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狐書
狐書 連載中

狐書

來源:google 作者:慶慶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慶慶 白吟嬌

「欲修狐道,必懂得先己後人」對於從小的教導,白吟嬌從未生疑,待人待物,向來如此活潑開朗的外表下面是自私且刻薄的內心只是,世事難料,就算是狐狸,也會心痛從遇見他開始,是變數,亦是掏出真心的劫她還能堅持師父所教導的狐道嗎?她不禁產生懷疑……展開

《狐書》章節試讀:

東方鳴珮把石頭遞給蕭文元,「不用攻擊手段,把它掰開就行。」

「輕輕鬆鬆。」一塊比較黑的石頭而已,不在話下。

當蕭文元真正動手的時候,他才發現自己錯了,錯大發了!

他把力量凝聚手掌,雙手燃起烈火,使出吃奶的力氣,石頭紋絲不動。

「嘿,我就奇了怪了,這東西有人能掰開?」

「我昨天一隻手捏爆了,你也可以試試。」白吟嬌笑着打擊道。她就知道這人成不了,不知道東方鳴珮費那麼大勁把他支過來幹嘛。

蕭文元確實被打擊到了,沒有了抱怨的聲音,默默的加大了手上的力量。

「最後加把勁。」東方鳴珮鼓勵道。

「我會這麼乾的!」蕭文元榨乾了自己渾身的勁,全都寄托在了雙手上。

橙黃色的火焰急劇漲大,炙熱的溫度讓白吟嬌感覺自己在被烤。

雖然她也是火屬性,但狐火的溫度偏溫,沒有那麼高,高熱度的火焰讓她很是煎熬。

這種煎熬並沒有持續很久,隨着一聲輕微的「咔嚓」,石頭被掰成了兩半。這時,支撐着蕭文元站着的力氣都沒了,直直的向一旁倒下倒下。

「成功了?」白吟嬌不可置信的問道。

「成功了!」蕭文元高興得一蹦三尺高,就差沒有蹦房頂上去了。

東方鳴珮鬆了口氣,沒想到真成了,還是火屬性,這下離宮又添新人了,只怕其他三宮會恨的牙痒痒吧。

「我去找姑姑說,你們在這等會兒吧。」

「好。」白吟嬌應道。

東方鳴珮進了城主府,問了府中的家奴,清楚了東方娜的位置,敲響了那扇門。

東方娜一開門,看見來人,皺起了眉,語氣不耐道,「你來幹什麼?」

「姑姑,剛剛我路上遇見一個人,火屬性,遲到了招攬,我見他可憐,便給了他一塊石頭,沒想到,他成功了。」

東方娜的神色有些波動,「那明日便帶上吧。」

東方鳴珮通報到了,便道,「好的。那,姑姑我先走了。」

「等等。」東方娜叫住了他。

「您說。」

東方娜聲色俱厲道,「我小兒子現在在捕妖隊中,你最好離他遠點。」

東方鳴珮沉默了幾秒後道,「我會的。」

說完揚長而去。

再到城主府門口時,白吟嬌在門口的台階上坐成一排,兩人聊的正歡。

「聊什麼呢?」東方鳴珮忽然出現,插嘴問道。

「他在跟我說他家的小酒樓發生的趣事。他說上次有個人,喝醉了就開始跳舞,他朋友攔都攔不住,真有意思。」白吟嬌站起身來拍拍屁股,興沖沖的跟東方鳴珮分享,靈動活潑的樣子活脫脫像只嘰嘰喳喳的小鳥。

東方鳴珮跟着笑了兩聲,對蕭文元道,「你明日和我們一起上路。」

蕭文元「騰」地站起來,興奮溢於言表,嘴裏喊着,「我要告訴我爹!」一溜煙的跑了。

「跑的真夠快的。」東方鳴珮望着他的背影道。

「真有活力啊。」白吟嬌附和道。

最後去的城在晝都周邊,蕭文元與他們同行,第一次坐偶鳥,咋咋呼呼的,還因為說太多話和紀初玉吵了起來。

最終以紀初玉被懟到臉色鐵青,但又說不過而結束。

城內富裕,白吟嬌這才見識到了什麼叫真正的繁華。和這裡比起來,還算熱鬧的竹都都成了清貧小城,更別提申城了。

最是她意料之外的大概是,這裡隨處可見,濃郁到令人窒息的妖氣。

雜七雜八的妖氣混雜一處,像大雜燴一鍋亂燉,她分不清妖氣的源頭是誰,更認不出妖氣的主人是強是弱,很是被動。

所以她選擇在以乘坐偶鳥不適為由,在客棧落腳下後就閉門不出,惹不起她還躲不起嗎?只要她不出去,就沒人會察覺她的異樣。

而這還只是臨近晝都,真正的晝都,又是如何,她沒法想像。

白池、姈娘在那裡都有自己的一方天地,肯定還有和他們實力相當的大妖盤踞其中,再加上明堂殿和四宮的存在,只怕那裡會更加混亂。

怪不得東方滕之前那樣描述晝都,現在她也隱隱有預感,晝都不是一個好待的地方。

休息了一天,她才逐漸適應周圍密集的妖氣,但還沒習慣,以致於她現在看誰都像妖。

終於到了要啟程前往晝都的時候了。

晝都中不能乘坐偶鳥,他們只能在五百米處換腳走。

到了城外,白吟嬌終於可以喘口氣了,妖氣的壓迫對她一個小妖太折磨人了,人類倒是好,發覺不到那麼多的妖氣,只有她受罪。

從偶鳥下來,東方鳴珮注意到了她的憔悴,關切問道,「真的很難受嗎?」

「好多了。」白吟嬌扯了個笑,確實好多了,畢竟這裡的妖氣淡了很多。

這卻被東方鳴珮一意孤行的認為她在逞強,更加心疼,從納戒中取出一個紙包,「嘗嘗這個。」

「這是什麼?」白吟嬌接過紙包,甜膩的香味從裏面傳來,捏起來有點軟。

「打開看看。」

白吟嬌打開了紙包,裏面躺着五個「小核桃」。

「我爹做的核桃包,嘗嘗看。」蕭文元說著還順走了一個,塞進了口中,含糊不清的道,「肥腸好次。」

白吟嬌也取了一個放進嘴裏,輕輕一咬,麵皮包裹着的糖漿泄出,香甜可口的味道在味蕾上跳舞,真的非常好吃!

「好甜!」像她小時候偷的蜜。

「你喜歡就好。」東方鳴珮借花獻佛玩的順手,看見她總算有點活力了,也鬆了口氣。

五百米並不是很遠,城門口有車馬候着,四種不同顏色的車馬上面寫着離、坎、震、兌,代表四宮。

還有一輛上面畫著一個圖案,豎線兩邊,一邊是一半牛頭,一邊是一半人臉,寓意人妖勢不兩立,是捕妖隊的車馬。

僅僅是靠近晝都,比昨日成倍的壓迫感迎面襲來,還不提到了裏面。

這真的是人類的最大都城嗎?白吟嬌不禁懷疑,這倒更像一座妖都,在張牙舞爪的等候她的到來。

不能怕,不能怕。

白吟嬌在心裏不斷重複,都走到這裡了,她已經沒有退路了。

一切事情,都等她見到師父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