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混世神棍
混世神棍 連載中

混世神棍

來源:google 作者:一城飛絮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吳鑫磊 龐燕妮 懸疑驚悚

本是醫科大學系的一對金童玉女,羨煞旁人的愛情,學業有成直闖事業便可結婚生子;奈何玉女迷失於金錢下,與橫刀奪愛的富二代閃婚;失戀、悲傷、憤怒的心情時刻填充着金童,當絕望吞噬他每個細胞時,精彩的人生正開始為其翻篇…展開

《混世神棍》章節試讀:

夜幕降臨,三人站在高點,居高望下,從乾坤袋拿出的羅盤已失靈,羅盤的指針轉不停,說明這磁場重,羅盤辨位是行不通了,吳鑫磊不由地抬頭看天,發現八卦陣上空的濃霧已漸漸消散,已有微微月光照進來。

藉助月光看了看地勢局面,這八卦陣外四周是參天大樹圍成方形,把陣圈在裏面形成天方地圓的陣局。

這裡的磁場如此之強,在這擺設八卦陣是何用?有什麼用處?為何張麗麗的香水味到這就沒了?難道是女鬼有意把他引來的?這是又為何意?

不管了,先找人再說。

吳鑫磊叫來胖子割破他食指,把血滴在張符上面,要用胖子血做引子,去尋找他的妻子。

「天清地靈,玉女助我神明,三清開路,人鬼分離,急急如律令。」吳鑫磊將黃符拋上空中,拿起桃木劍迅速對符紙畫個圈再一刺,『呔』一聲大喊。

三人盯着符紙飄落在他們的對立石塊上,以升起的月亮為參照物,這石頭應擺設的方位屬西,那麼就是八卦陣的坎位。

「走,去看看。」吳鑫磊大手一揮,帶着他們過去。

「麗麗,麗麗。」胖子着急圍着這三條長石塊找,「老婆,你快出來,別嚇我。」

「表嫂你在哪?」龐燕妮邊找邊喊。

「找不到嘛?」吳鑫磊問他們。

「不見。」龐燕妮也搖搖頭。

「大師,這是怎麼回事?符紙指引到這卻不見人,我老婆會不會出事了?」胖子一連串問道,皺着眉頭神情慌張,他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這位道士上。

「不可能,問題出現在哪?」吳鑫磊一腳蹬上半米高的石條,每條石條都查看,在他疑惑時察覺這三條石頭不對頭,太極陣的西邊為坎宮,應是由兩陰爻一陽爻的,怎麼是三陽乾位南面的布設呢?

吳鑫磊眉頭緊皺,不由每個太極方位都去看一遍,越看越迷惑。

陰陽八卦方位是由乾為南、兌為東南、離為東、震東北、巽為西南、坎為西、艮為西北、坤為北,四面八方的座面擺陣。

這裡的八卦乾位在西,東坤,北坎,西離,布陣之人顛倒做法是為什麼?有什麼用意?

吳鑫磊心中疑惑不解,想不出個所以然來,不自覺中已沿着八卦陣走了一圈。

「咦?你們有沒有發現,這裡不長一草一木,任何蟲鳴鳥叫都沒有。」吳鑫磊蹲下身抓起把土聞了聞,心中疑團頓時豁然開朗。

「對啊,一路追來都聽蟲鳴鳥叫聲,到了這就寂靜得很,難怪我總覺得哪不對勁,又說不出來。」胖子拍着大腿附和道。

「那又怎樣?這和找我表嫂有什麼關係?」龐燕妮滿臉茫然地問。

「有,而且有很大的幫助。」吳鑫磊意味深長看她一眼,答非所問地說「誰會閑得慌跑來這深山野嶺,費財費力弄個陰陽八卦陣?而且看這石腐蝕損毀的程度,可斷定這八卦陣已有相當久遠的年代。」

龐燕妮還是不知他所云,一臉懵逼的,埋汰他說道,「你打什麼啞謎?直接說出來不就完了,可真是急死人不償命。」

「我也聽不懂,我只想快些找回老婆。」胖子搖頭說道。

吳鑫磊還是自顧自說道「你們看四周雜草叢生長滿樹木,唯獨八卦陣內沒有一棵草,說明什麼?說明這地層下被挖空,導致土壤水分流失,而且這陣下方還鋪上一層石灰粉,所以才會寸草不生。」

吳鑫磊看着他倆說道「此陣下方必定有古墓,而且張麗麗已在墓中。」

「啊!」胖子聽到這話,一屁股坐在地上,如真如他所說,麗麗不是凶多吉少啦?

