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家有妖妻
家有妖妻 連載中

家有妖妻

來源:google 作者:張遠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張遠 懸疑驚悚

奶奶給我安排了一門親事,結婚後我才知道,娶進門的媳婦兒是只狐狸精......展開

《家有妖妻》章節試讀:

  外鄉人,趙大山覺得這件事和白淑琴有關?

  我覺得不可能吧,那麼嬌弱的一個姑娘,怎麼可能殺得了二傻,他們之間無怨無仇,也沒有殺人的理由。再說了昨晚我們在一起,要是她半夜出去了,我一定會知道。

  我覺得這件事情很複雜,現在最重要的是把二傻的屍體燒了,以絕後患。

  回到村裡,把二叔叫到一邊,悄悄把趙大山的話告訴了他。

  二傻不是正常死亡,怨氣會很重,而且我無法確定咬二傻的是不是殭屍,如果是殭屍把他咬死了,還有屍變的危險。在這件事情上,我的看法和趙大山是一樣的,二傻的屍體不能留。

  聽到要燒二傻的屍體,二叔的臉色有些難看,不過他也沒說什麼,讓幾個健壯的小夥子去搬木柴,在曬穀場上壘起來。

  守在靈堂前,我的心裏始終不安,生怕再出什麼事。

  悄悄掀開二傻身上的遮屍布,他的手上長了一些白毛,毛茸茸的很像黴菌的菌絲,我嚇了一跳,這是屍變的徵兆,怪不得趙大山看了一眼就跑,不敢讓二傻土葬。

  等曬穀場上的木柴搭好,我從村裡的小夥子中找了兩個沒結婚的,把二傻的屍體抬到曬穀場。把二傻的屍體在木柴堆上架好,往上面潑了很多煤油,然後點火燒。

  一場大火足足燒了兩個多小時,和火葬場的焚屍爐相比,柴火的溫度差了太多,燒完二傻的骨架還是完好的,肉和內臟都燒沒了。我的心裏還是不安,想把骨架也毀掉,不過二叔和二嬸兒死活不同意。

  給趙大山打了個電話,想問他屍體燒成這樣行不行,不過趙大山的電話始終沒人接,我沒有辦法阻止,只好讓他們用席子裹了,等棺材運回來後裝殮下葬。

  二傻身上長了白毛,我覺得是殭屍乾的。

  我們這個村子坐落在山腳下,陰氣本來就重,再加上村裡有不少鹽鹼地,這種地最容易養殭屍,村子裏有關殭屍的傳說能裝幾籮筐,如果二傻真的是被殭屍咬死的,事情就真的麻煩了。

  我們村子有一半的地都在後山,下地幹活肯定要進去的,我決定明天去找村裡的老人,讓他們牽個頭,把村裡的年輕人都組織起來,然後去後山搜山,看看是哪座老墳出了問題。

  回到家裡,我爸媽他們已經睡了,只有白淑琴守在院子里乘涼。

  吃完飯洗完澡,已經八點多了,鑽進卧室里,只是滿腦子心事,我睡意全無,一想到後山可能藏了只殭屍,我的心裏就瘮得慌。

  白淑琴有些害羞的關了門,坐在床上裝模作樣的玩手機。

  雖然我們昨晚已經同房了,不過女孩子臉皮薄,現在還有點放不開,扭扭捏捏的很可愛,我一伸手把她抱住。

  白淑琴好美,肌膚如雪美若天仙,嬌艷如花的臉上帶着幾分羞澀,一張櫻桃小嘴吐氣如蘭,美得讓人心醉!

  剛想關燈睡覺,桌子上的手機響了!

  拿起來一看,是趙大山的老婆打來的,我有些奇怪,伸手按了接聽,裏面傳來趙大山老婆的聲音,問趙大山是不是在我這裡?

  她這麼問,我立刻意識到出事了!

  趙大山以前和我師父閑聊時說過,做地仙這一行的,長年累月和死人打交道,身上沾染了很多晦氣,所以他從來不走夜路,也不留宿,不管事主家裡多遠,也一定會在天黑前回家,就是害怕遇到髒東西。

  趙大山下午三點多鐘就走了,現在已經晚上十點,六個小時時間,趙大山就算是走三個來回,也應該到家了才對!

  我讓她別慌,或許趙大山是其他事情耽擱了,掛掉電話又撥了趙大山的電話,電話還是沒人接,我記得下午給他打過一次電話,他那時候就沒有接。我的心裏有種不好的預感,穿好衣服拿着手電筒,就往外面跑。

  看到我要出門,白淑琴連忙問我怎麼了?

