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歷史軍事›姜晚周北深
姜晚周北深 連載中

姜晚周北深

來源:外網 作者:姜晚周北深 分類:歷史軍事

標籤: 歷史軍事 姜晚周北深

姜晚穿着一身病號服,喘着粗氣,頂着大雨趕到傅家墓園奔跑,臉上儘是懊惱。這四年來,自己這失憶症越來越嚴重了。竟然連傅爺爺的忌日都差點忘了,傅小叔知道了一定會不高興的吧?喃喃間,一輛黑色連號車牌的邁巴赫停在了她的面前,司機拉開了車門,走下了一個高大的男人。...展開

《姜晚周北深》章節試讀:

「我從不開玩笑。」她嘴角微揚,看得出格外自信。

也是鄭悅悅命不該絕,如果她沒有和周北深離婚,興許現在Dr.姜還處於隱退狀態,也就沒機會救她。

這大概是所謂的命中注定吧。

簡單了解下鄭悅悅身體情況後,她和周北深便走出病房,到這時臉上的笑意才收起,變得嚴肅「你應該早些讓她做手術的。」

「我知道。」男人點頭,「可是我剛剛才得知你的消息。」

「國內並非只有我能做這個手術。」姜晚看着他,不懂周北深為什麼非讓她來做。

「是,也許其他醫生也能做,但……」周北深沉默片刻,之後才說「我不敢冒險。」

Dr.姜的名頭國際上無人不知,師承國際頂尖腦外科醫生,說是如今最厲害的腦外科醫生也不為過。

所以,他寧可一直等,直到找到姜晚,也不想讓鄭悅悅冒絲毫風險。

姜晚明白他話里的意思,心中微沉,原來是這樣。

周北深啊周北深,為了你的小情人,你還真是費盡心機啊。

就是不知道你在考慮這些的時候,有沒有考慮過你那個從未見過面的妻子。

不對,應該說是前妻。

她心裏是有氣的,但並不是說她喜歡周北深,而是單純咽不下這口氣。

她姜晚從小要強,事事爭第一,從不受氣,唯獨在和周北深結婚這件事上,她覺得自己受到了侮辱。

周北深可以不喜歡她,但是見都不屑於見她一面,這對於從小要強的姜晚來說,內心無法接受。

本來離婚就算了,大家以後井水不犯河水,可偏偏他又主動找上自己,而原因竟是為了救小情人。

這口氣她能咽下就怪了。

但,面對病人,她做不到坐視不理,所以這就讓她很憋屈。

「周總別高興的太早,雖然我答應救鄭小姐,但也不是沒有條件的。」她開口,總覺得應該讓周北深大出血,否則自己虧慘了。

「你說。」他怕的就是對方沒條件,有條件反而好辦多了。

姜晚想了想,對他說道「我正在籌建實驗室,需要資金和設備。」

「沒問題,一切由周氏提供。」男人回答。

「晉安醫院這邊缺少最新的手術設備。」她又道。

「周氏負責提供。」這個條件,即使姜晚不說,他也會考慮到,畢竟不能讓鄭悅悅冒太大風險。

看他答應的如此乾脆,姜晚看了他一眼,心裏說不上什麼滋味,反正不太舒服「周總為了鄭小姐還真是什麼都捨得。」

「是,因為她對我很重要。」他毫不猶豫的點頭,救命恩人臨死前託付他照顧的人,怎麼可能不重要?

原來他也並不是傳言中那麼無情,只是對她很無情罷了。

呵,自己在意這些做什麼,反正都離婚了,等這場手術做完,以後大概也不會再有任何瓜葛。

「既然如此,周總不如捐棟樓吧,醫院這邊缺棟住院大樓。」

晉安醫院這邊的條件不是一般的差,住院部床位有限,很多病人都沒辦法住院,她讓周北深捐棟住院大樓,也算是給晉城醫患謀福利了。

周北深頓時臉色發黑,咬咬牙,有些惱「Dr.姜還真是為你們醫院考慮的無微不至。」

光是前面的設備資金,少說都要幾千萬,現在竟然還讓他捐樓,這沒個幾千萬能下來?

知道周北深不高興,姜晚也不在意「周總看起來不太願意,真要是不願意我也不勉強,只是鄭小姐那邊……」

「我捐!」男人咬牙,這女人是篤定了他會答應。

如他想的那樣,姜晚並不擔心他不答應,心愛之人啊,想必對周北深來說,再多的錢都無法衡量。

「Dr.姜還有其他條件嗎?一口氣說完吧。」他鐵青着臉,周身散發著駭人氣息,一副你要是敢再開口,我就掐死你的表情。

姜晚很懂什麼叫適可而止,更何況就算周北深真的什麼都不願意出,她也照樣會救人,所以現在這個結局她很滿意。

「沒了。」她搖頭。

「那手術……」

「你那邊設備什麼時候捐過來,手術什麼時候開始。」她說。

「明天一早設備會準時過來。」男人說,又鄭重的看着姜晚道「那悅悅的命,我就交給Dr.姜了。」

《姜晚周北深》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