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將軍夫人又去虐渣了
將軍夫人又去虐渣了 連載中

將軍夫人又去虐渣了

來源:google 作者:香菇醬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虞月兒 虞蓮兒

上一世的虞月兒,憑藉一手的絕世醫術而被眾人敬仰穿越後的她,依舊不是一個簡單人物展開

《將軍夫人又去虐渣了》章節試讀:

雖然這具身體已經被折騰壞了,年紀尚小的她又實在力氣太小,不過人在生氣的時候,自有無窮大的力量。
虞月兒頗有技巧地扼住了李氏的手腕,還沒有怎麼用力,便見李氏已經臉色一變,嘴唇發白地顫抖着,險些大叫出來。
「你……!」
虞月兒甩開了她的手,冷聲道:「為自己的女兒出氣,卻打着相府家規的名義來教訓我?
你好大的口氣!
李氏,我敬你一聲長輩,是看你年紀大了折騰不起,不屑與你鬥法。
你當真以為我怕了你?
哼,若是我將這些年來,你這假慈悲真虐待的真面目公布天下,你這惡毒後母怕是要人人喊打!」
李氏被一把推開,幸好她身後的虞美人連忙幫扶了一把,這才沒摔倒在地。
虞美人一聽這話,立馬便道:「姐姐,你這話可就不對了!
娘親一直待你如親生般疼愛,大家有目共睹,怎能隨口污衊娘親?」
虞月兒的目光落在虞美人的身上,說道:「疼愛?
有目共睹?
你還真以為你們能一手遮天了不成。
我告訴你,你與虞蓮兒聯手害我,讓我摔壞了臉毀了容的證據,你可還記得?
你信不信,我把這證據上交公堂,血債血償,咱們便來個魚死網破如何?」
聞言,虞美人嘴角那一絲惺惺作態的假笑霎時間便僵住了。
但李氏才不信她有什麼證據,不過是沒用的威脅而已。
「呵,滿嘴胡言亂語!
騙人的把戲我比你見多了,虞月兒,你可打錯算盤了!」
虞月兒嘴角微翹道:「證據我可不止留一樣。
虞蓮兒,你還記得你干過什麼好事情嗎?
半夜私會男人,互換情書,你說這件事情要是捅出去了,你這算盤可比我難打多了。」
聞言,虞蓮兒的臉色霎時間蒼白了。
「你……你胡說!」
「我胡說?
『有美一人兮,見之不忘,一日不見兮,思之如狂』……這是誰寫的?」
虞蓮兒臉色大變,立馬恐懼地道:「不……不是薛公子!」
虞月兒「噗嗤」一聲便笑了出來,不打自招,真是蠢貨!
李氏和虞美人紛紛面面相覷,沒想到還真有這個人?

李氏立馬急了,扯住了虞蓮兒的衣袖問道:「他是誰?
你當真三更半夜出去,與一個野男人勾搭上了?
!」
虞蓮兒哪裡敢說實話,低下了頭唯唯諾諾地揪着自己的衣服,眼裡已經快要擠滿了淚水。
「你……你可真是我的好女兒啊!」
李氏痛心疾首。
這事情可大了!
必須封住所有人的口,絕對不能流傳出去!
她看向了虞月兒,目光中透露着一絲決絕的瘋狂。
「虞月兒,你把這件事情忘了,當做什麼都沒發生,並且把那封書信交給我,我便不再計較你打蓮兒的事,還會給你一大筆錢讓去抓藥看大夫,如何?」
打完了給一筆錢給醫治,還要對你感恩戴德,那不是太便宜你了?
虞月兒冷笑了一聲不屑道:「不如何,我自己的傷我自己會操心,用不着你們。
不過有一件事情倒是迫在眉睫。
我也快出嫁了,可我這嫁妝一事還未定下來,您忙,所以我也沒來得及和您好好談談,今日咱們便來列一個清單,該給的不該給的咱都商量商量,這件事情便好辦多了。」
說罷,虞月兒便轉身從抽屜里拿出了一疊紙,遞在了李氏的面前,長長的紙張上羅列了詳細盡的條目。
「好哇,原來你早有預謀!」
虞蓮兒見虞月兒這行雲流水的動作,氣急敗壞地指着她,怒道。
虞月兒回眸冷冷地看了她一眼,提醒着虞蓮兒道:「各取所需罷了。」
她一點兒也不着急,現在的情勢,到底是誰掌握了主導權,想必她們心裏也清楚。
李氏怎麼也想不到,這丫頭挨了一頓打以後,竟然脫胎換骨,變得如此懂得用計謀給他們下套,讓她們一步一步往裡鑽。
她壓制住了自己的驚訝,不情願地點頭道:「好我答應你,這些東西稍後便拿去賬房去核對。
現在你總該把那證據拿出來了吧!」
虞月兒才沒有這麼傻,會信李氏這種空口無憑的話,笑了笑道:「那便麻煩夫人先去一趟賬房,把這些東西的訂樣蓋章了以後一件不少的交給我,我再把證據還給你。
現在,恕不遠送。」
李氏心裏即便氣得發抖,可是現在卻是拿這丫頭無可奈何,目光怨毒地瞪了她一眼,便領着她的兩個女兒拂袖而去。
出了門,走遠一些了虞美人才道:「我看虞月兒一點兒也不擔心自己的傷,莫不是她真的已經已經有錢去買葯了不成?」
「她哪兒來的錢?」
虞蓮兒皺着眉頭,想了想卻突然恍然大悟:「我想起來了!
今兒早上我去過廚房,她那個死丫鬟小荷好像偷偷摸摸在那裡煮些什麼東西,我隱約聞到一股藥味兒,但是當時沒有注意她。」
李氏驚訝不信:「她當真有錢?」
「眼下不是糾結這事的時候,既然她煮葯是為了治傷,那我們就給她使點兒絆子,徹底毀了她那張臉才對!」
虞美人的眸子里閃過凜冽的寒光。
房間里,虞月兒正舒心地笑了笑。
今天首戰大捷,可算是為這具身體的主人出了一口氣。
「小姐,葯熬好了,你快敷上去吧。」
小荷端着一盅藥膏進來。
虞月兒走過去掀開了蓋子,正想用手指摳一塊出來,卻是堪堪停在了瓶口周圍。
「小荷,你這葯……味道不太對勁。」
「嗯?
怎麼會,我是按照小姐給的法子熬了很久才熬好的啊。」
小荷正想伸進去碰藥膏,被虞月兒用手一把給攔了下來。
「這葯被人動過手腳,裏面的藥膏碰不得,加了化骨粉,一碰肌膚便會立馬潰爛。」
小荷嚇得差點把手中東西打翻。
「我已經知道是怎麼回事了……那母女三人,當真是噁心!」
小荷一臉疑惑。
虞月兒也沒有想要和小荷解釋,拍了拍她的手,和她說道:「這葯你先收起來,我現在要出去一趟,重新再挖些草藥。
你在房間里替我守門,千萬別讓人進來翻我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