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狠辣將女嫁寒門
狠辣將女嫁寒門 連載中

狠辣將女嫁寒門

來源:google 作者:楚瑤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方青硯 楚瑤

自小混在軍中的楚瑤是個女漢子,但是女漢子也是要嫁人的被發小親人一起坑了的楚瑤被迫娶了個文弱書生文弱書生看着被幫着的某人,笑得溫柔,要我幫忙嗎?女漢子:廢話!臉卻羞紅方夫人看着新娶的兒媳婦,怎麼看怎麼不順眼文弱書生卻是將女漢子護在身後,笑意淺淺,這是兒的妻,兒願意寵着展開

《狠辣將女嫁寒門》章節試讀:

楚瑤心頭狠狠一跳,下意識轉身就要跑,但是卻被人先一步劫了去路。
那是楚慕寒身邊身手最好的兩個侍衛,功法卓絕,楚瑤自小便與他們對練,到如今也才能在他們一人手下過百招,還難保能贏。
如今這兩人聯手對付楚瑤,不過打上二十招,她就已經被擒住了。
楚慕寒看着楚瑤,一張臉板着滿是威壓,聲音冰寒:「我是不是跟你說過,你若敢跑,我打斷你的腿。」
「……楚伯父。」
蘇婉在一旁看得瞠目結舌,訕訕笑着打招呼:「阿瑤她只是來我這兒同我說會兒話,沒想跑。」
「我自己不跑,他們方家也未必肯要我。」
楚瑤說得是實話,她費力地仰着頭,劍放狠話不奏效,:「只怕到時候方家要休了我,更丟您的臉,不如您去同他們說,讓我和離。」
「做夢。」
楚慕寒瞪着楚瑤,不想再同她多說,轉身便帶着人回方府。
蘇婉在一旁大氣都不敢出,只能眼睜睜看着楚瑤被押走。
一路上,楚瑤也懶得爭辯勸說,反正她已經打定了主意,方府里那刻薄的老潑婦自然也是容不下她的,不出半月方家就得哭爹喊娘娘地求着去和離,到時候只怕自己這將軍爹爹在說什麼也都無濟於事了。
楚瑤被楚慕寒押回方府時,聽聞楚慕寒也來了,方夫人立馬往頭上綁了白繩,懨懨地坐在正廳,拉着吳柳兒垂然欲泣,正要醞釀了一出大戲。
一踏進前廳,入耳便是一陣破鑼般的哭聲。
方夫人哭得顛來倒去,吳柳兒在一旁安慰着,一見楚暮寒便一副手足無措的委屈模樣:「楚伯父,您可算來了,楚姐姐她今早……差點將姨母打了,耍了好一通威風后穿着喜服就出去,姨母氣得都快哭死過去。」
她拖長着語氣,帶了幾分指責:「若是世家千金都是楚姐姐這般做派,那誰家還有的安寧,就算是自小嬌慣壞了的,也不該這麼鬧家中長輩。」
楚暮寒聞言掃了一眼楚瑤,後者卻一臉無所謂的模樣,巴不得被訓斥一頓將事情鬧大。
可楚暮寒並沒有發怒,而是轉而看着吳柳兒問道:「敢問姑娘是?」
沒料到他突然發問,不光吳柳兒,就連方夫人一時都愣住了,止了哭聲,滿臉掛淚回道:「柳兒是我娘家的表侄女兒。」
「所以你不是方家的人?」
楚暮寒問人更像是在審訊沙場上擒住的敵軍,一雙鷹眼死的眸子直盯得人心裏發顫。:「那我楚家方家的事兒,還是不勞煩吳姑娘操心了。」
方夫人和吳柳兒臉色頓時變得十分難看,吳柳兒羞惱得咬牙切齒,卻也不敢與楚暮寒正面交鋒,便紅着眼眶躲在方夫人身後。