  我覺得趙大山多半出事了,我不想讓白淑琴擔心,讓她在家裡好好休息,跑到張明家,把張明叫了起來。

  帶着張明,打着手電筒,急急忙忙朝趙大山的家走。

  趙大山回家,有兩條路。

  一條是走山路,另一條是走村裡修的機耕道,機耕道九曲十八彎,左拐右拐至少會繞五六里路,我們平時都不走的,我覺得趙大山也會選擇走近路。

  沿着青石板山路走,出了村沒走多遠,我就看到地上跪着一個人,耷拉着腦袋一動也不動,走近了一看,果然是趙大山。我喊了好幾聲,趙大山都不回答我,跑到他的面前,他的表情恐懼到了極點,雙手死死卡着自己的脖子,眼珠子都凸了出來。

  張大山手上有血,看到我來了,趙大山突然睜開眼睛又哭又笑,十分瘋狂的喊道:「她回來了,她回來找你們了,你們都要死,哈哈哈哈哈。。。你們都要死啊!」

  把他的手扳開,脖子的位置有兩個很深的牙齒印,傷痕和二傻的一模一樣,應該傷到了氣管。趙大山一邊笑一邊咳血,他的身體劇烈抽搐着,眼看是不行了。我不知道怎麼救治他,趙大山掙扎了一會兒,倒在地上沒了動靜。

  把手湊到他的鼻子邊,已經沒了呼吸!

  趙大山死了!

  我的心拔涼拔涼的,一股巨大的恐懼感湧上心頭,一股涼氣沿着脊梁骨竄。手電筒朝四周照,黑漆漆的什麼都沒有,但是那種恐懼有增無減,我的心裏很煩躁,趙大山口中的她,指的是誰?

  那隻被我放跑了的狐狸精,真的回來尋仇了?

  我的心裏有一種莫名的驚悚,連續死了兩個人,我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這下真的攤上大事了!

  「你看看這個!」

  張遠指着地上一個黃布包說道:「這是趙大山的包!」

  趙大山是風水先生,他的包里裝着八卦羅盤量天尺和泰山石,八卦羅盤是用來測方位,量天尺測距離,泰山石算是一種防身的手段,因為石能鎮鬼,這是風水先生必備的三件套,吃這碗飯的誰都離不了。

  打開包一看,羅盤和量天尺都還在,不過泰山石不見了,我在周圍草叢裡翻,找到了一塊巴掌大的石頭,上面還有趙大山的血,看來他已經意識到了危險,取出泰山石護身,不過還是遭了毒手。

  「怎麼辦?」

  大晚上的,眼睜睜的看着一個活人死在自己面前,張明也嚇壞了,哆哆嗦嗦的問道:「要不要把他抬回去?」

  不要!

  想了想,我直接拒絕了張明的建議,我感覺這件事情很不對勁兒,我們先回村子,等明天天亮了再來收屍!

  匆匆忙忙往家裡走,從這裡到家裡,最多不超過二十分鐘的路程,可是不知道怎麼回事,我們足足走了半個小時,還是沒有走回去。藉著昏暗的月光,我能看到村子的輪廓,但是不管怎麼走,和村子的距離始終沒有縮短,我的心裏很煩躁,多半遇到鬼打牆了!

  張遠!

  張遠!

  張遠,你怎麼走那麼快,等等我啊!

  走着走着,後面隱約傳來一個女人的聲音,那個聲音很虛幻,明明遠在天邊,傳進耳朵里又很清晰,就好像近在眼前,最開始我以為是白淑琴的聲音,仔細一聽又有點兒像是我媽,就在離我們不遠的地方!

  「老三!」

  張明打着手電筒,一邊轉身一邊說話:「三嬸兒在喊你!」

  「別回頭!」

  我連忙往走了兩步,死死捧着張遠的頭,壓低聲音說道:「走夜路千萬別回頭!」

  在民間有種說法,人的身上有三團命火,分別在雙肩和頭頂,只要三團命火燃着,不管什麼髒東西,都很難上你的身,可你要是回頭,把肩膀上的命火吹滅一團,那就糟了!

  後面的聲音一直在喊,張遠嚇得腿直哆嗦,空氣中有一股尿騷味兒,張明很尷尬的笑了笑,我看到他腿都在抖!

  「沒事!」

  我有些無語,讓張明別害怕,不就是鬼打牆鬼叫人嘛,只要我們不回頭,應該不會有事!

  「能不怕嘛!」

  張明渾身抖得像篩米似的,帶着哭腔喊道:「你看看這裡是啥地方!」

  我們出門帶了兩個手電筒,遇到鬼打牆我不確定什麼時候能走出去,為了省電,我的手電筒關了,亮着的手電筒在張明手裡,我其實看不太清前面的路,聽到他這麼說,我連忙把手裡的手電筒也打開了,這才發現前面是一座又一座墳包,地上還有一灘發黑的淤血,我嚇了一跳,這是二傻昨晚死的墳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