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狐妖緣
狐妖緣 連載中

狐妖緣

來源:google 作者:你的貳玖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東方淵 塗山紅紅 遊戲動漫

古籍有雲,人與妖相戀,妖壽命千萬載,人壽命百載在人壽終之時,人與妖若想繼續相愛,可赴塗山,簽訂轉世續緣命數無常,唯緣相續,數載苦待,靜候君歸展開

《狐妖緣》章節試讀:

「大家都落座吧,來,小淵,坐我旁邊吧。」

主位上頭髮偏白猶如兩根蟑螂須的老人穿着黃色的道袍,裏面一件白色的布衣親切地對着東方淵以及一眾弟子招呼道。

宴會很順利得進行着,只不過那個所謂的討厭鬼到現在都沒有看到過,東方淵」稍微有些不甘心。

……

晚宴結束後,大家也就各自回去休息了。只剩幾人還留在大廳。

「父親,我扶你去休息吧。」

淮竹有些擔心自己的父親,畢竟自己父親身體不是那麼好,今天還喝了那麼多酒。

「你先去休息吧,我想跟小淵說說話,從他出生來也就看見過一次。」

「可,父親……」東方淮竹還想再說些什麼。

「好啦,今天難得看到自己的侄子開心一次,咳咳咳……」東方孤月佯裝不悅地想要教育自己的大女兒卻劇烈地咳嗽了起來。

「好,父親,我先下去了,你早些休息。」東方淮竹擔心地扶住東方孤月,生怕自己氣到父親讓他傷情惡化。

東方淮竹走出大廳卻停留在了拐角處並未離去,她靜靜地倚靠在柱子上。

……

「伯伯,你要不還是先休息吧,身體重要。」看着東方孤月那劇烈咳嗽的樣子,東方淵有些擔心。

「沒事,小淵,我不打緊的。」東方孤月擺了擺手,順了順氣表示自己沒事。

自己身體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就愈發虛弱,所幸近年來將莊子交給了自己的大弟子以及兩個女兒打點,還算是穩住了局勢。

「伯伯,我怎麼沒看到伯母?」東方淵有些疑惑,自己從小就沒見到過自己的伯母,如今到了莊子上也未曾看到過。

「玉兒……」東方孤月身子微微顫抖,整個人癱在椅子上,兩行清淚自眼角滑落。

「伯伯,對不起,我說錯話了。」東方淵見此哪還不知道那個伯母怎麼了。

「無妨,這件事本就是我有愧於大哥。我跟你講個故事,有興趣聽聽嗎?」東方孤月並不介意東方淵提起自己這件讓自己傷痛的事,他雙眸泛起追憶之色。

東方淵還未應下,東方孤月便開始了講述。

其實我的意見不重要唄。不過這件事又扯到我爹什麼事?那麼狗血的嗎?為什麼有點激動呢?難道吃瓜是人類的本質嗎?

……

那年東方孤月突破了大妖王,到了要去邊境歷練的年紀,少年總是意氣風發,萬丈豪情。

東方孤月天賦如何?家族天才與東方無道並稱東方雙子星,兩人是最有可能在三十之齡突破妖尊的存在。

家族自然將大部分的資源都**在了兩人身上,更何況兩人的父親還是東方一族現任族長東方無敵。

「人間界,東方族,妖仙之下無敵手。」

這是大家給東方無敵的稱號,東方無敵乃是妖尊巔峰強者,跨境戰鬥也未嘗不可,曾在初入妖尊的情況下以一己之力殺死了一名圈外的妖尊巔峰。

這樣當世的天才,稱得上無敵,連傲來三少都說過:「此子若是能生於當初的盛世,也能當得起人族的一方巨擎,一窺那妖祖境。」

當時東方淵聽到自己的爺爺是那麼厲害風光的人物,當即表示自己想見上一面,絕對不是想要靠着爺孫關係要要好處什麼的。

但是東方無道卻告訴他,爺爺早在好幾年前出去遊歷,目前也未傳回什麼消息。簡而言之,就是告訴東方淵不要想這些有的沒的了。

可惡,這心頭淡淡的失望感是怎麼回事。

話說回來,東方孤月剛突破大妖王便想去邊境歷練,自然遭到了族內人的反對。

雖然滿足了出去遊歷的條件,但是怎麼說作為雙子星你還是穩點,突破到大妖皇再說吧,其實也是族裡人害怕自己家的天才會出現危險什麼的。

但是東方孤月表示我大妖王無敵,何況自己還擁有劍意以及一顆強大的劍心。成天弔兒郎當的東方孤月能有什麼劍意呢,自然就是擺……不對,是逍遙劍意。

無章無法,從心所欲,但卻招招致命。

見自己兒子那麼自信,東方無敵當然覺得出去歷練是一件非常不錯的事情。再說,他也覺得在邊境的廝殺也是一種提升修為以及實力的好辦法,畢竟作為他老子的東方無敵便是在戰場上殺出來的。

