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嘿!吸血鬼,做我的騎士可好!
嘿!吸血鬼,做我的騎士可好! 連載中

嘿!吸血鬼,做我的騎士可好!

來源:google 作者:愛幻想的小猴子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空音優子 西野澈白

青陽高中白天是一所正常的高中,但是一到晚上就暗藏玄機,裏面有一群不為人知的學生.白天的高中部和夜晚的高中部互不干涉,夜晚的高中部只有校長知道他不為人知的一面,且明面禁止白天高中部的學生進入夜晚高中部的範圍.女主:爸爸我聽說青陽高中部有一個只上晚課的班級,我想去哪裡.女主爸爸:你想都別想!女主:你不要我去我偏要去看看神秘的青陽夜中部到底是什麼樣的……男二:我以為你會是我這輩子的摯愛,沒想到你卻是我身負血海深仇要殺的人,你走吧,下次再見我們就是敵人,我不會在對你手下留情;女主:對不起錐生,我沒有想到在我愛上你的時候,卻發現我是你的仇人,這輩子遇見你和愛上你我都不後悔,希望我們沒有下次再見了;男主:優子我會一直守護在你的身邊,就算所有人都離你而去,我都會一直在;展開

《嘿!吸血鬼,做我的騎士可好!》章節試讀:

時間已經一點半了,現在回宿舍也休息不了,我們直接回教室吧,怎麼樣藤原?可以……藤原想了想立馬停住:空音優子,你昨天晚上背着我和爸爸翻牆去夜高中部了吧?嗯?呃……藤原哥哥你看我像是這種人嗎?我這麼乖又聽話,怎麼可能會背着你們偷偷去呢……優子一副不要臉的樣子看着藤原說;藤原看着空音優子一副不要臉的樣子,實在是忍不住就伸出手捏了捏優子的臉說:空音優子,我以前怎麼沒有發現你的臉皮這麼厚呀,厚到都快趕上城牆的拐角了。

嘿嘿,沒有沒有您老人家高估了……優子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優子在心裏悄悄地說:「反正只要我死活不承認,我看你怎麼告狀」。藤原看着優子這樣實在是忍不住笑出了聲:嘿嘿……空音優子你難道不知道每次只要你做了虧心事就會喊我哥哥嗎?優子一臉懵的看着藤原:有,有嗎?我怎麼沒發現啊,我記得我有時候都會叫你哥哥的?

是叫的,只要每次犯錯了或者撒謊了就會叫,空音優子你心裏哪點小九九你以為我真的不知道?我只是看破不說破……藤原一副我看穿你不說破的樣子;優子只能一副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的樣子:呀,不知不覺已經1點半了,我們趕緊走吧,我先走了,你老人家慢慢的走,不着急;優子說完就趕緊往教室方向跑去,藤原見狀只能跟上優子兩人一起回教室。

藤原和優子剛到教室門口就看到奇野和美子站在走廊處;優子走過去:奇野、美子你們兩個怎麼不進教室去,在走廊這裡站着?美子一看見優子和藤原立馬跑過去拉着優子的手說:你們怎麼去這久?叔叔是有什麼急事嗎?美子和奇野兩人一臉關心的看着藤原和優子。優子看了眼藤原說:沒事,就是之前和我們一起吃飯的田叔叔要離開了,我爸就打電話叫我們過去送送他。原來是這樣……美子和奇野兩人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美子剛說完上課鈴聲就響起了,幾人見狀就回教室坐好等待着老師開始上課。

