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畸變之源
畸變之源 連載中

畸變之源

來源:google 作者:creeping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左洐亦 阮明匪

你看見了嗎?藏在黑夜中的怪異誰也不知道這場畸變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危機來臨,人類脆弱的就像被踩在腳下的螻蟻一般,生命轉瞬即逝街道角落乾枯的流浪漢屍體,全身的血液被吸的乾乾淨淨;肢體僵硬的清潔工,泛黃的眼睛無神的盯着來往的人群;晚歸的少年扭曲的身體掛在半空中,身上是無數綠色的藤蔓穿體而過…下水道里的巨型老鼠,殘破的蟑螂碎肢,半截身體都是白骨的殭屍蛇…人類社會秩序在逐漸瓦解,全球人類正在一場滅絕性的災難,這個世界到底怎麼了?阮明匪不知道,從畸變開始到全球淪陷,人類的生存條件愈發惡劣,他只看着短短三年時間全球70億人口,到現在只剩40億不到,他連大學都沒念完,就被肄業了左洐亦說這是一場自然秩序的重新洗牌,工業發展短短几百年來人類肆無忌憚的破壞、獵殺、永遠不知滿足的汲取,就像是趴在地球上的寄生蟲一樣,終有一天會被發現,會被連根拔起「現在就是我們被清楚的過程?」阮明匪吶吶自語,那人類就真的沒有未來了嗎?展開

《畸變之源》章節試讀:

阮明匪不小心看到了它的眼睛,直直的打了個寒顫,「卧-槽!」阮明匪直接跳了起來,噴出一句優美的中國話,這老鼠居然醒了!

但是它被阮明匪捆的死死的,別說咬人了,能動一下算它牛/逼,阮明匪看着只能在地上微弱掙扎的老鼠,心裏嘲笑自己傻-逼,剛才居然還被它嚇了一跳。

他圍着老鼠轉了一圈,又去拿了帶卷膠出來,這次還帶了雙手套,給老鼠再纏上了一圈,然後丟進了招財的貓籠子里,拍拍手上樓睡覺去了。

阮明匪洗了澡出來時,心裏還有點恍惚。他才反應過來自己幹了什麼,衝進廁所又吐了一回,臉色又綠又黑的簡直了。

倒在床上時迷迷糊糊間,腦子裡又閃過那雙令人發寒的猩紅雙眼,那眼睛裏流着濃/水,直勾勾盯着你。

他睡了過去,夢裡一直在和大老鼠打架。

高考後的學生沒有什麼作息可言,完全是隨心所欲的擺爛狀態,尤其是像阮明匪這樣的父母不在家,簡直就是三餐不知,生死完全聽天由命。

阮明匪直接睡到餓醒,他抱着被子黑着臉靠着床頭。「啊啊啊……」然後又倒下了,昨晚這一覺睡得可真累,夢裡他和大老鼠搏鬥了不下八百來回。

又爬了一會兒終於滾出了被窩,沒急着去看大老鼠,腳步虛浮的飄進廚房先灌了杯熱水,撕開麵包直接塞進嘴裏,終於胃裡舒服了點。

阮明匪蹲在籠子前,看着明顯虛弱了許多的大老鼠,提着刀戳了戳它。它竟是連瞪人的力氣也沒有了?阮明匪疑惑的盯着。

半響終於打開籠子,將它弄了出來,想了想又上了樓找了一圈把招財拎了下來。招財明顯是聞到了陌生的味道,等它看到自己籠子邊上的大老鼠,瞬間彈起足足有一米高,阮明匪算是見識到了什麼是炸毛。

招財全身的毛直接炸開來,連尾巴都是豎的直直的。「貓和老鼠果真是紀錄片,眾網友誠不欺我。」阮明匪嘴裏喃喃道。他好笑的揉了揉招財的耳朵,全然忘了自己也被嚇一跳的事。

阮明匪看着看着像是想到了什麼,打電話給隔壁樓的膽小鬼,叫他過來看看。

「蘇琦,來我家!快!有個好東西給你看!」蘇琦是阮明匪的發小之一,也是他十多年的老同學。他們除了幼兒園不在一個班,之後的小學、初中、甚至高一還是一個班,直到選科時才一文一理分了班。

