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家有惡婆
家有惡婆 連載中

家有惡婆

來源:google 作者:蘇葉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蘇葉 顧易

天下就沒有極品婆婆拆不散的姻緣婆婆先是算計我的娘家財產,沒有得逞後便開始造謠潑髒水,到我公司去鬧,慫恿丈夫跟前女友複合,逼着我跟丈夫離婚,還妄想讓我凈身出戶展開

《家有惡婆》章節試讀:

到了小叔子家,看到小傑自己一個人在院子里爬,臉上又是鼻涕,又是泥,髒兮兮的,就好像沒人看管的孤兒一般。
我喊了一聲媽,沒人應,顯然婆婆跑去打麻將,將孫子鎖在家裡,以為這樣就萬事大吉了。
我順手拍了視頻,發去給妯娌,還語氣心疼地給妯娌發語音,
「彩玲,你怎麼回事?小傑這麼小,讓他在院子里爬,也不怕凍着,餓得都吃土了,你是怎麼當媽的?」
果然沒一會兒,妯娌的電話打過來問我,婆婆沒有在家嗎?
我跟妯娌說,我買了點東西來看孩子,門鎖着進不去,喊人也沒人應,就看到小侄子在院子里爬。
妯娌一下子就炸了,在電話里罵罵咧咧,說死老太婆子,肯定又跑去打麻將,她馬上就回去。
妯娌在附近的工廠上班,沒過多久騎着電動車回來了,叫了我一聲大嫂後,一邊氣呼呼地開門抱孩子,一邊惡毒地罵著婆婆,什麼老不死的之類的話都罵出口了。
而我在此之前剛打電話給婆婆,不出意外的話,趕回來的婆婆應該能聽到妯娌罵她的這些話。
果然,婆婆不滿的聲音隨之傳來,
「我不就出去一會兒,用得着這麼大呼小叫的嗎?」
「媽,你要出去也帶上小傑啊,你看他都在院子里吃土,你就不怕發生什麼意外啊?」妯娌臉色一變,語氣一下子就軟了下來。
妯娌人前一套人後一套,我也算是親眼見識了。
「就一會兒功夫能出什麼意外。」婆婆沒好氣地應道。
「媽——」這會兒我只好主動發聲,當個和事佬。
「回來啦,屋裡坐。」婆婆見到我拎着東西,臉色倒是緩和一些,招呼着。
「今天沒上班,給你們送點東西過來。」我解釋道。
「回來就回來,還拎這麼多東西。」婆婆嘴上這樣說,動作卻很快地接過了我手中的購物袋。
「給你和小傑買的。」我特意說明。
後來,彩玲先去上班,我坐了一會兒也準備回去。
婆婆問起金鐲子的事,我說在訂做中,還沒做好,做好我就給她送過來。
婆婆立刻就眉開眼笑地答應着。
剛要出門,我裝作突然想起什麼事,從包里拿出了體檢報告單,交給婆婆並交代到,
「對了,上次小傑體檢報告我去拿了,也不知道是不是醫生弄錯了,小傑血型怎麼會是O型?你等顧和回來後,拿給他看看,是不是弄錯了?要是弄錯的話,我再去找醫生問一下是怎麼回事。」
「有什麼毛病嗎?」婆婆頓時緊張地問道。
「小傑身體很健康,沒什麼問題,就是我記得顧和的血型是AB型的,AB型是生不出O型的孩子,就像我們黃種人,是生不出黑種人,一樣的道理。
可能是我記錯顧和的血型,也可能是醫生將小傑的血型弄錯,這報告上寫着小傑是O型血。你回頭跟顧和說一下。有什麼問題,再給我打電話。」我交代道。
「好。」婆婆應道,臉上的表情明顯不對勁了。
畢竟她不傻,我這樣通俗易懂的說法,她不可能聽不懂,要麼是弄錯了,要麼就意味着小傑根本不是她兒子親生的。
現在回想起來,當初村裡的那些流言蜚語,也不是空穴來風。
婆婆做夢都不會想到,她最寶貝的孫子根本不是她家的種,而她居然為了這個野種,得罪了我這個有兩套房的媳婦,我只要想到接下來婆婆跟妯娌撕逼的場面,就想仰天大笑。
只可惜我明天一早的動車出發前往深圳,看不到這樣激動人心的場面。
果然沒過多久,我就接到了顧和打來的電話,問我小傑的血型怎麼會是O型,醫院搞錯了吧?
