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婚後蜜戰,焰少的冷妻
婚後蜜戰,焰少的冷妻 連載中

婚後蜜戰,焰少的冷妻

來源:google 作者:閻少豫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喻允晴 現代言情 閻少豫

一輛黑色的蘭博基尼在馬路上狂飆,油表紅色指針飆到了120碼,車子如箭一般衝進了焰氏別墅大門,『嘎止』一聲,車停,車門打開,副駕駛座上驚慌失措的女人被拉出車廂『哐當哐當』,高跟鞋接....展開

《婚後蜜戰,焰少的冷妻》章節試讀:

「該死。」退出,焰梓岑趕緊撈起散落地上的襯衫穿上,這女人簡直就是陶瓷娃娃,每次一碰即碎。

看着挺屍的女人,焰梓岑眸中凝聚着風暴,滿腔的怒火只能衝著門外的傭人發泄,大吼一聲,兩名傭人倉皇神情臉魚貫而入,「大少爺。」

「給傅錚打電話。」

「是。」

不一會兒,身着白袍傅醫生來了,一翻檢查,小聲稟報,「焰少,還是老問題。不過,暈倒的原因應該是驚嚇過度,少夫人氣血比較虛弱,我給她開兩劑補氣血的中藥。」

焰梓岑揮了揮手,醫生悄然退出,而一屋子的傭人們便開始忙前忙後,伺候着暈睡過去的焰宅少夫人。

長腿疊起,他坐在一把白色椅子上,擰亮了打火機,點燃了一根煙,煙味在屋子裡慢慢地擴散開去。

狹長的眼眸微眯,一年前,在倉庫里無意中發現了一堆泛黃的信件,那是他看到的有史以來最骯髒的東西,整整有三千多封,全是他父親焰傲天與白安兒**的信,信中的內容讓他感到噁心。狠狠地攫住打火機的指節用力到泛白。

「福媽。」

「在,少爺。」

他剛開口,門邊側立的微胖婦人垂頭應聲。

吸了一口煙,吐出,然後,扔了煙蒂,起身,「好生給我看着,如若再發生這樣的事情,別怪我不念昔日的情份。」淡然地撂下狠話,轉身頭也不回離開房間。

福媽微一愣神,面容閃現懼怕之色,恭敬地回答,「是,少爺。」

福媽用毛巾替昏睡的少夫人擦了擦額頭上的汗,剛關上門,身後就傳來了一記呼喊聲,「福媽。」福媽回頭,長身玉立,滿面微笑的白西裝男人,手裡捧着一盆鳳仙花,正邁步向她而來。

「豫……少爺。」福媽嚇得趕緊瞥了眼不遠處的書房。

「福媽,我過來……探望一下……她,她……好些了吧?」

一個小時前,他與七貞去海灘邊散步,被焰梓岑無意中碰到,滔天狂怒中的焰梓岑將七貞帶了回來,要不是媽媽攔他,他早已奔過來,焰梓岑那個男人,殘暴,冷血,自負,都不知道他會怎麼樣折磨她。

心裏擔憂着急,說著,他便伸手要去推開福媽身後的那道緊閉門扉。

「不要,豫少爺。」福媽驚慌失措地攔在了他跟前,阻此着他的動作。

焰少豫秀挺的眉宇微蹙,「福媽,我只是看看她而已。」

語氣里更多的是無奈與憂傷。

「豫少爺,我……」她一個下人做不了主啊,如果放他進去,她福媽會吃不完兜着走的。

就算心裏再擔憂,他也不想為難一個下人,「那你把這盆花幫我轉給她吧,謝謝你,福媽。」

「福媽。」就在這時,屋子裡飄來了一記細微的呼喊聲。

「少奶奶。」福媽接過花盆,疾步推門而入,閻少豫自然也跟了進去。

紅色的大床上躺着一個女人,黑緞子般的長髮鋪散在枕褥上,滿臉的蒼白讓焰少豫一顆心陡地揪緊,「七貞,你……還好吧。」

女人的眼睛眨了眨,許是沒想到他這麼快就過來了,望着他,嘴角慢慢勾出一朵淺淺的笑靨。

「我沒事,謝謝關心。」

「沒事就好。」閻少豫總算放下了一顆提在嗓子尖口的心。

「福媽,我想喝粥。」

「好,我馬上去弄。」少奶奶醒來,福媽樂開了花,似乎已經記不得焰梓岑的警告了,轉身便去了廚房。

「想去外面吹吹風不?」「嗯。」

然後,她掀被起了床,見她身子搖搖欲墜,他便撫着她去了外面的花園賞雪。

光禿禿的樹枝上,亮晶晶的雪條兒,一根又一根,耀眼而奪目。

「你來做什麼?」

就在她們在開心交談間,一記冷沉且透着威嚴的聲音打破了歡快的氣氛。

見到他,喻允晴臉上的笑容在傾刻間化為烏有,閻少豫眉宇間擰出刻痕,陰柔的氣質與不遠處站立的那個男人渾身散發出來的陽剛氣息形成了鮮明對比。

整個世界仿若風都靜止,沒人說一句話。

緩慢地,他步了過來,凝掃向閻少豫的目光如兩柄冷刀,猛地,他舉起了拳頭,狠狠地打向了閻少豫的那張俊臉。

一聲尖叫,喻允晴嚇得趕緊撲過去,護在了閻少豫的身前,「你做什麼?」

真是有膽,當著他的面gouyin別的男人不說,居然還護起了人家,焰梓岑心中那把火又開始狂怒地熊熊燃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