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精神病院實錄
精神病院實錄 連載中

精神病院實錄

來源:google 作者:用戶36904092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清華 田離

本作品會有懸疑色彩,且會帶有幻想,精神分裂,妄想症等元素,不適慎入,本篇文不會帶有血腥恐怖等元素,精神上的極端恐怖也不會有,實際上還是用醫學的皮講人性,文章會有很多細節,主要的患者和醫生之間的關係明晰可見,但做主要的,本文還是圍繞一個主題,心所以大部分觀眾看起來還是蠻正常的,如果對醫院這個地方有恐怖回憶,建議不要看,本文不定時出現治療手段,有的比較正常,有的部分群體不能接受好了,開始閱讀第一頁吧下面的內容將極端震撼展開

《精神病院實錄》章節試讀:

第二章

月色漆黑,一個人走在馬路上,正悄悄地悄悄地走着,他看不見前面的道路,於是打開了手機的手電筒

趙到卻是一雙恐怖異常的臉,兩個血紅色的眼睛突兀着閃着,還有一雙鷹鉤鼻以及他的恐怖的格外大的像拍着一很多種的舌頭,牙齒非常不整齊,以至於我們都看不到它的牙縫

德羅納小區現實播報的歷史新聞,讓小區內有仁宗lisa女士選擇獨自出去,她很害怕,可自己回家不得不一個人,不得不壯着膽,願此漆黑噹噹,打開手電筒時,映照的那雙恐懼之泣的臉讓她驚慌失措,她被嚇到了

兩個去恆通的眼睛,兔的閃着,還有一隻巨大的鷹鉤鼻,給她嚇壞了,男人露出了微笑,刻如金lisa孤身一人排列不齊的牙齒,像張開爪牙的巨獸

他渾身動彈,不得相應,原來她在走路的時候真的有人跟蹤他,也就是說自己聽見的腳步聲並非幻覺,男人離他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女人繼續往前走,卻露出了詭異的笑容,他開始出現幻覺,夢到自己的母親,夢到一塊莊園,夢到土地上的鴿子,可實際上他卻非常討厭現實生活,父親一個人住在一起的莊園,母親曾和父親相愛,可後來鬧得不和,於是重擔便落在了父親一個人的身上,他經常翹着兩隻腳丫子,在父親寬闊的胸間上來回晃動,晃啊晃晃啊晃,

女人就是所播報的殺人犯,男人是獵物,女人拿出刀血濺一身,這個男人是女人的父親,也就是精神病院里逃脫的販子

最後,在她一直走一直走的時候,她發現男人始終在他的身邊,他一回頭就被看到,他一抬頭,一眼能看到她往下一看,甚至能看到他那噁心的影子,在地上肆意游竄

原來,長相醜陋的人才是那個具有美好心靈的人,而這個正常的女人反而是那個殺人犯,他為了滿足自己變態的殺人,心裏邊自己的父親都殺,哪怕父親對他那麼好,也依然沒有換回他,作為一個人的心裏女人,才是真正的獵手,而男人是獵物

這個叫小美的女人很抗拒牙醫父親當年給他請了,牙醫而牙醫對她印象也是很深刻,牙醫通過牙齒知道的小美心理變態知道他喜歡自己的母親知道他渴望與他發生關係你知道小美其實是缺少父愛,但實際上與精神狀況讓她少了父愛,讓他覺得自己沒有父愛,現實和虛幻,扭轉,而牙醫正好是他們當中的溝通人,他這個人是一個賊,他會偷走別人愛所以他喜歡上了那個女人,所以他想殺掉父親,而正好附近想要覺得自己對不起這個女兒因為他傻了,母愛啊,他父親就覺得,是由自己造成的,正好駕駛機緣巧合之下牙醫,通過一些計謀,殺掉

父親,正好他故意牙醫,故意讓父親,委屈他身後說這樣可以換幾女孩心裏的對父親的愛而天真的父親,相信了,牙醫的話他把整個人生都賣給了牙醫他的,自己的女人也被壓抑,所取得,而這個女孩的變態,這個女孩兒的囂張,從來都沒有人去救他,可是是牙醫出現了,他心裏的犯罪感,開始逐漸成高,當他想要追悔往事時他發現一切都改變不了,他所做的只有把女孩帶上正軌,於是她寫了一封信上面有各種,摩斯密碼,通過這些東西他故意換的女孩兒兒時的回憶,女孩終於知道自己殺掉的人是自己的父親