扣扣扣……請進,門沒鎖。鈴木一推開門看見的就是錐生一副賊賤的表情看着她:怎麼?我們玲木大小姐居然會有時間來看我這個被懲罰的人,反而沒有時間去守着你心愛的社長大人?是不是轉移目標了,變成愛上我了?鈴木一副你想多了的表情:你放心我來看你沒有其他的意思,只是好奇你昨天晚上到底做了什麼事情?能讓社長罰你,一般情況下你偷跑出去,只要不出了我們的範圍社長絕對不會扣下你的食物,所以我很好奇你到底做了什麼事情惹到社長?錐生走過去挑起玲木的下頜一臉無賴的說:怎麼?這麼好奇我做了什麼事情惹你的社長大人生氣?是想要幫白出氣?可是我估計你應該不樂意知道這件事。所以為了你好我就不告訴你了,現在你從哪來的趕緊回哪去,不然我就喊非禮了!玲木生氣的一把捏住錐生的衣領:錐生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錐生,你不覺得你太過分了嗎?你最好告訴我,也許我聽了還能去幫你給社長求求情,社長說不定還能提前放你出來。錐生一把甩開玲木的手,理了一下衣服,笑着對玲木說:呵呵……玲木你好像太高看你自己的位置了,你在他的心中可不見得重要噢!最起碼不見得比小可愛重要……小可愛?你所說的小可愛是誰?我告訴你錐生,沒有誰能從我的身邊搶走社長;遇神殺神遇鬼殺鬼 !鈴木一臉生氣地說;哈哈……果然陷入愛情的人就是好笑,噢不,你不是人類,應該說果然陷入愛情的吸血鬼就是好笑;玲木你自己趕緊回去看看你嫉妒的樣子有多醜陋,我要是白我也不會喜歡你,要喜歡也是喜歡小可愛那種,溫溫柔柔一臉呆萌的樣子……錐生我再問你一遍你所說的小可愛是誰?鈴木一副氣急敗壞的樣子……你不用問了,我什麼也不會告訴你,有這時間浪費在我這裡,還不如趕緊去守着你的社長大人吧。錐生一副幸災樂禍的樣子;玲木見錐生不肯說,只能一臉生氣的甩門而出。嘖嘖嘖,果然和玲木對比起來,還是小可愛乖,怎麼辦小可愛,才分開一天我都開始想你了,噢不,應該是想你那美味的血了,我想接下來的校園生活應該更加的精彩啦……錐生說完還很變態的舔了一下舌頭,一臉回味無窮的表情。

走廊上鈴木一臉不安的自言自語:「不行,我不能讓任何人把社長從我身邊搶走,我一定要去問清楚這個小可愛是誰?」

優子,不知不覺你已經長大了,哥哥很快就會來接你了,等着我,等着我來接你,然後我們一起回家……西野澈白一個人在偌大的房間裏面自言自語;敲門聲打斷了他的思緒。扣扣扣……請進,玲木推開門,看見西野澈白端着一杯喝的坐在窗戶邊上,一臉懷戀的看着外面。社長,我找你有點事情。鈴木局促不安的問着;西野澈白頭也不回的問:怎麼了鈴木?你是想問錐生的事情嗎?如果是,你就不用問了,回你房間去吧。鈴木立馬辯解道:不是的社長,我是想問昨天錐生出去是不是遇見一個女孩,名字叫小可愛?西野澈白聽見小可愛這三個字愣住了:是誰告訴你昨天錐生遇見一個女孩子的?錐生嗎?我不是將他禁足了嗎?誰允許你私自去見他?不,不是的社長,我就是想去問一下錐生為什麼要跑出去惹你生氣,結果他什麼也沒有說,只是說了句小可愛比較重要這樣一句亂七八糟話,所以我就想着來問問您,有什麼要解決的我可以幫社長您?鈴木手足無措的解釋着;西野澈白轉過身來看着鈴木:鈴木,雖然我不知道錐生說的小可愛是誰?但是我希望你下次不要再亂猜測我的心思,不然你懂得!這次你偷偷去找錐生,我就不罰你了,再有下次,你就和他一樣領罰,下去吧,不要在這裡打擾我休息。鈴木聽見西野澈白不罰她私自去見錐生,暗自在心裏高興:果然社長還是在乎我的,不忍心罰我,嘴裏卻說著:是,社長,鈴木知錯了,社長那您好好休息,鈴木不打擾您了。鈴木說完一臉高興的走出了西野澈白的房間;

