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荒城逃亡
荒城逃亡 連載中

荒城逃亡

來源:google 作者:許曉綺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孔芯蕊 懸疑驚悚 秦豐

一覺醒來,全世界的人都消失不見了,猶如陷入了美劇「行屍走肉」般的情景,渾渾噩噩的度過了數個月,當秦豐想『』了斷自己『』的時候卻突然的遇到了一個女人,這個冰冷的女人成為了讓他活下去的目標....一行數人,個個心懷詭計,謎團一個接着一個,心裏承受着巨大的折磨,面臨奔潰,卻不知道改如何選擇下去是死是活,無法抉擇,似乎選擇權和掌握權都不在自己的手上...背後是操控着一切的黑影,是敵是友,孰難分.....展開

《荒城逃亡》章節試讀:

昏暗的房間里點着一根白蠟燭,燭光照着四周,牆上映照着所有家私的影子,一張木桌前,一個女孩拿着一隻鉛筆在本子上不停的比划著,嘴裏念念有詞,桌子上還放着一顆很大的水晶球。

女孩穿着白色的連衣裙,微卷的長髮整齊的披在肩上,一陣微風吹過,長發隨風飄舞,在燭光下好比是從天上降臨的仙女,看上去很美,一雙大眼睛眨都不眨的注視着本子,白皙的皮膚給她增添了幾分仙氣。

突然,女孩停下了手中的『忙活』,把鉛筆一扔,呼了口氣,踢開了椅子,站了起來,用着和她外表很是不搭調的語氣說「你妹的,超級你妹的,我謝秋瑤要做的事情一向是做得到的,呼~!這麼認真的招個筆神都這麼難,我都快悶死了,人沒人,找個鬼聊天都找不到。」

謝秋瑤喪氣的躺在了床上,她大概是唯一一個在這種環境下還這麼樂觀的人了,每天不變的睡到中午,起床後第一件事就是沐浴更衣,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然後就開始她的『靈異之行』。

謝秋瑤是一名在朋友圈裡小有名氣的塔羅牌占卜師,從小就對靈異事件非常的感興趣,從來都不怕有麻煩的到處尋找『鬼』,人長得非常的漂亮,可脾氣卻恰恰相反,不凶,但一點也不優雅,大大咧咧的,就像一個男孩子。

城市的消失對謝秋瑤來說沒有什麼可大驚小怪的,她本來就是個奇怪又喜歡獨來獨往的人,所以在面對這種突發的『災難』,她也是淡定的對之,只是這樣過了一個多月,自己多少都已經開始厭倦了,懷念起過去的日子。

這天早上,謝秋瑤出奇的起得很早,自己也不知道是為什麼,就是突然的醒了過來,一點賴床的困意都沒有,早早的洗漱完畢,看着鏡子里賞心悅目的自己,滿意的笑了笑。

「謝秋瑤啊謝秋瑤,怎麼說你好呢,白長這麼漂亮了,打扮得這麼美,連鬼都不來看你了,真心讓我失望,好了,好久沒晒晒太陽了,該打開門去陽台做做運動了。」

一番自我『讚美』之後,謝秋瑤便來到了陽台,打開了已經關了很久的門,這是她這麼長時間裏第一次看到了早上的陽光,自己都忘了把自己鎖起來有多久了。

這門一打開,彷彿給了謝秋瑤另一種生氣,整個人都非常的舒服,只是陽光有些刺眼,不是那麼的習慣,下意識的用手遮了遮眼睛,總有一種很奇怪的感覺,謝秋瑤強烈的第六感告訴自己,會有事情發生。

就是這股第六感讓謝秋瑤一直呆在陽台,一個早上過去了,外邊除了黑煙和幾具燒焦的人屍體之外,還真沒有其他的東西,難道第六感出錯了?謝秋瑤猜着,但還是繼續的獃著。

一直到了下午,讓謝秋瑤興奮的事情終於的發生了,在漫天的黑煙里,她清楚的看到了三個人影往着她這邊的方向走來,准準確確的來了三個人,是人,謝秋瑤簡直快興奮到窒息了,但在沒確定這些人是好人還是壞人之前,她也不敢出聲,蹲下了身子,一直看着他們幾個。

說也奇怪,這三個人好像在不停的兜着圈,走到一個方向後就會停下來的往回走,而自己卻全然不知道自己的做法,好像在走着一條很順的路,謝秋瑤想了想,有些明白了,看見他們那麼『傻』的樣子,她也覺得他們不像是壞人,於是輕跑的離開陽台,來到了樓下。

「喂~!你們幹嘛一直在我家樓下走來走去的?」

隨着一聲溫柔的女聲,行走的三個人也停下了腳步,他們不是別人,正是趕路經過的秦豐他們,聽到這一喊叫聲,唐小東自然的縮了縮身子,躲在了秦豐的身後,但已經沒有像之前那麼害怕了,大概是這聲音不至於讓人覺得可怕吧!

