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豪門女婿
豪門女婿 連載中

豪門女婿

來源:google 作者:吃貓的魚兒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林安 許雲瑤 都市小說

林安作為一個超級富二代當上門女婿是什麼體驗?受盡白眼與羞辱,為了妻子許雲瑤和腹中胎兒,他不得不繼承萬億家產!曾經你們對我的羞辱,我要加倍奉還!展開

《豪門女婿》章節試讀:

一聽是方俊他爸打來的,秦蘭臉上就滿滿的笑意,急忙道:「那趕緊接趕緊接,順便幫我們一家人表達謝意。」

方俊他爸是何許人也。

方大集團的董事長,方文賀,身價近二十億!

是寧海有頭有臉的大企業家,大董事長!

在寧海,那也是呼風喚雨的人物。

有他出馬,這次和雲安集團合作的事,多半是成了。

所以,秦蘭看向方俊的目光,別提多殷切了,恨不得把自己女兒塞給方俊帶回家,這樣自己也跟着沾光啊。

方俊點頭,接通了電話,滿臉得意神色,說話也大聲,「喂,爸,是不是許家和雲安集團合作的事?」

「小俊,爸給你打電話就是為了這個事,這件事,有些難度,老爸估計幫不上什麼忙了。」

「什麼?」方俊一懵。

「小俊,這雲安集團不是我們想的那麼簡單,談合作的要求極其苛刻,咱們家能拿下三分之一的設計合作,已經是燒高香了。老爸現在沒心思也沒什麼能力幫許家牽線,你也知道的,許家現在是半吊子公司,實力不夠,這要是出了岔子,搞不好,咱們自己都得丟了合同。」

隨着電話掛斷,方俊臉上的笑意逐漸凝固……

本來滿懷欣喜和希望,沒想到,事情會發生這種變故。

方俊現在有些頭疼,自己都誇下海口了,現在該怎麼解釋?

就說沒辦成?

那豈不是打臉,太丟人了!

而且,是在許雲瑤和林安面前。

「怎麼了,小方?是不是遇到什麼麻煩了?」

見方俊臉色不對勁,秦蘭忙的問道,這會的稱呼也從方俊變成了小方,顯得親切。

「沒……沒事!」

方俊擠出笑容,微微有些局促,撒謊道:「我爸說事情差不多快搞定了,就等通知了,讓你們放心!」

騎虎難下。

方俊也沒有辦法,只能使用緩兵之計,畢竟,和雲安集團談合作,哪裡那麼容易,緩幾天,自己回去多運作運作。

就算成不了,後面方俊也有很多借口來掩飾。

秦蘭聽到這話,放下心來,臉上笑的跟朵花似的,小方長小方短的,很是熱情與親切。

反觀林安,默默地站在一邊,遭受了冷落。

「林安,還站着幹嘛,趕緊做飯,今天小方在家裡吃飯。」

秦蘭對着林安吆三喝四道,眼裡現在是完全一刻都容不下他。

許雲瑤這一幕自然看在眼裡,無奈的搖了搖頭。

自己老公太沒出息了,就算她想幫林安說話,都沒理由開口。

林安哦了聲,剛才方俊的神情變化,他都看在眼裡,也明白髮生了什麼。

這傢伙,還真是不要臉啊。

中午,方俊留下來吃便飯,飯桌上,秦蘭那對方俊是一個關切啊,不停的給他夾菜。

可憐的林安,剛伸出筷子想夾塊肉,就被秦蘭一筷子打開,罵道:「你吃什麼吃,這是給小方的。」

而後,她轉臉笑眯眯的將那紅燒肉夾給了方俊,嘴裏念叨着:「小方啊,多吃點,吃完了,你正好帶雲瑤出去散散步談談心。」

這話一出口,許雲瑤也是俏臉一紅,悶着頭瞪了一眼自己老媽。

許雲瑤性子溫和,不愛與人爭吵,所以很多時候,都是秦蘭做主。

而許如山呢,又是個中庸之人,在家裡的地位只是比林安高了那麼些,根本也談不上插話做主。

林安還在一邊坐着呢,還是她女婿呢,怎麼能在飯桌上,就這麼把自己女兒往別的男人身邊推。

許如山也覺得不妥,咳嗽了兩聲。

林安更是心中不爽,拿筷子的手都捏的鐵青。

丈母娘這是鐵了心的想要拆散自己跟雲瑤啊。

「阿姨,您自己吃,我也吃不下這麼多。」

方俊客氣的笑着,眼神有意無意的落在林安身上,表情帶着戲虐和譏諷。

對此,林安默不作聲,坐在那悶頭扒飯。

因為,自己一多嘴,丈母娘肯定各種謾罵。

吃完飯沒多久,許雲瑤就接到了老爺子的電話。

掛了之後,秦蘭就有些擔心的問道:「老爺子給你打電話幹嘛?」

許雲瑤面色有些難看,道:「老爺子讓我們去老宅一趟。」

「又去老宅?怎麼回事?」秦蘭不解,她不想去,去了肯定被各種羞辱。

許雲瑤搖頭,表示也不知道,老爺子沒在電話里聊。

秦蘭眼珠子一轉,立馬笑嘻嘻的對方俊道:「小方啊,要不,你和我們一起去吧,正好大家認識認識。」

額。

這就是擺明了領着新女婿上門給大家看看了。

許雲瑤臉色一變,覺得不妥,當即道:「媽,你幹什麼呀這是?」

說著,她還看了眼那邊的林安,後者似乎沒有任何錶情變化。

難道,他就一點也不生氣?

生氣?

林安早就氣炸了!