這時一個滿頭紅色頭髮的男生正往西野澈白房間方向走過來,剛好看見從西野澈白房間出來的鈴木:「嗨,鈴木,你怎麼從社長房間出來。」鈴木一看:「是你啊山本,你來找社長嗎?如果是找社長的話,那你晚點來找吧,社長要休息!」山本看着鈴木一副女主人的樣子笑了:「你放心,我一個大男人不會跟你搶社長的,我只是路過,剛好看見你從社長房間出來就想着和你打招呼而已。不過我好奇這大中午你不休息你跑社長房間幹嘛?不會你們兩個悄悄地在幹壞事吧?」山本說完後,還用手比了一個手勢。鈴木見山本比的這個手勢,臉瞬間爆紅,一臉害羞的說:「山本你在想什麼呢,我和社長只是談點事情,並沒有幹嘛。」山本見鈴木一臉害羞的樣子,更加想要逗弄一下她:「談什麼事情非要睡覺時間談啊,晚上不是也可以談嗎?而且如果真的沒有什麼,你幹嘛臉紅啊?」鈴木見山本一直在說,只能害羞的說了一句:「不理你了,」說完就捂住臉,一臉害羞的跑了。山本看見鈴木這樣一臉誇張地說:「我滴乖乖,不會真的有一腿吧,那是不是以後要對她好點?哎,有點可惜我們社長這朵嬌艷的鮮花就這樣插在了鈴木這坨牛糞上,哎!可惜呀,要不我去把社長拿下,這樣就不可惜了……山本一邊說一邊往房間里走去。

鈴木回到房間,都還在沾沾自喜:「果然白是喜歡我的,沒有誰能從我的身邊搶走白,肯定是錐生哪個混蛋亂說的,他想挑撥我和白的感情,削弱白的勢力,對!肯定就是這樣,看來得替白教訓教訓錐生這傢伙了,不然他老是跟白對着干……就這樣一個美麗的誤會產生了。要是西野澈白知道就因為他沒有罰鈴木就惹出後面這麼多事情,他估計想扇自己幾大巴掌。

不知不覺已經過了一個星期,好快啊,已經到夏天了,很快就可以穿美美的裙子啦!美子一臉感慨的說著;今天剛好是周六,啊!終於上完一個星期的課了,今天就可以睡一個美美的覺啦……。哎,優子。你要你回家嗎?還是在宿舍呀?美子看着優子一臉好奇的問;優子想了想:「我也不知道要回家還是在宿舍。」美子看了看優子說,「那既然你不知道是要回家還是要在宿舍的話,要不我們周六去踏青吧,怎麼樣?」優子思考着:「嗯,可以。那要不我們叫上奇野和藤原吧?我們四個周六的話一起去鄉下踏青怎麼樣?我們去騎單車。」美子一臉高興的說:「好啊,好啊。那我們去跟他們兩個說一下吧,看他們兩個怎麼說。」這時旁邊傳來了聲音,「你們兩個怎麼回事啊?都放學了,怎麼還在座位上坐着說個不停啊?」美子和優子轉過身去看是奇野和藤原立馬說道:「我們兩個不是在等你們兩個嗎?」美子看着奇野問:「奇野你周六要做什麼嗎?要回家還是在學校?」奇野一臉莫名其妙的:「怎麼啦?美子,你問這個幹嘛呀?是想要請我吃飯嗎?我也不知道我要回家還是在宿舍?我先想一下。」美子一臉高興的說:「那既然你不知道的話,要不嗯……你和我們一起去鄉下踏青吧,怎麼樣?我們去騎單車,至於你說的請你吃飯你就不要想啦,做夢……奇野奇怪的看着美子和優子:「你們兩個怎麼突然間想着要去鄉下踏青了?」美子站起來拍了拍奇野的肩膀,一副好兄弟的樣子說:「唉,這不是想着太無聊了嘛,然後回家也沒有事情干,對吧?那還不如我們去鄉下玩呢,還能去享受一下這個田野風光,對吧?最主要是還可以騎一下單車怎麼樣?去不去?」奇野想了一想:「嗯……我倒是無所謂,反正我周六也沒有事情做,回家也是躺着,還不如跟着你們去玩。但是不知道藤原去不去啊?」說完奇野看着藤原;藤原都還沒有回答,美子立馬搶先開口:「你這個問題就有點多餘啦,你想,優子都去,藤原怎麼可能不去?只要優子去,藤原這傢伙絕對去,所以我剛才問都只是問你一個人,都沒有問藤原。你要是不信,你不信你問騰源他去不去?」藤原你去嗎?美子說完三人就一臉好奇的看着藤原,藤原看着他三人一臉無語的說:「你們都決定好了再來問我,我能拒絕嗎?要去的話就趕緊回宿舍吧,然後把今天把明天要用的東西這些自己都收拾好,既然要去玩,那我們就去玩個痛快,周日下午在回來。怎麼樣?」奇野三人看見藤原同意了一臉高興的說:「好呀,好呀,那我們趕緊回宿舍收拾東西,然後想一下我們要去哪吧?嗯,我們明天早上的話就在學校大門口集合吧,怎麼樣?」藤原看三人一臉興奮的樣子:「我無所謂,你們決定就好,走吧,回宿舍。」說完眾人頭也不回的就走了,也沒有再管後面三個人一臉激動的樣子。奇野三人在後面興奮的討論着明天要去哪裡?要做些什麼?要準備什麼吃的這些?

