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經年難記懶顧君
經年難記懶顧君 連載中

經年難記懶顧君

來源:google 作者:凌浩辰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凌浩辰 晴晴 現代言情

明明三年前他們是那麼的相愛,那麼的幸福,眼看就要結婚成為真正的夫妻,然而誰都沒想到,一場突如其來的車禍,讓她不僅僅失去了自己肚子里的孩子,還失去了他……展開

《經年難記懶顧君》章節試讀:

自從三年前出過車禍,楚若幾乎每天都靠吃安眠藥才能入睡。

然而當她躺在床上好不容易有了些許的困意,卻突然被人用力拉了起來。

隨之而來的還有一個男人陰狠暴戾的怒斥聲音:「楚若,你這個貝戔人,到底有完沒完!」

服了葯的楚若身體有些不受控制,直接摔倒在了地上,冰涼的觸感頓時讓她清醒了不少,掙扎着想要站起來卻又被男人一個狠絕的巴掌扇偏了臉頰。

楚若顫抖的捂着自己受傷的右臉,艱難抬頭,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震怒的凌浩辰。

「晴晴因為你差點自殺了,自殺了!」凌浩辰死死的捏住楚若光滑的下巴,憤恨的一字一句說道:「她有多疼你知道嗎!我今天就要你百倍償還!」

「我...不知道」楚若強忍着臉上的疼痛,暗啞着嗓子解釋道:「我什麼也沒做,她自殺和我有什麼關係?」

「你居然還敢說和你沒關係!」凌浩辰真的是氣急了,捏住她下巴的大手瞬間又扼住了女人纖細柔弱的脖頸,按到在地,「要不是你一直揪着過去不放,不停的騷擾晴晴,騷擾我,她也不會抑鬱的想要自殺!」

騷擾?

凌浩辰居然把她對他的愛當成了騷擾?

明明三年前他們是那麼的相愛,那麼的幸福,眼看就要結婚成為真正的夫妻,然而誰都沒想到,一場突如其來的車禍,讓她不僅僅失去了自己肚子里的孩子,還失去了他。

那個有着他們美好愛情記憶的他......

楚若能清楚的感覺到自己的呼吸越來越困難,整個大腦也因為缺氧已經開始出現眩暈,或許在等上幾秒鐘,她可能真的就被掐死了。

直到一個嬌嫩柔軟的聲音突然從門外傳來,「阿浩,阿浩,你在裏面嗎?」

凌浩辰迅速的甩開了臉色漲紅的楚若,站起身抱住剛剛進門的楚晴,溫柔說道:「你怎麼來了,不是叫你在房裡好好休息的嗎?」

「我放心不下你...還有妹妹,所以就過來看看。」楚晴虛弱依靠在凌浩辰的懷裡,「你們剛才怎麼了,為什麼妹妹會躺在地上?」

凌浩辰微微低頭,在楚晴的額頭上落下一吻,「小傻瓜,她把你害的那麼苦,我怎麼可能讓她好過呢,你說是不是?」

「不要了,阿浩,妹妹她也不是故意的,都是因為我太愛你了,她才會嫉妒...」楚晴抬起一雙美眸,深情又纏綿的看着凌浩辰,「阿浩,我真的沒關係的,我們走吧。」

「晴晴,你就是太善良了,所以才總是被你這個恬不知恥的妹妹壓在頭上,今天我必須給討回一個公道。」凌浩辰憐惜的摸着楚晴的臉頰,然後又冷漠的掃向倒地不起的楚若,陰冷說道:「這樣吧楚若,別說我沒給你機會,看在晴晴的面子上,只要你給晴晴下跪道歉,我就放過你。」

「不可能!」楚若捂住自己被掐青的喉嚨,艱難的從地上爬起來,她輕輕抬起一根手指,指向那個本該是屬於她的懷抱,凄然說道:「該跪下說道歉的人是你,楚晴!」

此時的楚若蒼白着一張秀雅的小臉,披頭散髮的模樣就好像是地獄裏來索命的女鬼,目光陰森的看着好似柔弱不堪的楚晴,猙獰說道:「就是你,楚晴,生生奪走了我最愛的男人,現在還要反過來讓我給你道歉,憑什麼!憑什麼!」

原本她的出生就不被楚家人認可,對楚家這樣有頭有臉的家族來說,私生女是可有可無的存在,要不是後來意外發現她和楚晴的血型相同,被當做儲備血源一樣的留在了楚家,或許她連姓楚都不被允許。

看到這樣瘋狂咆哮的楚若,楚晴嚇了一跳,似乎是被剛才的話給傷到了,眼底泛起絲絲痛楚,「妹妹,你別這樣,我看了真的很心疼。」

說著便伸出一支纏着繃帶的纖細手腕,想要安撫楚若快要崩潰的情緒。

楚若冷着臉打開了楚晴的手,「別碰我!」

楚晴吃痛的皺着眉頭,驚叫一聲,「啊...我的手...」

凌浩辰眼看着楚晴被包紮的地方滲出絲絲血跡,臉色變得異常陰鬱,大力的把楚若推到一邊,扶着嬌弱的楚晴,急切道:「晴晴,你沒事吧,快讓我看看。」

「阿浩,救我,阿浩...血...我不能流血...」這時楚若的頭也砰地一聲磕在了床角,流出了很多血。

鮮紅的顏色流在楚若蒼白的面容上,凄美的好似他從來都不認識她一樣。

凌浩辰驀地身體一僵,心裏泛起一絲心疼,好像有什麼東西就要從大腦里跑出來一樣,但是很快他的注意力就被懷裡嬌美的人兒吸引了過去,「阿浩...我...我好難受啊,頭好暈啊,阿浩....」