「姑母,是柳兒多管閑事了,可是柳兒也只是想要哥哥和嫂嫂能好,沒想到惹得楚大人不悅。」
吳柳兒抹了抹眼角的淚漬,這一哭訴直接挑撥了沒腦子的吳氏。
眼瞧着自家人被如此貶低,吳氏陡然就炸了,一拍桌子跳起來:「親家公怎麼說話呢?!什麼叫說不得,若是你家女兒賢良淑德恪守本分,還有人會說她?您還是好好管教管教自家女兒吧,不然我方家可無福消受。」
一旁的楚瑤此時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看着自家老爹跟那潑婦對質,恨不得翹個二郎腿看戲,美滋滋地想:
照着這樣吵下去,怕是今天她就能拿了和離書回家了。
「小女結的是與方大人的姻緣,這婚事還是你兒子去陛下面前求的。」
楚暮寒似乎並沒有被方夫人潑婦罵街的模樣唬住,不冷不淡道:「皇上嫁公主,駙馬爺尚且要每日問安行禮,方夫人如今並無誥命在身,張口閉口我家女兒的怕是忘了她乃三品大臣。」
楚暮寒瞧着嚴厲,對楚瑤確實最護犢子,倆人一人一句,氣氛逐漸劍拔弩張了起來。
方夫人還要撒潑,卻忽被熟悉的聲音制止住。
「母親!」原是方青硯下朝匆匆趕回來,見楚慕寒在俯首作揖,「楚將軍。」
楚慕寒對他的稱呼頗有不滿,皺了皺眉倒也沒說什麼,沖他微微點頭算是打過招呼。
方青硯攔住還想發作的方吳氏:「母親,昨夜是孩兒太過興奮,一時沒有分寸喝得多了些,這才……此事與楚……與夫人無關。」
方吳氏氣得跌坐在椅子上,吳柳兒盈盈上前挽着方青硯,一改方才咄咄逼人模樣,像是被欺負了一般:「表哥一回來便向著嫂嫂,這不是叫姑母寒心嗎?」
方青硯面不改色躲開,又沖楚慕寒作揖:「楚將軍,今日之事,還望莫怪。」
楚慕寒看他這般護着自家女兒,點頭算是不予計較,抬頭看向方吳氏與吳柳兒時眼神卻凜冽起來。
「哼,我自家女兒是什麼樣子我自是知道,她雖不似別家姑娘溫婉,卻也不是不講禮數之人。」
說到此,楚慕寒的眼神落在吳柳兒身上,嚇得吳柳兒一個激靈。
他繼續說道:「若是小女在方府受了欺負,楚某定會踏平此處,說到做到!」
到底是征戰沙場多年的人,不容冒犯的氣場渾然天成,方吳氏是再有心撒潑,也被嚇得一句話也不敢說。
楚慕寒懶得看這兩人,轉過頭又警告了楚瑤一番,叫她不許亂跑,嫁作人婦就老實點。
楚瑤撇撇嘴,心不甘情不願地應了一聲。
待楚慕寒走後,方吳氏才敢出聲陰陽怪氣道:「有個將軍爹就是了不起,威脅起親家來了,我們惹不起啊——」
楚瑤嗤笑一聲,正欲開口,方青硯卻搶了先:「母親,孩兒心悅楚姑娘已久,好容易才求娶回家,還請母親莫要再這般刁蠻她。」
方吳氏又氣得喘不上氣,方青硯卻徑直帶着楚瑤回了房間。
楚瑤出門透氣被抓回來,心情鬱悶得很,看這書生哪哪不順眼,沒好氣道:「誒,我餓了,我想吃烤餅。」
「好,你先將衣服換了,我這就出去買來。」方青硯好脾氣地替她翻出一身衣裳擱在床邊,語氣溫和。
楚瑤見不得這般溫溫柔柔性子如同女子的男人,加之心情鬱悶,故意刁難他:「我不吃外邊買的,我要你給我做。」
方青硯抬起頭沖她笑笑:「……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