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江湖:洛神傳
江湖:洛神傳 連載中

江湖:洛神傳

來源:google 作者:劍氣縱橫三萬里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洛卿 莫無憂

【虛構+架空+純古言+救贖】大婚前夕,洛卿親眼看見自己的未婚夫殺了她爹,而那可以稱得上青梅竹馬的人卻嫌殺她髒了手,竟想以一顆毒藥了結她她不知的是,大婚前夕,容連城竟發現自己即將迎娶之人是自己的親妹妹,岳丈變成那個自己恨了近二十年的人,進退兩難間不得不親手送走至愛之人被捧在手心長大的她被迫直面這江湖的殘酷,她才發現,這江湖原來比她認識的要複雜的多:所謂正邪,正亦是邪,邪亦可正莫無憂看着本如神女般地洛卿跌下神壇,為救贖而不顧後果廢了自己半身經脈「卿卿,明明是我先遇到你……」展開

《江湖:洛神傳》章節試讀:

藏劍山莊內,一片喜氣洋洋,五天後便是劍主唯一千金的大婚之日。

「咱們小姐和連城公子可真是郎才女貌啊!」

「就是就是,看着多有夫妻相,該就是天生一對兒。」暖玉閣前,兩個小丫鬟邊布置邊竊竊私語。

而此時,剛好從屋內出來的洛卿跺了跺腳,嘴角卻揚起一抹微笑。

「紅袖綠袖姐姐,你們又打趣我。」洛卿嘟着嘴故作不滿道。

「哎呀,小姐,我們這不是誇您和連城公子般配嘛。」兩個小丫鬟揶揄道。

這兩個丫鬟是從小陪洛卿長大的,她娘死的早,爹一個人拉扯她,有些不方便的地方都是這兩個丫鬟照顧她,故而主僕之間說話都比較隨意。

「好姐姐,看到容哥哥了嗎,萬寶閣剛送來了幾款嫁衣樣式,我想讓他一起和我看看。」洛卿一臉期待地問道。

「沒有呀,我倆這會一直在咱們暖玉閣這邊,還沒布置完呢。」紅袖說著把手中的大紅喜字貼在窗上。

「容哥哥肯定又在竹林那練劍,我去竹林找他去。」洛卿說著就往外走去。

「大小姐,剛才庄外來了個黑衣男子找容公子,之後容公子好像有急事往後山那邊去了。」進來的小廝聽到洛卿的話忙說道。

「容哥哥去後山幹嘛?難道爹今天出關嘛,都不告訴我。哼!我要去找他們!」說著洛卿提起裙子就往後山跑去。

後山,閉關室內,一個看上去四十多歲的儒雅男子盤坐在寒床上。

只見男子面色隱隱泛着青黑,身體還微微顫抖着。

突然,閉關室的門傳來「轟」地一聲,伴隨着聲音男子猛地睜開眼,吐出一大口血。

此時門外走進來一個白衣男子,手持長劍,一臉寒意,指節咔咔作響。

「城兒,你這是?」中年男子虛弱的問道。

「我問你,你可認識容雪微?」

中年男子臉色驟變,顫抖地問道:「你怎麼知道容雪微?」

「呵,我怎麼知道?那你可曾記得二十年前被你拋棄在雲城的母子倆?」容連城雙目血紅的吼道,面如冠玉的臉頰被猙獰的表情佔據,眼底滿是癲狂。

「咳咳,你說什麼?拋…拋棄?」說話間中年男子又咳出一大口血。

「你這個道貌岸然的偽君子!」容城一臉憤怒,劍尖指向男子。

「城兒你是……是雪薇的兒子?雪薇當年懷孕了?」男子表情複雜虛弱的問道。

沒等容連城回答,他彷彿感覺到了什麼,繼續說道:

「城兒,沒時間了,你聽我說完。我本…」說到這裡男子重重的吐出一口氣,一掌拍在心口處,伴隨着這一掌本氣若遊絲的人彷彿迴光返照一樣。

「本想熬到你和卿卿大婚,但我恐怕挺不住了。城兒,大長老為得到逆氣決,趁我受傷之際給我下了毒,我中毒太深,命不久矣。你要記住,藏劍山莊只有劍主才能學的逆氣決就放在卿卿的暖玉閣玉床內,切不可讓大長老得到,他的野心太大,恐為禍武林。」

