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皎皎入卿懷
皎皎入卿懷 連載中

皎皎入卿懷

來源:google 作者:A久久大魔王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懷卿和尚 桑月

初遇你救我於刀光火影后來我舍青絲伴你青燈古佛江湖種種恩恩怨怨總斬不斷你我的牽絆你說皎皎應如天上明月不染塵埃我說願得一人心白首不分離至此數載你我攜手同行女主:桑月公主(皎皎明月)男主:懷卿和尚展開

《皎皎入卿懷》章節試讀:

吃完午飯之後,小九看我腳好了之後,要拉我四處逛逛。我怕瞎走惹出不必要麻煩,本來推辭不想去,但是虎子說,大家雖然被普恩爺爺收留在這個大院,但是普恩爺爺並沒有限制我們去哪做什麼,晚上日落之前記得回大院就行,不然普恩爺爺會很生氣。我知道他們是好心讓我散散心,我就跟着小九出來了。

「虎子哥一天眼裡只有廚房,叫他陪我出來比登天還難。」小九在我前方氣鼓鼓的抱怨。

「虎子哥不做飯的話,誰來填飽小九的肚子呢?」我走上前捏了捏小九的臉蛋,跟弟弟一樣的年紀,正是無憂無慮的時候,弟弟,姐姐想你。

「明月哥哥你怎麼哭了?」我急忙忍住眼淚,拭去眼淚珠,我都忘記我臉上還有灶灰,這一哭肯定有痕迹了,不能哭。

「你別哭啊,」小九急的想用衣袖來擦我的臉,我趕緊說不用擋住他的衣袖,這一擦我臉上就露餡了。

「沒事,明月哥哥想弟弟了,明月哥哥有個弟弟跟你一般大。」我看着小九明亮的雙眸,跟弟弟眼睛一樣漂亮。

「那明月哥哥弟弟呢?」小九歪着腦袋問我。

「走散了。不知道還能不能找見。」阿母爹爹,你們一定要保佑弟弟平安。

「明月哥哥這麼好,肯定可以找到弟弟的。以後我也是你的弟弟。我,你,虎子哥,我們都是好兄弟。」小九小小的身軀抱緊我安慰到。

「好,小九弟弟。」謝謝你,小九。

這條山間小道僅容一人通過,小九拔了一把狗尾巴草,走在我前面,說是要帶我去一個叫很美的地方,要繞過這座山,在山的背面。

萬物復蘇,林間景緻正好,山中雲霧繚繞,一顆顆大樹筆直蔥鬱,太陽光透過嫩綠樹枝灑在身上,暖洋洋。各色鳥兒嘰嘰喳喳在林間忙碌,五顏六色小花開滿小路兩旁,林中空氣清新,深吸一口氣,頓覺身心舒暢,好不自在。

「到了,就是這裡了。這可是我發現的。」小九歡快的跑走了。

「我看準是你調皮到處亂跑。」我逗小九。

小九不好意思撓撓頭,「嘿嘿,被你發現了。我剛來大院那幾天,不習慣,我就出來逛逛,胡亂瞎逛走到了這裡,結果晚了找不見回去的路了,是小虎哥聽見我的哭聲,才找見我的。要不是小虎哥,我估計要凍死在這裡了。」怪不得小九那麼依賴小虎哥。

這是一個半高的平台,透過樹木向下看去,剛好可以看到之前那個廢舊小院,原來離這裡這麼近。地面冒出嫩綠的小草,小朵朵小花錯落點綴在其中。中間有一個很大的湖,湖水清澈見底,湖周圍布滿了巨石,一塊塊巨石將湖周圍了半圈,好似一座假山。

「假山」後有一塊石頭平卧在地,我摸了下,石頭表面很是光滑,這麼大塊石頭,在上面都能睡兩個人了。也不知這是本來就是這樣,還是誰人擺放的。湖周圍水汽蔓延,涼意入骨,是個夏日納涼的好地方,連冰塊都不用。

「阿嚏,阿嚏。」呆久了有點涼颼颼的,我抱着胳膊搓臂取暖。瞬間感覺好冷。

「呆久了是有點冷哦,嘿嘿,我們走吧。天氣熱點再來。」小九不知道在哪裡采了一束很好看的花給我,根莖很長,花朵藍色還挺漂亮。我拿着小九給我的花,跟在他身後往林子外走去,轉回頭又看了一眼,確實很美,比皇家花園還美,如人間仙境。