蘇琦接到阮明匪的電話心裏直覺沒好事,這傢伙可是性格惡劣的很,打小就愛欺負他,還嘲笑他膽小。可是他是又膽小又好奇,老話說:「好奇害死貓,說的就是他。」

最後猶豫再三,他還是磨磨蹭蹭的敲響了阮明匪家的門,敲門時看到門上的抓痕心下一驚,可是現在退縮實在是不甘心。

開門的是沈景行,是阮明匪的另一個發小,他們三個打小就一起長大一起玩,不過沈景行成績好一直在尖子班,蘇琦看沈景行的臉色很是古怪,遲疑着伸出一隻腳,隨後就被阮明匪拽進了門。

「啊!啊啊……卧-槽,卧-槽啊啊!啊……啊!」阮明匪如願看到了蘇琦一邊尖叫,一邊原地連蹦。

「哈哈哈……」阮明匪躺在沙發上樂的直捂着肚子笑不停。沈景行剛開始還忍得住,後來被阮明匪一帶也跟着笑。

蘇琦氣的抬腳揣了他們一人一腳,小臉還泛着白,眼裡還帶着淚花,我見猶憐的。但阮明匪才不會憐惜他,挨了他一腳後又使壞把他往前推了一把,果不其然蘇琦又開始尖叫跳腳。

**敲門時,就聽到了屋裏面的人笑着笑着像是卡了嗓子眼,開始劇烈的咳嗽。依舊是沈景行來開的門,他低頭問好,帶着人進了屋。

阮明匪抱着肚子倒在沙發上還在笑,蘇琦拿着抱枕把他的頭死死摁進里軟棉的沙發里,「你還笑,給老子閉嘴!」

「咳咳!」沈景行出聲提醒兩人,蘇琦兇橫地看過來,沈景行側過身叫他看清了來人。蘇琦啞了聲息鬆開抱枕尷尬地站起來,阮明匪這才在沙發上翻了個身,大張着嘴喘氣,蘇琦踹了他一腳,「起來,來人了。」

阮明匪眼角掛着笑出來的淚,他爬起來,「來了啊,**叔叔好。」沈景行過來後看了一眼就報了警。

年輕的警官看着眼前被膠帶纏成蠶蛹的大老鼠,嘴角有點抽搐,不過他很快就掩飾了神情,「幾位同學,方便跟我去局裡做個筆/錄嗎?」

阮明匪不甚在意的點點頭,順便牽連兩個發小一起進了趟局/子。

「我估計它是跟着我家貓兒找過來的,當時關着門它就一直在門外抓門,然後我把貓關在房間里。本來不想管的是實在是太吵了,我就拿了把刀開了門,它一進來就呲着牙衝著我過來了,我拿刀背敲在它頭上,它就暈了。」

阮明匪簡短的敘述了昨晚的過程,對面的**叔叔點點頭,停下了敲鍵盤的手,「對了,描述一下你用來攻擊它的那把刀。」

「嗯,長刀,加上手柄118cm。」阮明匪張口就來。

「你這刀不常見啊。」**叔叔有點好奇。

「是古刀,我小時候學過幾年。」

「喔,難怪。但是在這裡我們還是要提醒你,夜裡不要外出,外面有我們無法預測的危險,你抓到的老鼠就是最新出現畸變生物,好了現在去做個抽血檢查,結果很快就出來,然後就可以回去了。」

「好。」

蘇琦和沈景行筆錄結束得早,就坐在外邊等着阮明匪,阮明匪一見到兩人,「終於出來了,**叔叔好嚴肅啊,我都有點害怕了。」

蘇琦忍無可忍,這人分明是在暗喻自己,抬手給了他一巴掌,「現在去抽血做檢查,你給我閉會兒嘴!」

阮明匪摸着頭哀嘆一聲,「孽子你要造反。」

蘇琦還想說什麼,被沈景行從後面環住脖子捂住嘴,拿捏在手裡。「好了,先不鬧了,也不看看這是什麼地方。」蘇琦乖乖不說話了。

阮明匪轉頭同沈景行對視一眼,朝他挑眉一笑,沈景行不知想到什麼,又或許是意識到了什麼,臉色變得古怪,低着頭不知在想什麼。

阮明匪挽起袖子看着針尖刺進血管,血液順着軟管流滿採樣管。法醫安排新來的小助理過來采血,針尖退去阮明匪抬手摁在止血的棉簽上,「謝謝哥哥。」

小助理靦腆的回了一笑,抬頭提醒已經站起來的阮明匪,「等到血止住再拿開,回去洗澡時用保鮮膜護一下。」

阮明匪點點頭,「行,知道了。」

三人出了**局找了家小吃店,點過菜後等着上菜。「小軟,你可真夠有膽的,畸變生物直接上手互搏。」蘇琦提了只水壺過來。

「本來就沒什麼可怕的,就是太噁心了。」阮明匪接過沈景行遞過來的杯子,想到那雙流着濃水的猩紅眼睛,身體下意識一哆嗦,再看手上的杯子上印着紅色「福」字樣,也不想喝水了。