優子高興地說:「那既然我們都同意了,那要不我們明天就去我老家吧,剛好鄉下我家還有房子,那裡空氣好,環境也很漂亮,就適合去踏青,我們去的話還有住的地方怎麼樣?」美子和奇野立馬同意:「可以,可以,那就去你家那裡吧,去了那裡剛好你熟悉環境,我們也方便,那就這樣說定了,明天就去你家鄉下那裡。美子看着優子好奇的問:「優子,那你家鄉下那裡還有人住嗎?我們去了的話是不是還要自己打掃呀?然後是不是還要自己做飯吃呀?」看着美子一副我不想打掃,我不想做飯的樣子。優子笑了;指了指美子的頭:「你呀,你就懶吧,你放心我家房子不需要你打掃,不需要你做飯,因為我爸爸會每隔一個星期都要去打掃一次的。明天我估計我爸應該也要回鄉下去,所以我們明天去的話就不用擔心沒有飯吃,哎,我跟你們說我爸爸做飯超級好吃的。所以的話你們放心,明天去呢,不需要你們打掃衛生和做飯的。躺吃躺喝就行了,再加上我陪玩。」三人說說笑笑的都沒注意藤原一臉無語的看着他三人,藤原看着優子一副快誇誇我的樣子瞬間忍不住了,藤原走過去拍了一下優子的頭:「你呀,就這樣把爸爸出賣了,他要是知道你就因為不想打掃衛生,不想做飯就把他給賣了,你看你慘不慘?反正到時候不要叫我幫忙,我是不會管的。」優子見藤原這樣說,害怕藤原不幫自己的忙,立馬走過去拉着藤原的手搖晃着:「哎呀,我這不是想着有你嗎?反正只要有你在,爸爸就不會懲罰我的,對不對?而且我這不也是想着還有你嗎?就算爸爸不做,你可以做呀。反正只要有你和爸爸在,我就可以一直當米蟲。」「美子,難不成你以後不嫁人了嗎?不可能一輩子都賴着藤原和你爸爸吧,」奇野一臉八卦的問。這時梅子也摻和道:「嫁人了也不影響呀,就算以後優子嫁人了,她也可以做藤原和叔叔的小公主,總不能說因為優子嫁人了,藤原和叔叔就不對她好了,不寵她了,畢竟他們是一家人,對吧優子?」優子一副深知我心的樣子看着美子感嘆:「唉,果然知我者美子也,不愧是我閨蜜,足夠了解我,就他們這些大男人啥也不了解,一天只會叨叨個不停」說完優子和美子就哈哈大笑起來。

