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何家福娃娃:帶着全村奔小康
何家福娃娃:帶着全村奔小康 連載中

何家福娃娃:帶着全村奔小康

來源:google 作者:林間溪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何婉儀 古代言情 趙謹睿

何家村出了個福娃娃,旱了三年,滴雨未下,眼看着井裡已經沒有水了,人人嘴唇都乾涸起了硬皮,樹皮都啃沒了,好些人去挖那土來吃,地里都挖出了石頭,絕望籠罩着這些可憐的人們,灰僕僕的眼裡毫無生氣…村頭老何家小兒媳在這時生了,生了個女娃,說也奇怪,剛啼哭一聲,空中竟響起一道炸雷,活生生把絕望的村人門驚醒,一個個跑出門外,期待奇蹟,果然,不過片刻大雨如豆,人們跪地作揖,狂歡又大哭,這雨算是救了大家的命,雨下了整整三天才停,一道彩虹罩住了老何家,絢麗奪目,於是人人都知道這老何家才出生的女娃兒是個福娃娃展開

《何家福娃娃:帶着全村奔小康》章節試讀:

出了供屋,姚萬傑問道:「親家,婉儀的事知道的人有幾個?」

何有為道:「就我們家人和族長知道,畢竟這事要傳出去,恐怕……」

何有為指了指東邊,姚萬傑點點頭,「嗯,婉儀出生就有祥瑞,已是不凡,若讓人知道有神仙教導只怕誰也保不住,這樣就好,千萬不要外露。我們就把婉儀當普通孩子對待。」

又叮囑婉儀道:「婉婉,你給我們說的那些話萬萬不要說出去了,能變出神仙水的事也不要顯露在人前懂嗎?」

婉儀認真的點點頭:「是,外公。」

姚萬傑看着婉儀小小一個人兒,行事舉動卻有條有理,眼裡滿是讚賞。

「外公,鋪子里生意不好嗎?我們來時看見舅舅在打瞌睡。」婉儀偏着小腦袋問。

「這個渾小子,讓你守鋪子,你睡覺?」姚萬傑聽了大怒。

姚百川朝婉儀丟了個凄慘的眼神後,連忙往孫氏後面躲「爹,這不怪我,每天早上那麼早起來做糕點,我看沒有什麼人來,才稍微打個盹兒,其實沒有睡着的。」

婉儀吐了吐舌頭,外公好暴躁啊,這麼大年紀了還能追着舅舅揍。

姚百川到底年輕跑得快,姚萬傑追了兩圈沒追上,坐在椅子上嘆氣道:「唉,現在生意確實不好做啊,糕點來來回回就那幾樣,斜對門又開了一家,價格還比我們的便宜,估計以後會更難了。」

婉儀看外公愁眉不展,湊上前道:「外公,我會做好吃的點心。」

姚萬傑正想說胡鬧,突然想起婉儀有神仙教,只怕還真會做點新式的,忙道:「婉婉這麼厲害啊!是神仙爺爺教你的嗎?你做給我,會不會對你不好啊?人家不是說天機不可泄露嗎?」

婉儀心口一熱,這就是親人,明明鋪子那麼艱難了,他們想的不是怎麼讓她做更多的點心,把鋪子救回來,首先想的是會不會傷害到她。

婉儀笑得更甜了:「不會的,神仙爺爺們說了,我可以幫助善良的人,這是好事。走吧,外公,我們現在就去試試。」

姚萬傑心放下了,讓姚百川去和面,他親自抱着婉儀走到廚房。

婉儀看廚房裡只有麵粉和一些雞蛋,作為一個資深吃貨,她對美食有着深刻的熱愛,她倒是知道好多好吃的糕點,但是沒有牛奶和黃油做不了啊,正發愁時,突然想起古早蛋糕,口感細膩蓬鬆也比較好做,就是它了!

