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靳少的野蠻嬌妻
靳少的野蠻嬌妻 連載中

靳少的野蠻嬌妻

來源:google 作者:紀嘉嘉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紀嘉嘉 顧啟平

她是設計世家紀家的大小姐,容貌絕世,氣質脫塵,自小是父母的掌上明珠,無奈一場意外,父母驟然離世;他是頂級豪門靳家的唯一繼承人,權傾一世,高冷桀驁,是神秘組織的創始人,也是世上最年輕的核能源機密持有者因為一場暗殺,他身負重傷,她悉心照顧,因為一紙合約,兩人意外開始同居生活,原本以為是一場各取所需的遊戲,卻不料迎來的是他的極致寵愛……展開

《靳少的野蠻嬌妻》章節試讀:

一路上帶傷躲避追殺,讓男人有些體力不支,剛走進衛生間便一頭倒下,昏迷不醒。
紀嘉嘉瞬間慌了神,該不是真死在我房間里了吧?

我紀嘉嘉到底得罪了哪路神仙啊?
倒霉的事一樁接一樁!
紀嘉嘉趕緊走進衛生間,試圖將男人扶起,男人受傷的右臂不斷躺着血,一股甜膩的血腥味沖斥在狹小的衛生間。
不行,他現在呼吸薄弱,陷入昏迷,如果不把它弄醒,他就算現在不死,也很快會死的。
可是怎麼才能把他弄醒?
看來不得不使用一下暴力了,想到剛才被這無賴吃豆腐的一幕,紀嘉嘉就氣不打一處來,掄起袖子,準備在臉上使勁使出一拳,就當是給自己報仇。
可是,他傷得這麼重,要是沒被打醒反而被打死了,那我豈不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啊?
想到這裡,紀嘉嘉靈機一動,趕緊接了一盆水,使勁往這男子臉上潑,靠近男子,死死的盯着他,祈禱着這盆水能發揮點作用。
水順着臉頰沁**男子的衣服,完美誘人的肌肉曲線暴露在紀嘉嘉眼前,紀嘉嘉瞬間看傻了眼,精緻的五官冷峻帥氣再加上結實的胸肌,八塊勾人魂魄的腹肌,簡直是電視劇里走出來的男一號啊。
男子迷迷糊糊的睜開了雙眼,映入眼帘的便是滿眼閃着桃花的紀嘉嘉的花痴臉,「你在幹嘛?
是想乘機非禮我么?」
非禮?
尼瑪,這特么誰非禮誰啊?
我才是受害者好么!
「你是不是腦袋不好使啊?」
紀嘉嘉一臉不耐煩的說「我這是大發慈悲救你,趕緊麻溜的整理好,不要連累我。」
男子,眉頭緊鎖,眼裡彷彿燃起了熊熊怒火,居然敢這麼和我說話,這小妮子是活膩了吧?
算了虎落平陽被犬欺,先不和她計較。
男子腦袋昏昏沉沉,極力的強迫自己抵住藥效,保持清醒,心中暗自想到,這幫人下手還真是狠,給我下了起碼三倍的藥量。
男人從地上艱難的爬起,坐到地上,靠着衛生間一角,調整好位置後,冷冷的命令道:「剪刀給我。」
看到他紀嘉嘉就氣不打一處來,聽到這命令的語氣更是火上澆油,「知道什麼叫做敬語么?
不知道好好說話么。」
男人沒好氣的看着他,眼裡平靜如水,從口袋裡默默的掏出一把槍……
紀嘉嘉看到槍,瞬間傻了眼,這人到底什麼來路?
身上居然配有槍?
看這質感不像是玩具店裡買的玩具槍啊,好女不吃眼前虧,先不和他計較,紀嘉嘉趕緊把剪刀遞了過去。
男人接過剪刀,迅速剪開了自己右臂的衣裳,將傷口呈現出來,一顆子彈深深的嵌入男子右臂。
從來都只在電視劇里看過槍的紀嘉嘉嚇得愣愣的站在原地,居然是槍傷!
看來這男人果然來路不簡單。
男子豎起剪刀,將它緩緩深入自己的傷口,額頭上布滿了細密的汗珠,手卻很穩,身體沒有絲毫的顫動,紀嘉嘉被這竟然的韌性驚呆了。
男子死死咬着牙,可是依舊沒能耐住這錐心的疼痛,又一次昏迷過去。
紀嘉嘉雖然對於家裡突然出現了個不請自來的陌生人而感到十分驚訝,卻還是因為心地善良,不忍心看着傷員就這麼毫無救治的獃著,於是幫他做了應急的消毒和包紮措施。
不僅如此,在她幫這個男人處理好傷口之後,她還順手去廚房利落的使着廚具,很快端出來一碗熱氣騰騰、香味撲鼻的番茄雞蛋面。
誰知這男人卻護住自己的傷口,默不作聲的撇開了頭,一副不感興趣的樣子。
紀嘉嘉挑了挑纖細的柳葉眉――呵!
看來是她多此一舉了!
也罷!
端着面的手腕一轉,無辜的面被帶着些怒氣被她放到桌上,麵湯都因為她稍微用力的動作濺了些在桌面上。
男人因為她弄出的聲響,總算回頭賞了個眼神。
看見紀嘉嘉因為氣憤而變得粉紅的俏臉,還有不自覺咬住的,紅潤的下唇,他眸色一深,卻再沒有多餘的動作。
這女人,作這副樣子是打算勾引他嗎?
「喂!
你這是什麼態度啊?」
紀嘉嘉看不下去他一張面癱木頭臉,再好的涵養也被逼的沒了好語氣。
「你自作主張跟我回家,我不但沒把你趕出去,還幫你包紮,」
要是問紀嘉嘉的朋友們,她的口才如何,那得到的答案多半是甘拜下風,讓人毫無反駁的能力,就算是黑的也能說成白的。
更不要說現在這個情況,完全可以得理不饒人,好好說道說道這個不懂禮貌的男人。
管他長得多好看呢。
所以紀嘉嘉這邊滔滔不絕的「聲討」着男人的「劣跡」,「我怕你一路躲避顧不上吃飯,還給你煮麵,你不吃也就算了,說句謝謝用可以吧?」
男人被她一頓說教,面色已經不太好看,然而紀嘉嘉自覺占理,也就無所畏懼的迎上男人不愉的目光。
她小鹿般的眼睛忽閃忽閃的,全是一派純凈和理直氣壯,為了有氣勢而昂首挺胸的動作,完全顯出了她優越的身材。
男人猛地一回神,暗自因為飄遠的思緒感到懊惱。
不過他本就面無表情,也讓紀嘉嘉看不出什麼不妥來。
「說話啊!
生了那麼好看的一張嘴,難道還開不了口嗎?」
紀嘉嘉看他還是油鹽不進的樣子,火氣更大,一時也沒注意措辭。
好看?
嘴?
男人眼中笑意一閃而過,速度之快讓哪怕是和他對視的紀嘉嘉也沒有察覺。
這女人,看起來挺正經的,怎麼說話跟**一樣。
男人正了正色,終於捨得開口。
「我對番茄過敏。」
這下輪到紀嘉嘉啞口無言了,只見她半張着嘴,眼神躲閃着,耳朵也很快的紅了起來。
該死的!
怎麼突然變成了她的錯了!
「呃……那什麼……」剛才還在質問人家的氣勢消失的一乾二淨,紀嘉嘉不好意思的避開男人的視線,想要道歉的話卻怎麼也開不了口。