「什麼,你確定?」龐燕妮驚訝地說,「你在講故事吧,別嚇唬我表哥,這裡找遍了都不見任何痕迹,表嫂是怎麼進去的?」

「明符指引到乾宮位,乾宮為開門,肯定是從這進去的,找找看有什麼機關?」吳鑫磊指着腳下三條長石塊,說著就開始在石塊每處用力踩試。

龐燕妮和胖子分別在石塊側面尋找。

「你們快來看。」胖子不停地招手大喊道。

「你個藍胖子鬼叫什麼!嚇我一跳,荒山野嶺又是這種地方能小聲點嗎。」龐燕妮白了眼藍胖子,從小就和表哥嘻鬧慣,又是鄰居,所以連說話都不用客氣。

胖子姓藍名玉澤,是個富二代,三十二歲,長得胖胖的,所有人都叫他藍胖子,娶了校花同學張麗麗做老婆,當年也是硬用錢砸來的。

「你真是生人不生膽,這麼膽小還學考古,以後有你怕的時候。」藍胖子不示弱地回擊。

「你個臭胖子,我們女生膽……」龐燕妮瞬間生氣,胖子明明知道,最討厭別人說她膽小的,可胖子偏偏踩她雷。

「吵什麼吵,你想不想找回老婆了?」吳鑫磊用手電照着他倆人的臉。

「我倆吵關你屁事,拿個電筒晃來晃去照得人家眼花。」龐燕妮白他一眼。

「眼花啦?眼花那我們就先休息到天亮再找墓,晚上黑燈瞎火的不好找人。」吳鑫磊順便就躺在石塊上,閉眼打算不理。

「別呀,大師,救人如救火,緩不得。」藍胖子急忙推吳鑫磊起來,機關可能是找到了,但下古墓還得指望這位道士,誰知道裏面會不會像電影一樣有『粽子』,搞不好老婆沒救着,還搭上性命就不划算了。

「好咧,救人如火,要得。」吳鑫磊看到時間也不早了,翻身跳石塊,用手電照着機關那個位置,只見一條細小的方形裂痕,又是在中間那條石塊的外側,不仔細找是無法發現,他用力一按,巴掌大的機關按鈕被推了進去。

