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嬌嬌好甜:瘋批大佬寵她上癮
嬌嬌好甜:瘋批大佬寵她上癮 連載中

嬌嬌好甜:瘋批大佬寵她上癮

來源:google 作者:一隻棉棉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姜璃 現代言情 裴馳

【穿書甜寵+雙潔+嬌軟+高甜+團寵+娛樂圈】(嬌軟美人vs瘋批反派)姜璃一朝穿書成了惡毒假千金,因為給大反派裴馳下藥同他一度春宵,後來被他瘋狂報復,結局悲慘死去為了不像原身那樣悲慘下場,姜璃決定遠離大反派裴馳,好好活下去可在她一而再再而三的躲着他後,某位大反派怒了,掐着她的腰將她抵在了牆角,惡狠狠道:「再逃,腿打斷!」*A城豪門圈子裡的人都知道,裴太子爺十分厭惡他那個未婚妻姜璃,曾有人問他覺得姜璃怎麼樣,他冷哼一聲:「作的要死!」再後來,有人看見裴太子爺掐着他那作的要死的未婚妻細腰,將人按在懷裡給親哭了展開

《嬌嬌好甜:瘋批大佬寵她上癮》章節試讀:

完了!

姜璃白着小臉,四肢僵硬朝着門口走去。

心裏想着千萬不要叫她!千萬不要叫她!千萬不要……

「去哪?」

身側男人散漫的語調傳來,哪怕此刻他自認為語氣沒之前那般嚴厲,但先前對她兇巴巴的濾鏡還在,聽得腦子一團漿糊的姜璃身子一僵。

她僵硬的轉過頭去,努力剋制住自己發抖的身子,輕聲道:「出……出去。

裴馳看着她身上穿着的襯衫,下半身纖細小腿白的晃眼,輕挑了一下眉,「穿這樣出去?」

小姑娘穿着這樣出去是想勾引誰?

裴馳視線落在不遠處沙發上的衣物,對她說:「去換上。」

順着男人的目光,姜璃看見沙發上整齊疊放的衣物,她抱着衣服進了浴室,砰的一聲關上了門。

外頭的裴馳聽着浴室門落鎖的聲音,不由嗤笑了聲。

防着他?

姜璃懷裡抱着衣物,離開大反派的視線之後,她背對着門大口喘着氣。

昨天晚上究竟是發生了什麼呀!為什麼她一醒來會睡在裴馳的房間,還有……

姜璃低頭看着自己身上穿着的襯衫,白皙的小臉有些憋紅,這衣服是誰給她穿上的?

總不會是裴馳給她穿上的吧!

想到那個詭異的畫面,姜璃嚇得激靈了一下,絕……絕對不可能!

他明明厭惡極了她!

姜璃蹲在地上抱着小腦袋想了好一會兒,腦子還是一片空白,對於昨晚上發生的事情她真的是一點印象都沒有。

不過在她換衣服的時候,發現自己的胸口處又多了幾枚紅痕,顯然是不久之前才弄上去的……

姜璃臉上升起了一股燥熱,結果顯而易見,這總不可能是她自己弄上去的吧!

「啊啊啊——」

姜璃蹲在地上,煩躁的抓了抓頭髮。

明明說過不能再和大反派扯上關係,怎麼還……

不行,她一定要解除婚約!一定要!

姜璃換好衣服從浴室出來已經是二十分鐘後,裴馳已經不在了,只有打掃房間的僕人在擦着桌子,見她出來,恭敬的對着她說:「阿璃小姐。」

姜璃問:「裴馳他去哪了?」

「少爺去書房了。」

姜璃本想着去書房找某人好好談一談,但剛下樓正好遇到了裴奶奶,就陪着老人家一同吃了個早飯。

吃飯的時候奶奶突然問她,「阿璃昨晚是在阿馳房間過夜的?」

聽到阿馳這兩個字時,姜璃還沒有反應過來,後知後覺老人家口中的阿馳是指的某個大反派。

可重點不是這個,而是奶奶怎麼知道她在裴馳房間過夜的!

