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驚悚恐怖:我有一間陰陽醫館
驚悚恐怖:我有一間陰陽醫館 連載中

驚悚恐怖:我有一間陰陽醫館

來源:google 作者:我預判了你的預判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劉闖 懸疑驚悚 我預判了你的預判

【恐怖】+【驚悚】+【搞笑】+【懸疑】+【鬼故事】+【女主?】我,有一間陰陽醫館白天,我醫人,晚上,我治鬼...在我的精湛醫術之下,收穫了一大批的鬼魄信徒他們,願奉我為...鬼父!那天,有幾個殺馬特,找上門來,要砸場子我,笑了我站在陽光底下,手捧着一本經書,彷彿真的是一個教父!指着身後,成百上千,凡人不可見的鬼魄,對這幾個混混喝道:「我讓它們乖乖聽話,跟着鬼差下地府,它們可能不會聽我的」「可如果我讓它們幫我打人的話...」說到這,我話鋒一轉...「那對不起,它們手裡的馬扎,可以掄出殘影」展開

《驚悚恐怖:我有一間陰陽醫館》章節試讀:

看到女鬼突然露出如此狠厲的真面目,劉闖麻了。

這個色鬼,怎麼可以這麼奸詐?

人與人之間…啊呸呸,人與鬼之間,就不能有那麼一丟丟的信任么?

想必你生前一定是個滿嘴跑火車的人!

活該你丫的被人困棺材裏呢!

不過牢騷歸牢騷,劉闖的求生欲,那是必須要拉滿的呀!

自己,剛剛,搞到一個系統,怎麼可以就這麼死了呢?

怎麼可以被女鬼的指甲,就這麼給戳死了呢?

這是跑龍套的死法呀!

我要是就這麼雙腳一登魂歸太虛,那這本書就沒搞頭了呀!

預判哥哥豈不是又要爛尾了?

他現在可是出了名的番茄爛尾王啊!

不能夠啊不能夠啊!

可就在這千鈞一髮的時刻,腦海之中,響起了統子的提示音:

【叮!檢測到宿主救下了一隻被困了一百年的民國女鬼,獲得陰德點:5點。】

「嘶…這樣也能有陰德點?」劉闖有些不敢置信。

之前統子不是說,只有治好了鬼的病,才會有陰德點么?

【救她性命,也是一種治療。】

「嘶…有道理!」劉闖懂了,他真的懂了。

原來這個『病』,是泛指呀!

既然是這樣,那就很有搞頭了…

一想到這,劉闖的嘴角,不由浮起,以至於都忘了他即將要被一頭旗袍鬼給活活插死的結局…

「你在樂啥?」看到劉闖的嘴巴咧開的像是大呲花,女鬼有些不明白。

他不是應該為即將到來的死亡,而感到恐懼嗎?

為什麼可以笑的這麼開心?

「我要插死你!」女鬼懶得去糾結這事了,當即張開十指,就要朝着劉闖戳來。

一時間,一股死亡的氣息,逼面而來!

而劉闖,則是在情急之下,腦漿飛轉,很快想到了一條錦囊妙計!

剛剛系統不是說自己搞到了5點陰德點么?

而且,統子哥說過,陰德點可以用來兌換很多很多牛逼轟轟吊炸天的道具嘞!

所以,只要能搞到道具,那就能對付這頭旗袍鬼了!

救贖之道,就在其中呀!

當即,劉闖施展出單身二十五年的手速,在腦海中點開了系統界面!

一個八等分的圓形大轉盤,立馬就出現在了他的視野之中!

而在大轉盤的**,有一個碩大且醒目的『開始抽獎(五陰德點/次)』的圓形按鈕!

當即,劉闖施展出洪荒之力,一巴掌拍在了圓形按鈕之上!

同時,這一巴掌也正正好好,不多不少的糊在了女鬼的腦袋上!

這,倒是讓女鬼的身形一滯!

大轉盤開始越來越快的轉動起來,並且發出『噠噠噠』的好似金屬鏈條滾動的聲音…

「快快快!」此刻的劉闖,急的尿都快噴出來了!

