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精靈予夢
精靈予夢 連載中

精靈予夢

來源:google 作者:星海奇蹟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埃理 星海奇蹟 現代言情

這是一個奇幻的世界,這是一個唯美的世界,講述了月與希望之神轉世後,在世界上的經歷,講述了各種關於古怪的事物人物在歷經磨難之後,終於得到精靈族認可,成為精靈王的事但這遠遠不是結束,只是開始,來自神系與維度蟲族的威脅接踵而來,他該怎樣維護這善良的可悲的種族……展開

《精靈予夢》章節試讀:

一股股淡青透明的泉水,從古老的石刻泉池中升起來,緩緩注入到中心懸浮的血珠。

血珠折射着瑰麗的紅光,宛如一顆寶石。

「汨汨——」彷彿心跳一般的聲音從血珠裏面傳出,血珠在風中一點一點變大。

像是為了回應血珠,泉水竟然像沸騰了似的,不斷涌動,爭先恐後的湧進那血珠中。

這泉池不知從多少歲月以前便一直存在了,伴隨着生命之樹一起成長。

然而現在這泉池中的生命之泉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減少。

太多了……

古麗女王不由地皺起了眉頭,生命之泉曾在多次種族即將遭遇滅亡危機的邊緣將種族拯救回來。

可以說,生命之泉是關係整個種族的東西。

年份越高的生命之樹,生命之泉的效果也就越好,說是一滴泉水抵千滴泉水,一滴泉水抵萬滴泉水都不為過。

普通精靈的小族群,他們的生命之樹,可能幾年可以產一滴泉水。

而她們所在的這棵,是從世界初開時就存在的,可以說是這個世界上最古老的生命之樹,所有生命之樹的母親樹。

它五百年都不一定會產出一滴生命之泉,可以想像眼前的生命之泉有多珍貴了。

古麗女王之所以沒有用生命之泉來延長壽命,就是為了不動搖種族根基,在未來留下後路。

原以為只需要兩三滴就行了,沒想到……

就在她忍不住要叫停的時候,泉水終於停止灌溉。

在剛才耗費的泉水量,將近一萬年,僅僅片刻。

古麗女王的臉色要多難看有多難看,她自己都捨不得用的泉水,哪怕一滴。

眼前的血珠,也在泉水的滋養下漲到籃球大小。

泉水頂部的樹枝藤條,一根根垂了下來,溫柔的裹着血珠,彷彿一位母親在撫摸孩子。

血珠的血色漸漸內斂,一部分樹枝慢慢融化,融合進去填充缺少的元素,漸漸的形成一個嬰兒的形狀。

透過外面一層薄薄的水膜,可以清楚的看到內部經脈,骨骼形成的過程。

就在這個過程即將完成的時候,樹藤的動作莫名其妙的卡了一下,彷彿是被什麼東西打斷了一下。

然後樹藤就像是什麼也沒發生過一樣,繼續完成了這個過程。

當樹藤卷着嬰兒緩緩伸展到他們面前的時候,古麗女王的臉冷得彷彿要結霜了。她眯縫着雙眼,死死地盯着面前的老人,毫不掩飾的迸露出殺氣。

「麥捷特.伯倫,這就是你給我的答案!給我的幫助嗎!」

老者尷尬又苦惱的盯着眼前的這個嬰兒,「這…這不可能啊……」雪白的眉頭不覺的跳了一下。

女王的身上迸露出一股可怕的氣機,又瞬間被她收斂壓制回去了。「很好,這件事我記住了……」她咬牙切齒的說道,然後沒有再看老者一眼。

