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紅顏妝
紅顏妝 連載中

紅顏妝

來源:google 作者:攸寧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慕容聰 攸寧 現代言情

東臨國,年號天益,當朝宰相慕容聰家有三寶一怪一寶為慕容聰書法乃天下一絕二寶為其女慕容燕婉六歲能作詩,現在才八歲就名動天下,見過此女者都稱,慕容燕婉真是一個美人胚子....展開

《紅顏妝》章節試讀:

「湄郡主為何見了本公主,不行禮呢?」攸寧端坐着,氣勢逼人。

燕婉已經被封郡主,賜名「湄」。即使她在慕容府是最金貴的小姐,是皇后娘娘的親戚。可是照身份算下來,這個郡主的身份終究比公主低。

「哼。」燕婉不以為意,轉身便走。

「壓下去。」攸寧話音一落,一個青衣侍衛立刻應聲進來,大手反轉燕婉的肩膀,順勢踢了她的膝蓋窩,讓她撲通一下地跪在攸寧的面前。

「哎呀!」她慘叫一聲,夏季衣物單薄,她的膝蓋突然撞地的滋味不好受!

攸寧慢慢踱步到她的面前,仰視她「湄郡主該知道宮中的規矩?」

「你這個小賤人,居然敢……」她一時起不來,霍然睜眼不可置信地看着高高坐着的攸寧。

是錯覺嗎?攸寧的眼透着狠戾,嘴邊浮起的笑意讓她毛骨悚然。

燕婉一時愣住了,竟然覺得這盛夏的熱氣一下子消散,自己像是跌進了冰窟窿里,從裡到外都感到徹骨冰寒。

「攸寧,攸寧。」門口傳來一個柔柔的聲音,花琛似乎如約而至,她站在門口吃驚地看着她們兩個。

攸寧眼一閃,立刻哽咽,捂着臉嗚嗚地哭起來。

「攸寧怎麼哭了?」花琛看看攸寧,又望着從地上起來的燕婉。

「回公主的話,剛才湄郡主說渥丹公主是小賤人。」侍衛立刻接口。真是機靈啊,這個侍衛不枉跟了攸寧兩年,她的心思他一猜就透。

花琛公主眼一瞪,望着想要發飆的燕婉,氣勢騰騰地玉手一指「掌嘴!」

「是!」侍衛動作很快,燕婉還沒有完全站起來,被這一巴掌就打趴下去了。

「啪啪」的聲音立刻延綿不斷地響起,攸寧聽得甚是順耳。她本不想和她多計較,可是不收拾一下她,怎麼能解氣呢?

打了十幾巴掌後,攸寧見着燕婉的臉都腫了,聽見她的慘叫是很解氣,不過她要做做樣子才行。

於是,她扯扯花琛公主的衣袖,弱弱地問了句「這樣不好吧!她……」

「哼,這個小妮子我早就想教訓你了。」花琛公主仍然不解氣,雙眼冒着怒火,臉色很不好,指着被打趴在地上的燕婉。

「你怎麼能說攸寧是賤種呢?她可是我父皇冊封的公主。」花琛說完,眼一直,嘴巴微張,「你這衣服不是……」

這是西辰上好的綢緞,據說是特有的天蠶吐的絲,光澤度較之其他絲綢,可是光亮很多,很柔順很多。這樣價值連城的布匹只有兩匹,其中一匹進了皇后的宮中,一匹進了公主的住處。

「哼,居然和本公主穿一樣的絲綢,你是什麼身份?」花琛並不喜歡皇后,見到燕婉穿着這樣的絲綢,心中更是不舒服,只怕對身上的新衣服的喜愛立刻降至谷底。

燕婉穿這樣的衣服確實招搖了,只是她太想顯示皇后對她的喜愛。況且這樣好的衣服不穿,也難為她那招搖的性子了。

「今天是本公主教訓你,你若敢回去說攸寧的不是,本公主先撕了你的嘴。」花琛公主畢竟是宮廷長大的,凌厲的手段用得也不少,對着燕婉說話毫不客氣。

燕婉第一次受這樣的委屈,愣了一會,嚶嚶地哭着跑出去了。

才過了一會,「攸寧……」玉貴妃聞訊趕來,她許是趕得及,額頭上有些細細的汗珠。她穿着最喜歡的銀紋蟬紗絲衣,頭上的紅翡滴珠鳳頭金步搖跟着搖晃,發出悅耳的聲音。她依然丰姿綽約,皓如凝脂,明媚妖嬈,難怪聖寵不衰。

