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宦海爭鋒
宦海爭鋒 連載中

宦海爭鋒

來源:google 作者:佚名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柳浩天 梁友德 都市小說

柳浩天轉業到千湖鎮上任的第一天就直接被架空了,面對着與鎮長梁友德之間不可調和的觀念衝突,面對陰險奸詐的天星公司以及天星公司所組織起來的龐大人脈關係網絡,柳浩天絕不妥協,鐵腕整頓,圍繞着如何保障民生髮展經濟,一場場激烈的鬥爭由此拉開序幕……塵埃落定之時,結果出爐,柳浩天徹底憤怒了……展開

《宦海爭鋒》章節試讀:

  鎮委大院對面的小酒館內。
  柳浩天和胖子王巨才、美女蘇紫燕坐在一個僻靜的角落裡。
桌子上擺着六盤菜,有葷有素,柳浩天和王巨才兩人面前擺放着幾瓶啤酒,蘇紫燕面前是一瓶飲料。
  王巨才之前已經為柳浩天和蘇紫燕彼此進行了介紹,三人一邊喝着,一邊聊着。
氣氛看起來十分和諧,柳浩天也看得出來,好兄弟王巨才是想要把他帶來的這個美女同事兼大學同學推銷給自己。
  但以柳浩天的情商,又怎麼看不出來,這個蘇紫燕其實暗中是喜歡胖子的,只可惜胖子雖然智商很高,尤其是在財務領域更是一枝獨秀,但可惜,這傢伙的情感智商太低。
  當蘇紫燕對上柳浩天的眼神的時候,有些時候也會露出無奈的苦笑。
柳浩天只能在聊天的時候向她暗示不要着急,自己會幫她點破,但蘇紫燕拒絕了。
  隨着飯局的進行,王巨才的酒越喝越多,話也越來越多,甚至開始攛掇着柳浩天和蘇紫燕親嘴了。
  柳浩天已經注意到,桌子底下,王巨才的腳不知道被蘇紫燕踩了幾次了,上面全都是高跟鞋的鞋印。
  對於這個胖子這個發小,柳浩天相當無語,只能配合著蘇紫燕在王巨才的面前演戲。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之時,王巨才已經有些醉眼朦朧了,柳浩天便說道:「胖子,今天就喝到這裡吧。
你們大老遠從北明市趕過來,肯定累了,就早點休息吧。」
  胖子酒德不怎麼樣。
此刻五瓶啤酒下肚,膽子已經大到天上去了。
用手指着柳浩天說道:「我說柳老大,你給我坐下,坐下!
怎麼著,怕老子喝窮你啊,我就算過,以你現在的工資,今天這樣的飯局,你請我吃個三四十次沒有問題!」
  蘇紫燕頓時伸手捂臉。
對於王巨才這位大學同學,蘇紫燕也是愛恨交加。
她最頭痛的就是和胖子同處一個酒局。
  胖子一喝酒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柳浩天,你不要在意,胖子就這個德行。」
蘇紫燕只能委婉的代胖子向柳浩天道歉。
  柳浩天笑道:「沒事,這樣的場景我見過沒有一百次也有八十次了。」
  柳浩天剛剛說道這裡,小酒館的大門直接被人一腳踹開,十幾個身強體壯的彪形大漢從外面浩浩蕩蕩地闖了進來。
開始把酒館內的客人往外趕。
  等除了柳浩天他們這一桌之外的客人紛紛被趕走,眾人分列兩旁站好之後,崔志浩在廖德華和三名保鏢的陪同下隆重登場。
  此刻,柳浩天的位置正對着門口,把酒館內發生的一切看得清清楚楚,只是眼睛微眯,並沒有在意,蘇紫燕雖然是女流之輩,但也不是等閑之輩,和柳浩天這個鎮委書記一起吃飯,自然沒有什麼好擔心的。
  至於胖子王巨才,連頭都沒有回,依然在跟柳浩天吹牛。
  這也是胖子喝完酒之後最大的愛好。
不過當胖子說道他當初高中的時候是怎麼追美女同學又怎麼拉人家的手的時候,柳浩天發現蘇紫燕那美麗的眸子里全是火焰。
  柳浩天只能替胖子祈禱了。
  崔志浩進來之後,看到柳浩天三人竟然依然不動如山,該喝酒的喝酒,該吹牛的吹牛,他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欽佩之色,但眼神卻越發冰寒。
  廖德華看到此處,立刻狗腿地衝著柳浩天他們吼道:「都什麼時候,還喝酒。
