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火影之水神
火影之水神 連載中

火影之水神

來源:google 作者:愛吃清炒黃心菜的惠凈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遊戲動漫 愛吃清炒黃心菜的惠凈 花道一塵

鳴人,你知道這個世界的本質嗎?世界的本質,鳴人一臉懵逼,愣愣的看着一塵是查克拉,一切忍術的起點就是查克拉,而你現在遠遠超過我們的查克拉量,99%的人盡其一生都達不到,他們的終點,只是你的起點而已,好好努力吧我等你一起起舞我花道一塵願稱你為最強展開

《火影之水神》章節試讀:

一塵,卡卡西看到一塵被鬼鮫大爆水衝波所困,想立刻上前營救。

「卡卡西,你的對手是我」,鼬雖然看上去很虛弱,但卡卡西無奈的看着這個後輩,他知道這個男人有多強大,稍微不注意,被殺就在下一瞬間。

「鬼鮫,讓你看看我的自創水遁」。

水遁九龍護體印。

這是水龍彈的進階忍術,一塵完全掌握水龍彈後突發奇想,做的改進,只要施術者查克拉足夠,九龍可以一直存在,被打散後,可以再次生成,如果在有水的環境下施展,有忍術規模變強,查克拉消耗降低的優點。

水遁千食鮫生成的鯊魚氣彈和九龍互相碰撞,攻擊,消散又生成,只見整個水球中心產生了這樣一個奇觀,上千條鯊魚圍着九條巨龍不斷衝擊,廝殺,但無奈九龍太強,一時也占不了上風。

「好強的小鬼,木葉果然是盛產天才的地方」,鬼鮫感嘆道,就使用這個忍術吧。

水遁:水牢鮫舞之術

水牢鮫舞應該是鬼鮫最厲害的底牌,和鮫肌合體之後直接變成鯊魚人,配合大爆水衝波製造的海洋,讓鬼鮫如魚得水,攻擊力和速度都成倍提升,而且還可以吸取敵人的查克拉,確實是一招極其無恥的忍術。

鬼鮫變成鯊魚人後,直接對一塵進行襲殺,九龍護身印不僅要對抗千食鮫,每一次與鬼鮫變成的鯊魚人碰撞後,自身的查克拉都會被吸收一部分,這樣下去就完了。

要出最後的絕招了嗎,這招現階段只能持續3秒,希望能在3秒內結束戰鬥。

隨後一塵將九龍護身印忍術收回,面對成千上萬的鯊魚氣彈和來回衝殺的鯊魚人,一塵展開右手。

水遁硬渦水刃

只見無盡的吸力出現在一塵右手之中,鋪天蓋地的海水瘋狂湧入展開的右手手心的小水團中,整個水球的體積肉眼可見的速度縮小,一塵右手之中逐漸形成一柄水標槍。

鬼鮫不可思議的瞪大了眼睛,自己釋放的水遁忍術正在被對手吸收並形成對方的忍術,強大的吸力籠罩在鬼鮫身上,要把它拖向水標槍中。

被吸進去就完了,鬼鮫大急,爆發全身查克拉,堪比尾獸的查克拉爆發,終於讓鬼鮫勉強掙脫了束縛,逃離了漩渦中心。

逃走了嗎,算了,這只是這個忍術施展的附加能力而已。

第1秒水標槍形成。

一塵握着水標槍,猶如手握擎天玉柱,氣勢向四面八方衝擊,方圓百米地面不斷塌陷,土石浮空。

水遁水斷波

在硬渦水刃的基礎上,施展水斷波,右手的水標槍尖端噴射出無盡水刃,直衝萬米高空,雲層分斷,水天一線。

這就是硬渦水刃和水斷波的符合忍術,將兩大S級忍術融合成超S級忍術,水遁天叢雲劍。

第2秒天叢雲劍形成

集合全身之力,將天叢雲劍斬向鬼鮫,鬼鮫面對這一劍,無盡的壓力將鬼鮫死死的困在原地,不能挪動哪怕一步。要死了嗎,還沒看到曉組織君領天下,真是不甘啊,不過能死在這種程度的忍術上,作為忍者,我死而無憾,面對不可匹敵的力量,鬼鮫無奈閉上了眼睛。

「鬼鮫,不要」。鼬大喊。

一定要趕上,出來吧,須佐能乎,血紅色的骨架出現在鼬的周圍,查克拉形成的肌肉進一步包裹骨架,不夠,就算失明又如何,最終,鼬將瞳力施展到極限,肌肉外形成盔甲,形成鴉天狗形態。

作為成熟體的須佐能乎,鼬終於突破天叢雲劍形成的壓力區域,擋在了鬼鮫的面前,同時,天叢雲劍斬在須佐能乎上,沒有想像中的火花四濺,只有一閃而逝的劍芒,和破碎的須佐能乎。

第三秒,須佐能乎破碎

鼬看着破碎的須佐,順着目光看向一塵,看着其頭上的木葉護額,露出了欣慰的笑容,不過我還有未完成的任務不能倒在這裡。

神器八尺鏡

鼬將神器八尺鏡召喚到身前,將自己和鬼鮫保護在後面。

果然不愧為可以防禦任何攻擊的神器八尺鏡,竟擋住了天叢雲劍。

神威

卡卡西神補刀

八尺鏡被神威吸收到神威空間,鼬和鬼鮫空門大露,再無任何防禦,眼看就要將鼬一分為二之時,鬼鮫抱住鼬,猛的一番身,用身體擋住了天叢雲劍,天叢雲劍切過鬼鮫的身體,將鬼鮫一分為二,雙腿和尾巴掉落在地上,上半身抱着鼬一起翻滾到旁邊。

「鬼鮫,堅持住」,鼬顫顫抖抖的對鬼鮫說道。

鼓起所剩不多的查克拉,看向前方

天照

漆黑的火焰憑空燃燒,阻斷了對方的視野,鼬背起鬼鮫,飛速向後逃去。

一塵站在原地,右手下垂,雙腿顫抖,看着踉踉蹌蹌來到自己身邊的卡卡西說,不好意思,沒能留住他們,這忍術只能維持3秒,對身體負擔太重了。隨後就倒在了卡卡西懷裡。

火影大樓

三代火影,三位火影顧問,團藏,門炎,小春正在討論計劃近期在木葉舉行的聯合中忍考試。

這次考試我提議讓本屆下忍參加,這屆下忍的整體素質很高,有實力成為中忍。團藏提議道。

我不同意,這屆才成為下忍1個月,就參加中忍考試太兒戲了,要知道每年中忍考試都殘酷無比,特別是這屆是聯合中忍考試,不受控因素太多了。門炎擔憂的說道。

我同意團藏的提議,三代做出了決定,門炎,別看現在忍界風平浪靜,其實越是平靜的時候,下一波戰爭已經不遠了,而且我們都老了,木葉的情況大家都知道,已經青黃不接了,下忍們要儘快成長起來了。

同時,我打算這屆中忍考試後,辭去火影的職位,應該讓年輕人來帶領木葉了。

「袁飛?」門炎,小春驚訝道。

「袁飛!」團藏驚喜道。

三代看了團藏一眼,說道,團藏,你就不要想了,你和我年齡差不多,你還不服輸。。。

團藏心裏真是一千頭草泥馬來回奔跑,該死的袁飛,我他媽有初代的細胞,你怎麼和我比,但這怎麼能說出來,真是絕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