於是他憑藉著自己的妖尊巔峰修為,咳咳,憑藉著自己東方族長的身份友好地說服了那些極力反對的族人,最後拍板決定讓東方孤月第二天就前往駐邊境的東方族赤炎衛報道。(東方淵小科普:赤炎衛是東方一族專門駐紮在邊境參與邊境防衛的部隊,不參與族中事務,一般部署是聽族內安排,不過就當作邊境的東方一族就好。每任家主可以抽調不超過妖皇境界的三十人留於身邊用作護衛。赤炎衛實力:普通士兵:小妖王,小隊長:大妖王,隊長:妖皇或者大妖皇,副統領:大妖皇巔峰,大統領:妖尊。十人一組,八名普通士兵加一名小隊長和隊長。邊境所有士兵聽從大統領調令,上一級不在或戰死,所有士兵調令自動歸於下一任領導者。)

東方孤月想了想,自己好像沒什麼需要準備的啊,帶些乾糧和一柄劍便踏上了旅途。

……

「無道,你說淵兒現在過得怎麼樣了?」東方明月不由擔心這個從小到大伴父母左右的小傢伙。

「放心吧,明月,你要相信他。我東方無道的兒子可是人中之龍,你看晴兒現在不已經是副統領了,她可比我當年更加的天才吶,哈哈哈!淵兒也不會差的,再說他身邊還有赤炎衛,妖皇境的赤炎衛足夠淵兒在中原闖蕩了。」東方無道笑着安慰被他摟在懷裡的東方明月。

聽到這,東方明月也是放心了些,但還是有些不放心:「也不知道淵兒在那邊能不能吃飽穿暖,睡不睡得着,會不會想爹娘。」

「好啦,明月,淮竹侄女已經傳音說淵兒他一切無恙了,你就不要擔心啦。」

「嗯……讓淵兒出去歷練這話是那位說的嗎?」東方明月有些不確定,畢竟從那個時代活到現在的強者怎麼會關注自己一個還有小妖境的兒子。

「嗯,三少爺說了讓淵兒去中原歷練,至於是什麼原因倒是沒說。不過三少爺提醒了句族裡有人手腳不幹凈,從邊境帶了不該帶的東西。」東方無道此時聲音有些沉重,他沒想到族裡居然有人那麼大膽敢接觸圈外的力量。他與圈外那些傢伙交過手,那種力量根本就是禁忌的力量,無法掌握。

「他們膽子那麼大?無道,會不會有什麼危險?」東方明月緊抓着東方無道的手,擔心地問道。

「無妨,晴兒這次回來帶了六十名赤炎衛,他們暫時藏於暗中。現在淵兒離族,暫時無後顧之憂,就等他們有所動作了。況且我已經突破了。」東方無道笑了笑,三少爺提醒後他早就有所防備了,這次東方晴的歸來探親也是他所安排好的。

「你突破妖尊了!?」東方明月有些驚喜地問道。

「前幾天僥倖突破,不過比起爹還是差遠了,若是他還在的話,現如今估計已經能和老祖平起平坐了吧。」東方無道有些落寞。

「夫君,沒事的,在明月心裏,你就是最厲害的,你保護着這個家。你保護了淵兒,晴兒還有孤月,對嗎?」東方明月抱住了他,在他耳邊俏皮地說道。

「夫人,謝謝你!」東方無道有些感動。

……

明月高懸,溪水靜淌,微風陣陣,竹影搖曳。

「弟弟,還過得好嗎?」

東方晴坐於院內的石桌前,望着圓月,她望得有些出神,手裡的竹酒喝完也恍然未覺。

「副統領,部署完畢了。」

黑暗中一道紅甲黑影單膝跪地,恭敬地說道。

東方晴被人打斷微微不悅,語氣有些冰冷:「嗯,退下吧。」

「是!」地上那人似是習慣了東方晴這冰冷的話語,點點頭,身影便消失了。

「酒又喝完了,再開一壇吧。」晃晃手中的酒罈子早已一滴不剩,東方晴搖搖頭,從屋中又拿出了一壇繼續賞月飲酒。

今夜,對眾人來說皆是個不眠之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