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皇家大駙馬
皇家大駙馬 連載中

皇家大駙馬

來源:google 作者:薛懷義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勤娘 薛懷義

穿越成武則天的男寵,怎麼辦?還好,這不是大唐,這是大秦,武媚娘才三十來歲趕緊娶妻生子,這樣就不會被這恐怖的老女人霍霍了!啥玩意兒?我家娘子是武則天的養女!?這下死球了!展開

《皇家大駙馬》章節試讀:

那動作分外認真,彷彿吃的不是面,而是天上的瓊漿玉液。
薛懷義靠近,緩緩蹲下。
隨後牽過勤娘的手,打開她的手掌。
勤娘微微歪着小腦袋,眨了眨眼眸,有些迷惑。
薛懷義將精緻的糕點,放在她的手心。
這一塊如和田玉般嫩白的桂花糕落在手心,勤娘頓覺一片溫軟。
她很快改用兩隻手捧着,低着眉頭,定定地看着、凝着。
因為驚訝,兩瓣唇兒已然打開。
因為激動,心兒顫着,眼兒也微微濕潤了。
薛懷義拍了拍手,起身要出門。
尤三姐趕忙問「這天都暗了,你要去哪兒?」
尤三姐擔心薛懷義又要出去鬼混了。
薛懷義從牆根邊提起一個籃子,笑不回頭「我出去采一點野菜,明天要用。

勤娘見薛懷義要出門,趕忙起身。
不過沒走幾步,尤三姐那跟牆一樣的身體就擋在了前頭。
勤娘怯怯地抬頭,就見尤三姐露出一排黃牙,笑着說「你且坐着休息,咱們娘倆看看他整什麼幺蛾子!」
「另外,時候不早了,你先去洗香香,晚上和寶兒睡一起。

勤娘耳朵不太好,只是聽得隱約,不過配上着尤三姐臉上那肥膩膩的「姨母笑」,心中瞭然。
當下抿着唇瓣,雖然心裏早已歸屬這個待自己千般好的男人。
但還是如剛出苞的花兒,含羞帶怯……
與此同時,村口小河灣的樹林旁。
兩個男人正探頭探腦,鬼鬼祟祟。
這兩個模樣歪瓜裂棗般的男人,一個高胖,一個矮瘦。
矮瘦男人對着高胖說「大、大、大哥,前、前、前……」
「啪!」
高胖男人抽了矮瘦一巴掌「閉嘴!老子知道,前面就是小王村!」
高胖男人擰巴着跟蟲子一樣的濃眉毛。
「只是,這個村子前後一共有一百來戶人家,我們人生地不熟。
怎麼知道那個馮小寶住在哪裡?」
矮瘦男人趕忙說「大、大哥、哥,我、我去,抓個、個人,問,問,問……」
高胖男人踢了一腳「麻溜的!」
矮瘦男人沒有走村口的大路,而是沿着山邊的小道迂迴。
恰好這時候,前頭就有一個人手裡提着籃子,在山坎上摸索着,像是在摘采野菜。
由於這人是蹲在地上,分不清高矮,只是覺得身子板有些敦實。
不過,這人在飯點出來採摘野菜,應該是被自家娘們趕出來的。
矮瘦男人想啊,連一個女人都對付不了的男人,哼哼,肯定好拿捏!
於是矮瘦男人就挺起乾巴巴的胸膛,掄起衣袖,邁着王八步伐,走路左搖右擺地來到了那人的身後,伸手在對方的肩膀上拍了拍。
「哎!」
蹲在地上採摘野菜的男人,一轉身,露出了薛懷義那張英俊的臉龐。
由於薛懷義是蹲着的,矮瘦男人尚可居高臨下。
「問、問你、個、個事兒!」
「馮、馮,小、小、小……」
薛懷義的眉毛微微挑動了一下「你找馮小寶?」
「沒、沒錯!你、你知道他、他……」
「你想問他住哪兒?」
「對!你知、知道,就、就趕、趕……」
薛懷義把手裡的籃子放下,臉上帶着笑。
「你找他做啥?」
矮瘦男人擺出囂張姿態,把頭抬的高高的,用下巴尖對準薛懷義。
「哪、哪來這、這些廢、廢、廢話。
趕、趕、趕緊說,否則,否則,否則……」
「否則怎樣?」
薛懷義慢慢地站了起來,當他站直身體的時候,單從身高上,就已經超出矮瘦男人一大截!
矮瘦男人當即嚇了一大跳!
他趕忙後退,還從自己腰間拔出一把短刀。
矮瘦男人把手中看着異常鋒利的短刀,對着薛懷義胡亂揮舞。
「小、小子,別、別過來!不,不然……」
眼見對方動刀子,薛懷義非但沒有害怕,反倒是一個箭步上前,眼疾手快地從矮瘦男人手中把短刀奪了過來。
「鐺。

薛懷義一根手指,在刀鋒邊輕輕彈了一下。
「好刀啊!」
手中這把短刀弧度圓潤,刀鋒犀利,在薛懷義眼裡,這就是一把上好的菜刀!
從學徒開始,薛懷義握菜刀已有十幾年的經驗,可以說一直都是刀不離身。
這刀一到了薛懷義的手中,就被薛懷義揮舞出各種各樣的刀花,甚至感覺像是粘在薛懷義手上,還能肆意旋轉,看上去就像是活過來一般。
將短刀握在手中,薛懷義對着矮瘦男人「哎,這把刀……」
「大、大俠,別殺我!」
這「別殺我」三個字,說得倒是一個順溜。
薛懷義見着矮瘦男人臉色有異,滿臉恐懼,就故意又耍了一下手中的菜刀。
驚地矮瘦男人眼珠子瞪大,腿腳發抖。
「快說,這天都黑了,你提着刀,來這裡幹什麼?」
而這矮瘦男人看着雖然膽小如鼠,卻是守口如瓶。
他越是不說,薛懷義就越覺得有問題。
於是用旁邊的藤條,把矮瘦男人困在了一棵樹上。
他正要「嚴刑」逼供,就聽到不遠處傳來一個男人罵罵咧咧的聲音。
「狗日的!人死哪去了?」
薛懷義當即脫下矮瘦男人的麻制襪子,塞進了他的嘴裏。
這矮瘦男人的襪子,也不知道幾天沒洗了,一股極其難聞的氣息衝上鼻頭,矮瘦男人當即兩眼一翻,暈了過去。
薛懷義藏在樹叢中,就看到一個粗壯的漢子,罵罵咧咧地走來。
「他娘的,不就是找馮小寶家的住址么?去了這麼久還沒問到,真是個廢物!」
薛懷義一聽,頓時眉頭緊皺!
這壯漢凶神惡煞,一看就不是好人。
聯想到家中的老母親,還有嬌弱的小勤娘,薛懷義立即惡從膽邊生!
從地上撿起一根粗木頭,偷偷摸摸地繞到了壯漢的後面。
趁着他不注意,對着後腦勺狠狠砸了下去。
「砰!」
壯漢身體輕微搖晃,應聲倒了下去。
薛懷義將這人拖到了樹叢中,與那矮瘦男人分左右捆在了樹榦上。
「啪!」
「啪!」
兩巴掌下去,二人半張臉都給打紅,隨即也醒了。
有菜刀在身,薛懷義頓時也覺得膽氣足了不少。
他盯着眼前二人,自報家門。
「我就是馮小寶,我跟你們兩個無冤無仇,為什麼要找我的麻煩?」

《皇家大駙馬》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