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將軍,王爺想和你生娃
將軍,王爺想和你生娃 連載中

將軍,王爺想和你生娃

來源:google 作者:夨憶夢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南宮無憂 古代言情 景禾

一場意外南宮府被抄,同樣一場意外南宮無憂痛失清白!南宮無憂誓要砍了那皇帝老兒為家人報仇,奈何三年準備回來,皇帝老兒竟已駕崩意外找到孩子他爹,誰知外表冷酷無情的攝政王內里竟是如此粘人「小憂兒廚藝真真好」眾人看着那黑的看不出顏色的桂花糕實在不敢苟同「小憂兒真真溫柔」眾人望着那被打的半死不活的永安侯世子陷入了沉思無憂:呵呵,誰是你的小憂憂?你個罪魁禍首景禾:娘子,人家是冤枉的啊展開

《將軍,王爺想和你生娃》章節試讀:

「娘親,廣寒寺好玩嗎?」

無求撩起車簾滿懷期待的看着街邊熱鬧的景象,娘親說也就今天熱鬧點了。

那狗皇帝升天了,過兩天應當舉國同喪了。

「這個我也不知道,去看看吧!不過娘親聽說他許願挺靈的,無求可要準備好自己的願望哦~」

無憂本來是不信鬼神的,不過現在她都穿越了,這個還真就說不準了。

「夫人,廣寒寺到了。」

無憂自從知道皇帝升天后便以女裝示人了,她也不想那麼麻煩的裝扮男人了,這樣無求也可以叫她娘親了。

「施主是要許願還是還願?」

無憂剛進寺廟便有小沙彌過來詢問。

「許願,勞煩師傅帶我們走一趟了。」

花容習慣性的想將手中的銀子塞入小沙彌的手中,怎料小沙彌推脫了。

「阿彌陀佛,施主不必如此,這是小僧該做的!」

看着小和尚有些生氣的模樣倒是把花容一愣,這小和尚是真清高?

「師傅切勿動怒,我等不懂規矩冒昧了。」花月持劍道。

無憂笑了笑沒說話,牽着無求前去祈願樹。

「娘親,這樹真的很靈嗎?」

無求好奇的望着祈願樹,畢竟才是兩歲多一點的孩子正是頑皮的年紀。

「無求試試不就知道了?」無憂溫柔的說。

無求聽完閉上眼睛雙手合十靜默的一會兒,無憂耐心的等無求許完願望。

「許的什麼願望?可以告訴娘親嗎?」

「不要,無求聽說願望說出來就不靈了。」

無憂颳了刮無求的小鼻子說了聲調皮

「夫人,天黑了。不如我們在此住上一晚?」花容道

「嗯嗯,娘親住上一晚。」

「好!」

「哇!娘親,是那個叔叔!」

無憂順着無求指着的方向望去,一個清冷的彷彿不食人間煙火的男子跟在一個看着方丈一樣的和尚後面。

那男子不是景禾又是誰?

景禾的出現倒是點醒了無憂,她不急不慢的攔在男子前面。

「大膽,來者何人?」

景禾身邊的侍衛呵斥着無憂試圖讓無憂退後。

「你家主子的救命恩人!」無憂拿出景禾的那半塊玉佩道。

現在她大仇已報不再像以前那般顧慮了,直接以真實的樣子找景禾討銀子。

景禾看着眼前的女子也是一愣,是上官無憂?

沒錯,是她!倒是不曾想到她是女子,畢竟在景禾的認知里沒有女子會如她這般撩撥男子。

景禾想起之前和無憂共處一室的場景,她若是女子他是該要對她負責的吧?

「本王知曉了,只是本王並沒有隨身攜帶那麼多銀錢,上官姑娘可改天帶着信物到攝政王府取。」

景禾覺得自己該對無憂負責便不覺多說了幾句。

「哇,娘親,我們又要有好多銀子了嗎?」

無求激動道。他可是聽娘親說過,那可是整整三百萬兩白銀呢?

娘親?

她成婚了?

景禾有點惱怒,她既然已經成婚為何還要和他共處一室?

這般不將她的夫君放在眼裡的嗎?

「哼!」

於是景禾的臉色便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從如沐春風變成了陰雲密布,氣沖沖的離開了,讓無憂等人好一陣疑惑。

「娘親,叔叔怎麼了?」

「他可能犯病了吧!」

無憂直覺這人有病,翻臉比翻書還快。

人們常說女人的臉如六月的天說變就變,她看這話形容這攝政王景禾還差不多。

景禾一路上臉黑的像關公一樣,嚇得言二一句話也沒敢吱。

房間里景禾在自己的床前坐了許久,輕笑了一聲。

不守婦道的是她,他在這兒生的哪門子氣,他又不是她的誰。

想清楚了以後景禾決定出門走走,去去那女人的晦氣。

無憂這邊剛沐浴完正想和自家寶貝兒子美美的睡一覺,卻被一個黑衣人擾了清閑。

「姐姐,救救我!」

無憂望着抱着她大腿的黑衣人無語問天,她不過就想睡個覺還不讓她睡安穩。

「我為什麼要救你?」無語不爽的問。

「姐姐,難道你就這麼忍心看着一個妙齡美少女慘死在眼前嗎?」

「她那張光滑皎潔的小臉蛋就在你的眼前一點一點的變得沒有生機,帶着希望的眼睛就在你的眼前一點一點流失!」

「那是多麼殘忍血腥的畫面啊!」

面前的女子說的那個一個傷心欲絕,悲慘不已,還露出那種可憐兮兮的表情,哭的不能自已。

得,還是個演技派,無憂心想。

「娘親,咱們幫幫她吧!她好可憐的樣子。」

無求到底不過是個兩歲多的孩子看着女子哭的這麼慘忍不住求情道。

「嗯,好。」

無憂不忍心拒絕無求,留下了女子。

在無憂看來這就是個麻煩,這個女孩不知道為什麼會被追殺,搞不好自己還要被牽連。

「講講吧!」無憂無奈道,今兒晚上看來是睡不着了。

「夫人,我叫沈熙月。被人追殺是因為小女子不幸被一個惡霸看上,那惡霸想要強行將小女子搶回去納為他的第十八房小妾!小女子那是寧死不從啊,拼了一條命也要跑,絕對不能讓那惡霸得逞!」沈熙月憤憤道。

無憂躺回床上,雙手交叉在腦後,靜靜的看她表演。

她但凡不說是第十八房小妾無憂都能勸勸自己相信她,無憂是不信可是無求卻信了,還在不停的安慰沈熙月。

「姐姐不要傷心,這種壞人娘親一拳就可以將他打死,我娘親可厲害了。」

「真,真的嗎?」

沈熙月欣喜道,莫不是她瞎貓碰死耗子還遇到個大人物?

「你逃走了,你父母怎麼辦?」無憂問道。

「那樣的父母不要也罷,他們聽見那惡霸要討要我可歡喜了。」沈熙月哭的更加傷心了。

她沒說錯,她的確是逃婚的。那人雖不是惡霸卻也不是她想嫁之人,她是個叛逆的女孩子吧,這一逃婚以後肯定不容世俗了。

「那你想過以後怎麼辦嗎?」

無憂暗想可千萬別賴上她,她不想多個爛攤子。

「夫人可否收留小女子些許時日,小女子會些醫術,您就當收個大夫就好,不要有心理壓力。」

無憂:???

開什麼玩笑?

她能有什麼心理壓力,她為什麼要養大夫,她的自愈之力不香嗎?

雖然現在她不能自愈自己,但是以後說不定就可以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