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鑒寶神眼
鑒寶神眼 連載中

鑒寶神眼

來源:外網 作者:七寶琉璃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七寶琉璃 都市言情

父親得了重病,巨額醫藥費讓古玩店學徒楊波壓力巨大,因為善心偶得琉璃石,讓他擁有一雙鑒寶金瞳,且看他如何鑒寶撿漏,顛覆命運展開

《鑒寶神眼》章節試讀:

「三萬!」楊波朝着曲副館長的方向看了一眼。
「四萬!」曲副館長面上笑眯眯地,但是抬起價格來,卻是毫不留情。
楊波沒有急着回應,心中猜測着對方的意圖,三萬塊已經是這塊玉舞人的市場價了,但曲副館長如此拚命抬價,難道是看出了什麼?
這倒也是,自己能夠看出來,也難免別人也會看出來,楊波稍稍猶豫,「四萬五!」
「四萬八!」曲副館長一直在抬價,似乎是有些不屈不饒的樣子。
楊波皺眉不已,「五萬塊!」
「既然小夥子如此喜歡這件玉舞人,那便讓給你好了!」
曲副館長突然就是收了手,讓楊波有些措手不及,但是他突然想到自己當初那件魚簍尊賣出去時,不正是五萬塊嗎?曲館長又是撂下這句話,怕也是想要藉此教訓他一頓!
只是曲副館長的手段也太過狠厲了些!
楊波以五萬的價錢拿下了玉舞人,大家都沒有太多的反應,接下來的拍賣仍舊是在進行。
漢代玉舞人到手之後,楊波拿着玉舞人,心中安寧,甚至也沒有再去注意前台的物件,心中只想着賣出這件玉舞人以後,他一定是要回家的,父親的病已經拖不得,即便是手上沒有八十五萬,但是先住院進行前期的檢查也是可以的,這樣一來,他也有更多地時間來籌備醫藥費!
楊波走神之間,交易會已經是進了尾聲,他沒有想到曲副館長自始至終都沒有都是沒有再買任何物件,倒是令他很是失望。
最後一件被一位低調的老先生買走,拍賣會就算是結束了。
梅老三站在台前,拍了拍手吸引了眾人的注意,「本次拍賣就此結束,再次感謝大家的光臨,至於下一次,仍舊是老時間老規矩,如果有新朋友想要了解,下次怕是要展示實力了!」
梅老三說話之時,並未明確看向哪一邊,但是大家都清楚,這最後一句卻是在說給楊波聽的。
楊波沒有說話,他現在對於未來還沒有明顯的規劃,甚至隱隱想要與對方劃清界限,畢竟這些暗中交易非法且不說,正是因為暗中交易的存在,才會進一步助長了盜墓賊的氣焰!
楊波和對方協商,最終刷卡付賬,這才是拿到了漢代玉舞人,他心中歡欣鼓舞,卻是不敢表現出來,生怕被別人看了去。
楊波拿着玉舞人,將要離開時,便是聽得那位交接的光頭紋身壯漢問道:「楊先生下次可是要來?」
楊波有些猶豫起來,儘管不願再來,但他不確定到時候是不是能夠幫父親籌措到足夠的醫藥費,畢竟這也是一次機會,就這一次,一次就好,再下一次,他一定不會再來!
終於是說服了自己,楊波朝着對方點頭,「下次還會過來。」
「那好,楊先生,您留個聯繫方式,到時候自會有通知的。」壯漢看起來粗糲,但是待人接物卻是客氣得緊!
心中盤算着上午就該去把玉舞人出手,到時候給郭扒皮說一聲,自己是一定要回家一趟了,打錢回去,父親也不會去醫院,還不如自己強行把父親送醫院!
把玉舞人出手了,醫藥費應該算是籌集到大半了吧!
楊波踏出院門,迎頭碰到羅少與他的鑒定師,兩人站在門外,似乎是在等誰一般。
楊波對羅少的身份仍舊是一知半解,但他仍舊是朝着對方微微點頭,側身就是要離開。
突然聽到羅少問道:「楊小兄弟,還請留步!」
楊波頓住腳步,看向對方,心中疑惑,不知道對方這是何意。
羅少面上一笑,「豐爺有句話想要問一問楊小兄弟。」
楊波順着羅少所指的方向,見到羅少的那位老鑒定師面上帶着和藹的笑意,「小兄弟,你也不必緊張,我只是想要知道那塊漢代玉舞人,到底是有何來歷,你為何又會勢在必得!」
楊波稍頓了下,「豐爺當時不也是看了這塊玉舞人的,您看出了什麼,那就是什麼了!」
曲副館長與相識的幾人打了招呼,抬步走出來,正聽到兩人最後的對話,呵呵一笑道:「豐兄,何必多問,其他人不知詳情,怕也是會被這小子給騙了,我可是清楚得很,楊波他是古德齋的夥計!」
「古德齋是在朝天宮附近的一家很小的古玩店,他也不過是在裏面做了兩年的夥計,這樣的傢伙,靠着幾分口才,竟是混進了這裡!」
曲副館長朝着楊波看了一眼,很是有幾分不屑。
楊波竟是點了頭,「我是古玩店的夥計,這個沒什麼可以爭辯的,而且我也從來沒有用其他什麼身份做過任何的自我介紹!」
曲副館長冷冷一笑,「被我戳穿了,倒是承認的爽快,但是這人道德敗壞,品行低下,當初曾經站在我的身後,搶下我已看中的一件文物,當真是品行不端!」
曲副館長說出這些話,顯然是想要告訴羅少二位,羅少聞言沒有太多反應,反倒是豐爺皺了皺眉,「小兄弟,這可怎麼說?」
楊波看向對方,也不解釋,而是問道:「不知豐爺喚了小子是什麼事情?若只是問這些隱私之事,怕是我不能回答了!」
豐爺又是朝着他手中玉舞人指了指,「只是想要知道這件玉舞人的狀況罷了!」
曲副館長站在一旁,卻是笑了起來,「豐兄,我們認識也不是一年半載的了,我的人品,你還能信不過嗎?這小子不過是走了狗屎運,今天拍下這件玉舞人,多半也是抱着撿漏的心思,但他卻沒有想到,漢代玉舞人的價值不過才兩三萬罷了,這五萬塊花下去,可真是賠了個底朝天!」
楊波站在一旁,朝着曲副館長看了一眼,心中卻滿是不屑,他沒有料到對方心思竟是如此陰毒小氣!
豐爺對楊波的印象並不好,聽到曲副館長誇張的語氣,也是半信半疑,因為楊波一直都是表現得沉穩,與曲副館長多言多有不符!
羅少心中不耐,「豐爺,且不要管這麼多,咱們今天只問玉舞人的事情!」

《鑒寶神眼》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