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護花王者在都市(書號:4435)
護花王者在都市(書號:4435) 連載中

護花王者在都市(書號:4435)

來源:google 作者:李姐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李姐 秦川

簡介:秦川被猥瑣的師父騙到段海市,負責保護一位企業財團的大小姐,兩人見面後便水火不容,之後陪同入校園,踩富少,斗權霸大展身手不明來歷的殺手兇猛來襲,與周圍眾女的情感糾纏,陰謀手段的層層呈現,他勢必要以絕世武功闖出一條王者之路展開

《護花王者在都市(書號:4435)》章節試讀:

兩人剛一進門,不遠處便有人一位英俊的年輕人手捧九百九十九朵玫瑰款款而來,這番動靜立即吸引了在座客人們的注意。

蘇月歌自然是看到了,沉默着站在原地沒動,直到對方走到面前來獻上鮮花,「月歌,大老遠地跑來段海市也不告知我一聲,這裡可不是杭城我不放心就過來了,你不會怪我吧?」

「林少來不來段海,關我什麼事。」

「你還是在生我的氣。我不是在逼迫你,爺爺還有伯父伯母都接受認可了我,林蘇兩家如果能夠聯手在杭城便再無敵手,而且我是真心喜歡你,我需要一個正式的場合在你我的家人面前確定這層關係,為什麼你一直要逃避呢。」

玫瑰送到手邊,可蘇月歌並沒有接,「是,我爸媽很喜歡你,覺得我應該做你林家的媳婦。不管是為了商業上的強強聯手,還是在我個人以後的生活幸福上。可是很抱歉,我無法答應,我的心裏早已另有所屬!」

「不可能!是誰?我……不相信!」

秦川真想一巴掌扇在這傢伙臉上,自己這麼一個大活人站在你面前愣裝沒看到,難道眼睛瞎了不成?

林昊天根本就沒有正眼看過秦川一眼,和蘇月歌說話的時候也自然把他當成了空氣。

「送花人家不要,那就收回去吧,你舉着不累嗎?」秦川說道。

「你是個什麼東西?我和月歌在談事情有你這個外人插嘴的份嗎?」旁邊這麼多人看着,林昊天送花被拒面子上已經掛不住了,一個阿貓阿狗也敢跳出來搗亂。

他早就注意到了秦川,看衣着應該有些小背景,這種競爭對手不知道見過多少,穿名牌,開頂級跑車泡妞哄一哄拜金的小妹妹還行,像蘇月歌這樣的女人用錢根本是打動不了的。

那些典型的暴發戶子弟也就那麼點本事了,死要面子欺軟怕硬,和我搶女人可惜選錯了對手。

「他不是外人。」蘇月歌說道,「還沒有向你介紹,他就是我的男朋友。」

林昊天眼睛瞬間瞪大,顯然是被這個消息驚到,不過他很快便恢復過來,笑了起來,「月歌,為了考驗我,不要玩這麼低級的伎倆,你還是在生我的氣,我會用實際行動換來你的原諒。」

蘇月歌沒做聲。

林昊天在一旁陪着笑,「月歌,我點了你愛吃的肉眼牛排,餓了吧,先吃飯。」

三人落座後,林昊天一改常態,對着秦川伸出了手,「剛才月歌介紹了你,卻還沒介紹我,我是林昊天……月歌的未婚夫。」

蘇月歌剛要開口,秦川像是聽到了世上最好笑的笑話,噗地把喝到嘴裏的茶水噴出來,差點濺林昊天一臉。

「抱歉抱歉,哈哈,月歌這就是你請來的托,為了考驗我,不要玩這麼低級的伎倆,你以為我會相信嗎?」

蘇月歌懵了!

林昊天也懵了!

「放屁!我是杭城的林昊天,這還需要假扮嗎?你才是托!你全家都是托!」

「你看看,扮富家大少要有涵養底蘊,不要動不動就發火,你沒看到電視上演的富家大少被情敵當面侮辱,面不改色不急不躁,背地裡下黑手,你很不專業啊。」

蘇月歌一臉獃滯,這是怎麼回事?本來秦川才是假冒的,怎麼現在反而變成了林昊天?

林昊天氣壞了,還不讓罵人,不然就是沒涵養底蘊,這裡是公共場合爆粗口確實有損形象。

他忽地笑了,「月歌,你來向他說明我到底是誰。」

「他……」

秦川一擺手打斷了她的話,「你們早都串通好了,你說什麼我都不信,為了證明我的心裏在乎你,我不介意把他打一頓。」

是誰剛才說罵人沒涵養底蘊的,現在卻要動手打人了?

即便林昊天養氣功夫再好,現在也受不了了。

啪!

他一巴掌拍在桌面上,站起身高聲叫道:「你是哪裡蹦出來的傻逼,道歉,馬上!然後滾出去我就不再計較,不然的話……」

「你看,又拍桌子又大喊大叫。月歌啊,下次找托找個靠譜點的,這哪裡像你說的什麼杭城大少啊,完全是一個沒素質脾氣差的大馬猴。」

林昊天的大吼大叫很快引起了客人的不滿,不少人對着三人指指點點,領班急匆匆地跑過來。

「對不起,先生,請您保持安靜和禮貌,否則只好請您離開了。」

年輕的女領班冷着張臉,秦川在一旁附議道:「對對,這裡是吃飯約會泡妞的地方,大喊大叫像什麼話,華夏自古是禮儀之邦,怎麼能幹出這麼沒素質的事來呢?」

林昊天能量再大,這裡不是杭城,這位女領班一句話就能把他趕出去,倒時候會更丟臉。

他哪裡受過一個餐廳小領班的羞辱,沒錯,這就是羞辱!

可他強忍住了沒有發作,哼了一聲,坐下來一句話也不說了。

餐桌上,秦川大吃大喝就跟餓了好幾天似的,連吃了五份才放下碗筷,吃飯的同時還不忘和蘇月歌打情罵俏。

蘇月歌顯然很樂意配合,不時給秦川倒酒,喂水果,親密的摸樣讓旁邊的客人都眼熱羨慕。

林昊天感覺自己坐在這裡多一分鐘就多一分恥辱,有好幾次都想甩袖子走人,可他最終忍住了。

還不能走,那便是自己主動認輸了,自己的確是蘇月歌請來的托。萬一,秦川真的是蘇月歌認定的男人,那就更不能走了。

「吃好了嗎?」秦川用餐巾擦擦嘴問道。

「早飽了,你如果覺得不夠可以再叫。」蘇月歌笑道。

「結賬。」秦川對着服務員招招手,指着坐在一旁陰着臉的林昊天,「找他!」

林昊天氣的差點跳起來罵娘,還要不要臉了?搶我的女人,當面羞辱我,還要為這個混蛋買單,真是太欺負人了!

「還是我來吧。」蘇月歌說道。

「這怎麼行呢,月歌,你這是不肯原諒我,我們之間什麼時候吃飯要你付賬了?」

林昊天起身跟在服務員一側,他看了一眼賬單上長長的數字吸了口氣,這小子絕對是故意的,不過蘇月歌很快就回去了,難道秦川還死皮賴臉地跟着不成?

林昊天其實更希望他也同去,那時候主場作戰,想打擊報復還不是打幾個電話的事兒。

來日方長,我們走着瞧。林昊天在心裏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