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華夏密傳
華夏密傳 連載中

華夏密傳

來源:google 作者:玖流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周野 玖流

除了我沒人能證明那段時光的存在,但我卻無比確信,自己擁有着那裡的一切那是一段我無法忘記的日子,也是我拚命想找回的歲月希望某天我能與從那段時光里走來的人談起,那段不為人知的傳奇周野展開

《華夏密傳》章節試讀:

趙植山和他們四個都在隨行之列,我還沒有搞清楚我在這個團隊里扮演的角色。趙植山肯定是領導者,那四個人應該就是供調遣的小兵,我更像是個跟着旅遊的無用之人。

一路上那個粉衣女孩跟我介紹了一些情況,他們四個都是趙植山的學生,是趙植山選**跟着一起行動的。她叫丁懿,擅長野外勘測,負責記錄;那個遞給我信的男生叫於修,是個武術高手;還有一個戴着大框眼鏡的女孩叫陳靜,是隊里的醫生;有個一直沉默寡言,顯得有些孤僻的瘦小的男孩都叫他崇柳,據說有些特殊才能,但他們都表現得諱莫如深。我雖然好奇,但也不方便多問。

各種奇人異士都湊齊了來保護我一個廢物,哈,真不錯。

舟車輾轉後我們終於在下午到達了那個小漁村,沒有任何停留,直奔孫強的住處。裏面的一切還是跟我走時一樣,只是比之前又少了些人氣。

「周哥,趙叔叫你。」看我一個人在屋外發獃,趙植山讓丁懿來叫我進去。

我們的不請自來讓本就狹小的房子顯得很是局促,我在這麼擁擠的環境里實在是待不下去。

「小周,你能把孫強講給你的故事跟我們說一遍嗎?」趙植山看我進屋就讓我把之前孫強的故事再講一遍。

「怎麼?你們不知道?」我有些驚訝,既然他們的監視全天候無死角,這事兒不應該不知道啊。

「我們確實不知道。林覺的師父跟我們有一個約定,我們的人絕對不能踏入這個村子,所以當時並沒有人跟着你們。你從這裡離開之後不久,我們收到了一封匿名的信件,上面說這個村子的禁制對我們解除了,我們才在這裡發現了林覺留下的信。」趙植山顯得有些無奈。

這個解釋確實合理,如果他說的是實話,那這件事就越來越複雜了。可能還有第四股勢力在更深的水下。

我的身份比較尷尬,也不好多問什麼,只能乖乖的把孫強的故事講了出來。

他們聽我說完後都陷入了沉默。我心說,震撼吧,我當時也這樣,習慣了就好了。

「你能確定孫強講的是實話嗎?」趙植山最先打破沉默,把我問的一愣。

「他應該不會騙我們吧,畢竟我們和他沒什麼瓜葛。」我剛說完就意識到不對,孫強和我確實沒什麼瓜葛,但是跟林覺的師門卻關係不小。而且孫強還是跟林覺一起失蹤的,難道說他們從一開始就是騙我的?我突然意識到,這tnd是一個局!

趙植山臉上看不出任何情緒的變化,像是也在思考。

如果這是一個局的話,那我肯定是其中有聯繫的一環。那麼這個故事絕對不是沒用的信息,裏面肯定有很多故意布下的迷魂陣,他們到底在提防着什麼?

「小周,你把你認為有用的信息排列一下。」趙植山突然開口說道。

我向丁懿借了紙筆,把自己認為有用的信息寫在了上面:

鬼打灣 孫強 程昊 方驚堂 古玉 傻子神將

這裏面的信息肯定是有被偽裝過的,林覺既然讓我去鬼打灣,那鬼打灣肯定是真實的;孫強跟林覺一起失蹤了;程昊、方驚堂在故事裏沒有什麼可以佐證的地方;那塊古玉應該就是進入鬼打灣的鑰匙,現在肯定是被孫強和林覺帶走了;那就只剩下了傻子神將了。

趙植山接過我的紙,在「傻子」和「神將」之間折了一下,把一個詞分成了兩個詞。我頓時豁然開朗,難道關鍵信息在那個傻子那裡?

「神將是假,傻子是真。走,去找他。」趙植山輕微一笑下達了命令,那站着的四人立刻跑了出去。我尷尬的留在了原地,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小周,人就讓他們去找,咱們來翻翻這老房子。」

說是一起翻,基本上是他指揮,我去翻。就這麼小的房子,就這麼一覽無遺的擺設,再怎麼翻,除了二斗土也找不出什麼金疙瘩來。

直到每個地方都翻過了,我沾了一身的土,他才作罷。

「難道是什麼地方漏下了?」趙植山一邊四處踱步一邊喃喃着。

他狡黠的目光像雷達一樣檢索着這個房子里的每一個角落,被他掃過的地方大都很快被放棄,直到他的目光停留在了那面掛着鐵爪鉤的牆上。

那裡上次還整齊的掛着七隻長短不一的鐵爪鉤,但現在其中一隻被拿走了,空出了不和諧的一片區域。

趙植山走到那面牆面前,用手指划過牆面,泥草糊的牆面伴隨掉落的土灰發出簌簌的聲響。他的手指像是能感知到這面牆的結構,每一次滑動都帶着極大的力道,眼神也變得凝聚了起來。

我在一旁看他有規律的探索,不知道為什麼覺得特別的舒服,好像看他手指的動作可以放鬆我的神經。就在我漸漸犯困的時候,他卻停下了動作,表情也放鬆了起來。

「什麼都沒有。」他像是在對我說又像是在自言自語,「不應該啊。」

我好像明白了他在找什麼,如果那個故事裏的信息都需要重新解構的話,那麼除了我列出的那些還有在裏面起重要作用的鐵爪鉤。

而且以鐵爪鉤在故事裏的地位和作用來看,它應該是用於探索和破壞。那麼關鍵應該是在利用鐵爪鉤來探索或者破壞某樣東西。

我正想告訴趙植山我的想法,他卻像陣風一樣跑出了門外,可能是他發現了什麼,我連忙跟着出去。卻看到他正趴在倒扣在岸邊的船上一寸一寸的摸索着什麼。

啊對,還有船!船是進出鬼打灣的工具,連帶鐵爪鉤也在工具的範疇里,難道是要用鐵爪鉤把船給破壞掉?

「小周你過來看。」趙植山像是發現了什麼,突然抬頭叫了我一聲。

我尋聲過去,看到他用手指着船底一塊舢板,上面有一個木塞一樣的凸起。

「這是什麼?給船排水用的?」我不解的問道。

他沒有搭理我,用手拉起了那個木塞。

我本以為這只是一個塞子,卻沒想到隨着他的拉動跟着一起掀開的是一塊約一米長一掌寬的木條。

我探過頭去發現在這木條之下還另有乾坤。那裡有一個長條形的凹槽,看大小應該是個棍狀的東西,在靠近船頭的一側還有四個釘子釘過後又被取出而留下的洞。

「小周,你去屋裡把牆上最短的那個鉤子拿來。」

我立馬跑回屋裡把鉤子給趙植山送了過去,他把鉤子的耙齒和竹竿放到凹糟處,剛好嚴絲合縫的卡死。

在他放好鉤子的那一刻,整個船身發出一陣好像什麼東西依次斷開的聲音。

我和趙植山站在一旁都在等它會有什麼變化,可是直到聲音徹底消失也再沒有發生什麼。

「什麼都沒有?」這次是我發出了不解的疑問,趙植山也一臉的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