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回到三國當軍師
回到三國當軍師 連載中

回到三國當軍師

來源:google 作者:半夜三更Q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曹操 陳平

穿越到三國,陳平有幸加入曹操麾下解決溫飽的同時,也見證了和三國演義不一樣的歷史原來,華雄是被孫堅殺死顏良死於荀攸的計策典韋能橫掃千軍貂蟬美若天仙,甄姬傾國傾城曹操的摸金校尉,比傳說中更為驚悚離奇陳平何其幸運,能和荀彧,郭嘉做同事,能和卧龍鳳雛同台競技大佬們個個神機妙算,陳平每時每刻都面臨著嚴峻的考驗千里無雞鳴,生民百遺一失業大概率會餓死,唯有拼搏,方有一線生機主角沒有系統,沒有任何金手指良心製作,高度還原歷史人物,保證熱血澎湃,精彩絕倫展開

《回到三國當軍師》章節試讀:

還沒好好的感受,林婉就嬌羞的後退半步。

「平哥哥,你回來了。」

「是啊,」陳平撓撓頭,看到林爺爺後,頓時吃驚道:「林爺爺,你這是怎麼了?」

「嗨,」林爺爺無所謂道:「一點小病,不礙事。」

林婉失落道:「爺爺感染了風寒,家裡的草藥也吃完了。」

「不用怕,林爺爺,我這就帶您去看病。」

「不用麻煩……」

「來人!」

林爺爺剛想拒絕,卻被陳平的話打斷。

「來人?怎麼,外面還有人嗎?」

陳平點點頭。

很快,幾個當兵的走了進來。

林爺爺吃驚不小,摘下額頭的濕布,連忙從床上坐了起來。

好在,這些軍爺一個個態度恭謹,一副聽從吩咐的樣子。

「先生,您有何吩咐?」

林婉張大了小嘴,現在的平哥哥這麼有能耐嗎?居然能使喚軍隊!

「我有傷在身,行動不便,我爺爺病了,你幫我背一下。」

「先生客氣了,來,爺爺,我背您!」

看着這位軍爺點頭哈腰的,林爺爺受寵若驚,連忙擺手,「不敢,不敢,老頭子我能走……」

「爺爺,您別客氣。」

「是啊,您千萬別見外。」其他人也都十分熱情,紛紛上前攙扶。

「這……」林爺爺有些受寵若驚,為難的看着陳平。

陳平正色道:「爺爺,您放心好了,從今往後,我來給您養老,您再也不用上山砍柴了。」

「平子,沒想到你這麼有出息,這才短短几日……」

林爺爺剛出門口,卻被眼前的畫面震驚的說不出話來。

茅草房外,一百多匹高頭大馬,一百多號精兵,他們排列整齊,態度恭謹,全部恭候着陳平。

這是什麼規格?

放到今天,相當於一百多號人穿着西裝革履,帶着藍牙耳機,旁邊停靠着一百多輛豪車。

可惜,山腳下只有十幾戶人家。但陳平知道,這次衣錦還鄉,絕對會震驚十里八鄉!