奇野和藤原見狀,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幾人打打鬧鬧的就各自回了宿舍,約定好明天出門的時間。

「優子你家那裡什麼都有嗎?」美子看着優子好奇的問;「有啊,我家那裡什麼都有,你就帶點衣服,鞋子,然後就是還有你的護膚品就可以了,其他的都不用帶,帶去了也沒有用。」優子一邊整理東西一邊回答美子,「行,那既然你家那邊什麼都有的話,我就帶點衣服就行了。嗯,你還沒有收拾好嗎?優子」。美子看着優子一直在那不停的整理東西,奇怪的問。優子理了理箱子站起來回答美子說:「我整理好了,現在去洗洗澡睡覺吧,明天還要早起呢。」「行,那你去洗澡吧,我就先睡了,我在剛才就先洗了澡的。我先睡了啊,你也早點睡,說完美子就爬上床去躺着了。」

優子見美子已經躺下了。就徑直拿着洗漱的東西到洗手間裏面去洗澡去了。優子一邊洗一邊自言自語:「明天就去鄉下了,那今天晚上要不要再去一下夜高中部呢?看看能不能遇到學長,問問他願不願意和我們去鄉下玩兒?唉!這樣約人家和我們出去玩好像很唐突呀,畢竟我們才見過一次。哪有人才見過一次就約別人去玩的?而且都還不熟悉,只是知道個名字。唉,算了吧。那就不約他了。但是不約他,也不影響我去出去瞎逛吧,也許運氣好還能碰上呢。」優子說完就趕緊洗漱穿好衣服,走到陽台上,又把她上一次藏着的繩索拿出來系在陽台的圍欄上。悄悄的順着繩索滑下去。「唉,果然一回生,二回熟。這一次滑下來比上一次順利多了。」優子看了看手錶:「現在現在11點,還有時間,趕緊去吧,不然等一下遇不上了。」說完就朝着夜高中部跑去,

夜高中部這邊大家都聚集到教室,都各自拿着一本書坐在座位上看着。誰也沒說話,只有錐生一人靠在窗戶的邊上看着大家說:「你們真無聊。每次都是看書。」說完就朝窗外看去。

咦?下面怎麼會有個人類女孩?膽子也太大了,敢往這邊跑。錐生仔細一看:「原來是小可愛呀,居然又跑來了,是想我了嗎?」說完就在那裡低笑起來。這時西野澈白的擁護着鈴木站起來指着錐生說:「錐生你不要太過分了,大家都在安靜的看書。就連社長也是,就只有你一個人,書也不看,就靠在那裡。社長已經什麼也沒說了,你現在居然還在那裡笑。你這是公然對社長不敬。」這時錐生抬起頭看着鈴木一臉笑意的說:「鈴木你自己願意做社長的舔狗不代表任何人都願意,況且我什麼也沒做,就只是笑了一下。你就站起來指責我,你忘記了嗎?你沒有資格指責我;。要說不敬德人應該是你吧,社長都還沒有說什麼,你就站起來說我。你好像管的太寬了。」眼看兩人就要吵起來了,這時:「好了,都住口吧。一人少說一句。鈴木,你坐下吧。鈴木轉過頭看着開口的西野澈白一臉委屈的說:「可是社長錐生他……」「行了」,鈴木的話還未說完就被西野澈白打斷,「不要說了,坐下吧。還有你錐生,你不願意看書,那你就安靜的待在旁邊,不要發出聲音來打擾到大家」西野澈白說完就站起身來對大家說道:「大家都在教室里坐會兒吧。都不要走出這個教室,我出去處理一點事情。等一下就回來了。希望大家都安分守己。特別是……」西野澈白說完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錐生。在場所有人都知道,社長說的人就是錐生。誰也沒有開口,大家都只是看着錐生。錐生輕笑了一聲,「呵呵,社長,您不用說特別是這樣的話,您就直接說我就可以了。您放心,在你未回來之前,我保證不會踏出這個教室半步。」說完就頭也不回的走到教室的最後端坐着。就意味深長地看着西野澈白,一副我知道你要去做什麼的姿態;西野澈白見錐生這樣說,就什麼也沒說,轉身就走出了教室。

