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畫師宰相
畫師宰相 連載中

畫師宰相

來源:google 作者:壺碎一地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蘇婉 陳吉祥

我本美院國畫研究生,穿越成一落魄書生,為了解決吃飯問題,只能重操舊業,擺攤賣畫一幅竹子,再配上首《竹石》,被送到一個佳人只手,幾番接觸,兩情相悅奈何人家已有婚約,在姑娘的大膽慫恿之下,衝動私奔到了汴京,憑藉栩栩如生的油畫技術,進入皇帝創辦的宣和畫院,開啟了拜相之路展開

《畫師宰相》章節試讀:

掌柜露出一個會心笑容,拍着陳吉祥肩膀,道。

「孩子,看你衣着簡樸,想必家中也是不寬裕的,我就幫你介紹下活計吧,至於中介的介紹費,老夫就不拿了,就當感謝你幫我畫父母的肖像了。」

聞言,陳吉祥頓時變的更加不好意思起來,這幫自己介紹一兩單生意還好,可自己打算的是讓掌柜給自己長期介紹生意的啊,這不給人家介紹費,不符合經濟學規律啊!

時間久了,人家定會有情緒的啊。

於是道。

「老丈,這不好吧,我還希望掌柜以後能長期給小子介紹生意呢,這不給介紹費,不合適的。」

掌柜哈哈一笑,說道。

「就怕老夫以後給你介紹生意,那不是幫你,而是給你增加負擔啊!」

陳吉祥露出困惑神色,他有點不太能理解掌柜的話來。

掌柜見陳吉祥沒聽懂,便又解釋道。

「就憑藉你這手畫技,只要接了一單生意,那人家那喪事一辦,那得多少人能看到你的畫?

再說了,誰家沒有老人,又有多少人希望自己長相能被後人看見。

到時大家必定會口口相傳,你能畫出逼真的肖像。

到時,上門求畫的人,必定能踏破的你家門檻,而老夫那時在給你推薦生意,你還忙的過來嗎?」

陳吉祥這才明白過來掌柜的意思,有點憧憬掌柜的說的未來,但又覺得那有點不真實,懷疑問道。

「老丈,這畫真的會那麼受歡迎嗎?」

掌柜拍拍陳吉祥肩膀,說道。

「你還年輕,不懂我們這些年紀大的,對逝去親人的思念。

等着吧,我現在就給你去拉活去,要不了幾天,你家門檻就要被踏碎了。」

說罷,不等陳吉祥勸說,掌柜拿起那幅肖像畫,便向外走去,同時說道。

「你就在店裡等着,一會我就帶好消息來!」

看着飛快跑的沒影的掌柜,陳吉祥心中一時惴惴不安。

既嚮往掌柜描繪出的圖景,又擔心一切只是夢幻泡影。

擺脫貧困奔小康啊!多麼美麗的夢想。

咦!剛才好像忘了件最重要的事,價格還沒商量呢。

等陳吉祥衝出門,想叫回掌柜時,發現他已經跑的沒影了,不由得站在門口感嘆,這都一把年紀了,怎麼跑的比我還快啊!

找不到人之下,只能無奈回到店中。

這時,小廝才把茶端了過來,還自作聰明地,端上了一小盤褪了殼的核桃仁。

看到吃的,陳吉祥瞳孔一張,他已經喝了兩三天的小米粥,肚子全是水,想蹲個坑,肚子里都沒貨…….

於是,陳吉祥給小廝行了個禮,表示感謝,便裝作隨意坐回位置,一邊喝着茶,一邊隨意吃着盤子里核桃仁。

真的是隨意的吃的,最起碼外人,一點也看不出陳吉祥的貪婪,更不知道他內心已經詛咒無數遍,為啥這盤子這麼小!

等人是件無聊的事,等事情結果,是件痛苦的事情,好在陳吉祥有核桃仁緩解痛苦。

但小小的一盤核桃仁消失的很快,一壺茶還沒喝完,盤子已經空了,陳吉祥有意無意間看了小廝十幾眼,也不知小廝是真的沒注意到,還是裝作沒注意到,反正他是沒有再端一盤新的核桃仁過來。

估計那小廝,心中正無限吐槽陳吉祥,此人竟然如此不懂禮貌,哪有做客,將主人準備點心吃完的客人?這是餓死鬼投胎嗎?

沒了核桃仁轉移注意力,陳吉祥開始彷徨掌柜的結果。

這就像守**,等待開獎號碼的彩民,期待着號碼的最終審判,或是一念天堂,或是一場幻滅。

當陳陳吉祥已經坐不住,在店裡來回走動時,掌柜終於滿頭大汗衝進門來。

還不等陳吉祥詢問,掌柜就焦急大喊道。

「快!快!趕緊跟我去張員外家,他家老爺子上午就走了,他們剛幫老爺子換上壽衣,讓我們趕緊過去畫,最好別耽誤明天的入殮。」

聞言,陳吉祥心中一喜,旋即又覺得這不太好,別人死了,自己怎麼能開心呢,這也太不厚道了。

於是迅速調整情緒,表現出一副哀傷的神色,說道。

「我畫畫的工具還在家裡,要先回去拿東西的。」

聞言,掌柜拉着陳吉祥胳膊,一邊往外扯,一邊道。

「那還不趕緊走,別讓人家等急了,人剛死,事情很多的,我們要多為主家着想。」

兩人先是一路小跑來到陳吉祥家中,匆匆將需要的畫材放進書生背簍,然後又一路小跑朝張員外家而去。

張員外家的大門很氣派,有兩米多寬,此時門前已經掛起了白色喪幡。

大門是敞開的,一位五十多歲老者,穿着白色孝服站在門口,可能是迎接前來弔喪的客人的吧。

那老者見掌柜帶人過來,連忙上前行禮道。

「馬掌柜你來了,這位小兄弟就是那畫師吧?」

掌柜回禮道。

「員外還請節哀,這小兄弟就是剛才跟你說的,他的畫你也見過了,想必定能將老太爺容貌畫的絲毫不差。」

員外聞言,又拱手對陳吉祥行禮,說道。

「家父剛走,府中諸事繁忙,如有招待不周的,還請多多包涵。家父遺像的事,還請麻煩小兄弟了。」

陳吉祥回禮,道。

「員外的哪裡的話,小子定仔細畫好老太爺的相。」

兩句寒暄之後,員外招呼管家,將陳吉祥二人帶至內院,老太爺房中。

這時代有人去世,一般都是當天給去世人清洗身體,換上壽衣,第二天才入棺。

此時老太爺還躺在生前的病床上,壽衣已經換好,只是被一塊白布完全覆蓋。

老管家將房間眾人驅散大半,然後對陳吉祥說道。

「公子,老太爺就在床上,不知還有什麼事需要吩咐老奴的?」

聞言,陳吉祥連忙拱手道。

「吩咐不敢,還請管家給小的一張高點的凳子,站着畫畫,手容易不穩。」

管家轉頭對邊上一下人使了個眼色,那人便趕緊轉身去拿凳子了,然後帶着陳吉祥來到老太爺床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