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技法紀元之光
技法紀元之光 連載中

技法紀元之光

來源:google 作者:黑鈺狐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遊戲動漫 祺柒冉 秦茲一輝

一座古代建築的出現,這個世界開始出現所謂的奇點,那就是法納——得從一位天才少女祺柒冉擔任着一名魔法老師說起「同學們!準備好新的旅程了嗎?」展開

《技法紀元之光》章節試讀:

「哦?貝斯學院死了三個人,那可不夠。」

在某處未被發現的村落里——

在場一共八人,有三民貼身侍衛。

在破舊的民房當中,一張容納九人的長桌上,三名衣着端莊光鮮亮麗之人,臉上戴着偽裝者面具,衣袖上隱隱約約顯現獅子印記,而坐在他們對面的則是薩勒妮跟黑袍呤昌者,旁邊留着一個空位。

「可不是~你們派的人干擾了我們,不然我們早把敵人傻光了。」

薩勒妮看向在座的所有貴族之人,撐着下巴把玩着黑方塊,似乎她跟在場的人說她現在很無聊。接着對眾人繼續說道:「就在你們行動之餘,我們魔人已經探訪過貝斯學院,別的不說,基本上沒有人能踏出我們精心布置的黑霧領域哈~」

「也就是說,你們把我們魔人的行蹤給供出去,然後派貝斯學院的人來是這樣沒錯吧?」

黑袍呤昌者緩緩舉起手中的黑死杖,只是一個動作,地面上就出現了些許死之氣息,隨後一隻中階不死者緩緩從地面爬了出來,這個舉動令所有人類方的侍衛都拔起神聖之劍對峙,氣氛瞬間緊張起來。

「慢着!其實我們不必太在意這種事情,因為貝斯本身是王國戰力,不站我們這邊,但貝斯除了歷松哲,卻有個神秘組織的人知道我們的計劃。」

「也就是說,把這些因素收集完之後動手,根除了他們之後整座城的話語權就落在我們手上是吧?」

坐在前方的一位的貴族所給出的話讓雙方都開始冷靜下來。

「據我們所知,你們說的那個人,他早就出現在我們的計劃之中,那個人就是…」

雙方都知道的,此人便是聖罪教教徒……

交流到內部內容後——

「看來我們以後還得繼續合作了呀~各位貴族大大們~」薩勒妮丟下這句話後,跟着魔人代表團進入了黑色通道,消失在貴族們的面前。

在場的三名貴族無不陷入沉默……

……

月黑風高夜,伴隨着學院的裝置緩緩啟動,整個貝斯學院上空出現了巨大言靈,神祇鳳凰在空中飛舞,所有人所注入的法納充能在這個充滿銘文的裝置上,現已灌滿能量。

隨後歷松哲示意眾人雙手合十,在裝置下方開始禱告:神育萬物,築齊所城,名為啼詩,傾所言,得其果。現已禍,求言已所見之災厄,傳餘眾城!

神祇鳳凰開始覺醒意識,把神識化為漫天星光,把歷松哲的紋字天書跟啼詩城遇襲的過程一一顯示在各地逸魯斯帝國的六大城市,各地貴族領主、教會、皇族。人盡皆知。

「墨芋,我在這裡找了半天,愣是沒有找到柒冉,你這裡呢?」

「肖磊,我都找過了,她人不在,估計在宿舍里睡得跟豬一樣。」

「這樣就不去打擾她了,被你這小子傷的,就應該再罰狠一點!」

……

此時在啼詩城外的一處山郊野林,樹上的鳥兒受到驚嚇般四散而飛。

聽着骨頭斷裂的聲響,琪柒冉躺在了某人的懷裡大口大口地喘氣,身旁再次傳來骨頭斷裂的聲響。

祺柒冉再次確定自己並沒有死掉,身後墊着的感覺是剛才的男人。

是的,斷裂聲音來自於琪柒冉身後的賞金獵人,此時賞金獵人因為體內的骨頭全部斷裂而確認其死亡。在她放下戒心的時候,恐懼再次湧上心頭。

「我我..我什麼都沒做啊..我殺人了?我…」琪柒冉捂着自己的臉頰,略帶顫音的喃喃自語。

「我來救你了!勇者!」

此時她視線內出現了一個人,身着黑衣斗篷,只露出半張臉的男人來到了她面前。

彷彿是以前所憧憬的童年故事,一名嚴峻帥氣的王子打敗魔王拯救公主的故事,讓她臉蛋不禁微微泛紅。

但這名男子看得出琪柒冉的精神狀態接近崩潰,先讓情緒穩定下來,再實施救助。

「人是我殺的,而且,就在你要被殺害的那一刻。不過沒事的勇者小姐,人不是你殺的,你只要記住這點就可以了。」

彷彿心中的一塊石頭終於放下了一樣。片刻之後,琪柒冉緩緩看向眼前的神秘男子。

這人不就是在拉庫村大門靠着的那名男人?他為什麼會來救我….

