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狐色魅人
狐色魅人 連載中

狐色魅人

來源:google 作者:一隻福崽崽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封鈺 懸疑驚悚 蘇櫻

為了救爸媽的命,我跟狐仙兒做了一筆交易從此開堂口,做善事我一心一意的供奉狐仙兒,助他早日成仙,卻不想他對我是另有所圖……展開

《狐色魅人》章節試讀:

他是用蘇有才的聲音跟我說話,可我知道,站在我面前的人已經不是蘇有才了。

我嚇得身體發抖,一邊哭,一邊求饒,「大仙兒,當年的事是我家對不住您,您大人有大量就放過我們一馬吧。」

「放過你們?!」男人冷哼,「我家孩兒哭喊着求饒的時候,怎麼沒見你爸放過他們!小姑娘,欠債還錢,殺人償命,我就是要你們也嘗嘗妻離子散家破人亡的痛苦!」

我腿發軟,實在站不住了,我噗通一聲給大仙兒跪下,求道,「大仙兒,我求求您了,只要您肯放我家一條活路,您讓我幹什麼都行。我當牛做馬的報答您。」

「幹什麼都行?」男人捏住我的下巴,強硬的抬起我的頭,讓我昂頭看向他。

他眯眼看我,眼睛裏透出打量的光,「我要你幫我生兒育女,傳宗接代。你爸殺了我幾個孩子,你就要給我生幾個孩子!」

一窩狐狸崽子,少說也有十幾隻,我又不是豬,怎麼可能生那麼多孩子。而且,我是人類,他是狐仙兒,我怎麼幫他生孩子?

我壯起膽子,想要問男人,可不可以換個要求的時候。就見男人眼睛一眯,他像是看穿了我心裏的想法,冷聲道,「你若不願意,那就等着給你全家收屍。一命抵一命,一個都別想跑!」

話說到這份上,我哪還有膽子說不願意。

我趕忙說我願意。

「既然你同意了,那我們今晚就洞房。」

說完,蘇有才身體一僵,直直的倒在了地上。

畢竟年紀大了,我擔心蘇有才摔出個好歹來,趕忙過去把他扶起來。

蘇有才跟剛跑完馬拉松似的,呼呼的喘着粗氣,額間的汗珠,一顆接一顆的往下滾。我扶着他坐到了凳子上,又給他倒了杯水。

一口氣把水喝完,他才有力氣說話,「蘇櫻,大仙兒怎麼說?」

我把狐仙兒跟我說的話,重複一遍給蘇有才聽。

聽我說完,蘇有才看着我直嘆氣。

動物仙修的再像人,他本質上也是從山裡跑出來的畜生。我一個黃花大閨女,這輩子就算是毀這個畜生手裡了。而且,動物仙都認死理,我已經答應了,要是敢後悔,只會招來他更瘋狂的報復。所以,我連反悔的機會都沒有,只能硬着頭皮走下去。

這會兒我也想開了,我對着蘇有才道,「爺爺,活着總比死了強。只要他不害咱家,我願意跟着他。」

聽到我叫他爺爺,蘇有才愣了下,稍後抹着眼淚誇我是好孩子。

把這些事情都說清楚後,我就跟蘇有才一起去了徐大伯家裡幫忙。雖然蘇有才說,徐徐大伯命里該有此劫,逃不掉。但在我看來,徐大伯就是被我家連累死的。他要不是因為好心帶我去醫院,他也不會遭遇車禍。

我十分內疚,因此哭的很傷心。

直到天黑,蘇有才催我,我才離開徐大伯家,回到了蘇有才家。

躺到炕上,我本以為我會因為緊張和害怕失眠,可結果沒多久,我就睡著了。

迷迷糊糊中,我感覺到一雙冰涼的手貼在我的臉上。

我困的不行,本想說別鬧,可轉念想到可能是狐仙兒來了。

我大腦瞬間清醒,趕忙睜開眼。

這一睜眼不要緊,險些把我心臟病嚇出來!

壓在我身上的不是狐仙兒,而是白天見到的那隻女鬼!

女鬼飄在我上空,一張青白的鬼臉,距離我的臉非常的近。我甚至能感覺到從她嘴裏吐出來的陰冷氣息。

見我醒了,女鬼咧開嘴,猩紅色的唇直接開裂到了耳根,露出森白的牙和骨頭。

「啊!」

我嚇得慘叫,轉身就要跑。可我速度哪有鬼快。還不等我跑出去,女鬼的鬼爪就抓了過來。

眼瞅着就要抓到我的時候,屋內突然刮來一陣風,風沖向女鬼,直接將女鬼擊飛了出去。

女鬼後背重重的撞到牆上,接着又從牆上滾到地上。巨大的撞擊力把女鬼的脖子給撞斷了,她的頭以詭異的姿勢垂在身體一側。

看上去比剛才更嚇人了!

剛才擊飛女鬼的風此時也停了下來,一個身穿白襯衫,下身黑色西裝褲的年輕男人從風中走了出來。男人看上去二十七八,面容白凈,一雙狹長的狐狸眼,黑眸似浸在水中的黑寶石,眸色堅硬而明亮。

這絕對是我十八年來,見過長得最好看的男人。

男人輕垂眼眸,看向女鬼,「敢動我的人,死不足惜!」

話落,男人手一揮,一團紅色火焰向著女鬼打過去。女鬼瞬間被火焰點燃,連慘叫都來得及,就被燒成一縷黑煙,消失在了空中。

看到男人一出手就把女鬼解決了,我先是嚇得呆住,隨後反應過來。我看向男人,哆哆嗦嗦的問,「您……您是……」

我嚇的半天沒把話說完整。

他似是沒了耐心,眉頭皺了下,然後俯身逼近我。

「我叫封鈺,你也可以叫我孩兒他爹。好了,**苦短,我們別耽誤時間了。」

話落,他將我推倒,欺身壓上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