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驚悚遊戲:NPC能有什麼壞心眼
驚悚遊戲:NPC能有什麼壞心眼 連載中

驚悚遊戲:NPC能有什麼壞心眼

來源:google 作者:日月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日月 謝邀

【無cp】謝邀睜開眼的時候,毫無記憶,只有一張紙條寫着:你叫謝邀,如果你什麼都不知道,就去打工賺錢他於是來到了這個名為鬼域npc扮演小鎮的服務大廳,登記,領取劇本,扮演開始!謝邀發現自己有一個別人都沒有的副系統,系統讓他收集恐懼值,恐懼值也可以兌換成能量於是,他開始兢兢業業的扮演一個優秀的npc……深夜,謝邀披着床單飄到了縮在被窩的玩家身邊,抬手,拍了拍他的被子【來自玩家的恐懼值+50】「嘻……」他又捏着嗓子,低頭,床單觸碰到玩家的頭【來自玩家的恐懼值+20】「我知道你沒睡」謝邀小聲的說道【來自玩家的恐懼值+100】玩家拚命的假裝什麼都聽不到「沒關係,反正你也不可能活着離開這裡」【來自玩家的恐懼值+100】忽然,謝邀站了起來,飄到門口,打開門,關上,重新回來玩家的恐懼值還在+10+10的增加不過很快,停了下來謝邀又等了一會,知道時候到了「我還沒走哦!」玩家:「!!!」……玩家們驚恐的發現,遊戲難度好像提升了,但又不完全提升,只是驚悚程度提高,但存活率也上升了畢竟,只有羊羔活着,才能源源不斷薅羊毛呢!展開

《驚悚遊戲:NPC能有什麼壞心眼》章節試讀:

「可是……你……你要怎麼殺他,我們都是被他殺死的,受制於他,他想讓我們死,很輕易的。」

孟六心裏還是有恐懼的。

「很簡單,這不是還有玩家嗎,你是怎麼死的?你是跟他們一批的,你把你的死亡情況跟我講一下,我找機會跟他們透露一下。」

孟六覺得可以,但是,他又忍不住打量謝邀,覺得此子心機深沉,騙的那些玩家團團轉,說不定也許在騙他。

「你如何保證殺死他們之後你不會殺我?」

謝邀看他,皺眉,欲言又止,等到一系列動作神情做完之後才嘆了口氣。

「這一點你其實可以放心,我也跟你說實話吧,我不想留在這裡,這才是我想要殺了她的原因,我對當這裡的boss沒有興趣,我有一個姐姐也是玩家,我要去找她。」

謝邀無奈的看着他,道:「你有親人嗎?這麼說吧,死在這裡只會受制於他,只能待在這一個副本里,所以這才是我一直隱藏在玩家裡的目的,我想藉著玩家的手先殺了她!」

「只有這樣我才能夠被系統納入系統空間內,選擇其他的副本,我才有可能重新見到我的姐姐。」

孟六陷入思索。

謝邀這話說的誠懇,而且透露出來的信息量也不小,聽起來並不像是胡編的,因為還挺有邏輯。

當然有邏輯,他本來就是基於他所知道的現實來現場編的。

其實有一部分應該是他猜測的才對。

反正等到這場遊戲通關,他跟這個孟六也沒有什麼關係了,就算騙了他又怎麼樣呢?

孟六終於沒有問題了。

「好!我們合作!」

……

一杯涼水澆在李五的臉上,把他從昏迷中驚醒了過來。

【來自李五的恐懼值+50】

謝邀可疑的沉默了一下,是不是把這孩子嚇得太狠了,澆杯水都能把人嚇出來50。

不過很快他就立刻關切地看着李五,略帶擔憂的說道:「李哥你沒事吧,我剛剛敲廚房的門,發現你沒有動靜,沒忍住就進來了,發現你混蛋在這兒實在是叫不醒,又怕在這裡出事,就用水把你弄醒了。」

李五終於在茫然中回過神來,想到昏迷前的景象,立刻貢獻了500恐懼值。

他快速的在屋內轉了一圈,沒有看到孟六的頭。

「頭頭頭……」他話都說不利索了。

「頭?什麼頭啊?哦對,廚房裡的頭也不知道去了哪。」

【來自李五的恐懼值+1000】

李五臉色煞白,當時就又差點暈了過去。

謝邀心裏道了聲歉,作為補償,他一定會幫李五通關的。

讓孟六藏起來也是為了再嚇唬嚇唬李五,其實沒有別的意思。

只是顯然高度的緊張和過於驚嚇的狀態下,李五已經陷入到一驚一乍的敏感狀態了。

怪過意不去的。

「哥,你有找到什麼線索嗎,我……」謝邀看了一眼周圍,壓低了聲音。

「我發現畫有點問題,但是我沒敢去看,我害怕……」

見李五有些茫然,謝邀解釋:「就是咱們每個房間都有的風景畫。」

【來自李五的恐懼值+1000】

李五捂着胸口,只覺得心口一陣陣的痛。

「哥,你陪我一塊兒在我房間里吧,我害怕,你也別回去了,咱們一塊是不是會有個照應啊?」

李五聞言下意識的點頭,經過剛剛被嚇的那一遭,再加上謝邀剛剛的話,他甚至不難推測得出來連環殺手,說不定會從畫裏面出來。

雖然這件事情連謝邀都不確定,不過大家都很容易想到。

再加上本就受到驚嚇,李五也傾向於和人在一起。

「不過哥你找到什麼線索了嗎?」謝邀不動聲色的又問,同時把他攙扶了起來。

「哦……我拿到了一個鑰匙,我懷疑應該是外面儲物間的,不過現在……」

謝邀心想着還好他快一步把儲物間的身份證拿走了,果然在這等着他。

「那明天再說吧,我是不敢去了,我們一起躲房間里吧,外頭好像也不安全……」

李五也瘋狂點頭,他實在是不想在這個廚房裡呆了,那個亂飛的人頭快給他嚇死了。

兩個人一起去了員工室,房間比較小,單人床其實也住不下兩個人,但李五也沒有心思休息,他嚇成這樣也不可能睡得着了。

進入房間後,兩個人下意識的都抬頭看向屋內掛着的那張風景畫。

一抬頭就看到了,裏面有一個背對着他們的人影。

兩人都是面色微變,對視一眼。

謝邀一把拉開被子,先一步躺了進去,李五也手忙腳亂的躺進去,閉上眼睛。

謝邀其實還留了一條眼縫,看着風景畫那邊那個人影一開始是背對着他們,最後轉過來慢慢的放大。

一張碩大的扭曲的人臉,趴在畫框里,布滿紅血絲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床上的兩個人。

一股冷意充斥了整個房間。

【來自李五的恐懼值+50】

那張臉看到了床上躺了兩個人,嘴角勾起一個殘忍的笑容之後,緩緩的後退。

最後,她轉向了左邊,走了過去,消失在了畫里。

謝邀這才睜開眼,慶幸當時發現問題的時候,沒有真的貿然靠近。

否則……在當時那個房間里,王恩絕對有足夠的理由出現殺了他。

至於現在離開……

謝邀看了一眼身邊的李五,再次堅定的決定,會把這位大哥送向通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