「等我死了,大長老為了得到逆氣絕不會放過你們的,你們趁機趕快走,我已經聯絡了萬寶閣掌門來接你們,在山下藏劍城內那間萬寶閣有人接應。」

「速速離開,咳咳……,去取逆氣決,不出三年就可以把這些內功融會貫通,切不可為非作歹。」

說罷男子猛地抓住容連城的手,運轉功法,把自身修鍊近四十年的內力灌入他體內。

「城兒,卿卿是無辜的,求你,一定,一定要保護好……」話音未落人已經慢慢合上了眼,一隻手已無力地垂了下去,只剩下另一隻手死死地抓着容連城。

容連城一時竟無法掙脫,眼睜睜看着這個曾經自己最恨的人死在自己眼前。

「爹!」一聲驚呼突然從密室門口響起

洛卿獃滯的看着眼前這一切。

她即將成親的未婚夫此刻手抵着她爹吸取內力,而她爹身前遍布血跡。

眼前的一切都在告訴她,她的容哥哥竟然殺了她親爹,而且是以如此殘忍的手段。

「啊!你為什麼要殺我爹!」伴隨着尖叫聲洛卿拔劍刺向容連城。

恍惚間聽到劍刃穿透肉體的聲音,容連城看着刺進自己身體的劍,竟不知事情怎麼到了這個地步。

一夕之間,愛人竟變成了親妹妹,愛人的父親卻變成了自己那個無情的父親,那可是害死母親的仇人啊!

「滴答……」伴隨着血滴落在地上的聲音,容連城抬眼看向洛卿。

看着洛卿原本那天真無邪的臉蛋上被染上血跡和眼淚,他感覺自己的心已經痛到麻木了。

「你說我為什麼要殺了他?哈哈哈,當然是為了當上劍主了,不殺了他我何時能成劍主?」笑聲癲狂卻飽含凄涼,可此時的洛卿卻已分辨不出。

「不,你不是這樣的,就算是,等你娶了我劍主之位早晚是你的啊!」洛卿一臉倉惶地看着容連城,手探向她爹略微僵硬的身軀,仍不敢相信眼前這一切。

「你還不知道吧,你爹去年為你受的傷至今還沒好,他馬上就坐不穩這劍主之位了,那我為何還要娶你?」

「不,我不相信,我不相信啊!難道你從來都是騙我的嗎?你敢說你從未愛過我?」

「從未,我愛的人一直都是映月。」容連城看着眼前女子一字一句清晰地說道,手卻無意識握緊了拳。

洛卿一臉地不可置信,映月姐姐?她洛卿是劍主女兒,而映月姐姐是大長老的女兒,從小映月姐姐就和她一起長大,像一個大姐姐一樣,可如今即將和自己大婚的人說他喜歡的竟然是映月姐姐?

看着眼前深愛之人陌生的模樣,還有躺在血泊中的爹爹,感覺一陣從心臟傳向四肢百骸的抽痛,手背微微發起抖來,洛卿拔出尚在容連城身體里的劍,倏地轉過來刺向自己。

卻沒有聽到劍刺入身體的聲音,一隻手鮮血淋漓死死地握住劍刃,是容連城。

只聽他冷淡的說了一句:「別死在這裡。別人以為我殺了你那豈不是污了我的名聲?」

洛卿再也忍不住,眼前一黑,軟軟地倒了下去。

一隻帶血的手快速接過昏迷的人,可能是扯到了傷口,容連城嘴角慢慢淌下血液。他強忍着疼痛將人抱起,走向密室外。

一聲清脆的哨聲響起,只見一個身穿黑衣的男子突然出現,跪在了他身前。

「公子。您受傷了,讓屬下來吧。」男子恭敬地說道。

「無礙,黑衣,將大小姐送至山下萬寶閣,速去。」容連城說著將懷裡的人遞給黑衣男子,看着洛卿那雙目緊閉的俏臉,伸手拭去了她臉上的血跡。

卿卿,你要好好活着。

此後就算是無間地獄,也該讓我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