優子這邊一個人在路上迷迷糊糊的找了半天:「完了,學校太大了,我都忘記前一次走的是哪裡了。不會要迷路了吧?」優子垂頭喪氣的說著:「看來今天可能真的見不到學長了。唉!」說完柚子就坐在椅子上,垂頭喪氣的。這時旁邊發出了一個聲音:「」怎麼啦?優子?我能幫助你什麼嗎?」優子聽見聲音後懵了:「嗯,好熟悉呀。好像是學長的。」抬起頭一看,頓時愣住了:「學長,真的是你呀。」西野澈白看着優子一臉呆萌的樣子,實在忍不住就伸出手揉了揉她的頭髮說:「是我,你怎麼會跑到這裡來呢?我上次不是說了嗎?不要隨便來這裡。」優子尷尬的站起身來看着西野澈白:「啊,學長,你誤會了,我不是專門來的,我就是嗯……就是睡不着。就想着出來走一走,想着走一下的話,回去可能就會睡著了。」西野澈白看着優子一副急於解釋的樣子,笑着走到優子旁邊的長椅坐下來,看着優子說:「」柚子你真可愛。優子一臉懵的看着西野澈白;西野澈白看着她這個樣子只能把優子拉坐在椅子上:「宿舍門是鎖着的,你告訴我,你是怎麼出來的呀?」說完一臉笑意的看着優子。優子瞬間才反應到原來學長早就知道她在撒謊,頓時臉通紅:「學長,剛才我不是有意要騙你的。」西野澈白着優子一臉溫柔的說:「我知道,我只是好奇你是怎麼出來的?出來的方式會不會傷害到你?」優子低着頭小聲的說:「我,我是翻窗戶出來的,我以前經常做這樣的事情,所以傷不了我的,謝謝學長關心。」優子說完後很局促的玩弄着手指頭:「西野澈白看着優子的樣子忍不住笑出了聲:「你呀,還是像以前一樣的調皮。下次不要再這樣了,很危險的,要是摔下來受傷怎麼辦?如果以後你想要到夜高中部來。你就給我發消息,我去找你。可以嗎?」優子看着眼前對自己一臉關心的西野澈白瞬間覺得心跳的很快,感覺像做夢一樣,完全沒有注意聽西野澈白在說些什麼?如果優子注意的話,她會發現西野澈白說的是你還是像以前一樣調皮,證明他們以前認識。可惜優子只聽到最後一句,如果你以後想要見我,你就給我發消息,我就來見你。聽到最後這句話的時候,優子瞬間臉更紅了,心跳得更快,像是要蹦出來一樣。結結巴巴的說:「學、學長,我就是真的是睡不着才想着翻翻圍牆出來走走的,並不是說為了完全來見你。還有就是你說的我以後只要想來夜高中部就給你發個消息,你就會來見我,可是我沒有你的手機號。」西野澈白看着優子的樣子,一臉憐愛的說:「你把你手機拿出來,我們加上微信。以後你有什麼事都可以跟我說。還有你想要什麼你也可以跟我說,只要我能給你的。我一定會給。」優子見西野澈白說可以加微信,立馬從衣服包包裏面把手機拿出來:「社長,那我們先加上微信吧。不然等一會兒忘記了。」西野澈白看着優子一副生怕他反悔的樣子,輕笑着把手機拿出來,讓優子加上了微信。加上微信後,優子才反應過來:「剛才學長說的是自己以後有什麼事情?都可以給他說,有什麼想要的都可以給他說。他會盡他全力給我想要的。好奇怪為什麼學長要對我這樣好?」但是優子並沒有將自己的疑惑問出來,她害怕知道自己不想知道的答案,因為她明白沒有誰會無緣無故地對一個外人好。優子害怕西野澈白嘲笑自己對他的喜歡,所以一句話也不敢說。西野澈白看着突然沉默的優子。,一臉關心的問:「優子,優子,怎麼啦?是哪裡不舒服嗎?怎麼突然間不說話?」西野澈白的聲音打破了優子的沉思:「啊,沒事,學長。優子一副小心翼翼的樣子。西野澈白見優子什麼也不說,一副小心翼翼的樣子,以為是她不願意和自己待在一起,就只好開口道:「現在不早了,優子趕緊回去休息吧。你要是想聊天,可以隨時給我發消息,知道嗎?太晚了,你在我們這裡不安全。優子見西野澈白主動提出讓她趕緊回宿舍,以為是西野澈白不願意和她待一起,就站起身來跟西野澈白說:「那學長,我就先回宿舍了。我們改天見。」說完優子就準備要走,這時,西野澈白叫住了要走的優子:「優子,」優子一臉懵地看着西野澈白,這時西野澈白突然走過去抱着優子說:「早點回去休息,我很期待我們下次的見面,晚安。」