婉儀指揮舅舅把菜籽油加熱,等到冒起濃煙大概在80度左右了,加入麵粉一直攪拌到沒有顆粒時,放在一邊晾涼,把蛋清和蛋黃分離出來,把蛋黃倒入面里繼續攪拌,拌勻到細膩光滑就可以了。再把蛋白和白糖倒在一起,用筷子快速打發。

這是個技術活,姚百川打發了半個小時,就把蛋清打發得蓬鬆了,筷子能夠插在蛋白里不倒。婉儀前世試過,她自己至少要打發一個小時才有這個程度,舅舅真是個大力士。

取出三分之一與蛋黃拌勻,蛋黃拌勻後再與剩餘的蛋白混拌均勻,然後把它們倒入外公做糕點的磨具中,輕輕的震一下,排除多餘的空氣,再放上蒸格蒸一柱香時間就行了。

等待的過程是漫長的,姚百川恨不得馬上就開蓋,圍着鍋邊轉了好幾圈,惹得燒火的孫氏直拿白眼瞟他。

終於有濃濃的香味溢出來了,姚百川巴巴的看着婉儀,婉儀好笑的說可以起鍋了,姚百川迫不及待的打開鍋蓋,香氣更濃郁了,一股甜甜的香味在空氣里飄散,讓人只想馬上品嘗一塊。

姚萬傑抱起婉儀看向鍋里問:「婉婉,這就成了嗎?」

婉儀點點頭:「看樣子是成了,不過我得嘗嘗看味道對不對。」

孫氏從模子里倒了出來,一個個花朵形狀的蛋糕蓬鬆柔軟又很有彈性。

拿了一個給婉儀,口感質地綿密,細膩柔軟,沒錯就是這個味兒了,好懷念啊!婉儀吃得很滿足。

姚百川受不了誘惑也跟着拿了一塊吃起來,只一口就大叫起來:「這是什麼神仙糕點!實在是太好吃了!」

姚萬傑夫婦和何有為父子也跟着嘗了一塊,這一嘗一發不可收拾,真是滿口生香。

姚萬傑哈哈大笑:「不愧是老神仙教的東西,我做糕點幾十年,從來沒有見過口感這麼好的糕點,鬆軟甜香最適合老年人和孩子了,光憑這一道點心,只怕得火遍全縣,甚至是全趙國都說不定,這道點心就做我們的招牌,以後當傳家絕學傳下去。」

姚百川躊躇滿志的計劃道:「先去省城裡開個分店,再把生意做到京城去,把我們姚家糕點鋪做成天下第一的糕點鋪。」

孫氏笑罵他好高騖遠,一道點心就讓他飄起來了,卻沒想到姚百川一語成讖,姚氏糕點坊真的成了天下第一坊。

姚萬傑心情舒暢:「婉婉放心,這是你做出來的,以後這收益的七成都是你的,女孩子嘛,總要存點錢做嫁妝的,以後在婆家日子才好過。」

婉儀無語,她才三歲啊,就想到嫁妝了,太遙遠了。「外公,這是送給你們的手藝,我不要錢,對了,你們要是以可以弄到牛乳就更好了,我還有好幾道好吃的點心方法,要加上牛乳才能做出來。」

孫氏心疼的摸了摸婉儀的小臉:「外婆知道我的婉婉最乖了,但是這是神仙教你的法子,我們不能白拿,更何況你現在人小不知道錢的重要,以後你成家了要花錢的地方可多着呢,有錢撐腰,你在哪裡都不會受氣,所以啊,這個錢你必須拿着,要不然我們就不賣這點心了。」

