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哄她生崽!冥王天天被迫吃閉門羹
哄她生崽!冥王天天被迫吃閉門羹 連載中

哄她生崽!冥王天天被迫吃閉門羹

來源:google 作者:一個子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雲汐 古代言情 顧北冥

著名女作家雲汐到死都不會想到,自己碼字太累睡一覺竟然會穿越穿越也就算了,有誰像她一樣穿在棺材裏的?躺棺材也就算了,能不能給她一副貌美如花的臉?家財萬貫的家?罷了,她雲汐豈是認命之人?且看她一步步變美,一步步重操舊業走出自己的路……顧北冥如果預料到隨手救下的醜女會換來賜婚他倒不如直接讓她死了算了……再見之時,醜女蛻變成當世絕色美人君子前仆後繼願花千金求一墨,只求佳人賞臉一笑展開

《哄她生崽!冥王天天被迫吃閉門羹》章節試讀:

素雲的哭聲戛然而止,帶着淚痕的眼睛看着雲汐,有驚喜,有擔心。

她擔心眼前的「小姐」跟她說笑,下一刻還會離她而去……

「我真的沒死,你看看我。」雲汐展顏一笑,臉上的傷痕讓她的笑容看上去有些滲人。

只是素雲卻覺得此刻的小姐是最美的!

「小姐!您真的回來了?!」

素雲趕緊爬了起來,這才看到雲汐身上和臉上的傷痕,頓時兩眼一熱,滿臉心疼。

「小姐,您身上的傷是怎麼回事?是誰人傷你至此?我去跟他拚命!」

雲汐破涕為笑,「好了,我身上很疼,先扶我進去再說~」

「好!」

只要是雲汐的話,素雲一定會聽從。

她使勁往自己的身上擦了擦手掌,這才小心翼翼地扶着雲汐。

看着自家小姐身上的傷痕,她眼中的眼淚撲簌簌往下掉。

雲汐強撐着進了閨房,感到自己全身火辣辣的疼,燒傷的傷痕加上臉上蹭傷的傷口,此刻正最大限度地發揮着疼痛。

雲汐躺在床上,連動都不敢亂動,就害怕一不小心蹭到手上腳上的傷口。

素雲和婉娘站在一旁看着她有些着急,卻又不知能幫上什麼忙。

「對了,夫人說了要把小姐的閨房整理一下,治傷期間盡量輕簡,我去安排幾個丫鬟來幫你。」

「謝婉姑姑,我知道了。」

素雲躬身看着雲汐,「小姐,奴婢去去就來。」

「嗯~」

雲汐輕聲回應了一句,看着她倆出去的背影,她的眸光靜靜打量着面前的閨房。

原來這就是古代千金小姐的閨房,自己往日的描寫真是過於蒼白了。

雲汐的目光在閨房的四周流轉,看着這熟悉又陌生的地方,她的心中不免一陣感慨。

原主的點點滴滴湧上心頭,雲汐嘆了一口氣。

想不到自己就這樣穿越到這一無所知的時空來,自己在現代的一切都沒了,幸虧自己是孤兒,連為她悲傷的人也省了。

原主比她可憐多了,再怎麼說她也是將軍府的嫡女,父母疼愛,身份尊貴,從小就與當今最受寵的二殿下有婚約,如無意外,她的一生是順遂幸福的,就這樣去了真是可惜。

誰曾想到二殿下壓根看不上她,在宮宴上當著文武百官各公子千金小姐的面請求皇上退婚!

皇上素來喜愛二殿下,對他的話也是有求必應,三言兩語就中斷了兩人的姻緣。

當日宮宴上,皇上和二殿下歡喜,文武百官各公子小姐嘲笑聲不斷,只有原主忍着屈辱默默忍受着這一切。

回到將軍府當日,原主悲怒交加之下一口氣鬱結於心,就這樣被各大夫診斷死了,就連後事也是草草了事。

雲汐覺得人生真是無常,原主確實是死了,只是換來了同名同姓的她。

雲汐嘆了一口氣,她的眸子剛好看到左側梳妝台上的銅鏡,銅鏡里照着那個醜陋的人,正是自己!