優子就在這個懷抱中迷迷糊糊的回了宿舍。直到躺下。優子才反應過來,剛才學長抱了她,還說很期待下次的見面,是不是也代表學長不打擾我。優子一臉興奮的樣子,最後優子實在是忍不住說出了聲音:剛才學長抱了我,還說很期待和我下次見面。太好了,這時優子的聲音,把美子吵醒了。「嗯……」美子迷迷糊糊的問:「優子大半夜的你在幹什麼?你說夢話嗎?」優子見美被自己的吵醒了,尷尬的說,:「沒事,沒事,我剛才就是做夢了,說夢話呢,趕緊睡吧。」說完見美子沒有回答就知道這傢伙肯定睡著了,自己也也拉過被子,矇著頭睡著了。

「我的小優子還是一如既往的可愛,」這邊,西野澈白說完就回教室了。西野澈白回到教室看見大家都沒有離開過教室,便什麼也沒說,就徑直走到最上面的座位坐着。拿起桌子上的書看了起來。其他人見西野澈白回來了,什麼也沒有問,各自拿着自己的書看,只有錐生一副我知道你去哪兒的表情看着西野澈白,西野澈白頭也不抬的就說錐生:「你不用一直看着我,你再這樣一直盯着我,我會以為你愛上我了。」其他人聽見西野澈白的話一臉驚奇的看着兩人,錐生也不介意別人誤會他,並沒有辯解,只是笑着對西野澈白說:「看來我們社長大人今天晚上很開心,果然有的人就是不一樣,能讓我們冷酷無情的社長大人變得熱情似火啊」。錐生說完還一臉八卦地看着西野澈白,西野澈白什麼也沒有說,就好像錐生說的人不是他一樣。鈴木看大家都用一副奇怪的眼神看着錐生和西野澈白,立馬站起來辯解道:「你們都不用那種眼神看着社長和錐生,他們兩個沒有什麼,那只是社長在和錐生開玩笑,大家趕緊看書吧。」大家見西野澈白的擁護者鈴木站起來解釋,都誤以為是西野澈白示意她站起來解釋的。所以大家也就沒有再開着錐生和西野澈白了,都只是各自轉過頭看着自己的書。

只有鈴木一臉奇怪地看着西野澈白和錐生:「為什麼錐生和社長之間怪怪的,而且剛才社長出去以後回來,確實能感覺到他很開心,難不成社長偷偷去見其他人?不行,我得查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