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回到90再創業
回到90再創業 連載中

回到90再創業

來源:google 作者:張建國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於楠 張建國 現代言情

病床上的商界精英張建國某天突然醒來,發現自己竟意外重生到了90年代,但事與願違,重生的他竟會是街坊四鄰茶餘飯後拿來取笑的倒插門都說90年代遍地是黃金,90年代人的錢最好賺,奈何主角遇上的各個都是人精,且看小人物倒插門,如何玩轉90年代白手起家走上事業巔峰創建商業帝國展開

《回到90再創業》章節試讀:

故而當時的人又都特別迷信,許衛國家中的長輩就替他請了個當地頗有名望的神婆來家裡幫他算了一卦,就說他這是賺了不該賺的錢,上天顧念他也是生活所迫才留他一命,此事被傳出後,鎮上的人都是深信不疑,更有人把這事編成了多個版本到處傳講。
這才導致如今鎮上搞這行賺錢的都是屈指可數,甚至偶爾同時幾家人遇上這種事的,那都是家裡略懂這些事的親戚趕鴨子上架來幫忙處理。
「那你信這些嗎?」張建國問道。
許衛國停下手中點煙的動作,有些狐疑的看向張建國,「你這是什麼意思?」
許衛國可不認為張建國會突然問自己這麼一句,只是因為好奇自己對這種事的看法,就好像他爸張解放,鎮上出了名的不信一切牛鬼蛇神封建迷信。
但到了他大兒子缺三百塊結婚的時候,不還是把張建國送來當倒插門給人擋災嘛,所以說,在打倒封建迷信的大環境中,張解放是真的只做到了喊出口號。
就在張建國準備引導許衛國替人跑堂辦白事很賺錢的時候,扛着半袋米跟提着塊臘肉的程國棟來了。
張建國趕忙去接過程國棟肩上扛着的米,隨後同對方寒暄了幾句,這才將二人請進了自己的房間談生意。
這次也跟上次一樣,許衛國和程國棟兩人很爽快,當即就把十條煙錢給湊一起付了,不過,當許衛國得知張建國手裡還有十條煙時,當即就找了個借口先把程國棟支走。待對方離開後,他這才從褲兜里又摸出一疊零散的錢,數出二十五塊遞到張建國手裡小聲提醒道:「我把你當兄弟,你可不能把我給賣了。」
張建國點了點頭,笑眯眯的把許衛國送了出去,待許衛國走後,張建國把門關上的瞬間,表情恢復正常的他,當即就被突然出現在他身後板着個臉的於楠給嚇了跳。
「我去——」被嚇了跳的張建國後退了步,「我說,你腿腳不方便,就不要……」
「你是不是又在你二舅家偷東西了?」於楠好似審犯人一樣的盯着張建國。
「我偷他家啥了我偷,就我二舅那精明樣,我能在他家騙到半瓶醬油都算不錯了。」張建國一臉委屈道。
於楠嘆了口氣,心想,也許是自己真誤會張建國了呢?
「那,他們又扛着米提着肉來是怎麼回事?」
於楠話都問到這份上了,張建國也是怕她擔心自己胡思亂想,這才把他二舅讓他幫忙賣煙的事情給說出來了。
於楠聽的半信半疑,「這就是你跟我說的去還瓶子不要多說的事?」
「我二舅什麼人你又不是不知道,要是他知道我把這事說給你聽,萬一哪天有人見不得他好多賺錢,去當地煙草公司舉報他故意擾亂當地煙草市場價格,你說,就他那疑神疑鬼的性格,最先懷疑的會是誰?」
就於楠跟張建國結婚這一年多時間,她對林國勇的了解,還真不比張建國少,再一聽張建國說是林國勇讓他幫私下出售這些香煙,她就更有理由相信張建國說的這些了。
「那你幫他賣完這次煙你就別再替他賣了,就連他都知道會有什麼樣的後果,而且我跟你過日子也不圖你能有多大出息,起碼你要真肯找個工作踏實幹活,你在外面欠的那些錢,我兩一起還,總有一天能還完的。」
只從嫁給張建國後,於楠就沒過過一天安穩日子,好不容易才過上兩天安穩日子,她可不想張建國因為這種事被人給抓進去,到時外面不知又會怎麼傳她是掃把星之類的話了。
「可我想跟二舅掙大錢,這樣就能讓你過上好日子了。」
於楠聽到這話,頓時臉頰一紅不敢再正眼瞧張建國一眼,「你就騙吧,就知道你是想……」
沒等於楠把話說完,張建國就從兜里摸出十塊錢遞到她手裡,「不管你信不信,反正這錢是我掙的乾淨錢,等以後掙大錢了,我就給你到城裡買台黑白電視機回來,還有洗衣機,電冰箱……」
晚飯後,張建國出了門,又朝着他二舅的南雜店走去。
這次他一進店,他二舅就把欠條擺在了櫃檯上,同時還給他丟了一包市價賣三毛的香煙過去。
張建國接住香煙往褲兜里塞,另一隻手從衣兜里摸出事先就準備好的一疊十四塊零錢,笑眯眯的同林國勇說道:「二舅數數。」
林國勇摸出自己衣兜里的紅梅煙先替自己點了支,又給張建國遞了支,半開玩笑道:「數個屁,才就十幾塊錢的東西,還沒你倒出去賺的多,有這必要嗎?」
這次張建國也不否認,想來許衛國這次一下從自己這裡拿了這麼多條煙出去賣,林國勇想要不知道自己賺錢都難。
「二舅,肥水不流外人田嘛,何況我這還是冒着賣不出去的風險在幫你處理存貨呢。」說話時,張建國已當著林國勇面把欠條給燒了。
你賺就是我賺這個雙贏的道理林國勇自然是明白的,不然張建國剛進門時,他也不會想着要給對方送包煙抽。
「這次幫我出個五十條怎樣?」林國勇直接開門見山道。
張建國一口煙吸進去差點沒被嗆死,「咳咳,二舅你怕不是以為我是煙囪,這都才二十條煙剛出去,現在又五十條,就算鎮上這些煙民不吃飯,也不至於天天都跑到我這來買煙吧。」
「我說大外甥,就你覺得這次你再拿能賣出去多少?」
「最多就一二十條吧。」張建國面露不確定的回道,事實上心下早就開始在暗罵他這便宜二舅了,還真尼瑪九十年代猴精,得虧他屁股後面沒插根金箍棒,要不典型的孫悟空轉世。
「就算你二十條吧,可你只是從我這裡拿煙再轉去給衛國跟國棟那兩傻小子賣,你想想看,就他兩那見錢眼開的樣,其他兩家南雜店要是打聽到你的價格了,你我的生意還有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