她轉過臉來,就連她自己看了都不想多看一眼,二殿下又怎麼會喜歡這樣的她呢?

只怪原主一直看不清,因為婚約早就對二殿下芳心暗許,以為有先帝的賜婚她必定穩穩嫁入皇家,誰知到後來會落得這番田地?

雲汐想到這裡,不免替原主感到不平。

那個二殿下如此負心,她會替原主討回公道的。

理清了事情的來龍去脈,就一會兒的功夫,李大夫就帶着小童來到了雲汐的院子。

素雲走在前方,先一步走進閨房。

「小姐,李大夫來了。」

「嗯,趕緊進來。」

雲汐這會兒最想見到的人就是李大夫,好趕緊為她醫治身上的傷,她實在忍受不了這鑽心的疼痛。

李大夫帶着已經準備好的葯,直接進了雲汐的閨房,這會兒也顧不上禮儀之說。

他再次看了眼雲汐身上的傷痕,眼裡有些不忍。

「小姐,等會兒會有些疼,您忍着點兒~」

「我不怕,來吧~」

雲汐咬咬牙,知道這關終究是躲不過的,還不如早點解決。

李大夫往前走了一步,旁邊的小童趕緊為他搬好凳子,打下手的動作配合得天衣無縫。

往近了看雲汐身上的傷痕更加清晰,很多衣裳的碎布已經和皮肉粘在一起,等會兒清理傷口時少不了一番疼痛。

李大夫眼神隱晦地看了一眼雲汐,見她眼裡沒有絲毫的害怕之色,他的心裏隱隱有些佩服。

既然小姐都這麼堅強,他作為大夫能做的就是盡量把清理傷口的時間縮短。

李大夫小心翼翼地拿起剪刀和一個銀色的小鑷子,把傷口旁邊的衣裳剪開,隨後用鑷子把粘在皮肉里的碎布挑了出來……

這個動作雖然李大夫做得極其小心,但是雲汐還是忍不住發出了「嗤嗤!」的抽氣聲。

素雲站在一旁看着,見自家小姐這麼受罪,她眼裡的淚水在打轉。

幸虧李大夫的動作極快,很快就把雲汐身上的傷痕處理乾淨,接着把早就準備好的膏藥敷在傷口上……

一陣清涼的感覺襲來,與剛才的疼痛形成鮮明的對比,雲汐的眉眼終於不再皺在一起。

處理好她手腳和身上的傷痕之後,李大夫額頭上已經有些細汗。

他看着雲汐臉上最大的傷口,眉頭再次皺了起來。

「小姐,現在只剩下您臉上的傷口,這傷口臟污沾染太多,老夫需得小心清理乾淨,這樣傷好之後才會無損您的容顏,還請小姐再忍耐一下。」

見雲汐已經堅持了這麼久,李大夫也很佩服。

不過這臉上的容貌乃女子最為看重的,他必須重新說一遍,免得等會兒小姐因為疼痛左右亂晃。

「我明白的,你只管做就行。」

雲汐聽着李大夫這話感到有些好笑,原主還有何容貌可言?

能讓李大夫這麼重視,也算難為他了。

李大夫也不拖拉,話落的瞬間馬上着手為雲汐清理臉上的傷痕……

其中的酸爽再次讓雲汐抽氣聲頻出……

等到李大夫把雲汐的左臉用白布包裹起來,她才敢鬆開一口氣。

「好了嗎?」

「已經可以了!」李大夫清理着自己的雙手,和雲汐一樣微微鬆了一口氣,看着她全身上下包裹着白布,就連臉上也包了起來,完全沒有昔日的模樣,李大夫心裏感慨頓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