我安撫顧和說,別著急,要是不放心的話,明天他帶着小傑去醫院抽血檢驗一下,兩個人的血型都驗一下比較保險,現在驗血型很快的,不用一會兒就能出結果。
顧和讓我陪他一起去,我以要出差為由拒絕了。
顧和會給我打電話,說明婆婆已經跟他說了。他雖然大學沒考上,高中倒是有讀,生物學上關於血型的知識肯定知道,即使不確定,手機搜索一下也很快就知道AB型的人是不可能生出一個O型血的孩子,所以他看到小傑的血型是O型血,自然明白意味着什麼。
第二天,八點多,我吃了一頓豐盛的早餐後,就出發前往動車站,暫時告別了家鄉,開始我全新的奮鬥征程。
至於婆婆和小叔子一家就等着禍不單行吧!
到了深圳以後,我按照顧易之前給的地址去找他。
顧易見到我的時候 ,先是愣住了,不敢相信我真的來了,過了幾秒後,突然衝過來抱住我。
在餐廳里,顧易還是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我,
「我昨晚還以為你跟我開玩笑,沒想到你真的來了。」
「我不是早就跟你說了,深圳的分公司一開,我就會申請過來這邊工作的嗎?」我笑着應道。
「我以為沒那麼快!」顧易笑得跟傻子一樣。
吃飯過程中,我陸續將三個多月發生的事情都跟顧易說了,包括顧和不聽我勸告硬要買房,婆婆逼着我拿錢給小叔子湊首付,還有小傑的血型跟小叔子好像對不上等等,顧易聽得目瞪口呆,難以置信。
「顧易,我真是沒辦法了!」最後我哽咽地說道。
「蘇葉,你之前都沒跟我說,我都不知道你在家受了這麼多苦。我媽和我弟實在太過分了,我們自己都還沒買房,還逼着你拿錢給顧和買房——」顧易愧疚地說道。
「你在深圳這邊,我不想讓你操心,才沒跟你說。」我應道。
就在這裡,顧易的手機響了,是他親媽打來的電話,婆婆在電話另一頭呼天搶地哭罵妯娌不是東西,居然給她兒子戴綠帽子,小傑根本不是他們顧家的種,其中夾雜着顧和失控打人以及妯娌撕心裂肺的哭聲。
我看着顧易,只聽到顧易後來說了一句,
「媽,你說什麼,我聽不到,我這裡信號不好。」
然後直接掛了電話。
我看着顧易,愣了幾秒,沒想到他會是這樣的反應,然後故作擔心地問道,
「你這樣直接掛了媽的電話,可以嗎?」
「我現在人在深圳,管不了那麼多。再說了,這是我弟的家務事,讓他自己解決去,我們
也不好摻和。」顧易回應道。
我第一次發現顧易原來也有這麼果斷勇敢的一面。
再後來,聽說顧和跟彩玲鬧離婚,幾乎天天上演全武行,婆婆也不帶孩子了,逢人就說二媳婦是只破鞋,不是東西。
再再後來,顧和和彩玲因為房貸和開發商欠款還不上,被起訴,進了信用黑名單,房子也被收回去拍賣抵債。
婆婆一開始還打電話找顧易,哭着喊着讓他想辦法幫他弟還錢,顧易一口回絕,畢竟不是幾千,而是十幾萬,他去哪裡搶那麼多錢。
以前婆婆找他,動不動就呼天搶地,他受不了,只能答應。現在他人在深圳,母親最多只能打電話找他,他就敢拒絕,最後索性家裡的電話都不接。
而我早已經換了手機卡,轉到深圳上班,更不用怕他們,再說他們過得越慘,我才越開心。
至於婆婆後來怎麼跟顧易說我的,我完全不在乎。
走到現在這一步,我跟顧易能過就過,不能過就分,我也算是看破了。也因為看破了,沒有心理負擔,我跟顧易感情反而越來越好。
再加上,顧易現在很聽我的話,除了必要的花銷外,工資都交給我保管。而我在深圳的銷售工作,進展得很順利。
相信只要我跟顧易同心協力,很快我們就能存夠買房的首付, 過上好日子。即使買不起房,我們也可以等安置房交房,生活因為有盼頭,一天過得比一天好!
至於其他人,就讓他們自生自滅去吧,我是管不着了!

《家有惡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