三人各自起身退一步四處張望,看有什麼變動,過了好一會八卦陣都沒動靜,他們你看我我看你大眼瞪小眼,又看看沒回位的機關按鈕。

「你不是說機關按鈕的嗎?」龐燕妮一巴掌打在藍胖子身上。

「我可沒說,」藍胖子揉揉被拍痛的肩膀,轉問吳鑫磊「大師,怎麼回事,難道這不是機關按鈕?」

吳鑫磊剛想說不知道,就聽見一陣嘚嘚嘚的聲音傳來,只見陣中的陰陽魚在逆時針轉動,「機關年久失修,不太靈活,這不開了嗎?年輕人做事要有耐心。」他哈哈笑地回話。

陰陽雙魚的黑魚轉到乾宮位停下了來,接着白色魚眼打開,一個容得成年人進出的洞口。

「真是有古墓。」龐燕妮有些興奮,這對上了她的專業了,剛畢業入職就誤打誤撞遇上古墓,這是何等的幸運兒。

三盞電光往洞內照,卻只能看到有五級台階,其它一遍烏黑,大家互看一眼,吳鑫磊率先下去,龐燕妮緊跟着,藍胖子在其後,三人進入墓道,身後的機關門瞬間關上。

「給你們的符還在吧?」吳鑫磊轉身問他們。

「怎麼了?你怎麼停住了?」

「有什麼情況?」

……

三人頓時感到匪夷所思,明明自己在說話,卻聽不到聲音,這是怎麼回事?也太玄乎了吧。

「給你們的符還在嗎?」吳鑫磊提高嗓子再次問道。

這回大家都能勉強聽見他說的話

「在。」龐燕妮也大聲喊,說完趕緊用手捂着鼻嘴,這裡的氣味讓她作嘔。

「都在。」最後面的藍胖子趕緊拿符紙出來,提高嗓子喊「大師,墓里是不是有粽子啊?」

「粽子有沒有不知道,但以上面的布局可斷定,這兒的主不簡單,都小心點。」吳鑫磊步步為營步步謹慎地順階梯走下去。

古人在墓道內塗上極強吸光的黑色料,燈光也只能照前後五步距離,伸手到光的邊緣都看不見五指,手電照在腳下,會讓人產生踩在黑空中的錯覺,看久了人會頭暈失去平行向前倒,而且這塗料還吸音,他們都要提高嗓子大喊才能勉強聽到。

這麼窄的空間這麼短的視線,有什麼突發情況都來不及做防範,黑暗的空間霉臭與腐爛的氣息充斥着每個細胞,讓人感到壓抑又恐怖。

吳鑫磊不得不拿起桃木劍指着前方,做出防禦的姿勢在前面帶路,這把桃木劍幾代傳承,聚集了不少法氣靈氣,當年祖師爺造成這手中劍,必須尋找一棵被雷剛劈過的桃木,踏遍多少荒山野嶺,走盡大江南北,吃盡多少苦頭才造成。

藍胖子每走四五步回頭看看,總感覺背後有什麼東西跟着,後脊骨發涼,內心恐慌得不行,冷汗直流,不是為了心愛的老婆,估計十頭牛也拉不來到這裡。

「等等,」走了大概小半個時辰還是在梯道,吳鑫磊出於做道士的習慣,遇到特別的環境他都格外的小心,多留意多觀察,他進來就數着步伐走的,所以能第一時間清醒過來。

「怎……怎麼還沒走完?」後面的藍胖子氣息喘喘大聲說,內心的恐慌越積越盛,真想趕緊走出這該死的窄小空間。

「我都走累了。」中間的龐燕妮除了空氣讓她難受些,其它還好,前後都有男人保護着,走了個把小時沒發生任何狀況,緊繃的神經也隨之放鬆。

「我們已經進入個循環空間里了。」

「什麼循環空間?」藍胖子沒反應過來。

「我們的步伐是進入墓道,往下走三十三步階梯,左轉上走三步,再左轉下走二十四步,然後左轉上走九步,又是往下三十三步,我們已在這幾個數循環好幾遍了,按理說我們這個位置是墓口,卻四周不見墓門,換句話說,我們是遇到鬼打牆了。」吳鑫磊解釋道。

「那怎麼辦?我們會不會困死在這。」龐燕妮聲音都有些顫抖,小說上的鬼打牆就發生在她身上,真是不敢相信。

「我就覺得奇怪,走了應該有一個小時吧,還是在墓梯中,大師要趕緊找破解方法呀。」藍胖子說道。

「這樣吧,我們再走一遍,大家仔細觀察兩邊的牆和地上,看能找到什麼機關按鈕之類的。」吳鑫磊帶着他倆在牆上左敲敲右拍拍,仔細地搜索搜索下去,過了二十分鐘,眾仨一副氣妥相回到原點,什麼都沒有發現。

「喂,大哥你可以讓符紙找路呀,像在地面上那樣。」龐燕妮突然想起什麼叫道。

「這神符是你想用就能用的?」吳鑫磊瞪眼說道「而且頻繁使用很損耗元氣特別傷身。」

「還傷腎?那你不是經常腎虛?」藍胖子離得遠點,聽不太清楚,「唉!累死我了。」一屁股坐在地上,身體習慣性往牆靠,誰知感覺身後空空的,哎呀一聲往下滾。

吳鑫磊與龐燕妮聽見喊聲,同時往藍胖子位置看,卻不見了人。

《混世神棍》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