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火影:開局融合鳴人靈魂
火影:開局融合鳴人靈魂 連載中

火影:開局融合鳴人靈魂

來源:google 作者:天笑月生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天笑月生 遊戲動漫 漩渦鳴人

鳴人死了,死在了六歲生日那天沒人知道這個可憐的孩子死前到底經歷了多少辛酸苦痛,所幸他還有一次機會,與異世界穿越而來的靈魂融合,解鎖成神系統,這一次定要活出一個不一樣的精彩人生展開

《火影:開局融合鳴人靈魂》章節試讀:

森林裏,鼬手雙手各持數把苦無靜靜站立,下一刻,深邃的眼神變得狠厲,跳到空中,手中的苦無激射而出。瞬間又拿出十把苦無用更大的力道向著之前的苦無扔出。

苦無相碰撞之後以一種詭異的角度改變方向,樹後,樹頂,巨石後等等各處正常狀態下根本不可能命中的標靶被完美命中靶心。

呼出一口氣,鼬的眼神回歸平靜。

掌聲響起,鳴人鼓着掌從一旁走出,「真是厲害啊鼬,你這一手投擲技巧無論看多少次還是會讓人嘆服。

「鳴人,你怎麼來了,這個時候你不是應該在學校上課嗎?」

「那種事情,用影分身就好了,你以前不也是經常這樣做嗎。」

「那我可真是樹立了一個不好的榜樣呢。」

自從上次跟佐助對決之後,鳴人就在思考變強的方法,系統沒有給出任務,只能靠自己。首先需要的就是找一位優秀的老師。

凱更多的是體現在體術上,而自己的體術一時半會無法得到太大的提升,需要慢慢積累。卡卡西老師倒是不錯但是這個時候的他應該還在暗部,而且還沒有從自己的心結中走出來。

好色仙人應該是最佳人選,但是他這個時候還不知道在哪個地方取材呢。

這時鳴人就想到了一個人,宇智波鼬,是非常適合的人選,而且說不定還會遇到宇智波止水,這兩人可都是天才少年。跟着他們學習穩賺不虧。

之前第一次見面似乎鼬對自己的印象還不錯,所以在鳴人的小小算計下,二柱子很配合的就透露出了哥哥的行蹤,鳴人也開始跟鼬接觸。

慢慢的,鳴人跟鼬熟悉起來,變成了朋友。兩人有很多的共同點,天賦異稟,而且都有着與年齡不符的成熟思維。

鳴人有一個優勢就是他知曉火影的所有劇情,所以更能以上帝視角說出一些對忍界的見解和看法,把鼬唬得一愣一愣的。

對這個年齡比自己小五歲少年,鼬隱隱的還有點佩服。

「鼬,上次你教我的火遁鳳仙花之術我已經掌握了,今天能不能再教我點別的?」

「鳴人,你能回答我一個問題嗎?」

「你問。」

「你是怎麼看待,家族,村子,忍者,戰爭還有和平?」

鼬的眼神閃過一絲痛苦,「忍者是什麼,家族跟村子之間是什麼關係,為什麼會有戰爭,什麼時候才能實現真正的和平?」

鳴人聽到鼬的話半天出神,沉默良久,最後搖了搖頭。

鼬的眸子暗淡了幾分,「這樣啊,你也不知道嗎?」

「不。我搖頭不是因為不知道而是因為這本身就是一個很難有確切答案的問題,每個人經歷不同對與事物也會有不同的看法,對於我來說,整個忍界都是畸形的產物,是扭曲錯誤的。而你思考的家族,忍者,村子,不過是這畸形產物的附屬品,很多人嚮往和平,但仍然有不少人渴望戰爭。這本身就是矛盾對立的,你之所以受心中這些問題困擾,是因為你深陷其中,無法以旁觀者的角度,甚至俯視的角度看待這個世界。」

鳴人的話震耳發聵,鼬一直以來都在思考這幾個問題,甚至是被這些問題折磨着,能夠稍微有所探討的人只有止水,但是也不過是兩個同病相憐的互相慰藉。

今天本來也只是有感而發,對鳴人隨口一問,想看看這個思想與眾不同的孩子會有什麼看法。不曾想他的回答簡直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

「以旁觀者的角度嗎?你這個說法確實是我之前從未想過的,但是就像你說的,我已經深陷其中,又怎麼能夠跳脫出來呢?」

「鼬,你跟我有一個最大的不同。」

「什麼?」

「你的心裏裝的東西對我來說很大,但也很小。」

「我不明白。」

「很大的意思就是你心裏包含了對家族,村子的熱愛,所以當有一天需要你在這兩者之間做出選擇時,你會痛苦萬分,而我的心裏就只在乎少數幾個對我來說很重要的人。其他的任何事物對我而言不及其萬分之一。」

「原來如此,那很小的意思又是什麼呢?」

「很小就在於,你所掙扎的,所在乎的就是村子和宇智波一族的關係。而我着眼於未來,對整個忍界都將產生變革之事。如果那一天真的到來,忍者將不再被劃分為一村一族,村子與家族之間,村子與村子之間的一切都將變得渺小。整個忍界都將發生巨變。到時候你所在乎,執着的東西都變得微不足道。」

鳴人的言論再次震驚了鼬,很難得看到他因為震驚表情失控。「不,怎麼可能,我很難相信有這一天。」

鳴人回想起腦海中熟悉的一句話,「每個人都會依靠自己的認識和知識,卻又被其所束縛,還將這些稱之為現實。」

鼬平靜了下來,「如果真有你說的這麼一天,我會拭目以待的。但是現在說這個也只是虛無。有時候命運已經註定,一個人真的無能為力,如果有一天你被逼迫着不得不做出兩難的選擇,比如兩個重要的人只能選擇一個。鳴人,如果是你,你會怎麼選?」

鳴人眼神變得危險,「這就是我跟你的另一個不同。我的回答就是……」

「是什麼?」

「誰敢讓我做出這樣的選擇,我就宰了誰。」

鼬笑了,「不愧是你啊鳴人,每次都能說出讓我意外的答案。不過話雖然如此,實力不夠也只是空談啊。」

「是啊。實力才是一切的夢想的基礎,要足夠強大才能不被人擺布。這一點,鼬,你跟我都是一樣的。」

「沒錯。」

鳴人有句話在心裏沒有說出。

「可是我還有時間來變強,鼬,留給你的時間已經不多了啊。終究,你還是要走上滅族的道路嗎。雖然我沒有能力阻止這一切,但是我會儘力改變一些東西,至少做到我能做的。」

鼬今天與鳴人的談話很高興,雖然對於現狀沒有絲毫改變,但是除了之水外又多了一個人可以分享,可以理解彼此內心。能做到這些就已經很不容易了。

「好了,為了感謝你給出的答案,鳴人,今天你又想學什麼忍術呢?」

「那就土遁,土流壁之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