孔芯蕊是最先看到謝秋瑤的,她就站在離他們十米遠的小巷裡,嬌小的身軀,聲音倒不小,看到他們三個的時候,一點表情都沒有,像是個看戲的人一樣。

「你是誰?」秦豐大聲的問。

「我是誰?我當然是人啊!你們三個一直在我家樓下來回的走,想必你們也不知道吧!還以為自己一直在走一條很順的路對吧!真不能怪你們笨了。」謝秋瑤極力的掩飾自己興奮的情緒,裝出了很是高貴冷艷的樣子,讓自己充滿了神秘感,對的,一個美麗的占卜師就該這樣。

「所以我們一直覺得很奇怪,為什麼路會那麼長,你在樓上看着我們,比我們還清楚吧!」

「你們是遭遇了鬼擋路,說白點,就是被鬼蒙住了眼睛,看不到前面的路,一直被鬼帶着走。」謝秋瑤很是自信的說。

「鬼擋路?你是說,除了我們,還有鬼?」孔芯蕊不解的問,一點都不覺得很很可怕。

「是的,鬼最喜歡的就是流連在沒有人的地方,你看我們這城市一個人都沒有,又有屍體,你說會沒有鬼嗎?我看現在滿大街都是呢!」

謝秋瑤這話一出,唐小東的心臟又開始加速的跳動着,但為了不讓秦豐和孔芯蕊對自己失望,唯有裝作不害怕的強忍着,緊握着雙拳,手心的汗都快流出來了。

「你也太危言聳聽吧!我們憑什麼相信你,我還可以說是你搞得鬼呢!不可思議。」孔芯蕊冷笑了一聲。

「不可思議?難道你覺得我們現在這個樣子就不會不可思議嗎?你可以不相信我,那你們繼續走吧!再走多幾圈可能就走得出去了,等他們玩膩了,就自然的放你們走了。」

「你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知道那麼多?你可以看見我們看不到的東西?」秦豐上前走了一步,態度略好的問。

謝秋瑤微微的笑了笑,「好說了,我就是人稱活神仙的美女占卜師,我雖然看不到我口中的鬼,但是以我對靈異事件的研究,我百分百可以肯定你們遇到的怪異之事,你們現在或許不相信我說的,可時間久了,你們一定相信。」

「看來我們是不得不相信你了,小姐,不好意思,剛剛我們都太警惕了,你好,我叫秦豐,介不介意交個朋友?」

「朋友?那倒不介意,反正我也是一個人,我叫謝秋瑤,就住在這樓上,看你們都走得挺累的,如果信得過我,就到我家裡去歇會吧!」

謝秋瑤說著轉身往樓上走去,秦豐和孔芯蕊相視的看了看,彼此都不知道該不該信任眼前的這個小姑娘,從她說話的語氣里,倒也不覺得她是個有心機的人,眼看着天色也漸漸的暗了下來,這晚上還是得找個地方歇腳。

秦豐揮了揮手,示意孔芯蕊和唐小東跟上,自己也快步的趕上了謝秋瑤,他心裏所想的是,這『末路』上又多出了一個同伴,給彼此的心靈又多出了一份慰藉。

走進謝秋瑤的房子,一股薰衣草精油味隨即撲鼻而來,讓人聞着非常的舒服,身心都放鬆了許多,房子也打掃得非常的乾淨,就是暗了點,大概是因為窗帘都被拉上的原因,整個環境都和有些『臟』的三個人格格不入。

孔芯蕊無奈的偷偷一笑,她實在不理解眼前的這個女孩還有心思過得那麼『好』,也許每個占卜師都是這麼的讓人捉摸不透吧!

謝秋瑤倒了幾杯開水,一個個的遞了過去,「好了,房子就『參觀』到這裡為止吧!我是個很講究的人,我不允許自己隨便的生活,就算全世界只有我一個人,我也必須過得非常好,所以你們才會看到這麼乾淨而舒服的環境,看你們三個,應該也很久沒有洗過澡吧!洗手間在那邊,我不介意你們『打扮』一下,起碼讓自己舒服點。」

「太好了,我早想洗澡了。」唐小東從秦豐身後跳了出來,笑着對着謝秋瑤伸出了手,「你好,我叫唐小東,真的可以在你這裡洗澡嗎?」

「當然啦!你想洗多久都行,好在水並沒有被停掉,洗完澡還可以舒服的睡上一覺。」謝秋瑤說著,然後把眼睛移到了孔芯蕊的的身上,「這位姐姐,你好像還沒自我介紹呢?」

被這麼一問,孔芯蕊多少也覺得反感,但還是硬着頭皮冷冷的回答道,「孔芯蕊。」

「喔喔~!芯蕊,芯蕊,怪不得你那麼『多心』了,原來名字也和性格有關係的。」

謝秋瑤開着玩笑,可孔芯蕊一點也覺得有多好玩,板起了一張臉,秦豐生怕兩人會為此吵架,馬上的拉開了兩個人的距離,嬉皮笑臉的對着謝秋瑤說謝謝,這樣一來,氣氛才總算好點。

謝秋瑤也不想再裝了,難得家裡多出了幾個會說話的『生物』,除了可以顯擺顯擺自己的『本事』之外,還可以『根治』自己的鬱悶之病,只是孔芯蕊讓她莫名的覺得討厭,就像是在心臟里的一根刺,想拔卻不能拔,倒是秦豐讓她多了幾分好感,至於唐小東,她就沒什麼可評論的了。

《荒城逃亡》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