只不過,他忍着。

方俊也不是着急的人,起身道:「不了阿姨,下次吧,正好我公司還有事,就先回去了。」

說罷,在秦蘭等三人的相送下,方俊才離開了許家小別墅。

而後,幾人也沒耽擱,就打車趕往了許家老宅。

剛到許家老宅門口,秦蘭就一臉不爽的看着林安,罵道:「幹嘛又把他這個窩囊廢帶過來,還不嫌上次丟人沒丟夠嗎?」

許雲瑤也不想的,可是把林安一個人丟在家裡也不算是,畢竟是許家的一份子。

想了想,許雲瑤走到林安跟前,冷着臉道:「要不你這裡等一等吧,我們一會兒就出來。」

林安無所謂的聳肩,道:「行。」

而後,他就在門口的石凳子坐着,看着幾個老大爺下棋。

秦蘭和許如山見到這一幕,也都紛紛搖頭。

「真是個沒出息的爛東西!」

秦蘭罵了句,轉身扭着大屁股就進了老宅。

許雲瑤也失望的看了眼林安,轉身進去了。

林安自然看到了他們對自己的異樣眼神,挑眉看了眼許雲瑤進入老宅的背影,跟着笑呵呵的低頭看棋盤,道:「走馬。」

一夥老頭一看是林安,紛紛鄙夷的白了幾眼,罵道:「許家沒用的女婿,你懂下棋?」

視線回到許雲瑤這邊。

她一進內堂,就感受到了屋裡頭冷冷的氣息,和眾人對自己的敵視與不屑。

許家大房和二房的人都已經到了,都坐在堂下,老爺子許國泰就坐在堂上。

許國泰坐在太師椅上,見人到齊了,也就開口道:「想必大家都聽到了神秘林姓富商要在我們寧海打造最豪華商業街的消息,這雲安集團的合作,我們許家要分一杯羹,只要達成合作,我們許家就可以重整昔日輝煌,所以,這件事上,還需要三房的人一起出出主意,怎麼去談合作,誰去談合作。」

「爸,這個雲安集團不簡單,我已經打聽過了,沒戲。」

「寧海有好幾家比我們許家有實力的裝潢公司,就連豐凱裝潢,據說去談合作都吃了閉門羹,排不到我們的。」

「你們就不覺得,這神秘的林姓富商,是哪天給我們家送厚禮的那位林少?」

也不知道誰說了句,頓時,所有人的目光都匯聚在塗指甲的許慧雅身上。

「慧雅,你倒是說句話,是不是?」梅麗看向自己女兒,着急的問道。

許慧雅這會兒,驕傲的跟個小母雞似的,拿起手機看了幾眼,然後道:「我也不知道,還沒消息。」

聞言,眾人略微有些失望。

許國泰見大傢伙垂頭喪氣的,就嚴肅的說道:「好了好了,不管是不是那個林少,我們都不要掉以輕心,這件事呢,慧雅可以幫忙打聽打聽。至於和雲安集團的合作,我們還是要努力爭取的,我決定,從今天開始,全公司的重心,都轉移到和雲安集團談合作這件事啊,你們覺得怎麼樣?」

眾人你看我我看你,都有些不敢應話。

許家,沒那個實力啊。

這不是熱臉貼冷屁股么,沒人願意丟這個臉。

許國泰沒說話,眾人的面色變化,他都看在眼裡。

難道,許家就真的這樣一直落敗下去了?

「雲瑤,你也是公司的一份子,你覺得怎麼樣?」許國泰忽的把話題轉到了許雲瑤身上。

一下子,許浩宇和許慧雅等幾人,全都目色不善的看着許雲瑤。

這就是當眾凌遲了。

這許雲瑤,果然不受爺爺待見。

許雲瑤也很緊張躊躇,畢竟這麼大的事,她說什麼都不對。

要是說好,去談不下來,那到時候,肯定很多人指着她罵,甚至還會被趕出公司。

恰在此時,林安的短訊發了過來,內容很簡單:努力爭取,這次你可以代表許家去和雲安集團談合作,雲安集團的老闆,我認識。

林安認識?

那他為什麼剛才不在家裡說。

「爺爺,我覺得可以去試試,說不定……」

許雲瑤看了這條短訊,索性心底一橫,如是道。

說完她就有些後悔了,自己怎麼就相信林安了呢。

可是,她還沒說完,就被許浩宇的冷笑聲給打斷了。

「試試?你去試嗎?沒看到人家豐凱都被拒絕了嗎?怎麼,你許雲瑤難不成還有什麼實力或者靠出賣色相,讓雲安集團認可我們許家?」

許浩宇這話說的很**,完全就不尊重人。

許雲瑤氣的站起來,一雙眼睛冷冷的盯着許浩宇,呵斥道:「許浩宇,你說什麼呢?!」

許浩宇翹着二郎腿,一副懶散的自傲模樣,道:「爺爺,你可別聽許雲瑤的話,她一個嫁出去的孫女,根本什麼都不懂,在公司里,也是混吃等死的。」

許國泰嘆了口氣,示意許雲瑤坐下。

就在眾人一籌莫展的時候,忽的,管家拿着電話衝進來,喊道:「老爺,好事好事!雲安集團負責人的電話!」

雲安集團?

刷的!

整個內堂的人全都緊張的站了起來。

許國泰更是激動且恭敬的接過電話,滿臉笑意,道:「喂,您好,我是許國泰。」

電話那頭,一道中年男子爽朗的聲音,道:「你好,我是雲安集團的負責人,錢忠,我們是想通知你們許家,到我們公司來談一下合作的事情。」

合作?!

許國泰愣住了,直到電話掛了,他才反應過來,激動萬分的喊道:「雲安集團,讓我們許家去談合作!」

嘩!

整個許家老宅,所有人都傻眼了!

許雲瑤聽到這話,眉色一怔,難道是林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