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鑒寶無雙
鑒寶無雙 連載中

鑒寶無雙

來源:外網 作者:青木赤火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都市言情 青木赤火

鑒寶識寶,本是眼力為王;他卻獨樹一幟!貌似偶遇的小白狗,竟讓他真正踏上了古玩珍寶之路。不過,這究竟是不是一條狗······展開

《鑒寶無雙》章節試讀:

這時候,常松回來了,走到吳奪身邊,一看這條鏈子,不由也瞪大了眼,沒有打斷。

確實,這幾顆鑲嵌的東西,乍一看是有點兒惹眼。

老闆娘微微一笑,拿起強光手電看了起來,一邊看一邊問,「您打算多少錢出呢?」

強光照射之下,綠色料子清澈如水,而且綠得還特別均勻,整個兒一碼色。

老闆娘眉頭一皺,又拿起了高倍放大鏡,這裏面,居然沒有一點兒棉雜裂!

中年婦女見老闆娘在細看,便停了一會兒才應道,「最低十萬。」

這話,其實是露了怯了。

老闆娘一聽,便也明白了。「您是去過幾家店了吧?」

「嗯,去過兩家,都是做翡翠的店。」中年婦女也沒隱瞞。聽起來,她之前估計要得更高,但是之前的店,應該是十萬也不給。

老闆娘輕輕點了點頭,「您稍等好嗎?」

接着她便往櫃檯後面半開着的小門喊道,「老公,來給掌掌眼!」

小門裡走出了一個地中海髮型的男人,應該就是老闆了,看着可比老闆娘大多了,「怎麼了?你的眼力可比我厲害啊!」

「就會哄人。快來看看,這位女士來出貨的,報十萬呢。」

老闆娘在老闆上手之後,將常松的鐲子連同鑒定證書一起裝進了一個精美的盒子里,又裝進了手提袋中遞給常松。

常松拿了手提袋,見吳奪並沒有走的意思,便低頭沖向櫃檯,嘟囔了一句,「來也來了,再看看還有沒有別的合意的。」

老闆娘招呼着,「兩位隨便看。」但是她的目光,依然主要在老公手裡的手鏈上飄。

老闆也用手電筒和放大鏡看了一會兒,卻輕輕將這條手鏈重新放回了那個玫紅色盒子之中,「這位女士,要說別的寶石玉石吧,我可能不太懂;但要說翡翠,我做了二十多年了・・・・・・這條手鏈,十萬我們收不了。」

中年婦女微微一愣,頓了頓才道,「那你們最高能出多少?」

「這個,我們不收這一類的東西。」老闆笑了笑。

「你什麼意思?說這不是翡翠?」中年婦女這話一出,連常松都皺起了眉頭。

「我可沒說啊。」老闆想了想,「是這樣,這種『翡翠』我們不收。」

中年婦女面露失望,但一時好像又不甘心,有點兒僵在了那裡。

「老闆,我們剛從你店裡買了個鐲子,這不碰上了,我也挺喜歡翡翠的,能順帶上手看看么?」吳奪此時卻開了口。

這手鏈,說實話,他也和老闆一樣的看法,應該不是翡翠。

不過,這到底是什麼東西,他也看不太懂,所以一時有些好奇,想仔細看看。

「客氣了小兄弟,我們算是談完了。你現在就是要收了它,在我店裡談都沒事兒!」這老闆是典型的生意人,話說得很到位,「如果覺得我家東西好,以後記得多捧場多介紹啊!」

「一定一定。」吳奪看向中年婦女,「大姐,我能看看么?」

她的年齡,其實吳奪該叫阿姨了。

「看吧!」中年婦女有些機械地應了聲。

吳奪上了手,也用上了老闆娘的強光手電和放大鏡。

吳奪發現,這料子裡頭特別乾淨,不停變化角度打燈,也看不到丁點兒的雜質和問題。

這凈度,完美到讓吳奪感覺就像一顆綠玻璃。

不過,用手一一細細觸摸,卻又不像是玻璃質地。

突然之間,吳奪面色一變!不由抬頭看了看眼前的幾個人。

「怎麼了?」常松不由問道。

「你說什麼?」吳奪反問。

「我問你怎麼了。」常松應道。

「不是,你之前說什麼了?」

「之前沒說話啊!」常松看了看其他人,「所有人都沒說話!」

「嗯?」

吳奪立即回憶,剛才,他好像聽到了一種聲音!

這聲音本來不是說話的聲音,而是有點兒像金屬樂器的一種聲音。

但是,這種聲音卻如同旋律,聽到之後,腦中立即就反映出語言表達的內容來。就像聽到某首歌的伴奏,會自然而然想起歌詞一般!

「不好意思,我得走了。」此時,中年婦女似乎有些不耐煩了,開口打斷。

在她看來,吳奪也不像會買的樣子。

吳奪下意識地放下了手鏈,中年婦女快速而熟練地收進了絲絨盒子,裝進了挎包,沖老闆點點頭,「打擾了,再見。」

說完毫不停留,便離開了店面。

吳奪皺了皺眉,不由看向了自己的左手中指。

通過回憶,他應該是左手中指觸摸到一顆料子之後,隨即聽到的聲音!

那時候正在琢磨這手感也不像玻璃,到底是什麼呢?

此時,老闆卻對吳奪笑了笑,「小兄弟,不用研究了,這條手鏈,應該是民國時期的東西,也算是老東西吧!不過不值錢。」

「噢?」吳奪和常松異口同聲。

店裡此時也沒有其他客人,老闆用手敲了敲玻璃櫃檯,「這東西,是一種民國時期的特殊工藝老玻璃,行里人呢,也叫硝子。根據材料比例不同,做出來的東西質感也不同;細密的白硝子,可以混充和田玉;通透的綠硝子,比翡翠還漂亮!」

「如果是玻璃工藝,怎麼一點兒氣泡也沒有?」吳奪不由接口。

「你得看多大啊?一大塊里難免有氣泡,這切割成這麼小,避開之後,哪來的氣泡?這娘們兒,跑到我店裡來耍花槍!」老闆說著,順手拿起了一支煙。

「說話怎麼這麼損呢?」老闆娘一把拿下老闆剛放到嘴上的煙,「別在店裡抽!」

這時候,常松來了個電話,跑到一邊接去了。

「不對!我感覺也像!差點兒沒想起來!」吳奪眉頭一挑,忽而冒出一句。

「本來就不對嘛!要是翡翠,不要說冰種了,就是玻璃種,就算沒有棉,也不可能一點兒色根都沒有啊!」老闆得意一笑。

其實吳奪說的不是這事兒,他說的是他剛才聽到聲音之後,腦中反映的內容竟是對這東西做出的鑒定!他現在也覺得像了!

「老闆,那就告辭了。」吳奪說完,便快步走出了店面。

「慢點兒!」常松掛了電話急急跟了出去,「你這是要幹嘛?」

「我得再看看那條手鏈。」吳奪四下打量,尋找中年婦女的身影。

《鑒寶無雙》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