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晉末多少事
晉末多少事 連載中

晉末多少事

來源:外網 作者:然?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然? 都市言情

嚴肅版:末晉時節,烽火漫天。杜陵杜氏庶子杜英學成下山,正逢桓溫北伐,天下局勢風起雲湧、動蕩不休。試問晉末多少事,安能都付笑談中?簡略版:「師兄助我!」「夫人助我!」「小舅子助我!」劇透版:那年淝水,..展開

《晉末多少事》章節試讀:

♂nbsp; 王猛被杜英看的渾身難受,輕輕咳嗽一聲,正想要說什麼,杜英便開口堵住了他:「師兄,只要你我兄弟齊心,定能辦成此事,於亂世之中稱雄一方。」

「啊?」王猛張了張嘴。

我還沒答應呢吧?

杜英並沒有再說,只是看着王猛。

甚至法隨也看向王猛,似乎想要說這確實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王猛一時默然,三人竟然短時間內陷入了寂靜之中。

良久之後,王猛苦笑一聲:「師弟認為此事有幾分可行?」

「師兄以為呢?」杜英笑着反問,他知道,當自己這位師兄問出這樣問題的時候,心中實際上多少都已經傾向於這麼做,不然的話,他會很果斷的選擇一口否決。

王猛徑直說道:「五成。」

「那師兄敢嗎?」

「師弟都敢,我又為何不敢?」王猛不由得大笑,一甩自己不知道有多少天沒洗的頭髮,惹得杜英恨不得離他越遠越好,不然的話那虱子保不齊今天就來找自己了。

不過王猛的回答也算是讓杜英心中一塊大石落地。

自己這位師兄至少在這個時代實打實的猛人,有他的幫助,自己想要在這個時代打出一片天地應該不是什麼難事。

雖然聰明人說話講究的是言簡意賅、大家都懂,但是只有聽到了確切的答覆,杜英才覺得安穩,畢竟聰明人裝起傻或者含糊其辭的話,有的是辦法在之後反悔的時候自圓其說。

杜英自問是沒有王猛聰明的。

自己這位師兄或許沒有自己這千年的見識,但是年少就歷經顛沛流離,入山之後有潛心苦讀,聖賢學問和他親眼經歷過的人間種種,讓他就算是沒有一個聰明的頭腦也註定不會平凡。

杜英對着王猛鄭重的一拱手。

王猛這一次沒有遲疑和猶豫,也對着師弟還禮。

他們兩個都很清楚,一旦下山,就不再是和在山上下棋那樣,一切都有反悔或者重來的機會了。

生死轉瞬,既然打算向前走,就必須相互扶持,相托性命。

山上同窗的經歷,足以讓對方成為亂世之中唯一能夠信任的人。

――――――――

自己的兩個弟子已經打定主意,法隨並沒有再說什麼。

等杜英和王猛從法隨的屋舍中出來,夜色已深。

蒼穹之上,群星閃爍,銀河璀璨。

王猛走到山路的入口,正想要坐下,卻發現已經有一道身影在那個位置了。

「師弟還不去休息?」

「師兄不也沒有休息么?」杜英反問,伸手拍了拍旁邊的石階,「坐。」

「你就不能往旁邊去一點?」王猛不滿。

杜英皺了皺眉:「這麼長的地方,師兄就必須來擠我?」

「不然別的地方涼啊。」王猛理直氣壯。

杜英的手僵了一下,額,你說得好有道理啊。

不過最終他沒有讓位置,憑什麼?好歹我杜英也是堂堂京兆杜氏的嫡系子弟,怎麼能給你暖座位。說出去豈不是太丟人了?

對上自己這位師兄,杜英從心理上當然是低一頭的,沒辦法,誰讓人家是一代名相呢,雖然現在這邋裡邋遢的根本沒有任何一點兒「運籌帷幄、決勝千里」的模樣,但是作為曾經的歷史愛好者,杜英對於王猛當然也是很敬佩的。

哪怕算不上迷弟,見到活人沒有着急撲上去要簽名,就算不錯的了。當然了,跟王猛同門這麼久,他的簽名・・・・・・杜英不但有的是,甚至自己都能模仿的大差不差。

杜英也只能在心裏默念三遍「我是京兆杜氏子孫、我太爺爺是杜預」,才能讓自己不至於在王猛面前落了下風。

「接下來打算怎麼辦?」王猛坐下來,好奇的問道。

自己這位師弟一直以來少有表現出來過對外面世界的關心――頂多也就是在有家書來的時候和自己聊幾句,而要知道在這烽火連天的亂世之中,家書可是一兩年可能才會來一次的。

這也得仰仗於京兆杜氏到底還是剩下了一些的家底和人脈,不然的話,家書?想都不要想,送信的人有可能跑不到半路上就已經被強拉壯丁了。

「等。」杜英低聲說道。

「此是何意?」王猛皺了皺眉,自己這位師弟一向大大咧咧的,為什麼今天給人一種看不透的感覺,難道之前的都是他的偽裝?

殊不知此時杜英也在打量着王猛,師兄這句話問的到底是有心還是無意,難道他也在偽裝什麼?

不過杜英還是回答了王猛的問題:「剛剛我已經修書一封,委託師傅明日送到山下去,算起來一個月之內應該就能得到回復。」

「給令尊的?」

杜英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準確說是給涼公的。」

「你真的指望涼公能夠支持你?」王猛躺下,雙手交叉墊在腦後,仰天看着燦爛的星河,「問題是涼公能給你怎麼樣的支持。兵馬?糧草?恐怕都不行吧?沒有這些的話,恐怕可能就剩下一個空頭官銜,你又如何平地拉起來一支兵馬?」

下午杜英說出自己構想的時候,在具體如何獲得涼州那邊的支持上,只說了需要名義,可是憑藉名義有什麼用?

在這亂世之中,就算是皇帝的聖旨都不如真金白銀和刀劍來的令人信服。就算是涼公那邊能夠給杜英一個名號頭銜,又有何用,難道現在關中橫行的那些各族梟雄以及結寨自守、同樣自成一體的各個塢堡主就會真的聽從涼公的號令么?

笑話!

杜英瞥向王猛,這傢伙下午的時候沒有問自己,現在卻跑來問了:「看來師兄已經有高見了?」

王猛怔了一下,自失的一笑。

「師弟聰明啊。」

「彼此彼此。」杜英嘿嘿笑道,不過心裏還是忍不住感慨一句,和你這樣的聰明人打機鋒還真是累,「我心中亦有一策。」

王猛登時起身,走向茅屋,走了兩步,發現杜英沒有跟上來,又對着招了招手。

「師兄?」

「如此有趣之事,不妨各自寫下,三日後下山時再對?」

杜英笑道:「師兄如此着急,三日後就要下山?」

王猛的腳步頓了一下,徑直說道:「風雲起卷、天下將變,你我恰逢其會,何不攪動風雲?時不我待,縱是一日也嫌晚矣!」

「那為何是三日,不是明日?」

《晉末多少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