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化龍之家有萌徒可斬六界
化龍之家有萌徒可斬六界 連載中

化龍之家有萌徒可斬六界

來源:google 作者:椰烏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白祁 紫宸

一隻小蛇妖禍害的村民不得安生,他們紛紛到廟裡上香求神仙收了這蛇妖神仙下山一看,僅僅是一根指頭粗的小粉蛇「就是你這小蛇偷吃了人家十頭豬?都吃到哪兒去了這是?」展開

《化龍之家有萌徒可斬六界》章節試讀:

距離榕樹百米之地,仙羽君伸手再探果然發現了陌生妖氣。

觀之洞內,隱隱有一朵粉色桃花,那便是小蛇妖的妖靈了。

只是這妖靈極弱,靈智尚未完全開化,如何化作幾丈高的大妖?

仙羽君略感疑惑,走至洞口處,揮揮手示意想打招呼的榕樹妖勿要打草驚蛇,隨後蹲在洞口往裡頭瞧。

白里透粉的小蛇盤作一團睡的正香,絲毫未察覺有人到訪。

仙羽君小施法術將其從洞中撈了起來,提着上下打量一番,只見小蛇不足三尺長,食指粗細,腹部圓滾如球惹人注目,一看就知道沒少吃。

被人擾了黃粱夢,小蛇妖自是不耐煩,眼神兇巴巴的緊盯着掐它腦袋的壞傢伙。

但見來人仙氣飄飄,如墨長發無風而動,頭戴銀冠點綴脆鈴,額間一抹亮紅印記,額下劍眉善目、細鼻紅唇。再往身上看去,銀縷絲所造的衣物發出燦燦柔光,周身籠罩着一團金色光輝,挨到小蛇時令它渾身暖洋洋的。

真舒服。

它也不計較那麼多了,使勁甩了甩尾巴,夠着仙君的手腕把自己盤在上面,小心翼翼扭動身子將圓滾滾的肚子朝上,繼續呼呼大睡。

「吃飽了正犯困呢!」榕樹爺爺低聲笑道。

「它來了幾日?」

「得半月有餘,每日吃飽了就睡,倒也不做什麼出格的事。」

仙羽君笑出了聲,道:「出格事瞞着你們做盡了。」

聽完仙君所講,榕樹爺爺大吃一驚,再三確認:「就它這小身板?」

「錯不了,原我也頗為疑惑,上手一探就明白為何了。這小妖學了幾招嚇唬人的招式,能讓身形壯大幾倍,是以村民都說是只大妖。」

仙君將其往上提了提,感嘆道:「不知肉都吃到哪兒去了,個子不見長,靈氣也不見長,白白吃了那麼多。」

他們的談話小蛇妖是一句也沒聽進耳朵里,只覺得十分吵雜,張嘴嚷嚷道:

「吵死了!吵死了!」

「呦,還吵到你了,快睜開眼睛仔細瞧瞧面前是何人?」

榕樹爺爺伸出根須輕拍小蛇的額頭,雖然手法極輕,小蛇卻覺得千金壓頂,怎麼著也睡不着了。

它搖搖腦袋從仙羽君的手縫間逃脫出來,直起上半身,細細打量起眼前笑眯眯的大臉。

仙君攜帶的祥瑞之氣在它面前化成了一隻大尾巴鳥。

看了半天,往仙君胳膊上一趴,小蛇歪着腦袋說:

「不認識不認識,就是玉皇大帝來了我也不認識!」

榕樹爺爺連忙制止它:「休要胡言!」

仙羽君起身,將小蛇的腦袋懸在手掌內。

「生性頑劣,還需教化;修鍊方法有誤,是以遲遲無所推進。小妖,跟我回祁連仙境修化如何?」

不料小蛇並不領情。

原本還懶洋洋的賴在人家胳膊上,一聽要收徒,當即一蹦三尺高,直接從胳膊上滾落到地面。

「什麼?你,我告訴你啊,你可不要痴心妄想!想都不要想!我可是堂堂的龍王九公主,身份高貴無人能及,沒人敢收我做徒弟的!」

它一邊叫一邊倒退着往洞里鑽,要是真長出來四爪,它還要退到樹上去。

「還有啊,我不管你是什麼仙君,癩蛤蟆可不興想吃天鵝肉!你一隻大撲棱蛾子怎麼能配得上我的真龍之身!」

「哎呦,我的小姑奶奶你可把嘴閉上吧!」

榕樹爺爺實在是聽不下去,一想到這麼個潑蛇就住在自己的樹洞里,更是無顏面對仙君,於是立即收攏根須關住了所有洞口,罵道:

「你個小妖太不知好歹,我可不陪你得罪人了!」

話音落下,榕樹爺爺自封靈識躲了起來,只留下小蛇妖卡在縮緊的洞口進出不能,與慈眉善目的仙羽君大眼瞪小眼。

「做我徒弟,我便就救你出來。」

仙羽君伸手示意。

小蛇妖扭了扭身體,發現確實出不來,又抬頭看看仙君溫暖的大手,糾結了片刻。

仙君身上暖洋洋的,的確是個睡覺的好地方。

不過現在的小日子逍遙又自在,要是做了這傢伙的徒弟,指不定要受多少苦呢!

「不做不做!我今天就是卡死在這裡,也不做你這個大蛾子的徒弟!都說了癩蛤蟆不要想吃天鵝肉!」

「哼。」

仙羽君冷不丁的哼笑一聲,抬手往小蛇妖的嘴巴上一點,小蛇妖突然口不能言,蛇皮雖厚,但還是難掩面上恐懼。

「那我還偏要嘗一嘗你這天鵝肉好吃不好吃。」

救命!

小蛇連忙搖頭擺尾的往洞里鑽。

無奈吃的實在太多了,大肚子卡在洞口就是進不去。

仙羽君不等它掙扎完,手掌微微抬起,小施法術使小蛇妖盤作一團首尾相接。

小蛇妖被迫咬着自己的尾巴,動彈不得,悲憤的瞪着仙羽君。

仙羽君再往衣袖裡一指,微風浮動,小蛇妖便麻溜的滾進了他的衣袖裡。

鑽進衣袖得到反抗的間隙,小蛇立即掛到仙君胳膊上大咬幾口。

不讓我說話,我就咬你!大撲棱蛾子!醜八怪!癩蛤蟆!竟敢讓我咬自己的尾巴,嗚嗚嗚,疼死了。

仙羽君一路上用靈識聽着小妖的污言穢語,面上依舊是淡淡笑容,舉止依舊得體優雅。

就是不知為何,周身的氣息有些許不對勁兒,過往飛禽皆不敢靠近。

它們私底下猜測,仙君一定是遇上了大事,要不然不會如此嚴肅。

畢竟仙君脾氣一向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