沈景行同樣想到在地上打滾的東西,尾巴上生着膿包夾雜着血水橫流了一地。臉色直接僵硬,渾身開始不舒服起來,「阮明匪你家不要住了,今晚去我家。」

「啊?招財還在家裡呢。」阮明匪低頭翻出了手機上的監控,招財一直圍着大老鼠待過的籠子打轉,顯得很不安。

「交給蘇琦。」沈景行冷聲下令,不容拒絕。

「還有找個保潔,去你家消毒,三十遍!」

蘇琦捂着嘴樂,阮明匪苦着臉點頭。

阮明匪回家去抓招財,沈景行在外面等。蘇琦回去刺探他爹媽在不在家,好把招財偷渡到他房間。

兩人等在蘇琦房間下面,蘇琦推開窗戶,放了跟長長的繩子下來,阮明匪把招財放進貓屋裡,拴上繩子叫蘇琦一點點拽了上去。

蘇琦成功抱到招財,沖兩人擺擺關上了窗戶。

阮明匪還望着窗戶,然後低頭嘆了口氣,「招財,爸爸不是故意拋棄你的。」沈景行翻了個白眼,摸出消毒噴霧對着他一通噴。

阮明匪站在噴霧裡一臉的難過,待沈景行又摸出一瓶,「夠了啊!死潔癖,消毒噴霧不要錢啊!」

沈景行收起噴霧,「行了,走吧。」

阮明匪嘆了口氣跟在後面,嘴裏嘀嘀咕咕,「招財,都怪這個潔癖硬是叫你我父子分離,爸爸明天再來看你。」

他撓了撓手腕內側被招財指甲划出來的口子,上面已經結了疤有點癢。一邊幻想着到了沈景行家裡會遭受怎樣非人的折磨,然後張嘴打了個哈欠。

「對了,景行你大學報哪裡?是不是已經有學校跟你聯繫了。」阮明匪突然想起來,他們即將要上大學了,以後的日子各奔東西,死生不復再相見啊。

頭上挨了一下,「你又在瞎想什麼?」沈景行帶着蔑視的眼神,落在阮明匪臉上。

「是有學校聯繫我了,我去那裡再看吧,還沒有想好。」沈景行低着頭,眉心微微皺着。

「也是,你成績絕對在市裡排得上名次,得好好研究。」阮明匪是真挺佩服他的學習。

「那你呢?想好沒有?」

「南方吧,我出生的地方,老爺子也在那邊,去了也好多陪陪他。」阮明匪腦子裡轉了一圈上海、江蘇、雲南啥的,也沒有想出個什麼,索性不想了。

到了沈景行家門前,他又摸出消毒噴霧對着門口噴掉半瓶,又給自己噴了一半,剩下的全招呼阮明匪身上了。

阮明匪屏住呼吸盡量不吸到鼻子里,沈景行停手後才長吸一口氣,覺得自己又活過來了。沈景行開門讓阮明匪先進去,一通光電子消毒後把人丟進了浴室。

阮明匪出來時,沈景行坐在沙發上看電視,他過去坐在旁邊,跟着看了一會新聞。

「目前我國共發現七種畸變生物,它們分別是000號畸變蚊子、001號畸變老鼠、002號畸變蟑螂、003號畸變爬山虎、004號畸變壁虎,005號畸變蒼蠅,006號畸變綠藻。」

「按照目前研究發現,畸變生物對人類有着非常明確的攻擊指向,我們再次提醒各位觀眾在夜間不要外出,避免一切夜間活動。」

阮明匪聽得快要睡著了,他覺得畸變什麼的不過就是實驗室泄漏造成的,翻不起多大的波浪,完全沒考慮為什麼國外也會有畸變。

他轉頭看着沈景行,「你是在等琦兒的成績吧?」他見沈景行的手無意的抓緊了衣服下擺,「你想跟他一個城市,或者一個學校。」這回事肯定的語氣。

沈景行半響沒有出聲,「對……」

「沒看出來啊!」你居然好這口,阮明匪一臉玩世不恭往後一靠,陷進了沙發里。

「我也沒有想到。」沈景行想着,自己確定這件事時,直接一個星期不敢看蘇琦。到現在其實也不敢,就怕他來句,「我把你當兄弟,你卻想泡我!」

他覺得有點好笑,怕是跟阮明匪待久了,被他傳染的胡思亂想。「有些事,始終在預料之外,你不得不接受。」

「也許吧。」阮明匪把手機摁亮又摁滅好幾遍,「那你要怎麼辦呢?」他沒看沈景行,低着頭不知在問誰。

「不知道,有些事情不是我想,我就能的。」沈景行抬手握着遙控器換了台。綜藝里的人不知道幹了什麼笑的很傻-逼,角落裡的小明星被淋了一身的水,卻沒有人為他遞上一條毛巾。