「看在這幾千年來兩國友好相處的情誼,我不跟你計較,但是從現在開始,我不想再見到你!還請你滾出諾貝森林,滾出我的精靈城!」

老者面露苦澀地鞠了一躬,然後面對着女王,倒退着灰溜溜的離開了。

「……」瀅心女王擔心的看着她,張了張嘴卻又不知說些什麼好。

「瀅心你也離開吧……,我…需要休息一會……」

瀅心女王握起她的手拍了拍,也只好離開了,空曠的石台上,古麗.朵克兒一個人佇立着。

她胸膛不斷起伏着,久久不能平靜,越想越是氣憤。

「該死的酷拓!該死的人類!一定是那該死的人類國王的主意!」

就在這個時候樹藤上的嬰兒,緩緩睜開了那大大的,同樣祖母綠的眼睛。

他好奇的打量着周圍,最終視將線定在了眼前的女王身上。可愛的小傢伙,彷彿知道那就是他的母親,樂呵呵的伸開雙手祈求母親的擁抱。

母親並沒有擁抱他,而是惡狠狠的打開了那雙祈求擁抱小手,眼中的恨意毫不保留的展示給他。

彷彿來自九幽地獄的極寒,一點一點的包裹住他的心臟。

在他疑惑又委屈的目光中,母親轉身,迅速消失在他的視野里,再沒有回過頭。

那雙伸出,被打得通紅的小手,遲疑着慢慢地縮了回去。

「唔唔……」

過了很久,彷彿沒有人再在意他的存在。

小傢伙低下頭,落下了他在這個世界裏的第一滴淚水。

遠遠的,兩個女孩的聲音傳入他的耳中,並且越來越大。

「真的嗎?!姨母的孩子?我就要有個妹妹了!」

「我跟你說了多少次了,要叫女王殿下!」

那個稚嫩的聲音彷彿沒有聽見,自顧自的繼續說著。

「我叫艾雅,你叫艾莎,那麼姨母的孩子就叫艾莉好嗎?」兩人的聲音離他越來越近,從剛剛母親消失的地方出現了一高一矮兩個精靈,穿着與母親相似卻簡單了許多的服裝。

兩人笑嘻嘻的看着小嬰兒,笑容瞬間僵硬在臉上。

小精靈「……」

艾莎「……」

小嬰兒「?」

「呃…艾莎……」小精靈捂着眼睛臉紅紅的,拉拉同樣窘迫的艾莎的衣袖。口齒不清的說著「為…為…什麼…姨母和阿姨孩子……是個男孩呀!?」

「我也不知道啊……」

艾莎看上去也是頗為無語。

「女孩子和女孩子之間怎麼會誕生出男孩子的?」

「不過沒事,他還是個小孩子嘛。」艾莎假裝鎮定的說道,但是臉上的紅暈出賣了她。

(內心:剛才洛伊斯殿下讓我來接孩子,還要注意做好準的就是這個嗎)回想起剛剛滿臉愁容的瀅心女王,她用力的甩甩頭。

「哦,對了,他只是個小孩子,我害羞個什麼!」

艾雅聽姐姐這麼說,將手往下一放,雙眼瞪着,肆無忌憚的打量着小嬰兒。

雖然小嬰兒什麼都還不懂,但還是察覺到被人打量的怪異感,不自在的在樹藤上扭動着。

小精靈伸出了手去接過嬰兒,察覺到這個動作的樹藤,一下子就放棄了對嬰兒的束縛。

小精靈將小嬰兒舉起來,盯着嬰兒那雙清澈的眼睛。

陽光透過一片片樹葉,將淡綠的光暈映射在她那張開心的臉上。

「從今以後,你就是小精靈的弟弟。」

「你就叫做……」艾雅的雙眼飛快的轉動了幾圈。

「艾莉…艾…埃莉…」

「埃理。」

「埃理,以後你的名字就叫做埃理好嗎?」

小嬰兒眨動着眼睛,深深的記住了眼前這個生命,這一個,第一個對他笑的精靈。

「我說艾雅…你知道嗎……」看着妹妹這麼開心,艾莎有點不忍心打擊她。

「知道什麼?」玩弄着懷中的小嬰兒,她回過頭看着姐姐。