此刻,女鬼抬起鬼手,用那長長的指甲,朝着劉闖的腦袋上抓了過來!

而劉闖,不愧是一個吃雞高手,眨眼間就反應了過來,當即把脖子一縮!

這漆黑的指甲,就這麼擦着劉闖的頭皮,劃拉了過去!

「他奶奶的,到底還要轉到啥時候啊!」看着還在噠噠噠轉個不停的大轉盤,劉闖只覺得無語陣陣!

此刻,女鬼已經開始了第二波的攻勢了!

她這次學乖了,不再用抓的方式來處決劉闖了,而是用捅的!

並且,是以指甲不斷變長的造型,捅了過來!

就在指甲距離劉闖的胸口,不足0.0001公分的時候,一道悅耳動聽的系統提示音傳來!

【叮!恭喜宿主,抽到了一把『誅邪天雷劍』!】

【PS:該寶劍是林正英同款哦,你小子賺翻了…】

「林正英的寶劍?啊哈哈哈…那我還怕個屌啊!」劉闖瞬間氣勢拉滿!

「紙劍糯米今猶在,不見當年林道人!」

「阿達!!!」

就看到劉闖一手握持『誅邪天雷劍』,以一種由下向上的方式,將即將捅向胸口的十根灰指甲,給硬生生削去了!

如此一幕,頓時就讓旗袍女鬼,一臉不敢置信!

「原來你還是一個臭道士!」感受到指尖的刺痛之感,旗袍鬼當即就幡然醒悟了!

並且,轉身就要逃!

依稀記得當年她在陽間作祟的時候,就是被一個一字眉的道士給擒住,然後被封印到這具棺材裏的!

所以,在旗袍鬼已經對於道士,對於桃木劍,有種深深的恐懼之感!

是刻在骨子裡的恐懼感!

而劉闖,眼看着旗袍鬼就要穿過捲簾門逃出去,自然是眼疾手快,將手中的『誅邪天雷劍』,給投擲了出去!

「想跑?問問我闖爺答不答應!」

瞬間,這把寶劍,猶如長了眼睛似的,筆直的朝着女鬼,釘去!

滋啦一聲,這把本是桃木所鑄造而成的桃木劍,竟然在刺穿旗袍鬼的同時,深深釘在了捲簾門之上!

「啊!!!」被釘住的旗袍鬼,當即發出一陣陣的慘嚎!

「叫尼瑪呢!大半夜你擱這鬼叫,街坊鄰居不用睡覺的啊?」劉闖二話不說,走上前,賞了旗袍鬼兩個大逼兜。

立刻,旗袍鬼老實了。

其實,劉闖所不知道的是:他因為被系統開了陰陽眼的緣故,所以他能見鬼。

普通人,是萬萬看不到鬼的,也聽不到鬼叫的。

若是有路人路過此地,也只能看到一把桃木劍,釘在捲簾門上而已。

眼下,這欺騙了自己感情的旗袍鬼,被自己給降服了,危機已然解除,劉闖自然而然的放鬆了下來。

從兜里掏出一根玉溪,點着之後,嘬了起來。

一邊享受着香煙所帶來的快感的同時,劉闖忽然意識到一個問題。

嗯,一個很嚴重的問題。

這個問題就是:鬼,應該怎麼殺?

不會呀!沒學過呀!完全不懂呀!

難道,一手掐着她的脖子,然後把桃木劍**,然後再捅進去?

多捅幾下,把它給捅死?

嘶…這樣是不是太殘忍了些?

而這時候,被桃木劍洞穿軀體,掛在捲簾門上旗袍鬼,當即用有些虛弱的鬼音,求饒道:

「上仙,饒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求求你放我走吧…」

「我剛剛是跟你開玩笑的,我壓根就沒打算傷害你…」

「跟我開玩笑?呵…」一聽這話,劉闖倒是笑盈盈的站了起來…

「既然你這麼喜歡開玩笑,那我也跟你開一個…」

「嘿嘿…」

說罷,劉闖的手,慢慢伸向了旗袍鬼的那一雙大白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