一股熱氣襲上臉頰,姜璃的小臉刷的一下就紅了,她急忙解釋道:「不……不是的奶奶……」

「奶奶懂!」裴奶奶欣慰的拍了拍她的手,「也一直難為你了,那臭小子先前一直沒開竅,現在總算是開竅一點了,奶奶現在就等着你們倆給奶奶抱孫子呢!」

「孫……孫子!」

姜璃嚇得差點兒嘴瓢了,她和大反派生孩子,媽呀,她都快要嚇死了。

「奶奶,其實我……」

姜璃本來想跟奶奶說她和裴馳沒什麼感情,想要解除婚約,但老人家突然捂着心臟輕咳了幾聲。

一旁的張姨急忙拿出葯喂老夫人吃下去,裴奶奶吃下去之後還緩了一口氣,連連搖頭,「果真是老了,處處離不開藥。」

姜璃看着張姨手裡拿着的藥瓶,是抗心律失常的藥物,姜璃記得在原文中裴奶奶是有心臟病的,受不得驚嚇。

原本想要跟裴馳解除婚約的話,這時姜璃卻什麼也說不出口。

*

姜璃在書房門外徘徊了好會兒,最終鼓起勇氣敲了敲門。

「咚咚咚——」

「進。」

聽着門內傳來的聲音,姜璃推開門,看見了坐在書桌前辦公的裴馳。

他穿着一身灰色的家居服,戴着一副眼鏡,見她進來,抬起眸子將視線落在她身上。

姜璃今天穿着一身類似於水手服的藍白小裙子,裙擺遮到大腿根,雙腿筆直纖細,一頭烏黑的長髮及腰,配上那一張漂亮的小臉蛋,看着清純極了。

裴馳視線將她從頭掃到尾,滿意的勾起了唇,他放下手中的電腦,朝着門口的少女招了招手,「過來。」

姜璃聽言,下意識的朝着他走過去,但走了幾步突然意識到她幹嘛那麼聽他的話,萬一他走過去他要是揍她怎麼辦?

兩人中間大概隔着還有兩米的距離,姜璃停了下來,鼓起勇氣對他說:「我們能談談嗎?」

裴馳:「談什麼?」

「就……我們倆的事,還有昨天晚上……」

「可以。」裴馳目光平靜的看着她說,「坐。」

姜璃咽了咽口水,在他示意的目光下坐在了他對面的椅子上,「昨晚……我們……」

姜璃面對這個未來大反派時本來就有些緊張,結果他目光還直勾勾的盯着她,她緊緊的捏着拳頭,鼓起勇氣道:「我們就當做什麼都沒有發生吧!」

呼,她終於說出來了!

姜璃:「我昨天不小心喝多了,如果有什麼冒犯你的地方,對不起,不過你放心,我先前說不再糾纏你的話,我說到做到,不會食言……」

「砰——」

姜璃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見裴馳猛地合上面前的筆記本電腦,目光冰冷的看着她,「當做什麼都沒發生?」

姜璃被他這眼神給嚇了一跳。

下一秒,見他突然的站起身,似乎是要過來,一瞬間姜璃腦子裡警鈴大作。

第一反應就是跑!趕緊跑!

裴馳看着小姑娘的倩影在他眼前一閃而過,他長臂一伸直接將人給扯到了懷裡。

男人的手臂如烙印一般環着她的腰,姜璃嚇得臉都白了,尖叫出聲:「你幹什麼!啊——」

「跑什麼?」裴馳將她按進了沙發里,膝蓋壓着她那兩條纖細的小腿。

姜璃如今就像是案板上令人宰割的魚一樣,被他禁錮的動彈不得。

「當做什麼都沒有發生?」裴馳大掌捏着小姑娘那嬌弱軟綿的小臉,輕嗤的笑道:「所以你是想白嫖我?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