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懷崽成萬人迷,她惹江爺神魂顛倒
懷崽成萬人迷,她惹江爺神魂顛倒 連載中

懷崽成萬人迷,她惹江爺神魂顛倒

來源:google 作者:藍若傾傾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江霆言 現代言情 顏知玥

一場意外,身為啞巴的顏知玥,懷上了江家二少爺江霆言的孩子為了擺脫婚姻被父母操控的命運,他娶了啞巴妻子婚後,夫妻相敬如賓,毫無感情可言他任由她被人嘲笑欺凌,卻冷漠不阻止直到婚後不久,他卻意外發現這個啞巴妻子,竟然就是他一直以來苦苦尋找的心上人於是,他開始寵溺啞巴小可愛,為她遮風擋雨,為她所向披靡,為她甘願化身老婆奴,視她為掌上明珠,把她寵上天「寶貝,老公得了相思病,要親親才能續命」「誰敢欺負我家小可愛,我就打斷他的腿!」「老婆,我吃崽崽的醋,你能不能不要老是想着崽崽,你想想老公,好不好?」軟萌小啞巴一朝懷崽,母憑子貴,和老公親親抱抱舉高高,開心到尾巴翹上天!當她重新恢復聲線,可以開聲說話時,她抱着親親老公不肯放手,「老公,我愛你,再也沒有人比你對我更好了,我要和你生好多崽崽」展開

《懷崽成萬人迷,她惹江爺神魂顛倒》章節試讀:

夜涼如水。

酒店房間里,一對男女正在纏綿着。

一室的旖旎。

黑暗中,男人在女人的耳邊低聲呢喃着,「小東西,告訴我,你叫什麼名字?」

女人沒有說話,眼角流下了無聲無息的淚水。

就在今晚前的不久,她在酒店兼職巡邏員晚上值班,在走廊上經過一個房間時,突然房門打開,一個男人走出來半蹲在地上,臉色發紅,額頭冒着冷汗,看起來很痛苦的樣子。

她見狀,馬上走過去扶起男人,想要看看什麼情況。

然而她剛扶起男人,就被男人拉進房間……

不知道過了多久,房間里漸漸趨於平靜。

「咔噠」的一聲。

男人打開了燈。

此時的江霆言已經穿戴整齊,變成了平日里端莊沉穩的模樣。

顏知玥用被單裹着自己未着寸縷的身體,蜷縮着在床角,整個身體微微顫抖着。

江霆言目光幽幽地看了她一眼,思考了一番,緩緩出聲,「昨晚的事情是個意外,我中招身體不受控制,所以才會那樣對你。」

他說著停頓了一番,繼續出聲,「但你放心,我會對昨晚的事情做出賠償。你有什麼要求可以和我說,只要在我能力範圍內的,我都可以補償你。」

「啊……」顏知玥的嘴微微張開,但沒有發出聲音,只是手不停地比划著。

江霆言不解地蹙了蹙眉。

隨着她的手不停地比划著,江霆言突然意識到什麼,「你是個啞巴?」

顏知玥使勁地點了點頭。

她是個啞巴。

無法說話。

聞言,江霆言眸底閃爍着一抹詫異的神色。

他實在沒想到今晚和他發生關係的女人竟然是一個啞巴。

就在此時,他的手機來電鈴聲響起,他轉身背對女人接起電話來。

掛斷電話後,他面色變得相當地凝重,「有人想要栽贓陷害我,我接到消息,10分鐘後,會有媒體記者衝進來,想要拍到我和女人在酒店苟且曖昧的照片。你現在趕緊穿好衣服,馬上離開這裡!」