花琛知道玉貴妃聽到消息趕來的,不以為意「慕容燕婉總是欺負攸寧,本公主教訓了她一下。」

「可她畢竟是宰相的……」玉貴妃的話還沒有說完,花琛已經不耐煩了,「莫說了,攸寧也是宰相府里出來的。她現在可是渥丹公主,慕容燕婉也太不把皇家的人放在眼裡了。父皇若是怪罪,找本公主就是了。」說完,她甩袖出去了。

「哎,攸寧你怎麼不勸着點呢?是怎麼回事啊?剛才我遠遠地看到燕婉哭着鼻子,臉又紅又腫,這一回去可怎麼辦啊?」玉貴妃在宮中小心翼翼,有任何風吹草動就能見微知着,她擔心此事會牽連她這個梨花殿的主人。

攸寧上前,略帶不安地說「剛才花琛公主喊人打的,兒臣攔不住,不然攸寧向慕容家說明?」

玉貴妃的臉上的幾許不安消失了,她笑着拉着攸寧「攸寧,要是皇上問起你了,你要怎麼說呢?」

攸寧垂首,可憐巴巴地看着玉貴妃「兒臣就如實稟告父皇,燕婉說是攸寧賤人,花琛公主氣不過才打了她的。這事母妃並不知道。」

玉貴妃聞言笑開了「母妃也是為了你好,畢竟你是宰相府里出來的,若是和慕容家發生衝突就不好了,身為公主可能不能落人話柄啊!」

攸寧湊過去,做親密狀「兒臣謹遵母妃教導,會乖乖的。」

「好!」玉貴妃很開心地摸摸攸寧的腦袋。她的孩子在四年前流產,她身邊只有攸寧一個孩子,且不說她是為了在皇上面前表現自己,還是為了巴結宰相府,她對攸寧倒是着實不錯的。

「兒臣那麼乖,那母妃能給乖乖的兒臣一個獎勵嗎?」攸寧嗲聲嗲氣,一副很萌的模樣。

「你想要什麼?」玉貴妃對攸寧提的要求一般都會同意,只是這一次她怕是要為難了。

攸寧立刻跪下來,拉着她的衣服「母妃,燕婉姐姐這次肯定氣急了,攸寧想回去看看她。煜飛哥哥也說了,我娘……她病了。」

「這……」玉貴妃面露難色,美人就是美人啊,就是蹙眉也是那麼別有風韻啊!漂亮的宮裝更是襯得她高貴典雅,這個女人是攸寧在宮中的靠山啊!

「父皇最喜歡母妃了,母妃幫兒臣說說嘛!」攸寧將頭枕在她的腿上,一副親密無間的狀態。

玉貴妃摸摸攸寧的頭「也難為你了,本宮會和皇上說說的。」

「謝謝母妃。」攸寧暗自偷笑,還差一步就大功告成了。

回到寢室,攸寧才放心下來「戴霖,今天你做得不錯。」

「公主就不怕燕婉小姐回府後添油加醋,萬一她母親告知皇后,皇后本來就對您……恐怕對您在宮中不利啊!」說話的這個人,就是今天踢燕婉下跪的侍衛戴霖,也是煜飛口中說的那個侍衛。

「戴霖,燕婉平時對我不敬,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今天是花琛打了她,即使她想算在我頭上,也沒有辦法。你覺得玉貴妃會眼睜睜看着我出事嗎?我現在的身份還能給她的聖寵加多一份保障。如果我在宮事了,下一個去和親的公主,怕就是燕婉了。皖佳氏一族更不會因為這樣的小事對我不利。」攸寧在穿越前還是看不少宮斗的,她現在可是很金貴的呢!

「公主,宮外的事情都打點好了。」他果然很細心,不虧他曾是東臨國最出名的捕快之一。

攸寧讚許地點點頭「嗯,你辦事我放心。這次我先要回府,之後才伺機出府。這次憑燕婉的一面之詞和攸寧平時表現的懦弱,爹自然認為是燕婉添油加醋。」

停了一會,見戴霖瞪大眼睛看着攸寧,攸寧不禁問道「怎麼了?」

他微微一怔「屬下有時候覺得您不像一個八歲的孩子。」

「哎,生為庶女本該就長多一個心眼的,不是嗎?」攸寧淡淡地開口,戴霖聞言僵直了身體,抱拳單膝跪地,「屬下覺得您才是最尊貴的公主。」

「謝謝。若有一天我無法保全自己,你一定要保護好自己,好好活下去。」攸寧閉眼想起了第一次見到戴霖的情境。

三年前在府衙,那個的時候他已經連辯駁的力氣都沒有,被綁在一根木樁上,血肉模糊,衣衫襤褸,蓬頭垢面。

《紅顏妝》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