都給我停下來。」
  柳浩天不屑一笑,舉起酒杯說道:「來,胖子,我敬你一杯。
感謝你和紫燕妹妹千里迢迢前來幫忙。」
  胖子王巨才立刻狠狠一拍桌子說道:「柳老大,你這句話說得不對,你不能說那個謝字,咱們是什麼關係,親兄弟啊!
你怎麼能說謝字呢,罰酒一杯。」
  柳浩天無語,這個胖子雖然意識朦朧,但絕不吃虧,抓住機會就灌他,所以,此時此刻的柳浩天也已經有了七八分的醉意。
  柳浩天只能罰酒一杯,然後長了記性,直接說道:「來,胖子,我敬你一杯。」
  胖子剛剛端起酒杯廖德華的怒吼聲從後面傳了過了:「柳浩天,你耳朵聾了嗎?
沒看到我們這麼多人來了嗎?
立刻給我們老大騰地方,我們老大要和你好好的聊聊。」
  別看胖子和柳浩天在一起喝酒的時候照樣算計柳浩天,但是現在,當廖德華衝著柳浩天大吼的時候,胖子直接轉過身來,衝著廖德華吼道:「叫什麼叫?
沒看到我柳老大正在和我喝酒嗎?
你們都給我滾!」
  比嗓門大,胖子沒怕過誰!
  一邊說著,胖子一邊搖搖晃晃地向著廖德華走了過去,用手指着廖德華的鼻子。
  廖德華能夠成為天星公司的總經理,不僅僅是因為他頭腦靈活,更因為他曾經是千湖鎮地痞流氓的頭子,打架鬥毆的本事在千湖鎮首屈一指。
  此時此刻,有崔志浩給他撐腰,柳浩天他都沒有放在眼中,更何況是王巨才。
  廖德華十分陰險地迎着胖子向前邁了兩步,距離胖子還有兩米多遠的時候,趁着胖子邁出一步的時機,他猛的伸出手來對着胖子的臉蛋就是一個大耳光,緊接着,直接伸腿別住胖子的兩隻腿的後腳跟,猛的一個摔跤動作,將胖子直接摔倒在地。
  當胖子搖搖晃晃向前走的時候,柳浩天就已經感覺到事情有些不太對勁,不過他的座位在裏面,往外走需要時間。
  等柳浩天剛剛衝過去的時候,胖子王巨才已經被廖德華摔倒在地,又狠狠踢了一腳。
  看到柳浩天過來了,廖德華十分狡猾地向後退去,那十幾個彪形大漢立刻擋在了柳浩天的面前。
  柳浩天把胖子扶了起來,看到胖子臉上那鮮紅的手掌印和衣服上的鞋印,柳浩天的眼神中殺氣瀰漫開來。
  胖子可是為了他柳浩天千里迢迢過來幫忙的,但是現在,胖子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被人給打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
  柳浩天抬起頭來,目光穿過眾人,直接定格在廖德華的臉上,冷冷地說道:「你最好乖乖的走過來讓我的兄弟打回去,否則的話,可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廖德華不屑一陣冷笑:「怎麼著,柳浩天,你們三人空城計唱的多了,還真的把假的當成真的了?
你別以為我們不清楚你們根本就沒有搞定省審計廳和稅務局,這兩個人根本就是請假過來的。
你竟然靠着謊言和欺騙忽悠我們老大把錢支付給了老百姓,柳浩天,今天這事,我們老大和你們沒完。」
  說著,廖德華讓出了位置。
  崔志浩這才目光冷冷地看向柳浩天說道:「柳浩天,剛才廖德華只不過是小小的懲罰一下你們而已,但這事沒完。
你必須要給我一個交代。」
  柳浩天看到冷冷地看了崔志浩一眼:「崔志浩,你想要讓我給你什麼交代?」
  崔志浩冷冷地說道:「很簡單,你讓我白白的掏出了七千萬,這筆錢,要麼你們千湖鎮出,要麼你自己出,要麼你想辦法讓我把這筆錢賺回來。」
  柳浩天臉色當時就陰沉了下來:「崔志浩,你真的以為這千湖鎮是你們家的自留地嗎?
你想怎麼樣就怎麼樣?
我告訴你,這千湖鎮是有王法的地方,這七千萬是你們天星公司該出的,即便是出了,我還得再好好的調查一下這裏面到底有沒有別的貓膩!
還想讓我們千湖鎮把這筆錢再賠給你們,難道你以為你們是強盜嗎?
難道你認為,我會和你簽訂這不平等條約嗎?」
  說到此處,柳浩天伸手按住了怒氣沖沖想要衝過去和廖德華拚命的胖子王巨才,冷冷地看向崔志浩說道:「更何況,剛才你的人打了我兄弟,這事情你們還沒有給我交代呢,我又怎麼可能給你們交代!」