一聽到這話,顏知玥面色開始緊張和驚慌起來。

她可不想被人拍到這樣的照片,毀她清白。

本來她是個啞巴,平時就不知道遭受到多少的歧視和白眼了,要是再被人拍到這樣的照片,那她以後生活就舉步維艱了。

她馬上穿好衣服,在江霆言的引導下,從酒店的防盜樓梯離開。

在離開之前,江霆言塞給了她一張紙條,「我說過了,今晚的事情我會對你做出賠償。這紙條上有我的電話聯繫方式,你想要什麼賠償,就聯繫我。」

顏知玥離開後,果不其然,很快就有媒體記者架着攝像機,衝進去了江霆言所在的酒店房間。

他們受人所託,接到消息,今晚可以拍到江城第一豪門江家二少爺江霆言和在外面做不正當職業女人在床上的曖昧苟且照片。

可是他們衝進來,卻沒有看到所謂的女人。

只看到江霆言正坐在酒店房間的沙發上舉着酒杯,悠閑地品着酒。

「看來是要讓你們失望了,今晚什麼都沒有發生。」

他臉色嚴峻,目光犀利地掃視了一下他們,然後手指一揮,從酒店房間外面衝進來一群手下,把這些媒體記者控制住。

「帶走他們審問出來今晚的背後指使人。」江霆言冷漠出聲。

今天是江霆言回國的日子。

沒想到剛回國,他就被人下藥陷害,企圖找媒體記者拍下他和女人的床照,製造桃色緋聞。

要不是他剛發現被下藥時,便意識到不妥,馬上派人去調查,這會兒他的床照和桃色緋聞已經在國內滿天飛了。

他倒是要看看,到底是誰在背後指使,想要陷害他。

手下們一聽到吩咐,很快帶走了他們。

沒過多久,手下告訴他,「這些媒體記者都一一審問過了,他們承認是收錢辦事,但給他們錢的人是一個神秘人,他們也不知道是誰。看來對方是有備而來,把身份隱藏得很嚴實。想要查不出來,還需得些時間。」

江霆言冷冷道,「不用再查了,我想我已經大概猜到是誰了。」

在手下審問時的這段時間,他回想起很多他最近回國時的細節。

沒猜錯的話,背後指使人應該就是他的那個同父異母的哥哥江霆謙。

他長期在國外生活,國內並沒有多少人認識他,也不會有人在國內有陷害他的動機。

唯一和他有矛盾交集的人就是他在國內生活的大哥。

當年江霆謙的母親姜薇和父親江卓安是一對情侶,但江卓安出身豪門,而姜薇則出身貧寒,兩人門不當戶不對,家境差距很大。

豪門婚姻講求的是門當戶對,利益聯合。

江卓安為了家族事業和利益,選擇和姜薇分手,而和同樣出生豪門的江霆言的母親楚語檸結婚。

婚後沒多久,姜薇找上門,表示自己和江卓安分手時已經懷孕了兩個月,只是沒有告訴他,但生下江霆謙後,她發現自己患絕症時日無多,沒有能力再養江霆謙,便他送回江家認親。

江卓安做了親子檢測,確定江霆謙真的是他和姜薇的親生兒子後,不想自己的骨肉流落在外,便把江霆謙接回江家撫養。

沒多久,姜薇病死了。

江霆謙本來因為自己的母親身世貧寒,在江家這樣的豪門生活時就覺得自卑。

再加上自己的弟弟江霆言從小到大無論是樣貌還是學習,各方面都優異,江家人也更為喜歡江霆言,而他則是一個不受寵的私生子。

時間長了,江霆謙很嫉妒自己的弟弟江霆言。

長大後,江霆謙更是想要和弟弟江霆言爭奪江家財產和權力,把他逐出江家。

他們兩兄弟的感情一直很不好,背后里為了江家的財產和權力,斗得水火不容。

在江霆言回國之前,江霆謙突然一改往日和他針鋒相對的態度,幫他訂好酒店說要給他接風洗塵。

當時江霆言看在兄弟一場,想着可能江霆謙是想要在父母面前表現作為兄長對他的關愛,一時放鬆了警惕,便沒有多想。

如今想想,其實當時一切事有蹊蹺,這一切都是江霆謙在背後搞的小動作,就是想要他剛回國就出桃色緋聞,讓父親生氣,收回他在國內**的話事權。

手下問:「既然江少已經知道了背後指使人是誰,那需不需要屬下採取行動對付回去?」

「暫時不需要,我有自己的想法。」江霆言抬了抬手,示意手下出去。

這次事件大哥在明,他在暗,不適合剛回國不久就和大哥鬧翻臉。

反正這次回國,他是勢必要把大哥從**拉下台,減免大哥的權力的,他們之間的鬥爭是來日方長的,不急於一時。

手下也沒有再多問,很快離開了。

寧城的一間KTV處。

江霆謙正和自己的朋友喝酒聊天。

突然他接到了電話,被人告知今晚的計劃失敗了。

「江霆言,這次算你走運,下次咱們走着瞧!」

他憤怒地呢喃了一聲,發泄般暴躁地把手上的酒杯扔了出去。

酒杯被砸在地上,玻璃碎片飛濺一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