「沒什麼沒什麼!你繼續。」艾莎尷尬的擺了擺手,回想起瀅心女王,走時說的最後一句話。

那溫柔俏皮的笑顏還在眼前浮現……

『那個孩子也繼承了我的血統,相信用不了幾年就可以成人了。』

看着眼前高興的妹妹,真不忍心打擊她呀……

她很快就可以擁有一個哥哥了,想到這裡,她的嘴角忍不住抽了抽,很明顯的那種。

「艾莎你怎麼了?」

艾雅疑惑的回過頭。

「沒……」

當天晚上,小精靈把剛出生不久的弟弟安放在諾貝森中腹處,一個靜謐的小據點中。

但由於外出貪玩,把一些重要的東西一落了,她和艾沙要點傳送到幾十公里外的藤蔓樹莊園處。

小精靈並不擔心自己的離開,會讓精靈寶寶受到什麼傷害。

據點是她和她的夥伴經常來玩的地方,況且精靈並不像人類那樣險惡。

精靈的領地中很安全。

諾貝森林天穹之上,那皎潔的月光變得非常神秘,銀色的輪月散發出淡淡的金**澤。

金色的月光透過小窗,照耀在小小的精靈身上,年幼的精靈,如同人類嬰孩般大小。

他的皮膚,白皙中透露着紅潤的氣色,尖尖長長的耳朵精緻又可愛。

此刻這個精靈幼崽被月光驚醒,好奇的仰望着窗外的夜空。

淺淺的金色絨發,秀氣的面容,綠寶石般晶瑩剔透的瞳孔中倒映着銀月與點點星輝,精緻的如同一個瓷娃娃。

他伸出雙手,小手手在空中一抓一握,似乎想握住那點點光輝。

夜靜靜的,只聽見知了與小鳥偶爾的一兩聲滴鳴。然後就聽見嬰兒那無邪,開懷的笑聲。

金銀交錯的月光聚成一束,邊緣處漸漸泛起涌動的金色光澤,這束光穿過了烏雲,穿過了樹梢,直直的將精靈幼崽籠罩其中。

在這靜謐的黑夜中,顯得那麼耀眼,那麼令人矚目。

小嬰孩掙脫開襁褓,不斷的抓向光輝中漂浮的金色塵埃,奶聲奶氣的笑聲在夜裡傳播開來。

他踉踉蹌蹌的站了起來,跟隨月光緩慢的向前走去,爬過門檻,行走在外面茂盛的小草之中。

月色中的塵埃,金光閃閃,緩緩組合成一隻只發光的蝴蝶。

它們圍繞着小傢伙,起伏不定,森林中所有的嘈雜聲音全然消失。

那些個小動物,小昆蟲出現在了嬰兒的身邊。

松鼠、兔子、梅花鹿,甚至還出現了一隻獵豹。

獵豹眼神溫順,它並沒有透露出任何的攻擊意圖,它對那些小動物視而不見。

只是匍匐在地上,小心翼翼的接近精靈幼崽,對這個眼前充滿親和力的小生命,擁有強烈的好奇與親近感。

其他動物也一樣,失去了對天敵的恐懼,只想親近光輝中的那個身影。

獵豹接近了嬰兒,蹭了蹭精靈寶寶的手心,發出貓科動物的呼嚕聲。

小傢伙也是不知者無畏,開心的一把抱住了大貓的脖子,將臉埋在獵豹脖頸間的毛髮中。

鼻息間,瞬間充斥着這蠻荒精靈的氣息。

獵豹也是享受的依偎着這個幼崽,此時的場景意外得有一種自然和諧的美感。

不合時宜的,一聲輕微的女人冷哼響起在在所有生物心中。

頓時,所有生物四散逃竄,獵豹看向高高的樹叢深處,在彷徨猶豫之後,還是起身向叢林中竄去。

小傢伙身上的月光,神秘的能量,也在這一聲輕哼中散去。

他可憐兮兮的,疑惑不解的向生命之樹高大的枝幹的一個方向看去。

他不明白。

為什麼自己的母親要這樣對自己,他是那麼地信任母親,那本來應該是世界上最為疼惜他的人。

他的手一直維持着之前抱着獵豹的姿勢,埃里站在花草間,稚嫩受傷的表情看上去格外讓人心疼。