小九帶着我拖拖拉拉往回走,緊趕慢趕在晚飯之前趕回了大院。這一趟去了還挺久,頭上都冒了汗珠,將花放在桌面上。用手擦去頭上細汗,瞬間抹了一手髒水,手上還感覺黏糊糊的…還是得儘快想想別的辦法才行。

「明月哥吃飯了。」小九在門外喊我。我忙回到,「來了。」趕緊洗了黏糊糊的雙手,又補了一些灶灰才去吃晚飯。

我用水邊擦身體邊思考還有什麼方法可以遮住膚色,阿母爹爹不在身邊,我也不知道能問誰,阿母爹爹在就好了。不知不覺,臉上一片濕熱。皎皎,你要堅強,現在只能你自己想辦法了。我抬手擦眼淚。

咦,我手心一塊灶灰怎麼洗不掉呢,我用手中的棉布使勁搓…怎麼都搓不掉,不可能啊。等等,這顏色…

不是灶灰,畢竟我抹在其他地方的都已經洗乾淨了。只有手心這一塊地方有顏色,而且滲透進了皮膚,所以才會洗不掉。

回想今天做過的事,出大院前一切都是正常的,然後就跟小九去了那個美麗的湖,手就拿過小九給的花,對,用手拿了花。

花…是了。立馬走到桌邊拿起那束花。花梗很粗,斷口處還有一點未乾透的奶白色汁液…今天回來的路上我一直拿着小九給的這束花,當時回來手心還有點黏…

心中雀躍,快速穿好衣衫。不管怎樣,試一下不就知道了。如果真的是這個汁液將手心染色,那麼我的問題不就解決了。

我將一枝花的花梗從中間折斷,把褲腳撩起來,將花梗漸漸冒出來的奶白色汁液小心翼翼地塗在膝蓋處,等待結果。

阿母爹爹,是你們在保佑我么,你們也知道皎皎現在很無助,所以給了嬌嬌

大約半個時辰後,看着膝蓋處肌膚顏色慢慢深,我喜極而泣,捂住嘴不敢哭出聲。

「阿母…爹爹…阿母…爹爹…」我轉身趴在被褥中,掩蓋住我不能自控的哭訴。

第二天醒來眼睛乾澀,昨晚哭的太傷心什麼時候睡過去的都不知道。想起來那束花,我趕緊拿起那束花去找普恩爺爺。

我滿心歡喜地掀起褲腿,給他我變色的手心和膝蓋。告訴他,是這個花的花梗汁液所致。誰知普恩爺爺劈頭蓋臉把我一頓訓。

「什麼東西都不知道就敢往身上抹,小孩子天不怕地不怕,萬一是毒物怎麼辦!」驚的我睜圓了雙眼,愣在原地,不知道如何是好。

「哎,皆是因果,阿彌陀佛。待老衲查閱書籍之後再說。」說完嘆氣搖頭離去。

普恩爺爺說的話,讓我一下子很失落,萬一是毒物呢?不過我也沒感覺到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啊。手心處和膝蓋處都不痛不癢。

普恩爺爺也說了是萬一,那也有可能不是毒物對吧。不管怎麼樣,總算有一個解決的辦法。還是要去多采點花梗回來才是。想通了之後我一刻也呆不住。準備去湖邊再采一些花梗,畢竟天氣越來越熱了。

出門之前去找小九,想讓他陪我一起去,更好找一點。但是他說他想看虎子做花捲…是想吃剛出籠的第一個花捲還差不多。我跟他確定那束花採摘的位置,他拉我走到一邊悄聲的說,「就是在我帶你去的那個秘密地方。你小心點,早點回來吃飯啊。」他着急去廚房,我也不好細問,只能去了再慢慢找吧。

我照着昨天小九帶我走的路線找了那個湖。但是一望眼過去,除了「假山」那處都是巨石聳立沒有看見花朵,我平地四處都被零零散散長着花束,藍色的花還不少,看來只能一點點摸索找過去……

明明小九說就是在這裡呀,我怎麼找不見呢。平地上的花被我尋了個遍都沒有找見我要的那個藍色的花,只有湖周圍巨石旁邊還散落着一點花。

我慢慢往湖邊走去,眼睛找尋藍色的花…找到了,在緊挨那座「假山」的巨石下,我趕緊跑過去。但是這花長在湖邊巨石下的泥土裡,花倒是有很多,就是梗大部分都在水面以下,要俯身趴在石頭上,伸手才能摘到。

我趕緊將袖子扁起來,褲腿往上提,趴在石頭上,準備伸手去拽花梗……

「鏡湖很深。」假山後傳來一句有點耳熟的聲音,清冷悅耳。

《皎皎入卿懷》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