  崔志浩的臉色此刻也陰沉了下來,冷冷地說道:「柳浩天,這麼說來,你是想要作死了?」
  柳浩天不屑道:「你崔志浩還沒有資格讓我走在作死的路上。」
  崔志浩徹底失去了和柳浩天交涉的耐心,大手一揮:「都給我上,只要別弄出人命,你們看着玩!」
  這次,崔志浩真的忍無可忍了。
七千萬啊,那可是七千萬。
這筆錢他拿得肉疼。
更讓無可忍受的是,他竟然被柳浩天他們的空城計給忽悠了。
這事情現在已經成為整個恆山縣乃至北明市的笑柄了。
這人他丟大了。
  他必須要找回這個場子來。
  柳浩天沒有想到,崔志浩竟然真的敢帶人對自己動手。
  柳浩天的眼神變得陰冷起來,目光冷冷掃視了眾人一眼說道:「你們知不知道我們的身份?
我告訴你們,如果今天你們誰要是敢出手傷人的話,小心把牢底坐穿!」
  崔志浩狂笑着說道:「兄弟們,不用怕。
哥哥我在鎮里有人、縣裡有人、市裡也有人,只要有我在,你們絕對不會出事。
真的出了什麼事情,我擔著!」
  崔志浩說完,那十幾個彪形大漢向著柳浩天三人圍攏而上,殺氣衝天,而外面,還有人在不斷的湧入,似乎要將整個酒館填滿。
  蘇紫燕看到眼前這種場景,嚇得臉色慘白。
  此時此刻,胖子王巨才的酒也醒了幾分,他現在終於意識到眼前的嚴峻形勢了。
  弄不好,他們三人要折在這裡。
  這些人是真的打算下殺手了。
  柳浩天看着越逼越近的這些打手,臉色越來越陰沉。
不過看了一眼身後的王巨才和蘇紫燕,柳浩天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冷冷的看向崔志浩說道:「崔志浩,你真的打算對我們三人下手嗎?
難道你就不顧忌我們公務員的身份嗎?」
  崔志浩不屑一笑:「不過是三個膽大妄為的傢伙罷了,把你們收拾了,自然有人幫我善後。
給我打!」
  崔志浩一聲令下,眾多打手紛紛沖了上來。
  柳浩天只能先退後,護住了王胖子王巨才和蘇紫燕兩人,但由於對方人手眾多,他左突右擋,十分狼狽。
  而對方這些打手全都經驗豐富,發現柳浩天比較厲害,總是有些人繞過柳浩天去攻擊王巨才和蘇紫燕,逼着柳浩天轉身去營救,如此一來,柳浩天越來越被動。
身上不時的挨上幾拳。
  柳浩天的火氣越來越大,對方下手越來越狠。
  包圍圈外面,崔志浩不停地說著風涼話:「柳浩天,不要認為你是千湖鎮鎮委書記就可以在千湖鎮一手遮天,我告訴你,你還嫩着呢。
這千湖鎮還輪到你一個外地人發號施令,為所欲為。
今天,我就讓你知道知道,什麼叫崔爺的雷霆之怒。」
  廖德華立刻在旁邊幫腔道:「柳浩天,你小子也不打聽打聽,誰想要在千湖鎮站穩腳跟,不先到我們崔老闆這裡來拜拜碼頭,你小子倒好,不拜碼頭也就罷了,反而跑過來找我們麻煩,總有一天,你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柳浩天深深吸了一口氣,猛的回頭對王巨才說道:「胖子,保護好蘇紫燕,我要衝動了。」
  王巨才立刻明白了柳浩天的意思,大聲說道:「我知道了。」
  柳浩天說完之後,手上動作猛的加速,直接一路向前突圍而去。
而身後的胖子卻已經帶着蘇紫燕來到牆角,伸手抱住了蘇紫燕的頭和大部分身體,把他自己的後背露在外面,擺出了一副任人宰割的架勢。
  此時此刻的蘇紫燕被王巨才抱在懷中,感受着他全方位的守護,這一刻,心中暖洋洋的。
  蘇紫燕知道,自己沒有看錯人。
這個胖子雖然平時的時候精於算計,從來不肯吃虧,但真的遇到事情,還是很爺們的。
  但是,當她聽到砰砰砰的聲音不時的從王巨才的身上傳出,甚至王巨才一口鮮血噴在她的臉上,但卻依然死死地抱住她不讓她受到一點傷害的時候,蘇紫燕心中悲憤交加,淚水順着眼角嘩嘩的往下流,一雙鳳眸之中隱隱有寒氣閃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