話音剛落,楚晴就整個人昏倒在了凌浩辰的懷裡。

「晴晴!晴晴!」凌浩辰動作迅速的抱住她的楚晴,俊逸深邃的臉上滿是擔心的神色,直到救護車到來,他都沒有放手。

急救車外忽然傳來幾聲女人虛弱的呼救聲,「阿浩...等等我...救我...」

醫生正在給楚晴做急救,沒有聽到,而凌浩辰陰沉的回頭撇了一眼聲音的來源,剛好看到楚若拿着毛巾捂頭,出現在車門前。

就在她扶着把手準備上車時,凌浩辰一把拍掉她的手,沉聲低吼:「滾!」

楚若嚇了一跳,渾身一顫,滿是血跡的手巾也掉落在地,但她還是咬着牙說道:「我流太多血了,必須去醫院。」

凌浩辰現在所有心思都在楚晴身上,看都不願多看楚若一眼,「楚若,你別逼我,晴晴要是有個三長兩短我跟你沒完,滾開!」

說完便啪的一聲,緊閉了急救車的大門,催促司機開車。

楚若呆愣的站在原地,一動不動,任由頭上的血流和眼裡的淚,混合著划過她略顯蒼白的臉頰低落到地上。

她或許怎麼也想像不到,當年的那場車禍不僅帶走了凌浩辰的記憶,還帶走了他對她全部的愛。

有時候她實在是堅持的太痛苦了,恨不得自己當初就死在了那場車禍當中,但是她知道她不能死,因為她捨不得她的阿浩......

到了醫院以後楚晴的檢查結果很快便出來了,是急性腎衰竭,而現在醫學上最快最有效的辦法就是換腎。

凌浩辰死死攥住楚晴的檢查報告,眉頭緊皺,不一會兒他便拿出手機安排人尋找最合適的腎源。

其實以他的能力即使是花錢買來一個腎也不成問題,可偏偏難就難在楚晴是Rh陰性A型血......

「真是氣死我了,楚若那個死丫頭也不知道跑哪去了,晴晴還等着她的腎救命呢!」剛剛在重症監護室看過女兒的楚建國氣憤說道。

「楚伯父,您剛剛說什麼,」在病房裡煩躁了一整天的凌浩辰,以為自己聽錯了,「為什麼要等楚若的腎?」

「你不知道嗎,楚若和晴晴都是Rh陰性A型血,以前晴晴需要獻血,都是從楚若身上抽的,這次晴晴生了這麼嚴重的病,當然也要從楚若身上拿了。」楚建國說的理所當然。

凌浩辰聽了,有些驚訝楚建國的理所當然,但是也沒說什麼,只要能救活他的晴晴,他才不會在意腎是從誰身上拿的,更別說是他最討厭的那個女人。

大不了之後多給楚若一些經濟補償,只要錢到位,他不相信她不會動心。

可是過了一天一夜,派出去的人還是沒找到楚若,她就好像忽然之間,從這個世界消失了一樣。

凌浩辰熬了一夜的眼睛變得更加猩紅,最後他無奈的拿出手機,撥打了一個他早就應該遺忘的手機號碼。

電話響了很久,卻沒有人接聽,凌浩辰氣的直接把手機砸向了地面,摔的粉碎,緊接着他也眼前一黑昏了過去...

「阿浩...阿浩...醒醒...阿浩...」

「你要是在不醒來,我就真的不要你了...」女人細膩的嗓音不停在凌浩辰耳邊響起,像是威脅又像是撒嬌。

是誰在叫他呢?

那樣好聽,又那樣熟悉...

或許是真的是害怕那個聲音的主人不要他了,凌浩辰掙扎了好久,終於衝破黑暗,找到了光明,然而他怎麼也沒想到,才一睜開眼睛就看到了他這輩子最厭惡的女人,楚若。

眼看着凌浩辰慢慢轉醒,楚若欣喜若狂的抱住了他,「太好了,阿浩,你終於醒了,終於醒了!」

「放開我。」凌浩辰皺着眉陰冷說道。

楚若身體驀地一僵,緩緩鬆開了雙手,「對不起,阿浩,我只是太高興了...」

「和你說過很多遍了,不要這麼叫我。」凌浩辰漆黑的雙眸凌厲的盯着一臉憔悴,頭上還裹着紗布的楚若,冷冷嘲諷道:「畢竟我是你姐姐的未婚夫,不是你的...」

臉上本就沒有多少血色的楚若一下子變得更加蒼白,她扯了扯唇,苦澀說道:「可是,阿浩...是你讓我一直這麼叫你的,你不記得了嗎?」

又是這句話!

凌浩辰已經不知道每天要聽她說多少遍,你不記得了嗎?你不記得了嗎?

「楚若你夠了,不要老是拿這些無聊的借口糾纏我,真的很煩!」凌浩辰陰沉着一張俊臉,語氣里滿是毫不遮掩的厭惡。

楚若的心口倏地一緊,痛的她差點連呼吸都忘了,輕眨着已經哭到乾澀的眼睛,黯然失神,「凌浩辰,你真的就這麼討厭我嗎?。」

躺在病床上的凌浩辰身體一震,不知道是因為她落寞的神情,還是她說的話,俊逸的臉上全是冷漠,「呵呵,我不討厭你難道還要愛你嗎?」

真是可笑,不過就是仗着自己是楚晴的妹妹,能夠和他搭上那麼點可憐的關係,就妄想要勾引他,簡直下賤至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