小美家醫院裏醒來,小美在醫院裏醒來,小美在醫院裏死掉,小美看你牙齒,漸漸的她越來越抑鬱,他也發現自己殺掉了父親,他發現自己殺掉了成年以來對自己那麼好的父親,他知道自己的變態,他知道自己的扭曲,所以他很後悔,他也開始恨牙醫,最後他一手插着到統計了牙醫的脖子里,一手把自己給捏死了

女孩兒接着把這個刀拿出來,出來一刀捅死了自己

這是關於四個人的故事,終於落下了帷幕,她們的愛恨情傷終於終於全部化作白茫茫一片

小瞎子跟着大瞎子,大瞎子護着小瞎子,小瞎子和大瞎子,最後都是瞎子,他們漸漸地一路一路的開始找尋屬於他們的命運,但是到最後誰都無沒辦法發現其中的奧秘,只在旅途之中

大家只能小霞子都是錦衣玉食為恥,最後破爛衣衫,為么他們小時候都受過良好的教育,都有過很好的培養,但是到了最後,他們還是脫離了這個社會的一員,他們間的只能通過自己的方法去找尋自己的命運

他下次每天都會要一個饅頭,而且我下次每天都會要一個硬幣,他們這樣就相依為命,相依為命

漸漸的,他們要不到東西,後來小蝦子吃到了肉,但是他每次都很疑惑,為什麼吃瘦肉都不會腐爛?為什麼這個肉味道那麼奇怪?他開始留意,於是他每天都收集一塊肉,收集一塊肉,他漸漸的忽然發現,這些肉可以拼成一個人的肢體,他明白了,是大瞎子給他吃肉

但是小瞎子仍然心有疑慮,他本來就懷疑大蝦子會不會拋棄他自己那麼瘦弱?那麼無辜,那麼可憐,那麼的讓人覺得很好欺負,大家子有什麼理由這麼一路的帶着他呢?他最終殺了大瞎子,大瞎子其實一從始至終都沒有忘記過,小瞎子都一直對她很好,但最後卻死於非命,實在是令人唏噓

大瞎子和小瞎子,曾經一起表演但是考驗他們兩個人的信任,力,他們其中一人必須要完成表演,其中一人必須要去收錢,而小瞎子每次都能收到很多錢但是他發現大瞎子給他,的卻越來越少,他懷疑是不是自己表演地方出了天分後來他才知道人不愛看瞎子,瞎子永遠是被人們所唾棄的東西,所以,他終於明白了自己的身份和地位,他開始祈求大瞎子給他提前,你是大瞎子,每天割肉換血,給他錢但是小瞎子從始至終都沒有發現,但是,他非常的不要臉,他非常的無賴,就像,破皮一樣,每天都會纏着大瞎子問他要錢,漸漸的,大蝦也察覺到小瞎子實在吸他的血只是把他的工具,最後,他把小瞎子賣給了別人,而自己拿着錢

這兩場結局都是她們的夢,她們都曾考慮過,但是他們都是互相信任,彼此最後完成了美妙的表演,得到了應得的錢

兩個沙漠逃兵,他們曾經一起戰鬥過,曾經浴血奮勇,曾經為國搏擊,曾經一起殺,綠沙場

他們一個叫小蓮,一個叫小生

小蓮和小笙是一對兄弟

小林和小珊喜歡曾經的歲月,喜歡無憂無慮的生活,但是一切終會改變

他們還是去了沙場,他們還是去殺敵,他們還是去戰鬥,他們還是浴血奮戰

但是他們彼此都有一個姓吳,那就是一根手指

20:17【出院前的回憶】

但是他們彼此都有一個姓吳,那就是一根手指.這個手指是雙方都剁下來的,他們兩個互換手指每當想起他們的時候,他們就會把手指做成骨笛吹給對方聽。或許他們真的可以心

但最後小憐死了,小三拿到了兩根手指頭,當他拿到這個遺物的時候,她突然開始笑笑的,有些癲狂,他開始想起小蓮,如果能被自己一直囚禁,如果他的世界裏只有自己,那該多麼美妙呀!

