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金秘書和她的三個天才寶寶
金秘書和她的三個天才寶寶 連載中

金秘書和她的三個天才寶寶

來源:google 作者:金澤南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金澤南 金香雅

五年前,金香雅旅遊時遭人陷害意外懷孕,四年後她帶着三個天才寶寶回歸,為了養活孩子,她去給陸家大少爺當保姆只是,這陸家大少爺怎麼和她兒子長得一模一樣啊,甚至連性情喜好都一樣,真是見鬼了同樣的壞脾氣,放在兒子身上那是可愛,放在陸震霆身上,那是吹毛求疵鬼見愁,若不是看在錢的份上,金香雅才懶得伺候他金香雅覺得陸震霆一定很討厭她,因為陸震霆總是故意刁難她,直到有天晚上,陸震霆喝醉了,把她按在床上說,「金香雅,做我的女人吧!」展開

《金秘書和她的三個天才寶寶》章節試讀:

金香雅慌忙掏出手機,這才發現有好幾個未接電話,翻開一看全是幼兒園的班主任打過來的。

忙回撥過去,很快那邊就接通了,金香雅着急的解釋;「不好意思顧老師,今天去面試了,把手機調成靜音,忘了調回來,沒接通您的電話,真的是不好意思。」

「沒關係」,電話里的聲音溫柔恬靜,讓人如沐春風,「您不用擔心,孩子們都很好,我就在你家。」

「啊?在我家?」

金香雅轉過身,這時大門「嘎」的一聲打開,一個高高帥帥秀氣的小伙站在他家門裏面。

「顧老師,真不好意思,麻煩您了」,金香雅收起手機,歉意的跟顧景文打招呼。

「不用這麼客氣」,顧景文笑着說道。

「媽媽,媽媽……」

三個小蘿蔔頭聽到外面有響聲,全都跑了出來。

金澄澄直接張開雙臂要金香雅抱抱,金清清扯住金香雅的裙尾,不捨得鬆手,連最冷靜的老大,也走到門口,站在顧景文的身後,靜靜的注視着。

一天不見,孩子們都很想她。

看着三個孩子,金香雅一天的勞累,一天的委屈,全部一掃而空。

一把抱起金澄澄,在他臉上親了親,傾訴着思念;「媽媽真想你們。」

「我也想媽媽」,金澄澄摟着金香雅的脖子,依偎在金香的懷裡。

「我也要親親」,金清清眼巴巴的看着金香雅,弱弱的說道。

「好的,讓我親親我家小可愛」,金香雅底下身子,在金清清臉頰親了親,抬頭看向老成的大兒子,問道;「漾漾,你要不要親一下。」

金漾漾眨了眨眼睛,看了眼身邊的顧景文,轉移話題道;「媽媽,你吃飯了嗎?」

知子莫若母,看他表情,金香雅就知道金漾漾害羞了。

在家裡她也經常親金漾漾,也沒見金漾漾害羞,如今不肯讓人親了,金香雅猜,應該是顧景文在場,早熟的漾漾不好意思。

「沒吃呢」,金香雅心暖暖的,揉了揉金漾漾的腦袋。

金漾漾不喜歡人揉他的聰明的腦袋,但是金香雅非要揉,他也沒辦法,只能寵着。

「剛好我們也沒吃,快進來吃飯吧。」顧景文說著將金清清抱起,像主人一樣將大門敞開,讓金香雅進去。

看到這場面,金香雅想,明明這是她的家,顧景文卻比她更像主人。

餐桌上擺滿了七八個菜,一看就知道是顧景**的。

「這是您做的嗎?」金香雅問道。

「嗯,我看天黑了,你還沒回來,怕孩子餓了,就先把飯給做了,本來讓三個小的先吃,他們不肯,非要等你回來一起吃。」

金香雅聽了眼睛都紅了,她的寶貝雖然年幼,但真的很懂事。

「真的謝謝你」,金香雅再次道謝。

已經麻煩過顧景文好幾次了,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報答他才好。

「不用客氣,他們很可愛,我很喜歡他們,他們在我的眼裡,跟我自己的孩子一樣」,顧景文笑着說道,看金香雅的眼神深情繾綣。

金香雅被他的眼神燙得匆匆撇開眼頭,不好敢對視。

「媽媽,我要吃魚」,金澄澄坐在兒童椅上,晃悠着腳指着煎魚嚷嚷。