蘇琦走的是藝考生,他說要成為大明星,坐擁千萬粉絲,賺到錢了直接包-養他們。阮明匪覺得有點困難,但並不是不可能,蘇琦長得好,家裡不差錢,還有權,成名只是早晚的事。

當時沈景行並沒有說什麼,只是很沉默,雖然他平時也話少,但是那天往後的一個星期,他都沒有跟蘇琦說話。

原來那麼早,阮明匪看了一眼沈景行,拍了拍他的肩膀留下一句,「問世間情為何物啊……我去睡了。」

第二天一早蘇琦就打電話過來,說要帶着招財去做造型,阮明匪興沖沖的拉上沈景行出了門。

他們約在一家貓咪莎倫,蘇琦早就到了,點好東西等着他們。

招財顯然是洗過澡身上香噴噴的,阮明匪一把抓起它一頓揉搓,它脖子上的小鈴鐺發出清脆的響聲。

沈景行木着臉站在門外,不肯踏足一步。蘇琦眯着眼看着他不自在的樣子,拿着給他點的奶茶出門遞給他。

阮明匪看過老師們提供的造型,挑了一款超級可愛的,招財被一堆人圍着有點不安。他就一直抓着它的爪子,直到剪完。

「啊!好可愛!」阮明匪抱着招財出來時,蘇琦直接撲了過來,一把搶走了招財,就連沈景行也多看了兩眼。

沈景行上手摸了摸招財的腦袋,「喵~」招財衝著他輕輕叫了身。沈景行突然想起來一件事,「阮明匪,招財不是公貓嗎?」

三個人整齊劃一的當街停下腳步,「嘖,忘了!」阮明匪只隔着看畫冊上的貓兒好可愛,忘了招財是兒子。

蘇琦抓着招財的爪子,「沒事,不重要,可愛就行。」

沈景行看着招財耳朵上粉色的小卡子,不知想着什麼,甚至還上手碰了碰,「你說得對。」

阮明匪看着他倆,偏頭笑了笑,接着又嘆了口氣。正午的陽光看着很暖,可是照在身上總覺得不夠。

6月25日高考成績出榜,阮明匪被一通電話吵醒,「誰啊?」人還埋在被窩裡有氣無力的。

「阮明匪咋還沒起呢,今天出成績你快去看。

「知道了。」掛了電話迷迷糊糊間打開查詢成績的界面,可能因為網卡,半天沒進去,他趴在床邊又睡著了。

手機掉進床和靠背的間隙里,黑了屏。

下午兩點,阮明匪終於睡醒了,爬起來沖了個澡,就開始滿房間的找手機。

最後癱在沙發上,生無可戀。

昨晚遊戲玩到天亮才睡下,早上接到電話時直接不知今夕為何日,在電腦上輸了好幾遍查詢密碼,都不對。

本來記在手機上的,「唉~」他趴在鍵盤上只覺得這人間實在浮躁,世事皆是虛妄。

等等,手機好像在響,他舉起頭聽着聲音就在床上,翻了一圈,才在縫隙里找到,「歪!」

「傻-逼阮明匪,發了一天的信息都不回,你死了啊?」此刻蘇琦罵罵咧咧的聲音格外的悅耳。

「幹什麼?」他又躺在床上了,跟個二大爺似的。

「你說我-幹什麼?問你成績啊!」蘇琦憤怒了。

「稍等啊,我還沒查呢?剛找到手機,還得感謝你這一通電話呢。」

掛了電話,他點開網頁,成績就自動彈出來了,還挺猝不及防的,其實他心裏沒什麼感覺,只是覺得為了應景還是猛地放下手機。

抱在心口,裝作不敢相信的樣子,瞪圓了雙眼,招財慢悠悠的踩過他的臉。

垮掉,不演了。其實在預料之中--619分,正常。

給每個問成績的人回了信息過去,收拾了東西,去了墓園,路過花店帶了束白玫瑰。

「奶奶,我來看看你,下個月就要走了,去南方找我姥爺去。他們不回來就不回來吧,就是辛苦您一個人等了這麼多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