小傢伙,坐下來,心中充斥着他無法理解的情緒,傷心,亦或者說是委屈。

「唔唔……」

淚水不受控制的淌了下來,他不明白這是什麼,也不懂得怎樣去扶平心申這種難堪。

但今天,註定了他不會就這麼孤單痛苦下去。

「埃理?」

「埃理…小埃理?」

聲音由遠及近,艾雅撥開樹林的高草叢,出現在了小傢伙的面前。

「伊…」

「伊伊吖…伊……」

就在他自己痛苦難堪的情況下,那個小小的身影,那個足以裝滿他整個瞳孔的身影,終究是出現了。

他嘴裏發出不明意義的聲音,想要訴說自己的委屈。

「不乖哦~大晚上的,不要到處亂跑喲。」

艾雅笑嘻嘻的抱起來埃里,摸了摸埃理柔軟的金色絨絨細發。

小傢伙什麼也不懂,只是看着姐姐在笑。

愣了一下,於是的開心的跟着笑了起來。

艾雅伸出手指點擊他的鼻尖,小嬰兒下意識的用還沒長牙的嘴去咬,用手去抓。

小小的手掌,十分勉強的握住了小精靈的一個指頭。

艾雅眼睛裏全是星星,整顆心都要被融化了。

真的是太可愛了,怎麼會有這樣可愛的小生命?(*/?\*)

「小埃理~」

「咿~」

「咿呀呀~」

艾雅抱着弟弟,盤坐在據點裏的思銘葉吊床上,時不時的跟小傢伙互動一下。

在這月底的聲聲蟲鳴,與時不時的傳來的孩童歡笑聲,煥螢花散發的點點熒光。

暗中注視着這一切的古麗女王,不再出手擾亂,默默的退後一圈。

天剛蒙蒙亮,艾莎打着哈欠,來到了艾雅得小據點。

以她對自己這個妹妹的了解,沒有回到王宮,對方極有可能出現在這裡。

果不其然……

進入據點之後,就看到一臉憔悴的小精靈趴在吊床邊上,臉色蒼白,一副要死的樣子。

但她還在努力維持着慈愛的笑容,一瞬不瞬的注視着熟睡的嬰兒。

「艾…艾艾雅?」艾莎被嚇的捂住了嘴巴,滿臉驚恐之色。

「誒~?早上好,姐姐~」

「你這是怎麼回事?」

艾莎伸出手戳了戳,小精靈的肩膀,對方輕飄飄的晃了一下,彷彿馬上要去世。

艾雅於是雙手一攤,也是一臉仙氣,無奈的搖了搖頭。

「沒辦法,埃理太可愛了,我睡不着。」

「所以你這是一宿沒睡?」

「嗯。」

「……」艾莎一把捂住了臉。

而小精靈,一副毫不在意的樣子,十指緊扣放在臉頰邊,一臉陶醉。

自顧自的說道。

「啊~你實在是太可愛了,姐姐一定會好好保護你的,小埃理~」

輕輕的撫摸着熟悉的嬰兒,小朋友微微皺眉,無意識砸吧了一下嘴。

「嘿嘿,軟乎乎的~」

「姐姐你要不要試一下?」

看到妹妹這樣,艾莎本身是想發火的,可看到那熟睡的嬰兒,她又有些猶豫了起來。

「真的可以嗎?」

「不會把寶寶給弄醒了吧?」

「不會的,不會的。」

「他睡得很熟。」

艾莎心中有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東西在萌芽,她輕輕的伸出手指,觸碰了一下小傢伙那肉嘟嘟的小臉頰。

小傢伙在夢中好像感受到了這種觸碰,不滿意的奶聲奶氣的嗯哼了一聲。

艾莎:「好可愛!」

本身想要教訓妹妹的艾莎,不知不覺的已經淪陷進去了……

可以說,不熊的寶寶幼崽,對擁有少女心的女孩兒具有降維打擊般的殺傷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