天把事情搞得很糟糕。」

「不管多糟糕的事情有陸家承擔,與我無關。」

「可你是陸氏集團的代理總裁。」

「林小姐也說了是代理。」

「看來陸嶼先生對於代理這兩個字很不滿意。」

「當然。」陸嶼修長的手指有節奏的遊走在桌子的邊緣。「在這世上,我們都是俗人,俗人永遠都在為了利益與權利而奔波,又有誰願意一直在為他人打工。」

林詩瑤思考了一下他的這句話,嘴角緩緩地揚起,不得不說,她喜歡他的爽快。

「不知道今天林小姐在洗手間的那番話到底代表什麼意思。」

「哪句。」林詩瑤悠然一笑。「我說過太多話了,不知道哪句話進入了你陸先生的心扉,讓你如此在意。」

「當然是你說對我很有興趣這句話。」

「哦,這句啊。」林詩瑤伸出食指戳了戳他的手背。「沒錯,對你很有興趣。不知道現在說這話會不會太晚。」

「那要看林小姐怎麼看。若林小姐認為訂婚了就是一輩子,那的確是有些晚。」

「那陸嶼先生覺得沈墨這個人怎麼樣,值不值得我依靠一輩子。」

「是你依靠他還是他依靠你。」陸嶼反手將她的手握在掌心中。「如果不是林家的扶持,沈家的財運沒有這般旺盛。」

他的掌心是滾燙的,將她冰冷的手一點一點焐熱。

林詩瑤心猛地悶了一下,想起上一世他在樓頂說的那番話以及那痛苦的眼神。

「林小姐?」

「嗯?」她回過神來,用笑容掩飾她的情緒。「我們剛剛說道哪了。」

「說道你對我有興趣。」

「想起來了。」她淺淺的笑着,笑容里夾雜着絲絲的落寞。「其實我並不認為沈墨是一個可以值得依靠的男人,但,除了他,我沒有更好的選擇。」

「真的沒有嗎?」陸嶼如視珍寶的摩擦她的指尖。「像林小姐這樣的天之驕女只要勾勾手指,就會有無數男人為你痴狂。」

「那你呢。」林詩瑤對上他深邃的眼眸。「如果我朝着陸先生勾勾手指,那陸先生是否會像你所說的那樣為我痴狂。」

「做你婚姻中的第三者?。」

「看來陸先生很介意第三者這個稱呼。」

「當然。」陸嶼收回手,嘴角邊的笑意一點一點消散。「項鏈還喜歡嗎?」他轉移了話題。

「喜歡。」林詩瑤竟然有些貪戀他掌心的溫度。「說起這條項鏈,我就不得不佩服陸先生的經商頭腦。什麼都沒做,就輕輕鬆鬆賺到了四千五百萬。」

「我有做,我有親手為你戴上這條珍貴的項鏈。」

「心意我領了。」林詩瑤薄唇挽起。「只希望下一次收到陸先生的禮物時,不會像今天這般讓林家下不來台。」

「林小姐是生氣了,生氣我讓林家也陷入到這一趟渾水中。」

「林家無所畏懼,但,不代表名聲可以隨便敗壞。」

「我並不覺得今天的事情有一點敗壞林家名聲的事情,反而這條項鏈拍出了如此高的價格倒是給這一次的晚會增添了光彩。」

「強詞奪理。」

陸嶼勾了勾嘴角。「我更希望林小姐誇讚我深謀遠慮。」

服務生推着小銀車站在餐桌前:「不好意思客人打擾一下,您們的晚餐。」

陸嶼從服務生手中接過兩份牛排,慢條斯理的切着。「不知道林小姐每次與沈墨吃牛排時,他會不會像我這樣為你服務。」

「他當然會。沈墨的心思很細膩,不論是生意還是生活,他都可以將我照顧的很好。」

「林小姐喜歡悉心的男人。」

林詩瑤悠然一笑。「任何一位女生都希望能夠有一位疼她愛她寵她的男朋友陪伴她度過一生。別看現在女強人很多,強的好似刀槍不入所有事情都可以擺平。其實,女強人只是沒找到那個可以讓她依靠的男人而已。」

「林小姐是女強人還是其他女人。」

「我想……我會是你鐘意的那款女人。」

「看來你把我今天的話當真了。」

「或許吧。」林詩瑤美眸篤定的盯着他。「但我想,以陸先生的脾性,應該會很喜歡我這款天生的女王。」

「天生的女王。林小姐對自己的評價很高。」

「難道我配不上這個評價?」

「配得上。」陸嶼將切好的牛排擺放在她面前。「實際上男人更喜歡的應該是小鳥依人的女生,像你身邊的蘇雅。」

「哦?蘇雅的確是惹人疼愛類型的,不過,也僅限於讓人疼愛,沒有其他的用途。」

「不知林小姐所謂的用途是什麼意思。」

林詩瑤叉起一塊牛排優雅的品嘗着。「這裡的牛排味道不錯,感謝陸先生的推薦。」

「林小姐喜歡就好。」陸嶼隨即又切屬於他的那盤。「其實,我想給林小姐的好閨蜜介紹男朋友,不知林小姐意下如何。」

「我的好閨蜜?蘇雅?」

「嗯。」陸嶼深邃的眼眸裡帶着笑意,讓人不由自主地被吸引。「雖然她的身份並不適合上流社會,但有一個人,她一定適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