「好,媽媽現在就給你弄」,金香雅正要去夾魚,顧景文突然將一塊魚放到了她碗里。

金香雅驚訝的看過去,顧景文溫柔的說道;「魚刺我都挑出來了,你先吃飯,我再幫澄澄夾一塊。」

說著,顧景文就坐到三個孩子身邊,幫孩子們夾菜挑魚刺。

金香雅看着顧景文溫柔說笑的側臉,看着他和三個孩子有說有笑其樂融融,寂靜的心猛然的跳動了兩下,隨後又很快被她壓了下去。

吃完飯,金香雅正準備起身收拾碗筷,一抬腿,膝蓋突然痛得厲害,一個站不住差點跌坐在地上。

「怎麼了?」顧景文關切的跑過來,扶着金香雅問道。

「沒事,今天不小心摔了一跤,好像把腿給傷了。」

「我看看」,顧景文蹲下,掀開金香雅的裙子。

只見白皙的膝蓋上,掉了一塊皮。

「你太不小心了」,顧景文責備的說道,接着攔腰將金香雅抱起。

「你幹嘛?」金香雅嚇得抓緊顧景文的胳膊。

「你傷成這樣子,怎麼走路,我抱你到沙發上坐着」,顧景文心痛的說道。

「哦」,金香雅放下警惕,順從的被顧景文抱到沙發上。

「我去拿葯」,說完,顧景文就自顧自的去房間拿藥箱。

金香雅奇怪的瞥了一眼。

顧景文好像是第二次到她家來,怎麼比她還熟悉家裡的東西放在哪裡呢?

「媽媽,媽媽,你沒事吧?」

金澄澄的呼喊着,滿眼的擔心。

「媽媽~」,金清清見金香雅受傷了,淚眼朦朧的,開始掉金豆子了。

金漾漾蹲在金香雅的腳邊,鼓着腮幫子給金香雅的傷口吹氣。

「沒事沒事,寶貝們別擔心,一點也不痛。」

「騙人」,金澄澄傷心的用指頭比劃,「上次我摔了一跤,破了這麼大個窟窿,痛死我了,媽媽一定也很痛。」

金香雅看着三個孩子,又是暖心又是哭笑不得,還好這時候顧景文拿着藥箱走了出來,將孩子們趕到一邊,安慰道;「沒事,不要哭了,叔叔給你們媽媽擦點葯就不痛了,乖。」

一邊說著,一邊半跪在金香雅跟前,打開藥箱,開始上藥。

他手腳麻利,不一會兒功夫就把傷口處理好了。

「好了」,顧景文抬起頭,對着金香雅笑。

因為顧景文是蹲着的,所以金香雅是以俯視的角度看顧景文,這個角度讓顧景文的笑容越發的溫暖。

金香雅被這個男人暖到了,心飛快的悸動,臉也跟着紅了起來。

「時間不早了,我該回家了。」

金香雅家裡有多餘的房間,其實,她可以邀請顧景文晚上住在她家。

但看着三個小孩,金香雅猶豫了,想了想還是算了,起身要送顧景文出門。

顧景文卻按住她的肩膀,柔聲說道;「別動,腿受傷了就別亂跑,你就在這裡坐着,不許動。」

「好。」

「下次,別這樣了」,顧景文抬手將金香雅散亂的鬢髮撩到耳後,輕聲叮囑,「你受傷了,我會擔心。」

金香雅臉爆紅,害羞的低下頭。

「我現在真的該走了」,顧景文又溫柔的笑了笑,不舍的看了金香雅一眼,才轉身離開。

顧景文走了,金香雅獃獃的坐在沙發上,久久的回不過神來。

「媽媽,你喜歡顧老師嗎?」金漾漾突然開口問道。

金香雅瞬間驚醒,問道;「怎麼這麼問?」

「我看顧老師很喜歡你」,金漾漾小大人似的開解金香雅,「我和弟弟們都很喜歡顧老師,媽媽若是和顧老師談戀愛,我們也會很開心。」

「沒有沒有,我沒有想和你們顧老師談戀愛」,金香雅矢口否認。

除了覺得自己配不上顧景文外,更深層次的原因是,顧景文和俞洲白太像了,不論是長相還是氣質,都非常的像。

因為太像了,所以顧景文對她一點點好,她就動心了。

而在此時,一牆之隔的顧景文,離開了金香雅的視線,溫柔和善的笑臉瞬間沒了,掏出手機面無表情的發微信。

漆黑的樓道,熾白的手機光成了唯一的光源,只見手機屏幕上,顧景文正編輯着文字:「我已經按照你的吩咐接近金香雅了,現在可以分期付款了吧,我現在缺錢,給我轉十萬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