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輝煌重生/輝煌重生
輝煌重生/輝煌重生 連載中

輝煌重生/輝煌重生

來源:google 作者:流雲18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劉浩宇 現代言情 韓雪

一覺醒來,彷彿做了一個夢,夢中的一切在腦海中流淌,這一世從新來過,會走出怎樣不一樣的路當生命重來,搏擊與浪潮之上,一切鑄就輝煌,一樣的起點,不一樣的人生,當你擁有前世的記憶,你會如何走出這一生屬於你的路,讓劉浩宇帶你走進九十年代的浪潮之中,帶你領略不一樣的人生展開

《輝煌重生/輝煌重生》章節試讀:

這突如其來的一句話,讓在場的眾人都愣住了,一起朝劉浩宇看過來,不知道這個新分配過來的小子想要幹什麼,就連黃彥斌也是一臉的詫異,皺着眉頭看着劉浩宇,雖然一肚子話想說,但是究竟沒有開口。

「我能,李書記,黃縣長,我也是張庄鄉一份子了,為組織分憂也是我的責任,只要領導們能讓我代表組織,我就能把這件事解決掉,不過——」深吸了口氣,開工就沒有回頭箭,既然想給自己爭取一下,劉浩宇也就不再猶豫。

「不過什麼?」略一沉吟,黃彥斌就來了興趣,這個劉浩宇總能給自己帶來驚喜,正愁沒有合適的人來給自己破局呢。

振作了一下精神,劉浩宇乾脆從病床上坐了起來,從黃彥斌身上將目光落在李書記身上,深吸了口氣:「李書記,黃縣長想要解決這件事,就必須對方家做出賠償,而且不能太低了,還要給方家一個交代,趙長明趙鄉長屬於是過失殺人,應該要承擔法律責任,不過應該可以緩刑的,只要做到這兩點,解決這件事不是問題,我去和方家人溝通,現在正好我受了傷,方家人見了我自然不會太衝動,所以說我是最合適的人選。」

該說的都說了,而且沒有過分的要求,至於接下來會怎麼樣,那就是領導們的事了,最不濟自己還是老老實實地去當自己的辦事員,還是一樣混日子,不過即便是這麼想,劉浩宇也還是不由得緊張了起來。

李書記皺着眉頭,眼光雖然盯着劉浩宇,卻不知道在想什麼,一旁黃彥斌也悶不做聲,劉浩宇說的倒也有些道理,現在方家的人都以為他們的人捅傷了劉浩宇,再見了劉浩宇自然不會為難他,要說去溝通還真沒有比他合適的,賠償也不是問題,常委會上已經通過了賠償的問題,而且還不低,縣委縣府都想着儘快的解決這件事,所以錢不是問題,只是關於趙長明——

「小劉,趙長明不是故意殺人,一切都是意外,縣裡的意思是不追究刑事責任,只作民事賠償。」見李書記黃縣長都不說話,其餘的領導也都在沉吟,郝愛國苦笑着搖了搖頭,有些話還是必須要說出來的。

不追究刑事責任,也就是說把這件事完全定成了意外,其實倒也可以接受,但是方家人怕是接受不了,不能死了人一賠錢就完事了,總還是要有個態度吧,心念轉動,眉頭擰了起來,好一會才呼了口氣:「不追究刑事責任也行,不過總要有個態度,哪怕是行政處罰也行,總不能人家爹死了,卻一點說法也沒有吧,換誰也接受不了。」

這一點領導們都有足夠的認識,常委會上為此還爭論了好長時間,不過已經定了基調,這時候也沒有人會在說什麼,至於行政處罰,趙長明已經被停職了,而且處以黨內警告,還要承擔部分經濟賠償。

「縣裡已經針對趙長明進行了處理,處以黨內警告,同時作出停職處理——」魏傳明聲音有些低沉,作出這樣的處罰也是有原因的,至於原因大家心知肚明。

「停職,黨內處分——」劉浩宇念了一句,點了點頭:「這就行了,有態度就行,相信方家人能夠理解的,只是這賠償不知道縣裡定的是多少?」

「十二萬以內,外加八千塊錢的喪葬費。」黃彥斌回答的很乾脆,看上去劉浩宇很有把握的樣子,也許這小子真的能給自己帶來驚喜。

十二萬,這年月的十二萬可不少了,劉浩宇心中一松,猛地從病床上翻了下來:「各位領導,只要把這件事交給我,我就能處理好的。」

李書記眼中閃過一道精光,輕輕點了點頭:「只要你能處理好,我就給你一個副科,不過這件事要儘快,現在市裡要求我們儘快處理,另外你的身體沒問題吧?」

「報告領導,我是當兵的,身體棒的很,絕不給領導拖後腿。」立正打了個敬禮,一副信心滿滿的樣子,整個人看上去精氣神十足。

李書記看着劉浩宇這模樣,不由得啞然失笑,心中卻閃過一個念頭,這小子是個人精,不過自然不會因此有什麼想法,拍了拍劉浩宇的肩膀,呵呵的笑了幾聲:「我也當過兵,就喜歡部隊上乾脆的作風,小劉,好好乾,我覺得你不錯。」

這話說完,李書記也沒有多搭理劉浩宇,只是轉向黃彥斌,和黃縣長說了幾句,一面表示無論如何要給黃彥斌一個交代,一面囑咐黃彥斌要養好身體,讓黃彥斌不要有什麼憂慮之類的云云的話,最後一眾領導才在李書記的率領下都離開了,只留下黃彥斌三人,這才覺得輕鬆了一些。

眾人一走,不但黃彥斌鬆了口氣,就連孫建國和劉浩宇都輕鬆起來,不過黃彥斌和孫建國的卻都望向劉浩宇,眼神中頗為複雜,以後手底下多了這麼一個傢伙,也不知道是好是壞,只是有一點可以證實了,這傢伙絕對不好管。

「小劉,有你的,真有把握解決好這件事?」仔細的把劉浩宇打量了一遍,孫建國還是有些擔心,方家那三兄弟可都不是善茬,賠償的問題自己也提出來過,可惜人家根本不聽這些,不是還把自己揍成這德行了嗎。

見黃彥斌和孫建國都看着自己,劉浩宇輕輕點了點頭,心裏面已經有了大概的想法:「當兵之前其實我也挺混的,很明白方家三兄弟這些人的想法,特別是那個方家老三,想和他掰扯,好好談他不吃那套,不過萬事熙熙皆為利來,有些事擺明了說更好,這我當然有信心,我唯一擔心的就是有人不想這件事就這麼過去,說不定誰會在背後搞事。」

話音落下,三人都是一陣沉默,劉浩宇的話讓黃彥斌和孫建國再一次回憶起張庄的經歷,有些人的確是在搞事,所針對的就是這位新來的黃縣長。

從孫建國被堵住,誰把消息泄露出去的,不然不會提前埋伏在鎮口,又是誰把黃彥斌的身份泄露出去的,只怕是有人想藉著這件事徹底的把黃彥斌打壓下去,要不是劉浩宇出來攪局,說不定心在黃彥斌就真躺病床上了,那可就成了徹頭徹尾的笑柄。

想到這些,黃彥斌一張臉陰沉的嚇人,眼光在劉浩宇身上一個勁的打轉,好半晌,才冷冷的說出了一句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