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嬌蛇
嬌蛇 連載中

嬌蛇

來源:外網 作者:珠玄霄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玄幻魔法 珠玄霄

多年前,捉妖世家年幼的嫡少爺玄霄放走一條蛇。多年後,這條蛇妖來報恩了。她報恩的方式,就是失誤後讓自己中了蛇毒?!...展開

《嬌蛇》章節試讀:

小說主人公是的小說是《嬌蛇》,這本小說的作者是最新寫的一本重生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玄霄,也就是那年輕道人,對此不置可否,冷冷淡淡地一挑眉梢「何出此言。」「山谷深處的寡婦村,我們當地人都喊它女鬼村,有人親眼看過一群白骨身着羅裙,提燈夜遊。只要是被勾進去的男人,就沒一個出得來的。」... 多年前,捉妖世家年幼的嫡少爺玄霄放走一條蛇。 多年後,這條蛇妖來報恩了。 她報恩的方式,就是失誤後讓自己中了蛇毒?! 建炎年間,金戈未歇,民不聊生。 時值國運傾覆,龍氣衰薄,難鎮世間魑魅,故―― 妖邪橫行。 是夜,崇山某村口。 「阿難,你此番前去,要好好為道長領路,能不能找到你爹就看你的了。」一滄桑村婦握住十二歲兒子的手,殷切囑託,「切莫亂跑,讓女鬼吃了去。」 阿難認真點頭「阿娘,我會的。」 婦人又轉向一旁,旁邊站着一位年輕男子,也就是這對母子口中道長。 雖然被尊稱為道長,但他渾身上下,可半點沒有道長的仙風道骨。 在昏昏漠漠的黑夜中,他着一身玄衣,暗金色的絲線織就繁複精緻的紋路,幾乎與夜色融為一體。 一束利索的高馬尾,雪白的額角修飾着幾縷黑亮碎發,眉眼俊極,自有一股芝蘭玉樹的風茂。 比起道長,更像不愁吃穿的富家公子。 男人雙手抱劍,淡然開口「有我在,你兒子不會出事。」他聲如磬石,通透清澈,悅耳極了。 婦人得到允諾,一顆高懸的心這才放下「多謝道長。」 男人站直身子,招呼村童「阿難,我們該出發了。」 提着一盞燭火黯微的青紙燈籠,男人與村童行走在通往山谷深處的村路上。 阿難神色悶悶「玄霄哥哥,其實我知,我阿爹已經死了。」 玄霄,也就是那年輕道人,對此不置可否,冷冷淡淡地一挑眉梢「何出此言。」 「山谷深處的寡婦村,我們當地人都喊它女鬼村,有人親眼看過一群白骨身着羅裙,提燈夜遊。只要是被勾進去的男人,就沒一個出得來的。」 阿難低下頭「我們村子裏的男人,跑得都差不多了,但是我爹卻不忍心拋下我娘和我。初七那天我爹進山採藥,就失蹤了。我娘去找他,只在女鬼村前找到了他的背簍。」 兩人邊走邊說,燭光照亮處,一塊石碑出現在雜草叢生的路旁,上書三個血紅的大字。 寡婦村。 玄霄站定腳步,修長的手指在字槽處一蹭,捻動片刻,放在鼻端嗅了嗅。 「是血。」 字槽處的血跡汩汩流下,看上去很新鮮,似乎剛潑上去不久。阿難大驚失色,啊呀倒退半步。 「別大驚小怪的。」玄霄凝眸斜他一眼。雖然這是事實,但對一個孩子說這話,多少有點冷酷。 玄霄二指併攏,在眼前一抹。道眼一開,視界頓時大不相同,不遠處一股黑色妖氣衝天而起,處處彰示着這個地方的兇險非常。 「阿難,跟我說說這寡婦村的由來。」 「好、好的。」阿難跟上他的腳步,兩人繼續往山谷深處進發。 從前,這也是個寧靜和平,團圓喜樂的村子。後來戰亂起,男人們接連被抓了壯丁,只剩下留待家中的妻子凄凄盼望着丈夫歸來。路過的行人時不時就能聽見裏面傳出的幽咽哭聲,後來人死了,那哭聲卻還是存在。 眼前雜草叢中出現一抹燭光,撥開遮眼的樹梢,一棟茅草屋赫然出現在眼前。 奇也怪哉,雖然看見了寡婦村的界碑,但據阿難所說,離真正抵達村落還有一段距離,為何忽然出現了這麼一家沒着沒落的獨戶? 阿難也說不出個緣由,玄霄沒耗費什麼時間思索,直接推門走了進去。 屋子不大,被一扇屏風隔開,屏風後傳來嘩啦啦的水聲。 玄霄推門的動靜不小,屏風後的水聲停滯片刻,傳來女人嬌甜的問聲。 「是誰呀?」

《嬌蛇》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