林婉何時見過這種陣仗,她躲在陳平身後,雙手不自覺的抓住陳平的胳膊。

陳平拍了拍林婉的玉手,溫柔道:「林婉,別怕,他們是來保護我們的。」

林婉小聲道:「平哥哥,你不會是城裡某個達官貴人的兒子吧?」

「嘿嘿……」陳平搖搖頭,「哪有,我在城裡找了一份不錯的差事,咱們以後,應該是衣食無憂了。」

「好,好,好……」林爺爺激動的語無倫次,不知說什麼好。

「小婉,你回屋收拾一下,看看有什麼要帶走的沒,咱們去城裡住大房子。」

「真的嗎?」林婉眼睛水汪汪的,一副難以置信的表情。

陳平溫柔的笑了笑,「當然是真的。」

林婉本想帶走一些生活用品,比如鍋碗瓢盆,卻被陳平拒絕。

陳平表示,進城之後,這些物品一應俱全。

最後,林婉只帶走了一隻手鐲。

林婉嬌羞的臉龐好似熟透的蘋果,溫聲細語道:「這是我娘留給我的,說是等我出嫁時留作嫁妝。」

「哦,要不……我……」陳平話到嘴邊,卻說不出口。

林婉俏臉通紅,背過身去,不讓陳平看見。

「嘿嘿……」陳平傻笑兩聲,「那個,咱們出發吧,爺爺還病着呢……」

「好……」林婉轉過身來,臉上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失落。

陳留太守張邈,是曹操的至交好友。以後,曹操又是兗州刺史。所以,陳平可以大膽的把家安在兗州陳留。

曹操為陳平挑選了兩處宅子,陳平只要了其中一處。

走進豪宅,林爺爺如同參觀景點一般,東張西望的,看什麼都十分好奇。

當有丫鬟僕人行禮時,更是讓林爺爺嚇了一跳。

林婉蹦蹦跳跳的,顯得十分開心與活潑。

住進了豪宅,還有丫鬟僕人伺候,林爺爺的病彷彿好了一般。

林爺爺精神雖好,陳平還是給他請了郎中。

林爺爺留在府中靜養,陳平則帶着林婉在城裡四處逛逛。

陳平要做的事情只有一個,那就是買買買……

只要是林婉喜歡的,目光停留超過十秒的,全部買買買!

反正是曹老闆花錢。

林婉也細心的為陳平挑選了幾匹緞子,說是給陳平裁剪幾套漢服。

身後的五名士兵本來是保護陳平安全的,現在卻大包小包的拎着。

林婉笑面如花,如春風細雨,讓陳平的心都快融化了。

林婉雖然意猶未盡,但看陳平的傷勢還未痊癒,這才打道回府。

一切彷彿在做夢一般,陳平不光找到了安身立命的差事,也報答了林爺爺的救命之恩。

現在,陳平還差一件事,那就是報仇。

王天一,你給老子等着!

悅來客棧,幾個當兵的走了進來。

「呦,」迎賓的店小二十分熱情:「幾位軍爺大駕光臨,請問你們是打尖,還是住店?」

「小孩子才做選擇題,老子全都要!」陳平笑呵呵的走了進來。

店小二一愣,看見陳平後頓時大驚失色。

「鬼!鬼啊!」店小二大叫一聲,轉身向後堂跑去。

「站住,你發什麼神經呢?站住。」掌柜的叫喊兩聲,店小二卻腳步不停。

「幾位軍爺,請恕小的招待不周。」掌柜的拱手道歉,手腕上的金錶閃閃發光,富貴逼人。

「掌柜的,別來無恙。」

「呦,公子,是你呀。」

陳平點點頭,看掌柜的表現,此事應該和他沒有關係。

也是,一個肯花一百兩銀子的人,怎麼會為了區區十兩殺人呢。

陳平隨便找個位置坐下,柔聲道:「把店小二抓來。」

「諾!」兩位壯漢答應一聲,衝進了後堂。

「這……」掌柜的臉色變了又變,一時間不知道如何是好。

「掌柜的,這事和你沒有關係,還請安心。」

「哦。」

掌柜的擦擦額頭的冷汗,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王天一呢?」

「王天一?」掌柜的愣了一下,隨後道:「哦,您是說和您同行的那位公子吧,他和您一樣,早在十天前就不辭而別了。」

「是嗎?」

「是的,他還留了一封書信給您。」掌柜的連忙翻找書信。

陳平接過書信,剛想打開,店小二就被兩位壯漢架着胳膊,押解了過來。

「跪下!」

不用壯漢多說,店小二也是撲通一下跪在陳平面前,並且磕頭如搗蒜,求饒道:「這位公子,小的知道錯了,求您饒過我吧。」

「你抬起頭來。」

「是。」

店小二戰戰兢兢的,他怎麼也沒有想到,陳平居然安然無恙的出現在他面前。

更離譜的是,陳平居然帶着軍隊!

陳平問:「還有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