看着外公外婆還有舅舅一臉鄭重的樣子,婉儀眼睛**,只有親人才會這樣無私的想着你,而不是一個勁從你身上撈好處,真好,這一世的她有這麼多愛她的親人。

婉儀抽了抽鼻子道:「那我拿二成就好了,鋪子是你們的,原料是你們買的,出力的還是你們,我只是出了一個方法,就拿七成實在是太多了。」

「那不成,二成也太少了,你實在不願意就六成吧,不能再少了。」姚萬傑滿臉不贊同。

「外公,就二成嘛,剩下的就當是我孝敬您們的。」婉儀又使出撒嬌的法子了,只可惜現在這招不管用,姚家人都不同意二成,覺得婉儀實在是太吃虧了。

眼看着二邊都談不攏,何有為打圓場道:「親家,親家母,既然孩子有心,你們也不要推了,咱們的錢還不都是孩子的錢,別為了點錢生分了。」

何武也連連點頭:「孩子孝敬您們是應該的,別涼了孩子的心。」

好說歹說最後還是婉儀三成,姚家七成。

談妥分成後,姚百川信心十足的準備自己去做一鍋,他學得倒是快,出來的味道一樣好,又香又甜,喜得他笑眯了眼,恨不得現在就擺到鋪子上去賣。

婉儀看舅舅信心十足的樣子也跟着開心道:「外公,給這個糕點取個名字吧!」

姚萬傑點頭道:「婉婉說得對,總不能叫神仙糕吧,婉婉你做的,你說叫什麼好?」

婉儀拿起一個糕點仔細端詳,因為是用做糕點的磨具做的,出來就是一朵芙蓉花的形狀,顏色金黃,不禁脫口而出:「芙蓉如意糕!就叫芙蓉如意糕吧,吃了咱們的糕點事事順心如意。外公,您覺得怎麼樣?」

姚萬傑把起婉儀道:「行!我們婉婉說叫什麼就是什麼!哈哈哈哈。」

姚百川問道:「那這個價格怎麼定呢?」

姚萬傑想了想道:「就50文一斤吧,」

「會不會有點貴啊,怕是沒人會買吧,咱們家綠豆糕才20文呢。」姚百川有點擔心。

「綠豆糕怎麼和芙蓉如意糕比?芙蓉如意糕又好吃又好看,只要吃過一回,那就還想吃第二回,這可是全趙國獨一份兒的。」

「好咧!」姚百川興緻勃勃的去把糕點名字和價格寫了下來,說是明天就貼牆上,上新品。

婉儀也不管他,拉着孫氏說要去街上逛逛,孫氏二話不說抱着婉儀就往外走,姚萬傑何有為父子忙跟上,一群人浩浩蕩蕩向街上走去。

縣城果然熱鬧,擺攤的,叫賣的聲音不絕於耳。

房子全是清一色的磚房,往來的人們穿着打扮乾淨整潔,有穿細棉布做的衣服,也有少見的綢子做的衣服,人人臉上的神情是平和而滿足的,和何家村真是天壤之別。

很快來到了一家書店門前,寫着「文華書店」。婉儀想給哥哥們啟蒙。

她發現喝了噴泉水之後,記憶力好得不得了,上一世看過的書,明明都忘得差不多了,可是現在只要仔細回憶,居然一字不漏的全都記得清清楚楚,讓她喜不自禁。所以她決定先給去書店看看現在啟蒙學的是什麼。

有幾個戴着學子頭巾的少年在看書,婉儀看到坐在檯子後面的老闆,問道:「老闆,請問啟蒙的書在哪裡?」

老闆看一群人圍着一個小姑娘進來,估計是家裡得寵的孩子,說不定真能做成生意,帶着笑答道:「就在你面前那個架子最下面一層,啟蒙的就是千字文。」

婉儀從孫氏懷裡下來,蹲在架子邊左右看,沒有三字經,沒有百家姓,只有千字文。她問道:「只有千字文嗎?有三字經嗎?」

老闆疑惑的道:「啟蒙都是千字文啊,三字經是什麼?沒有聽過啊!」

婉儀猜這個時空應該不是她記憶里的那些歷史了,便道:「沒什麼,我就是隨便問問的。我先自己看看吧。」老闆便不管她了。

她又站起來看第二層,是關於科考的書,更上一層是一些詩詞,她看了看上面的詩詞她一首也沒見過,而她熟悉的詩人們也都沒有。

邊上還有一本《趙國史》,婉儀大喜,正愁怎麼打聽她現在處於什麼時代呢,大概翻看了一下,這個國家叫趙國,和前世的趙國不一樣,歷史就是從趙國開始的,開國皇帝就是趙太宗,現在已經傳了五代皇帝了,這些國家與國家之間倒還比較安生,沒有太大的戰亂,但邊境有羌族人,時不時的騷擾。好在趙國強盛,就算有別的國家虎視眈眈,但都不敢輕舉妄動。

大致了解了一下,確定不是前世的歷史了,她到了一個完全未知的時空,也不知道是好是壞。事已至此,多想無益,還是過好現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