小年死了,小生又哭了小金和小穆都在同一所學校他們兩個相依為命,因為他們是兄妹小金喜歡小木,小木也喜歡小金但是他們兩個都沒有說出來,只是暗暗藏在心裏,這便是年輕人的浪漫吧!學校那邊有一個洞,他們經常會爬過去看看校外的風景

但是隨着時間的遷移,動消失了但兩個人最後都沒有好結果,因為兄妹戀是為世俗不符合的禁忌之戀,他們絕對不能那樣,他們也絕對不能做任何事情,但是他們兩個最後還是任由自己的性子,妹妹最後死掉了死魚了,人們的污言穢語也死掉了,死魚人們的槍林彈雨這便是洞吧!當光有的形狀時,丁達爾效應便會顯現,這是關於光的定理光,如果能同時照在兩個人身上,那他們之間會有故事嗎?答案是有最後,小美沒有等到救贖,牙科醫生瘋了,被殺掉了兩個杉木逃兵,最後死在了沙漠里,他嚇死小瞎子,最後還是死了,他們都沒有得到自己的救贖,只有他們兩個人,他們得到了,他們得到了,他們得到了,希望他們得到的善意,他們得到了一切,他們得到了向上飛的機會,他們得到了向下走的機會,他們得到的天空,得到雲朵,得到了讚美小顧和小雲他們一個生有抑鬱症,一個生有焦慮症,他們互相治癒,彼此救贖,他們互相鼓勵,一起玩耍,他們每天都會在精神病院里傳小紙條,誰人不知他倆親密如兄弟?但是他倆從來從來都沒有傷害過對方,兩個人之間只有得到和平的相處,才能讓彼此進步

小美在五歲的時候,牙科醫生就來給他拔牙了,他還記得那是個一夜多夢的晚上,那天晚上,牙科醫生專門拿着所有的器具都過來了,他看見那閃閃發光的尖刀,閃閃發光的閃閃發光的閃閃發光的牙開始害怕,因為他知道這棵牙是需要拔掉的,然而他再也想不起來了,因為他和牙科醫生都瘋了,兩個人瘋了,代表不了什麼,但如果他們之間有過交集,有過生命的碰撞,那這可不得了,他們兩個一個慘死,一個自殺

他那把刀深深扎進眼科醫生的心臟時,小妹子到了一絲快感,一絲身逢絕處的快感,他接着拔出那把刀梳的一下,**自己的心臟,最後笑着離開了兩個小瞎子一起玩,兩個小瞎子一起玩,玩着玩事兒不見了,玩着玩着錢沒了,玩着玩着又沒了,玩着玩着興瘋了,他們最後都死了

兩個逃兵一起玩,玩着玩着人沒了,玩着玩着火開了,玩着玩着敵人來了,玩着玩着,最後慘死沙漠中

小瞎子和大瞎子始終抵不過信任的危機,大桃並和小逃兵始終沒有配合完美,還有牙醫跟小美,他們之間的孽緣從來都沒有斷過,只有那兩個年輕人一個身患焦慮症,一個身患抑鬱症,他們都到了救贖

人性的美醜,人性的光輝,人性的幽暗,都在此刻因為淚珠而散落

胖女孩的事情讓我人人冥思苦想,我實在不知道為什麼她會對我有這麼大的惡意,我也實在無法了解,為什麼他的惡意來的如此不清不楚?讓人神魂顛倒,讓人實在無法接受,但是可以確定的是,他覺得理所應當的事情在別人眼裡卻並不是如此,當我真正證實這件事情的時候,我才發現這個女孩兒是一個惡魔,而我必須遠離他

遠離所有的誤會,就像遠離人心的優惠,就像遠離世間所有的疾病一樣,就像一個瘟神一樣,我必須遠離

我要迎着光沖

《精神病院實錄》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