在她思考之際,男子已經將她小心翼翼地從屍體上抱了起來。

「呀!放開我…我自己能起來!」

琪柒冉被突如其來的公主抱嚇得不輕,掙扎的樣子像極受驚嚇的小貓,就這樣在他的懷裡微微地掙扎,可體力、傷勢與虛弱讓她無助又可憐。

「知道為什麼我會出現在這裡嗎?因為你所釋放的黑霧,還有少年少女子的逃亡,分析一下,你應該就在他們逃跑的反方向。所以我就跟過來把你給救了。我先幫你恢復一下狀態,等恢復後我先讓你幫一下我個忙,你看可以嗎?」

琪柒冉覺得這名男子並非敵人,先給予對方回應,再想應付對策。

「….嗯…先…把我…放到樹旁….」

黑衣斗篷男把祺柒冉放到附近的一顆樹旁,盯着懷裡那精疲力竭的女生,手無意間觸碰到她的腰部,揉揉~男子感嘆這少女身材竟如此之好揉揉~腰肢纖瘦,再看那一臉嬌羞且又滑潤漂亮的臉蛋,令他心生悸動。

祺柒冉也感受到他心臟搏動加快,為了讓他清醒,食指跟大拇指在他胸口處狠狠地一扭。

嘶——

男子瞬間老實,安頓她靠在樹旁,然後從魔戒那取出一聖瓶,打開瓶子後,開始了他的一系操作。藥粉以十字狀抹在祺柒冉那受傷的左臂,雙手合十進行禱告…

「神說,聖潔之力,愈飲甘甜,去之污穢…」

呤唱了十秒,聖瓶上的藥水從左臂緩緩進入祺柒冉體內,體內湧現出大量暗色系法納,祺柒冉這時感覺到傷口有一種熾熱的灼燒感,越來越痛苦。直到快忍受不了的情況下,想用手捂住左手上那道傷口制止再次灼燒,可這舉動被男子攔下並抓住了想要干擾的右手,安慰道:「忍忍就過了,忍住!」

「好疼啊哈——啊!」

淚水不爭氣地往外流淌,身體還時不時抽搐一下,傷口處越來越疼,祺柒冉愣是掙脫不開男子的手,任由藥效在她手臂上發作,此時左臂上已經開始冒出那一股股黑煙。

「哇啊!好疼啊!我受不了了!」

最終在黑煙全部鑽出的一瞬間,不禁讓祺柒冉全身繃緊,這時傷口上所有負面詛咒效果全部被根除,法納由暗色變為藥效的青綠色在祺柒冉身上散發出淡淡的生命氣息,傷口也隨之癒合。

「你看,沒有任何副作用呢~忍一下就好了。」

男子溫柔的捋了捋祺柒冉耳邊的髮絲,鬆開她那細小的右手。

祺柒冉立馬跟男子拉開距離,擦了擦鼻涕眼淚,擺着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情掩飾剛才尷尬的一幕,對着這名男子說道:「咳哼,雖然剛剛沒有….想像到那個藥效那麼猛的,咳哼,不過這些小小的詛咒對我來說小菜一碟,對了!祁雅還有雷德他們兩個你….」

「哦!村長他們也給我委託了,剛好把他們也傳送回啼詩城,給村長一個交代。我從克里希城這邊過來,對這邊了解的就是拉庫村,只要勇者你沒事就好了。」

「呃…我不是勇者,你是…。」

「啊,我是聖罪教鏡宮庭的聖徒:佩洛斯丶康狄,可以直接叫我佩洛斯,請多多指教,勇者少女。」

「好吧好吧,那你先告訴我我要幫你做什麼事情?」祺柒冉尷尬地笑了笑,想告知解釋勇者這個我是真的不知道,

「這個事情在這裡說也不太合適,我們回去再說。」

「那個,我叫祺柒冉,是貝斯學院的一名魔法老師…」

「哇塞!那麼巧!我也是受教會指定來貝斯學院做輔導員,那我們就是貝斯的一員了嘿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